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六章 姿影
  这一声喊,完全出乎柳焚余的意料之外。
  他本来已理所当然的原始欲望,被这个姑娘更原始的欲求而逼得像犬狼相对,大自卑自
己的奇形怪状。
  柳焚余只好说:“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可吃的.
  柳焚余高壮的背影消失在眼睑之后,方轻霞第一个意念就是:要不要逃走?
  她几乎马上决定下来:不要。
  外面那么黑……
  又下着大雨……
  这人看来也没什么可怕……
  何况自己那么饿。
  这四个理由,在方轻霞来说,她已觉得完全充分。于是她诚心诚意的在等着大吃一顿,
因为鼻际已传来令人垂诞的肉香。
  柳焚余走回来的时候,高卷着抽子,双手有好几处油渍黑痕。脸上沾着汗,几缕浓发拗
下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热腾腾的一大叠肉。
  好香的肉!
  柳焚余把盘于放下来,笑道:“吃吧。”卷下了袖子,在额上揩一揩汗,方轻霞老实不
客气,已经先吃了起来。
  柳焚余盘膝与方轻霞对坐。方轻霞也不理他,双手拈住一块肉细嚼,吃完一块,觉得手
腻。手指挥挥弹弹的。柳焚余掏出一块巾帕给她抹揩,笑问:“好不好吃?“
  方轻霞已拈起了第二块肉,好像忙得很.闻言点头吮指道:“哈,不错,真不错。”
  柳焚余笑了,他的牙齿像贝石一般白。
  方轻霞吃得十分享受,咆晤有声,总算不忘问这一句:“这么好吃,你一个男人,怎么
弄的?”她倒忘了自己虽是个女子却从来不会做菜。
  柳焚余一笑,笑意有几许的沧桑寥落:“我们江湖人。要会吃饭,也要会做饭,少一
样,都活不了。
  方轻霞忙着吃,随便道:“我知道。但是,怎能做得这般好吃?”
  窗外的雨沙沙响。
  深谷闻雨静。
  雨水自湿茅草屋檐串成一条线又一条线的滑落、很多条在深这夜色里晶莹的大小瀑布,
交织成一种隔绝人世的水帘。
  屋内很温暖。·
  柳焚余也开始在吃,他道:“只要有肉,我就能弄得那么好吃。
  方轻霞嘻笑着看他,眼睛都是一只只亮起来的笑精灵。红唇上还沾着肉屑,可是这样子
不但不令人感到不洁相反令人觉得她美得十分艳丽。
  “我哥哥,他们,连烧饭都不会。”她自己倒先阑笑起哥哥们来。
  “你想不想知道吃的是什么肉?”
  “什么肉?这么好吃。
  “人肉。
  柳焚余补了一句:“这屋子里的人,我宰了一个嫩的,烧熟来吃。
  方轻霞尖叫一声,把手上的肉都扔了。水葱般的指尖措着柳焚余:“你……你这个
鬼!”
  柳焚余没想到一句开玩笑的话能使方轻霞吓得这样,忙道:“哪里是人肉!见方轻霞还
狐疑地望着他,补加道,”不信你到后棚去看看,一二三四五,一个也不少。”
  方轻霞道:“那你要到什么时候放了他们?”
  柳焚余忙道:“明天,我们走之前,当然放了他们。”
  方轻霞仍是下放心:“那.这是什么肉?”
  柳焚余答:“蛇肉。这家是猎户、漳肉、兔肉、蛇肉都有,柳焚余随口答一样,没料方
轻霞”哇”地一声,一副辛苦要吐的样子,柳焚余忙道:“是兔肉。刚杀。我骗你的。”
  方轻霞虽是不吐,但仍是生气难过的样子,柳焚余问:“怎么了?“
  方轻霞眼睛眨了眨,几乎要落泪:“兔子那么乖,你却要吃它、的肉,你真是个鬼!
  柳焚余平日闹市杀人,饮血吃肉,醉闹狂嫖,有什么不敢做的?不知怎的今晚竟一筹莫
展,只好说:”以后不吃了,是这家人先把它杀了,不吃也是白不吃。”
  方轻霞听了犹似解除了心理上的犯罪感觉,又开心起来,反正她也饱得差不多了,没有
再吃,夜雨在屋外漫漫的来下着,她偷瞥眼前的人,一双眉毛又浓又黑,但这处境却仍像梦
幻,那么陌生,像迷了路之后看到一处仿佛熟悉的地方,感到无由的感动与无依。
  不过很快的,许是因为雨声的催眠作用吧,她忘了陌生的,愈渐熟悉起来,跟柳焚余有
说有笑的,说到累了,就枕着稻草,睡了。
  临睡前她突然想到,这家伙杀死了古二叔……她暗里想,待他熟睡后。她抽刀过去刺死
他,这样下定了决心,等着等着,渐渐雨声和思潮已经分不清,她是握着刀进入梦乡的。
  柳焚余在等她呼息轻微调整匀之后,嘴角蕴了一丝笑意,也睡着了。
  一夜风雨迟。
  世上有很多种醒,有的给东西叫醒,有的给人拧着耳朵痛醒,有的因为闹肚子痛醒,有
的给臭虫咬醒,有的是给噩梦吓醒,算是醒得及时,更有的掉到床底下乍醒,真是一醒来便
“降级“,有的给自己鼾声吵醒,可以说得上一醒来便明白“自作自受”的报应。
  但最美的,莫过于给遥远的鸡啼声唤醒。
  方轻霞味着眼睛,晨光洒在她眼睑上,很温和,一点也不刺目.像光芒铺上了厚纱,乡
间的空气清芬得像花蕾初绽。
  方轻霞做了一夜甜梦。
  她“噬”地一声,又要睡去,摹地想起,霍然支起上身,抓起衣物就往身上盖。
  等到她知道身上衣服完好,没有什么异状的时候,才放下了心,然后发现自己所抓的衣
服是柳焚余身上的袍子,吃了一惊,想:难道昨晚自己睡去之后,那个人把袍子盖在自己身
上吗?方轻霞双颊一阵烧热热的,心头却是无端的感动。
  却见侧边的草堆,只有一方寂寞的晨用,杏无人影。
  一一一他去了哪里?
  方轻霞忙往窗外看去,只见旭日像个红脸的调皮蛋黄,柳焚余在晨曦中大力地挥舞着
剑,剑影愈是剧烈,剑风愈是寂然。
  ——原来他起来练剑、
  方轻霞攀着窗口的木条,叫了一声:“暖。”.柳焚余的剑招说止就止,但那一记剑招
英劲的神姿却定在那里;他回首笑道:“暖。”
  然后又道:“你醒了?”
  一阵晨风吹起,拂起方轻霞微乱的发梢,方轻霞用手理了理,道:“醒啦。”
  柳焚余缓缓收起了剑,手里挽了个小包袱,走向屋子来,因为个子大高,故此要弯了弯
腰,才走进门,笑问:“睡得好吧?”
  方轻霞道:“我要回去。”
  这一句突兀得像两人都原先没预料到,两人都静默了半刻,这句话方轻霞说了出口便后
悔,柳焚余一听到使愿自己不该走进屋来。柳焚余又回复他那惯常的冷漠,道:“好。
  方轻霞知道他是在想着东西,但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披上袍子,包袱丢在方轻霞身侧,冷冷地道:“这儿是一些女装衣服,你穿上,这就
走。
  方轻霞眨眨眼睛,道:“还不走。
  柳焚余望向方轻霞。
  方轻霞俏皮地道:“我还要梳头。洗脸。换衣服,去,跟我打一盆水来。
  柳焚余怔了怔,因为在他成名后从来也没有人敢要他去做这些事;他好像自嘲的叹了口
气,走了出去,回来手里居然拿了个盆子,盛满了清水,一步跨进了门,方轻霞尖叫道:
“走走走!”
  柳焚余只瞥了一眼,原来方轻霞正在地换衣服.露出颈项问细白的柔肌,姿影纤纤,柳
焚余一阵怦然的心动,盆里的水激荡着,在盆沿溅着水花,方轻霞慌忙披着衣服,叫道:
“背过去!背过去!
  柳焚余几乎是以千钧之力转过背去的。
  他在水盆映出自己动荡的容貌,忽然一头埋在水里。
  方轻霞这时已换好了衣服,正要嗅骂几句,见柳焚余发脸留滴看水,奇道:“你干什
么?
  柳焚余没有去看她,说:“我再会端盆清水给你。
  不久,外面传来他激烈舞剑的剑风。
  这儿是靠瑞穗温泉的一带。在晨光中,跟暮降时的幽凄大是不同。只见干涸的河床宽
阔,砂石上长着绿草黄花,风一吹来,快乐地支格着同伴们,好一种乐不可支的样子。较远
的溪水孱孱,说着不知名的故事,说给更远处不知名的山下,不知名的林中,不知名的人
听。
  柳焚余背剑走在前面。
  方轻霞嘟着腮帮子跟在后面,她的玉靥,有时咬着唇,有时忽又泛青红潮。
  她见柳焚余在前面潇洒地走着,看不顺眼,憋不住,叫了一声:“喂。
  柳焚余没有回头。应道:“嗯?”
  方轻霞问:“那些人,你放下没有?
  柳焚余漫声道:“放了。
  方轻霞道:“现在你要带我去哪里?”
  柳焚余道:“找你爹去。
  方轻霞对于这个答案自无异议,道:“不要带我到荒僻的地方去。
  柳焚余嘴角微微一翘,道:“你怕鬼?”
  方轻霞踩脚道:“你管我!
  柳焚余淡淡道:“好,到宝来城里去截你爹爹。
  方轻霞这时已追上柳焚余,就贴在柳焚余旁后侧走着,柳焚余闻到一股处于芳香,比空
气的花香还要清芬,由于走得很贴近,他的佩剑,有时会触到她的身体。
  她却恍然未觉。
  柳焚余想起那白嫩的肌肤,内衣里的姿影,心中一阵激动。漫天红靖蜒飞着。头上是清
爽的晴空。柳焚余突然出剑。
  一对在风中追逐着的红靖蜒被斩落。洒
  方轻霞叫道:“你这个鬼!你这个残忍的东西,你干了什么事!
  柳焚余不理她,继续往前走。
  方轻霞追上叫道:“你要跟我赔罪!”
  方轻霞眉毛一挑.道:“今早上……你……不要脸,偷看我……一定要赔礼!不然,我
不原谅你!你这个鬼!
  柳焚余兀然止步。
  他徐徐转过身来,笑了一笑,白皙的牙齿像白梅的新蕊,道:“你知道我这个鬼现在最
想做的是什么?”
  方轻霞用一双很好看眼睛的眼梢瞟住他,带者狐疑。
  柳焚余叹息一般地道:“我最想做的是强奸你……”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他的叹息是因为不了解自己,何以这最想做的事只是说出
来,而不是做出来。
  宝来城出产瓷画、古董,是富有而复杂的小城市。
  住有最多各形各式的人是“来宝客栈”。
  一座大城里应有的事物,这座城里都有,包括各式各样的货品,花花绿绿的衣裳,来往
穿梭的轿子,嘶叫着赶集的骡马,从一天换一双乡花珍珠鞋的贵妇人到三十钱就卖给你一宵
的老妓,从一百两银子五钱的水镇熊猫心花羹到半丈钱一斤硬的馍馍,从富贵巷三大富豪在
一掷千金赌的奢侈到胡二下巴一家子七天无半粒米进肚,这城市里都有。
  “来宝客栈”有的是人。
  各式各样的人。
  当然,既然来到客栈,绝大半是旅人,大多数都有点钱,才敢,也才可以在这里投宿。
  柳焚余要了房:“一间。
  方轻霞道:“两间。
  柳焚余伸出一只指头:“一间。
  方轻霞竖起两只指头:“两间。
  帐房苦着脸说:“两位……到底一间还是两间啊?”
  他要不是看到男的背上有剑,而且一脸杀气,女的看去娇贵可珍,想必是非凡人家,他
早就粑砚上磨好的墨泼过去了:哪里不好烦,来烦老子!?何况今天上午帐房想发清早财。
结果输得狗喝错了醋样般回来。
  这里忽听一人道:“焚余,你终于来了。
  柳焚余一怔,用极馒的速度回身,脑中飞快地想着应对之策。他从声音已分辨出叫他的
人是谁了。
  方轻霞却叫了出来:“关大鳄,你这只老鳄鱼!
  然后朝指着柳焚余,气白了俏脸:“你,你骗我来!
  柳焚余冷峻的脸上,忽然之间,在一刹那间,改变了,变得堆满了笑容。
  他机伶地走过去,到了堂中雅座前,有礼地向居中坐的关大鳄一拜道:“关四爷,在下
完全照您的指示,已经把‘大方门’党羽一一剪除,这女娃子,也给骗来了……“
  关大鳄咧开支嘴,笑道:“还是世侄行呷,刘。魏二位派去的人,还是不及谷公公
行!”他身边还有四个神色冷然的番子。
  柳焚余道:“那是关四爷有识才之能。”
  关大鳄道:“也是我用人得力。
  方轻霞泪流满脸;震惊而怨愤地叫道:“你……你这个一一一”
  柳焚余冷冷地接道:“鬼。
  关大鳄举杯,两个番子立刻拿杯,替柳焚余斟满了酒,端到他面前,关大鳄笑道:“今
番你立了大功了。”
  柳焚余道:”多谢四爷赐酒。”
  关大鳄一干而尽,道:“何止赐酒,还有金银、美人吧。
  柳焚余欠身道:“都是四爷的提拨。
  关大鳄道:“你要是不办得如此干净利落,我要提拔你也无从。
  方轻霞扶住桌子,激动地叫道:“他说谎!他没有杀我爹爹,他只是骗我一一一”
  关大鳄神色倏变。
  这刹那间,他端近唇边的瓷杯“波”地碎了,一道剑光,击碎杯子。刺入了他的咽喉。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