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九章 人头宴
  一一一找到她爹之后会怎样……
  柳焚余一路赶去城中,只留一半注意力在隐藏行踪,另一半。在反复想着,见到方信我
之后要怎样。
  这其实才是柳焚余不让方轻霞一起去的主要原因。
  一一一我要娶你的女儿。
  那白胡子的老头子会答应吗?柳焚余自己摇了摇头:不会的。那老头子只会气得要杀了
他,恨不得把他大卸二十八块,可是··…·
  一一一他一定要得到她!
  不管用什么方式,用什么方法!柳焚余用力握住藏在内袍的剑一一一由于换了件农家的
衣服,这口袖中剑再也不能藏在袖子里去一一一如果老头子答应,那是最好;如果不答应,
他不惜……
  他想到这里的时候,眼中发出一种极其狠毒的表情,以致刚向他迎面走来的一名大汉,
震了一震,几乎把手里拿的鲜鱼活蟹,松手掉了一地。
  不过他随即叹了一声。
  他不能那样做。
  他那么做的话,方轻霞一定会恨他一辈子。
  他不希望方轻霞会恨他一辈子。
  他握剑的手松了:如果他刚才紧紧握的是一个人的脖子。现在,他已愿意接受这个任何
踢、打、侮辱或责骂!
  只要他还可以得到她!
  “一定是霞儿!”
  方信我在银白而浓密的胡须里一直重复着这句听去十分肯定的话。自从他中午来到宝来
城后,就听到来宝客栈的血案,花了三两银子,听到了十数个人有头没尾的描述,知道死的
大概是番子和关大鳄,活着逃去的男女使是霞儿和那姓柳的家伙。
  他吹着胡子,扬着眉毛,眼睛几乎突露在眼盖之外,几乎找遍了宝来城。
  可是那时候柳焚余和方轻霞正在城外。
  方信我肯定了宝来城没有他女儿的影后,方休即道:“爹,我们追出城去!
  方信我却转头走人一家饭店,道:“吃了再去。
  方休好像殓葬答礼的人忽听到有人祝他寿比南山一样不可恩议,急道:”爹,救妹妹要
紧啊,这吃不吃………
  方信我问在旁的方离:“我们多久没好好吃过一顿了。
  方离道:“好几天了。
  方信我又问:“你看那姓柳的出城是不是刚才的事?”
  方离答:“只怕……我们未人城前那姓柳的已抉持妹妹走远了。
  方信我长叹一声,再问:“你看姓柳的武功怎样?”
  方离想了想,道:“我本来以为他没什么,可是他能出手间杀了关大鳄及其手下,只
伯……也不易应付。
  方休咕嗜了一句:”那有什么?”
  方信我瞪了他一眼,道:“柳焚余既然走远了,追上难免要费功夫,就算追上了,也不
免一场恶斗,我们赶了几天路,没吃饱。这一战,要是救不回霞儿,‘大方门’要算全栽
了!
  然后他总结道:“吃饭。”他悲笑道,“吃得饭,刀才有劲!”
  方离道:“是。
  他心里对父亲佩服到顶点,因为他深知方信我心里也急。也气,也难过,但却仍能保持
冷静、镇定,养精蓄锐。
  方休却大不以为然。
  他觉得吃不吃饭没关系,最主要是击倒柳焚余,仿佛他是可以吃刀光吃掌凤吃得炮似
的。
  不过他再做也不敢顶撞父亲。“
  因为他知道他父亲的脾气:要真是激怒了他,一巴掌,就叫自己掉了两颗大牙——他在
五年前就曾经历过。
  古扬州自其父死后,方轻霞又被动后,一直很沉落,绝少说话。
  所以父子三人,和古扬州走入了“芜阳饭店”。
  “选几道最快、最好吃的端上来!”
  店小二人声答应道。
  他不敢多问,也不敢多说,因为这老人背插金刀,满眼血丝,神情伤心,但又蕴含虎
威,这店子虽不是他开的,便总算也工作多年,知道什么客人喜欢你多说两句,什么客人对
他多说两句便会招来杀身之祸。
  他才走进去,菜马上就上来了。
  一锅热汤。”
  方信我瞪着虎目.只说了一个字:“吃。
  方离、方休不敢不吃。
  两人拿调羹匀了两口,觉得十分美味,不禁多吃了一些,古扬州捞起一块肉骨头就啃,
方信我喝了两口汤,拿起筷子,长叹一声,又放下。
  方离道:“爹,好吃。
  方信我发出一声悲沉的长叹:“叫我如何吃得下?
  方离不知用什么话来劝解老父才好。
  方休却道:“你不吃,待会儿遇上姓柳的,不够气力,救不口妹妹,那‘大方门’算载
了。”这句是方信我刚说过的话。
  方信我瞪了他一眼,马上用木勺舀了一羹肉汤喝。
  喝到一半,双目怒睁,顿住。
  方休、方离全都目定口呆,看着锅子。
  只有古扬州浑然不觉,还在吃。
  锅子里汤少了,肉骨都显了出来,一眼看去至少有一双人手,一颗眼珠子,一束头发。
  只听一人呵呵笑道:“好滋味吧?这儿还有一盘。
  这人就坐在对面桌上。
  他一拍桌子,桌上的一盘东西就飞了过来,“乒”的一声,碟子平平落在方信我四人的
桌上,碟盖震飞,露出一颗人头。
  方信我目毗欲裂,因为那是一个烹熟了的人头!
  移远漂的头!
  那人仍笑着说:“趁热吃。不容气,请,请请!
  这个人光头,眼睛死白,像没有黑珠子,但一蓬胡子,像一团黑扫帚。
  这个人的头极大。他全身的发育,好像都在脖子之上,其余的四肢五脏像给抢去了营
养,又似不及发育一般。
  这个人还在解释:“我看看此人刚死不久,还挺新鲜儿.就煮给你们吃;我不容欢吃老
人肉,那个年轻的死鬼,就让给我了。“他指了指他桌上的肉盘子。
  方休、方离同时拔出了刀。
  古扬州挺起了耙。
  同时间,三人只觉天旋地转,只好用兵器支撑住身形。
  这个人笑了:“你们既然吃了我的肉,也一样吃了我的药。我的药不会叫你们死,因为
我还需要你们几个年轻而识时务的替我到虎头山、红叶山庄去,来个窝里反,里应外合,功
劳少不了你的……至于年老的那位嘛一一一”
  这个人笑呵呵他说下去:“吃古不化,只好给我补上一刀,先煎来吃了。”
  他的胡子太过浓密,遮盖了他的笑容,使得他在笑的时候,不住要用手拨开腮边的胡
于,让人看到自以为十分亲切的笑容。
  方休、方离、古扬州都想吐。
  但他们发觉连吐的力量都没有,全身的气力像忽然间被抽穷。又像一条游鱼,突然给人
抽掉了脊椎骨。
  方休先倒下。他吃得最多。
  他倒下后,神智还是清醒的。
  所以他知道只慢他片刻就倒在他身旁的人。是哥哥方离。
  古扬州吃得最少,多吃肉,少喝汤,他最想呕吐,但中麻药最轻。
  他怒目瞪着这个人。
  这个人笑呵呵,拨开浓密的胡于,才知道什么才是“血盆大口”:“你再瞪我,我先挖
了你眼珠拌凉豆腐吃了,很滋补的也!
  方信我的白胡子根根直竖,他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道:“翟瘦僧!
  这个人咧开嘴大奖,像脸上裂了一个大洞,脸上三分之二是一个血口:“白胡子你好!
  方信我似还想挣扎着说些什么,巍巍颤颤撑了起来,却抓住桌沿滑倒下去,桌上的茶肴
盘碟乒乒乓乓摔了一地。
  这时候,饭店里的客人早已走避一空。
  发抖的店小二躲在柱后,抱头的掌柜蹲在台底,全身发颇的老板和老板娘早窜回后房—
—做老板的好处似乎不止面子大一些,钱多赚一些,好处多一些,连逃命也似乎名正言顺一
些,好像可以对卑夷的人反质:你烂命一条,有什么好逃!
  所以可怜的店小二抖嗦在藏不住身子的瘦柱后。
  翟瘦僧摇头,胡子也正像一柄黑扫把扫来扫去:“喷喷喷,老了,不中用,不如我替你
了结了吧。
  他的黑胡子里发出沉浊的笑声,大步踏了过去。
  古扬州死死盯着他,像一头快断气的狼大在盯住要端他的靴子,突然;于吼一声,扬耙
劈下。
  翟瘦僧没有避。
  他足一勾,勾起桌子,砰地撞中古扬州腹部,古扬州闷哼一声,耙击空,丹田里憋着一
口气给击散,人也几乎给击垮了。
  翟瘦僧已走到方信我身前。
  他顿住,又“喷喷喷“了三声,仿佛在惋惜,方信我不能出于,又仿佛在嫌弃他的肉大
老。
  他“喷”了三声之后,正待说话,突然刀光大盛,迎脸劈到!
  这一刀竟然是方信我发出的!
  他一个“鲤鱼打挺”,还未站起,刀已劈出!
  可是他的刀光甫起,翟瘦僧的人影也已掠起!
  刀光快,他的身影更快!
  他的身影仿佛还在刀光之先。
  他掠起,越过横梁,落在方信我的背后,手上已多了一把九环大刀,裆琅一连串响,一
刀横扫而出!
  他掠起的时候,手上并没有刀。
  九环刀是大刀,配有长杆,他身上也藏不起这种巨型的兵器。
  刀是置于横梁上的。
  所以他掠起时无刀,落下时已有刀。
  极具凌厉的刀!
  方信我听到刀风的时候,来不及回身,刀身竖起,贴背一旋,裆的一声,横刀砍在直刀
上,方信我手上的朴刀被震飞,他颔下的白胡子也激得飞扬。
  翟瘦僧攻出一刀,即收刀道:“好刀法!好内力!要不是还算喝了我的‘朱门臭肉
酒’.这一刀,谁也震不掉谁的刀。
  方信我喘息道:“你怎样知道的?”
  翟瘦僧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四人中,你汤喝得最少,而内力最高。最先倒下的。绝不
会是你。你骗不了我的。
  他掇了挤胡子又道:“别忘了,我是个杀手,好杀手都是会骗人而不被骗的。
  方信我脸涨得通红,银须映得更白。
  他无疑是在养精蓄锐,全力一击。
  翟瘦憎横刀当胸,也不敢轻视。
  地上的瓷片。筷子,突然像炒豆子一般地弹跳着,叮叮作响。
  店里隐隐充斥着一种胡胡的风声,像北方荒野的厉凤,在密缝里卷刮进来。
  那是方信我蓄势仍未发的掌风。
  翟瘦憎高举九环刀,突然用尽气力似地踏进一大步。
  方信我正要出掌,却发现翟瘦憎这一步逼进,只要他一出掌,双手是断定了。
  所以他疾退了一步。
  他退的同时,翟瘦僧又疾进了一步。
  方信我没有办法,只有再退。
  如此一退一进,方信我退了五次,翟瘦僧进了三次,方信我已被逼入死角,但未发出过
一掌。
  翟区槽闷准时机,大喝一声,一刀劈下!
  正在此时,柱后的店小二疾冲而出,一剑刺人翟瘦偕背里。
  翟瘦憎回身,刀往店小二力劈而下。
  店小二抽剑一缩人拄后。
  木柱被翟瘦僧一刀砍断。
  木瓦纷纷塌下,方信我两掌,也正好劈在翟瘦僧背后。
  只见人影一闪,翟瘦僧上冲而出。
  方信我强提真气,急跳而起,虎抓一扣,抓住的只是一件衣袍!
  翟瘦僧已闪出店门。
  木瓦纷落之中,他已完成了金蝉蜕壳,但也同样地掩饰了店小二的身形。
  他早已掠至门前,在翟瘦憎掠出门的刹那间出剑。
  店小二十分明确地感受到“得心应手”的感觉,剑锋明明是刺入对方身内,刺过心脏,
他的剑上还沾着鲜血,正一滴滴地落在地上。
  可是翟瘦憎已不见影踪。
  翟瘦僧连挨两掌两剑,居然还可以逃出“芜阳饭店”!
  店子里塌了一小半。
  方信我强吸一口气,抱拳道:“这位哥儿,老夫的性命,全仗——”忽听古扬州怒叫
道:“他就是姓柳的!
  方信我也看清楚了,一个箭步,俯身抄起大朴刀,厉声道:“霞儿呢?
  柳焚余入得城来,见方信我等在“芜阳饭店”里,而翟瘦憎也在,知道这几人有难,便
趁店小二上菜之后,点倒了他,把帽于压低,装扮成店小二,躲在柱后,给翟瘦僧致命之
击。
  柳焚余杀翟瘦僧,只为自保,但也是为了救心魂牵系的人的父亲。方信我这扬刀喝间,
又使二人成为了敌对。
  柳焚余撇了撇嘴唇,本来准备好的一番话,都咽下那里去,心中只想:要不是我及时的
一剑,你早就死翘翘的了,还能对我这样吼?
  古扬州吼道:“你把方轻霞怎么了?”
  柳焚余一副好以整暇超过了可恶的样子:“我把她怎样,关你什么事?”
  古扬州怒喊:“她……她是我的……”
  柳焚余冷冷截道:“她现在是我的。”
  古扬州气得肚里像一锅热腾腾的粥,呼呼地哼着气,方休尖声道:“淫贼!你要敢碰我
妹妹一根汗毛,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柳焚余冷笑道:“我早已把她衣服脱光,岂止动了一根
汗毛!
  方信我须发狠张:“你!柳焚余吃了一惊,知局面已无可收拾,长叹一声,掉首而去。
方信我怒吼:“我跟你拼了!一刀,往柳焚余后脑直劈下去!这一刀,如果劈一块大石,石
头也会留下鬼斧神工的裂纹。可,这一刀是砍向柳焚余的脑袋!方信我因心愁方轻霞,动了
真火!柳焚余也因这不留余地的一刀,动了真怒!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