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五章 小姐与流氓
  柳焚余挟着方轻霞,逃了很远。
  黄昏挂了暮纱,这儿一带平原静谷,远处长河闪着粼光,静静地流着,山边人家袅袅升
起了炊烟,静静的亮了舀边的灯,天边几颗星星。眨着眼,也是静静的。
  柳焚余疾如风地走着,给他挟在腋下的方轻霞,不是不挣扎,而是一口气喘不过来,像
孙悟空给金箍束住,挣扎不得。
  忽然,方轻霞觉得面颊上有些湿漉,她起先还以为是下雨,后来乍发现原来是血!方轻
霞尖叫了一声。
  柳焚余猛然停下。
  他奔行何等之急,如鹰如矢,但说停就住,绝不含糊。
  方轻巨在路上叫着、喊着、哭着、咬着,可是柳焚余都没有理会。
  因为他知道那是很正常的事。
  最后方轻霞哭累了,喊累了,也就不喊了,几乎昏昏欲睡了,这突如其来又一声尖叫,
柳焚余知道绝非正常。
  他慌忙放下了方轻霞。
  方轻霞被力挟了好长时间,突又脚踏实地,她顿觉浮在云端一般,站得晃晃欲跌,柳焚
余一把扶住了她。
  方轻霞呻吟道:“我死了我死了……”
  柳焚余也紧张起来间:“怎么?”
  方轻霞指着玉颊,哭叫道:“我受了伤了,还流了血……”
  柳焚余看了看,笑道:“是我流的血。”
  方轻霞怔了怔,一面哭着一面摸摸面颊,自觉并无受伤,这才放心,只见柳焚余嘴角不
住淌出血水,手臂也给血染红了几处,方轻霞这才想起,柳焚余曾给萧铁唐当胸打了一拳,
至于手臂,却是给自己咬伤的。便再也哭不下去了。
  但她还是一样振振有词:“我给你挟死了。
  柳焚余绝不是个好人。
  好人与坏人之间的分别,本来就极难划分,只是,柳焚余自己也肯定自己不是好人。
  世界是有很多人因为一句无心的话而想到邪道上去,也有根多人对一句有意的邪话而一
无所觉。
  柳焚余无疑是属于前一种。
  所以他听了方轻霞那句话,暧昧地笑了起来,道:“你也可以挟死我。
  方轻霞瞪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柳焚余只觉她眼睛有一种傻憨憨的艳美,使他有一种被美丽击倒的感觉,轻言浮语都说
不出来,只道:“有意思得很。”
  方轻霞又白了他一眼,望里周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柳焚余耸了耸肩。
  方轻霞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要回去了!”
  柳焚余望着她,摇首。
  方轻霞跺足咳道:“本姑娘说要口就回,要走就走!”
  柳焚余还是似笑非笑地摇头。
  方轻霞嘟嘴道:“我不管。”她随便择了一处比较空旷的地方就走。
  柳焚余一闪身,拦在她身前。
  方轻霞美目一瞪,飕地闪向一边想溜了过去,但是给柳焚余又挡在她的身前。
  如是者,方轻霞换了七八个方向,仍是给柳焚余截着。
  方轻霞顿足拔出双刀,叱道:“你再不走,别怪本姑娘不容气了。”
  柳焚余微张双手,一副悉听尊使的样子,方轻霞看了就气双刀如芽花蝴蝶。一左一右,
一前一后,一上一下,飞砍柳焚余。
  可惜柳焚余不是蝴蝶。
  他一出手,指节叩在方轻霞右手手背,使得她右手刀落地,柳焚余一手抄起,以刀柄架
住方轻霞手刀,再沉时撞落她左手的刀。又用另一只手抄住,同时间双刀已交叉架在方轻霞
颈上。
  方轻霞又气又羞,就是不怕,叫道:“你杀呀!
  柳焚余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有强烈的疼惜之意,方轻霞对人家这样看他的表情,
倒是像养鸟饲鱼的人赏鸟观鱼一样,鸟儿鱼儿习惯了人的眼光,也不心惊得扑打翅膀或跳出
水面了,更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方轻霞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你想干什么?”
  柳焚余笑着,这一抹很令人心动的微笑刚在他脸上展现的时候,晚空一弯新月,刚刚浮
起。
  他把双手搭在方轻霞肩上。
  方轻霞看着那微笑,看着看着,觉得自己的心像水塘,给一个莫名的微笑惊乱了。她像
小兔子躲避猎人时先察一下四面的生机,只见荒谷寂寂,暮晚徐近,星星在空中一霎霎的,
山谷里的灯火也一同一闪的,蛙鸣一声接一声的,都衬托出寂静。
  不知怎么的。她无由地感到害怕,那感觉就像母亲在她童年亡逝之后。她一直做着一个
梦,做着做着,忽从高处摔下来,那么缓慢、那么凄楚,然后驰落在一个男子的弓上,这个
男子的脸孔,完全是陌生的:自己未曾见过的,但仿佛比你母亲还要熟悉。每次她梦到这
里,便自梦中乍然而醒,惊出了一身热汗,父亲为她揩汗,并安慰她不要害怕,她只感觉到
连父亲都是陌生的,心神仍在无依凭中久久未能自拔出来。
  无论这梦从什么地方开始,结果都是一样。
  然而,在这幽寂凄美的山谷,一个男子,面对着她,使她觉得安全,而又无依无助。这
种感觉那么迫切,使她经历了梦,看到了梦,并攀住梦醒边缘。她却觉得自己不曾醒来。
  她用力咬住了下唇,忍着没有哭。
  柳焚余用力捏着方轻霞肩膀,看着小女孩要哭的表情,那么娇,那么无依,而又那么倔
强聪明慧黠的样子,他心里一阵激动。真想把她娇怜的身躯,大力地。紧紧地、挤出生命的
光和热地拥在怀里。
  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缓缓缩回了双手,叹息道:”你怕我?”
  方轻霞天生就是天不怕。地下怕的脾气,尽管她此刻心脆弱得像一朵近晚的向阳花。但
她把胸一挺,说:“才不怕!
  柳焚余的眼睛落在她的胸脯上。
  方轻霞用力咬着嘴唇,唇上尽失血色但是眼睛像星星一般,像一个怯怕的小女孩子,却
有明丽的脸孔、明亮的个性。
  柳焚余道:“你不怕就不要回去。
  方轻霞十分戒心:“我为什么不回去。
  柳焚余指指心口道:“我为了救你,所以才杀萧铁唐,这里,给打了一拳。
  他笑笑道:“我对你有救命之恩,现在受了伤,你总不能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方轻霞道:“我又没有央求你救我。你受伤是你的事。
  柳焚余道:“你知道我杀了萧铁唐的后果尸他冷冷地接道:“我本来是阉党手边红人,
现在杀了萧铁唐,他们当我是背叛,东厂、西厂、内厂和锦衣卫,都会杀我为快一一一我为
了救你,这样的牺牲还不能叫你留一宵?”
  方轻霞设法把自己武装得冷漠、很骄做、已经看不清楚了对方的真面目。不屑地道:
“阉党有什么了不起。他们追杀我们‘大方门’.我们还不是好好的!
  柳焚余听了生气,道:“就当我不曾救过你好了。”
  方轻霞嘟腮道:“谁要你救了!
  柳焚余忽然发现自己仿似跟初恋小情人斗嘴一般,忘了女人在找碴的时候都是不可理
喻,于是笑道:“这里是荒郊,既偏僻,又闹鬼。这么黑我可不认得路,明天我带你去找
吧。”
  方轻霞想到漫长的黑夜要在这里度过,不禁声音都冷了:“我要回去!
  柳焚余事不关己己不开心地道:”要回,你自己找路吧——路旁乱葬岗,死人在你耳旁
吹气,你不要回身;鬼魂叫你名字,你不要答应,假使有白影子站在路中心,你闭上限睛手
里捏个龙头诀向前走便是了。”
  方轻霞一下仿佛柳焚余所说的三样事物都见着了,吓得尖叫一声:”死鬼一一”
  柳焚余用两只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晚上不要叫地府里的朋友做……否则他
们一个个、一只只、一群一群的排队来找你唷。
  方轻霞脸都白了。想上前挨近柳焚余,但她极不愿意走过去。
  柳焚余看着心疼,也不愿吓她大利害,道:“我们站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不如到屋
里去烘着,找点东西吃。”
  方轻霞忘了要装老江湖的样子,眨着眼睛问:“怎么?你有房子在这里?”
  柳焚余看她神情,心里爱极,哈哈一笑,道:“只要我喜欢,哪间屋子都是我的!
  柳焚余选了一家比较干净的民房,一掌震开木门,里面一家四口同一个小童惊起,柳焚
余已抽出袖中剑。
  方轻霞这才明白屋子为何都是他的,只来得及叫了声:“不要杀人。
  柳焚余刺到一半,听见此声,剑锋倒转,以剑愕先后点倒了五个人,一脚把他们踢入农
具棚里,向方轻霞笑道:“这房子现在是我们的了。”
  方轻霞从来不知道有武功的人可以做这样子的事,奇怪的是她知道是不对,但却不感觉
到江湖上道义人物的那种疾恶如仇,深痛恶绝,反而还有一些隐隐的兴奋。
  屋子里地上铺着金黄的、厚厚的干草,看去很温暖。
  神位上还烧着香,香烟袅袅。
  神坛边的烛火沙沙地燃着。
  门外刮过一阵风。
  烛光向里倾斜。
  烛火照在草地上。黄绿相映,令人生起温暖的感觉。
  不知怎的,方轻霞脸上泛起一片红霞。
  红霞在烛光中美极。
  柳焚余极爱女子的活色生香,但跟方轻霞相处一室,那种爱慕的感觉似蚁细嚼心房,轻
微痕痒,恨不得拥她在怀,轻怜爱抚,但不知怎地,他竟不能像寻别的女子一般轻狂。
  方轻霞的各种姿态,在他的眼中焚如星火。
  方轻霞一反她娇俏可爱,壮容道:“就睡这里啊?”她望着地上的干草。
  柳焚余双手放在袖内,歪首看着她。
  方轻霞咬着下唇,道:“我睡了。”
  柳焚余没有作声。
  方轻霞恨他听不憧,补了一句道:“我要睡了,你出去吧。”
  柳焚余道:“我不出去。”
  方轻霞敛容道:“你——!”
  柳焚余道:“我睡在这里。”
  方轻霞双手护胸,柳焚余仰天打了一个呵欠,道:”我跟你一起睡。
  方轻霞自柳焚余把她双刀插在桌上又拔回,静地交声出星火,叱道:“你休想碰我?”
  柳焚余和身睡下,斜着眼道:“我要睡觉,谁要碰你?”还咕啥着加了一句:“送我都
不碰。
  方轻霞听他最后一句话,真想一刀把他砍成两截,两刀四截。但回心一想,这小子装
睡,准没安好心,我且佯作睡下,待他半夜乱来,一刀给他痛一辈子……,当下主意既定,
把双刀偷偷藏在茅草下,一面瞥着柳焚余有没有偷看她的一举一动,然后和衣躺下。
  屋里茅草极暖,可是地方很窄,方轻霞和身躺下去,发鬓有些触在柳焚余脸上,方轻霞
却不知道,但她鼻际闻到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心头一阵怦怦乱跳,想她一个女儿家,虽说
整天跟两个哥哥闹在一起,但几时同男人这般共眠过?想着两颊发着烧,像女子第一次梦见
情人,醒来后泊父母知道她失贞似的忐忑。
  方轻霞屏息待了一阵,隐隐听到柳焚余传来的鼾声,心中竟有些轻微的失望,轻骂道:
“见鬼了。想到“鬼”字在这荒郊寒舍里不可乱说,登时伸了舌头,把手伸入茅草里,指尖
触及刀锋才有些微安心。
  可是刀锋上传来的是一片冷。
  屋外的老树一阵沙沙响,是风刮过天井旁的桑树吧?
  柳焚余其实并没有睡,他在细听着一切,任何细微声息、都溜不过他杀手的双耳。
  他也在细细尝着那一股女性的微香。
  他用手臂枕着,听到方轻霞骂那一声:“见鬼!”忍住了笑,也听到方轻霞纤秀的手指
弹动茅草下的刀锋那阵轻响,犹如在他心弦弹响了轻敲。
  然而外面雨真的下了,开始是沙沙的,以为松针因为风吹一下子都密落了下来,后来才
知道是雨,因为那声音是绵密的、亘长的,从天下,始于一失足,然后孤零零地,而至密绵
绵地、落到槽前来,有一些意外的,教一两阵寒风刮进来……想她睡在朝外,一定给雨沾着
了吧?会不会冷呢?
  柳焚余如此想着,像一切男子在想着他初恋的情人,这恋情的想像永远把最细微的事情
放到了无尽大,把无尽大的感情放到最强烈和焦距上,对方一笑,为何而笑?对方今天感
冒,怎么感冒起来了?对方今天多看了谁一眼,为什么她对我那句话的反应是这样?……这
些都可以使少男写成一首又一首的诗,诗里可以伤感到失恋,但绝对不否定自己为最懂得爱
怜她的情人。
  可是柳焚余已不是少男了。
  少男对他而言,已是很古远的事情了。
  他一向只是知道用杀人的手去用力爱抚女人。
  但是如今他把一只手,放在鼻边。
  这只手,今天,曾搭在方轻霞的肩膊上。方轻霞一一柳焚余想亲吻那教他可能毁掉一生
的女子之双肩,但此刻他只有勇气吻搭过她肩膊的手指,仿佛余香还在。
  他听到她细细的呼息。
  秀发随一阵雨丝。拂过他脸上。
  他觉得脸上些微的痒。
  一一一难道她真的睡了吗?
  雨声像一个人在耳边轻呵:沙沙,沙沙……沙沙是什么意思?既然呼唤他也必定呼唤着
她。
  柳焚余忽觉方轻霞的手。动了一动,似是握住了刀柄。
  一一一难道她……
  想起了明亮的刀锋,柳焚余心里残存的猎欲,一下子。被一声狼曝似的召回了原始。他
想:如果你要杀我。那就休怪我把你一一一
  暮地,方轻霞跳了起来,叫道:“我肚子饿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