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七章 杀人者与杀人者
  这变化何等迅疾。
  原本客栈大堂中的食客,见一个出落得那么美的女子,仿佛发生这些事儿,都想争来挡
驾,但见关大鳄身边四名番子服饰的番子,不曾看见他们险冷的脸色便纷纷怕惹祸上身,走
避不迭了,谁又敢惹上这一干谁都惹不起的人物呢?
  关大鳄破杯中剑,在客栈饭堂上的人,还未来得及弄清楚是不是应该失惊尖呼之际,一
名番子啪地抽剑,柳焚余剑势回带,一剑刺人这名番子的鼻梁。
  这名番子反应最快,武功也最高,可是却最先死。
  当柳焚余拔剑这番子脸上溅出一股血泉的时候,其余三名番子都已掣刀在手。
  一名番子喝道:“你一一一!
  柳焚余飞起一脚,踢起桌子,连带碗碟杯筷一齐罩向这名呼喝的番子。
  其余两个番子,一个挥刀扑上来,一个舞刀飞穿出去。
  柳焚余行动何等迅疾,他的人疾纵了出去,等于避开了番子一刀,同时剑自桌底刺人,
结果了那原呼喝在一半的番子之性命。
  然后他霍然回身。
  那向他出刀的番子,已知势头不对,返身就逃。
  番子飞掠出窗外。
  但他在越过窗棱的刹那,柳焚余已经追到,剑刺入他的背心。
  番子怪叫一声,变得不是飞掠出去,而是扎手扎脚掉下去,半空喷溅一蓬血花。在阳光
中洒下。
  柳焚余持剑环顾,另一名走得快的番子,早已逃去元踪。
  他反手一剑刺在正颤抖不已的帐房的口中,帐房哀呼半晌,登时了帐!
  方轻霞“哎”了一声,叫道:“你怎么连他也杀一一一”
  柳焚余却不跟她多说,一把拖住她,飞跃下楼,两人不顾路上行人的讶异惊奇,飞奔过
大街小巷,离城渐远,到了古亭附近。
  这里原本是送别之地,设有老槐树与杨柳,并建立了七八座古亭,间隔不远,便可饮酒
送别,或作纳凉栖歇之所。
  走到这里,方轻霞用力甩开了柳焚余的手,站着不走。
  柳焚余止步,回头。
  方轻霞捏着被握得发痛的手,嘎怒道:“既然怕,何必要杀人?杀了人怕成这个样子。
给人笑掉了牙。
  柳焚余没有好气:“你走不走?”
  方轻霞噘嘴道:“我不走,我来‘宝来城’是找爹爹来的。
  忽然记起什么地叫起来:“你刚才为什么说杀死了我爹?
  柳焚余叹了口气道:“我不这样说,怎样才能使关大鳄不加以防范,我想他迟早都知道
我杀萧铁唐的事,所以不杀他,总有一天他要来杀我。
  方轻霞还是不明白:“他既以为你是他一伙的,杀他还不容易?你还花言巧语舌头蘸蜜
的跟他多说什么?
  柳焚余“嘿“了一声:“杀他倒是不难。难在怎么把他四个手下一个不漏的除去,只要
漏了一个,东厂、内厂、锦衣卫、香子部会找你算账……”
  方轻霞这才有些慌了:“但……刚才是逃了一个呀!
  柳焚余沉声道:“给你那一闹,我怕关大鳄生疑,只好先发制人,但准备不够停当,仍
给溜掉了一个人……这下麻烦可大了。
  方轻霞笑嘻嘻地道:“你怕了?”
  柳焚余双眉一剔,一声冷笑。
  方轻霞又道:“那你无缘无故把帐房杀了,算什么英雄!
  柳焚余冷哼道:“他跟番子是一伙的。
  方轻霞道:“我不信!你有什么证明?”柳焚余道:“就算他们不是一伙,他把我们瞧
得最仔细,官衙定会叫他绘影图形来能缉我们,杀了他,又没错儿……那逃去的番子,纵知
道我是谁,不一定辨清我的样子,咱们在路上易容化装,大概还瞒得过。
  方轻霞讶道:“你就为这点而杀他?
  柳焚余道:“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方轻霞道:“你这个鬼!
  柳焚余一笑,伸手要去拉她,方轻霞一闪,柳焚余笑道:“你还不愿走?”
  方轻霞笑着说:“你真的去找我爹爹,我才跟你走。
  柳焚余道:“我早探得你们‘大方门’要赶去虎头山,与‘刀柄会’聚首研讨创立分舵
的事,宝来城既留不得,我们赶到前面红叶山庄去等他老人家。
  方轻霞听这桀骛不驯的浪子也称自己父亲作“老人家”,心中微微一甜,呢声道:
“暖,姑且就信你一次。说罢将手伸给柳焚余,柳焚余握着,心里有说不出的甜蜜。
  两人又走过三四座亭子,忽见前面亭子,装饰得十分豪华,旁边停着一顶轿子,金碧辉
煌,一张红毡,直铺人亭内,似从轿子走出来那人的一双鞋子,干净得不愿踏在地上,亭内
人影绰绰,陪着丝竹奏乐之声,醇酒飘香,但看去除一人之外,人人都是站看的。
  方轻霞十分好奇,引颈张望,伸伸舌头,道:“哗,谁的排场那么大?”
  确没听见柳焚余的回应,侧着望去,只见柳焚余神色凝重,握她的手,也突然变成石雕
的一般。
  方轻霞不禁轻声道:“这……这是谁呀?”
  柳焚余忽然用力握了方轻霞的手一下,然后大步走向亭子,拱手道:“项兄,别来无
羔?”
  只闻亭内一人有气无力但又好听的声音道:“柳兄,想煞小弟
  说话的人居亭中首端而坐,背着阳光,罩在亭子的阴影里,一时看不清面目.只听到间
隔而轻微“啪、啪“的指甲音声,石桌之上,除了酒菜,还放了一把剑。
  但是柳焚余知道这是什么人。
  这人就是项雪桐。
  御前带刀侍卫领班,“富贵杀手”,项雪桐。
  柳焚余笑了。
  “谁敢‘想杀’你老哥。那个人除非有七十一个脑袋。
  项雪桐低头端视着手指甲笑道:“哦?多一个不行么?少一个不得么?”
  柳焚余看了看桌上的剑,道:”支持东林党的陇西已家,一家七十二口,你老哥一把
剑,杀了七十,余下三个,项兄大发慈悲。一个当作者婆,一个充作婢女,一个收作义子,
你说,是不是要脑袋爪子超过七十,才可以逃这一死?”
  独闯已家庄,格杀七十人的事,是项雪桐未成名前的杰作,可是知道的人并不大多。
  没有人在校提起当年的威风轶事会感到不开心的,项雪桐似是例外.他只是轻弹着他修
长的指甲,淡谈地道:“坐。”
  柳焚余依言坐下。
  方轻霞明知局势隐伏凶险,但她心里正计较着柳焚余浑当她不在场,项雪桐眼里也似没
她这个人一样。
  方轻霞娇美动人,出身名门.几曾给人这般不放在眼里过?
  她也可以感觉得出,局面的一触即发,柳焚余尽管脸上微笑,可是她感到柳焚余比在飞
龙岭与李布衣对峙,梅花湖畔刺杀萧铁唐,来宝客栈粹袭关大鳄更为紧张。
  项雪桐是谁?
  方轻霞知道项雪桐只不过是一名杀手。
  柳焚余为什么会对项雪桐感到害怕,甚或畏惧?
  啪,啪的弹指甲声忽止。只听项雪桐笑道:“听说柳兄又立下大功了?“
  柳焚余一震,暗忖:这家伙知道自己杀关大鳄的事了!表面不动声色地道:“是么?什
么大功?”
  项雪桐却笑了起来:“柳兄却来问我?”
  柳焚余也笑了起来:“也许在下杀人,也杀得大多了,记不得哪一桩有功,哪一桩有过
了。
  项雪桐静了一静。
  这静寂的片刻,柳焚余的五指,紧紧握住掌中剑柄,只剩下项雪桐弹指甲的微音。桌上
的剑馏烟寒光。
  但是项雪桐并没有异动,只是说:“‘大方门’的方姑娘跟柳兄在一起,杀尽‘大方
门’人这个功,想必是给柳兄捷足先登了。
  柳焚余心中一喜,五指也放松下来:看来项雪桐还不知道自己杀死关大鳄的事。“这个
么,哈哈!
  他笑了两声,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他不知道项雪桐知道的有多少;不表明态度,
是最安全的做法。
  项雪桐忽道:“可惜,萧检校死了。……”他把“了”字故意拖得长长地,眼睛定定地
望着柳焚余,像是要他把话尾接下去。
  柳焚余五指又握紧了剑,心道:这小子知道了。外表却微笑如故。在等对方说下去。
  项雪桐忽然停止了挑指甲,抬头,问:“柳兄不知道此事么?”
  柳焚余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大患除去。所以他道:“略有所闻,借一步说话。”他这
句话是试毒银针,一沾上去便知有毒没毒。要是项雪桐有防着他,一定不会与他独处,如果
没防着他,想必答应他的要求,不管对方答不答应,都可以立即看出对方的意图。且不论如
何,项雪桐此人是必需要剪除的。
  项雪桐皱了一皱眉头。
  柳焚余慢慢地长吸了一口气,他已像一支搭在满弦上的箭矢,一触,即发,杀无赦。
  谁知道项雪桐笑道:“可以。”
  柳焚余正较放上心,项雪桐一扬手,在亭子里守候的家丁、奴仆、手下,全都垂手低
酋,退了出去。
  亭里只剩下了项雪桐。方轻霞和柳焚余自己。
  项雪桐道:“柳兄有后,可以说了。”
  柳焚余没料项雪桐自己不离开古亭,而叫手下出去,这一来,项雪桐身边虽然无人,可
是一旦发生事情,伏在周围的人一样可以抢救得及。
  他把心一横,道:“关四爷也死了,项兄可有所闻?“
  项雪桐道:“哦?”并不迫问下去。
  柳焚余本想试探项雪桐的反应,此刻反而心虚,大笑三声,道:“看来,下一个对象,
只怕不是你,就是我了。
  项雪桐问:“柳兄怎么知道?”
  柳焚余忽改而问道:“项兄怎么会在这条道上?
  项雪桐即答:“等你啊。”
  柳焚余心里一寒,笑道:“有劳久候,却不知项兄等我为何?”
  项雪桐针一般盯着他道:“柳兄很想知道么?”
  柳焚余只笑了一笑,把问题遗留给项雪桐自己回答。
  项雪桐道:“柳兄应该知道原因的。”又低头啪啪地挑剔他修长的指甲。
  其实。项雪桐在古亭道上遇见柳焚余,完全是机缘巧合,出于无意的,他刚刚才赶向宝
来城,但是,他一看见柳焚余和方轻霞在一起亲呢神态,出自于杀手的敏感,马上觉得情形
似乎有些不妥:
  他故意不作主动招呼,可是柳焚余先招呼他。
  他本来已消了疑虑,但是柳焚余一开口就奉承他。
  他知道柳焚余性子骄傲,这样做,一定有目的,所以故意出语提到“‘立功”以试探,
然后以路上听到的萧铁唐在梅花湖畔被杀的事来观察柳焚余的反应。
  柳焚余提出单独讲话,使他心中警惕更深,惊闻关大鳄死讯。他虽似无动于衷,其实大
为震抽。故意说是在路上等柳焚余。
  但是柳焚余却不流不忙,实在看不出什么来。
  只有一点项雪桐是肯定的。
  他感到杀气。
  从柳焚余身上出来的,一种凌厉无比、杀人者的杀气。
  同样的他自己也有这种杀气。
  他突然有了一个决定。
  一一一不管柳焚余跟“大方门”是什么因缘,关大鳄和萧铁唐的死跟他有没有关系,还
是先下手为强,擒住他,必要时,杀了他再说。
  他听了探子飞报萧铁唐的致命伤。·
  他一听,就曾对翟瘦僧说:“怎么这样像柳焚余的出手?到现在,这样想法更浓。
  一一一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这是他作为优秀的杀人者之原则。
  所以他笑了。
  他抨着袖子,用银镌的酒壶,替柳焚余斟满了一杯酒,再替自己倒满一杯,趁这斟酒的
时间里,等候柳焚余的回答。
  柳焚余也在盘算着下手,如果只是他一人,他就算刺杀不了项雪桐。至少也可以突围而
出一一一但是他还有方轻霞。
  一一一不成熟的时机,宁可放过,不可冒失。
  这是柳焚余作为杀人者的信条。
  所以他微笑道:”项兄为何在道上苦候,我百思不解,莫测高深。”
  方轻霞忍不住道:“管他为什么等,我们走了!她心里想:要是这家伙敢阻挡,一脚踢
掉桌上的剑不就可以了!
  柳焚余转头望向方轻霞,叱道:“对项兄不可失礼。”
  就在这刹那间,任何人无法注意的,也没有可能注意得到的。项雪桐指甲弹了一弹。几
星粉未,落在杯里,迅速融化不见。
  项雪桐举杯笑道:“柳兄,我敬你一杯。”。
  柳焚余笑道:“这位是一一一
  项雪桐笑道:“我知道,方家三小姐跟柳兄倒是金重玉女,当真一对壁人。也替方轻巨
倒了一杯酒。
  柳焚余抢着端给方轻霞,向项雪桐道:“我来。”
  项雪桐道:“有劳。
  柳焚余道:“不敢。项雪桐举盅敬柳、方面人。道:“请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