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三章 落花剑影
  梅花湖上落了一湖凄然的绎红。
  湖边的梅树,淡迷的景致力,好像一个带忧愁的美人清晨梳妆,却蛾眉未展一样的心
情。
  方休道:“没想到梅花湖比许多以风景绝美的名胜都美得多了。
  方离道:“本来就是这样:名不一定符实,有实不一定有名。
  方休忽道:“可是这样子的美人,只怕所有的有名美人跟她一比,却宁愿做她发上的头
饰了。
  方离瞧他眼发着亮就像燃着的烟花一样,循他视线望去,只见一艘徘沤舟,舟上一个挽
宫髻的女子,怀愁凝望水色山光,湖上的绎红都不比叫人心碎。
  方离忽然发觉古人诗家笔下的美人,都不及这女子秀眉微暨的高雅,都不及这女子顾盼
回眸的明媚,比起来连诗都变成了饭,可以吃下去吞下去,这女子却不可触及。
  然而他只是从水光中青到那女子的倒影,还不敢真正直接地相望。
  舟子在湖边流晃出涟漪,一波又一波,缠绵啡缠地像多情的圈结,那女子居然向他们舒
颜一笑,语音高雅,但又直教人连心里亲近:“两位临湖赏梅,不泛舟寻章撷句吗?”
  方休已完全被这高贵亲切的绝色女子迷住,只觉得千万句喉头里涌上来都是赞美,但每
个字都俗不可耐。
  方离笑道:”怕是一叶舟,载不动许多愁?
  女子两只似笑非笑的眸子凝睇向他:“哦?是公子怀愁么?
  方离道:“是姑娘似略带愁色。”
  女子嫣然一笑道:“那我一定太重了,不然怎么连舟子都载不动?”
  方休大声道:“若说姑娘也嫌太重,那么天下女子,不是羽毛就是石头了。”
  女子嘴角蕴着笑意,态度落落大方:“我呀,不是羽毛也不是石头,我只是一一一”
  她终于笑了,起先是春风一丝挂上枝头,然后是柳絮轻摇,使得一池春水也轻狂了的笑
意;“我只是笑。”她在笑容最令人迷醉的时候补充了一句:“三笑过后就要杀人。
  说完她就出了手。
  天下有不少杀手。杀手中有不少好手,他们杀人的方法之利害,布局之精炒,直叫人无
可防御,无从抵挡。
  像杀手唐斩、王寇,他们杀人的手段,都出人意表,石破天惊,有的杀手像屠晚,能够
把对方生辰八字写入一只鳗鱼肚子活杀,就能杀死对方,怪异莫名,也有“舟子杀手”张恨
守,专在江中杀人,令人进退失据。
  但从来没有一个杀手那么美,出手也那么凄美,像一朵花不愿意开到残了所以徐降于水
上,随流飘去。
  夏衣杀人,使人死得甘心。
  死得无怕。
  方离方休,都忘却了抵挡。
  夏衣这一剑原本可以同时杀掉方氏兄弟,但是凭空一根竹杖飞至。目点拍打,夏衣单剑
分为二,与竹杖相搏七招,始终攻不进竹杖的防守范围里。
  方休失声道:“李布衣……!
  高贵女子夏衣忽然自船上飞起,落在湖上,她的足尖点着水上绎红色的花瓣,忽踩在柳
丝上,手中的剑光从未停过。
  李布衣的竹杖依然回缠着她的剑光。
  夏衣忽然像一只彩凤般掠上梅枝上。
  李布衣也和身而上,两人在梅树上交手;水中倒影却像两人在天上翩翩而忘我地舞着。
  方离方休浑忘自己刚度过生死大难,为眼前这场湖光山色落花飘零的决战而神醉。
  树上两人,一声娇叱,一前一后落了地。
  夏衣狠狠地盯着李布衣,从来没有一个女子能在那么狠的时候看人也那么美丽:“你是
李布衣?”
  李布衣笑道:“三笑杀人夏衣,落花剑影。名不虚传。
  夏衣绷紧了脸没有笑,更有一种逼人的嗅:“这不关你的事。.你何必要来日这一趟浑
水?”
  李布衣叹息道:“不行。
  夏衣道:“什么不行?
  李布衣道:“谁杀不该杀的人,都不行。
  夏衣悲愤地一笑:“也许发生在我身上,你就不会说不行了。
  李布衣长叹一声道:“夏姑娘,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以前发生在你身上事,的确很悲
惨,可是你既深防这种悲痛,就不该把悲痛施加在别人身上。
  夏衣忽然不狠了,情感像要崩溃似的,又极力抑制着,道:“我明燎这种痛苦,可是又
有谁明燎我?
  她郁郁一笑:“反正我在你面前也杀不掉这几个人。
  李布衣笑道:“夏姑娘,你笑得真好看,可是,你已对我笑了两次了,我不希望再笑第
三次。
  夏衣偏了偏首,露出稍带稚气的可爱神情:“你怕我杀你?”
  李布衣诚恳地道:“夏姑娘如果不三笑就杀人,我愿意天天看姑娘笑,也愿姑娘天天
笑、时时笑。
  夏衣忽然微微一笑别过头去,李布衣看了也一阵抨然心动。
  “我已经对你笑了三次,你这条命,暂寄着吧。”足尖一点,就要离去。
  李布衣忽唤:“等一等。”
  夏衣回首,李布衣把竹杖徐伸向前,道:“这是姑娘鬓上的花。”
  夏衣不自觉地用手摸一摸云鬓,才知道发上的花不知何时已不见,却让李布衣的杖尖平
平托住,送到自己面前。
  夏衣忽然感觉耳颊一热,拂剑掠起,抛下一句话:“我不要了,你丢了吧。”
  夏衣的腰身一连数闪,便在梅花湖畔消失不见。
  在方离、方休的脑海里,夏衣高挑、婀娜而纤细带丰腴的身姿,真像隽刻入心入肺去一
般,要永垂不朽的。
  李布衣也怔了一阵,伸手取回杖上的白花,花朵很小,花蕊轻黄,但花瓣足有二三十
瓣,很是可爱,李布衣不禁放到鼻端闻了一闻,这清香袭心却使李布衣有一阵深深的感触。
  就在这时,一阵轻笑和几下掌声同时响起。
  笑和拍手的人都是方轻霞。
  方轻霞笑靥如花,刮脸羞李布衣:“羞羞羞!采花大盗偷了人家的花,人家不要,退还
给你呢!”
  她和夏衣的笑是截然不同的。方轻霞笑得像一朵会发光灿然的花,笑起来可爱而得意,
稚气而伶俐;夏衣高贵中略带伤愁,一旦笑起来,明丽、娇艳、妩媚都像一张琴三条弦同时
弹动的和音。
  李布衣听了,却正色向方轻霞道:“夏姑娘为人不坏,她之所以沦为杀手,跟她幼时的
遭遇不无关系——以后如果见着她,万万不要在她面前提采花大盗……”
  方轻霞星眸微睁:“怎么?”
  方信我、古长城、移远漂这时早已围了上来,古长城眉心皱得都是直拆纹,问“李神相
又从相学中知道了她的过去么?”
  “不。”李布衣沉重地道:“夏姑娘原是米婷米姑娘的挚友,我是从米姑娘处得悉的。
夏姑娘九岁的时候,曾经遭到四名丧心病狂的强梁轮奸,这在她幼小的心灵造成莫大的创
伤,这才使得她日后成为杀手……唉,以她的本性。婆质,实在是大过不幸……”
  众人听了,都觉心头沉重。方氏兄弟见夏衣高贵的姿容,更不敢相信那是实事。
  方信我抚髯道:“要不是布衣神相及时赶到,我这个老不死的就得要白头送黑头人了。
  古扬州抢着道:“岳父、爹爹,行刺的不止是夏衣,还有唐可、项雪桐和翟瘦憎,以及
柳焚余那妖怪呢!
  方轻霞知道他故意,狼狠地瞪了他一眼,方信我等却大力震讶:一个“三笑杀人”夏衣
已经够难对付了,何况还有唐可。项雪桐、翟瘦僧和柳焚余?
  移远漂道:“夏衣既然能找到达里,其他的人也一定找得到。我们先撤离,到虎头去再
说。
  方信我、李布衣、古长城、方高、方休、古扬州、移远漂七人赶回茅舍的时候,迷雨已
经开始飘落。
  移远漂奔在前面,推开门,向里叫道:“映儿.快收拾行装——”突然之间,眼前一蓬
金光,乍亮起来。
  一个平常人,通常刹那间里做不到什么东西,至多只能眨一眨眼,震一震,或吠叫一
声,但在武功高强的人来说:一刹那已足够杀人或免于被杀了。
  移远漂的武功相当高,他的反应却因年纪大而较缓慢一一一这是任何人都免不了的悲
哀,一个人可以因年龄高而经验更丰富,但体力则相反下降,岁月其实是习武人最忌畏的东
西。
  那蓬暗器他其实可以躲得开会,或者也可以将之拨落,只是那蓬暗器是光。
  光芒。
  光芒使他目不能视。
  他至少因闭眼花而缓了一缓,这一缓使他眉心一疼,仰天而倒。
  在后面的方信我瞥见他额上嵌了一面令牌,惊叫:“移四哥
  转而怒喝道:“阎王令?!
  夹着这声断喝,方信我、古长城同时踢门闯入。
  茅舍里一个狠琐的精悍小个子,正破茅舍后窗而出。
  但这个人才闪了出去,又跌了回来,捂住心口,眼光狼狠的望向窗口。
  窗口外伸出了一根竹竿。
  然后,一个人徐徐站起;但但在窗口产浮上头来,这人正是一见移远漂遇刺即飞掠至茅
舍后窗下的神相李布衣!
  室内十分幽黯。
  这时方情我掣出大刀,古长城抡起铁耙,向唐可迅速围逼了过去。
  唐可手上紧紧抓着一方盒子。
  他突然打开了那盒了。
  一道强光,疾射向方信我脸上。
  方信我只觉耀目难睁,横刀一格,“哨”地震飞一面令牌。
  方信我被这阻了一阻,古长城的大耙却开山裂石般锄了下去。
  唐可的盒子,又向上掀了一掀。
  一道金光,疾射古长城!
  古长城铁耙回守,格飞令牌,唐可掠起,一脚赐翻桌子,把桌子下捆绑的人揪了出来,
叱道:“谁再进来,我先宰了他。
  那被制住的人便是脸色青白的松文映。
  方信我和古长城一时顿住,刚闯入暗室的方离方休方轻霞和古扬州,也都怔住。
  方信我道:“你要怎么样?“
  唐可道:“放我走,不然我杀了这人!
  松文映脸色青白,在暗室里更是无助。
  方休叱道:“你杀了移四爷,怎能放你走!
  唐可狞笑道:“不放,就一起死。”脸肌忽抽搐一下,胸前的鲜血已经湿透了衣襟。
  方离急道:“放他吧。”
  方休截道:“不行!”
  暮然。唐可“嗜”了一声,手一松盒子掉落,全身像给抽尽了筋一样,软了下来。
  他全身虽已瘫软,头部却还是挺直的。
  大家这时才看见,茅舍顶上正有一根竹杖,一寸一寸的自唐可头顶抽回。
  ——原来是李布衣在屋顶上以竹杖刺入了唐可脑部,把他杀于当场!
  竹杖抽完,唐可倒下,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李布衣飘然而下,眼睛里有一种出奇的悲哀,有几分像后悔,但不是后悔,有几分像是
同情,但也不是同情。
  方信我道:“还是多亏了布衣神相!
  古长城道:“咱们连累了移四爷!
  李布衣微扶起松文映,正想解索,兀然,松文映身上绳索寸寸断裂,整个人粹地“胖
“了起来,李布衣不及有任何行动之前,他已向李布衣脸上“吹”了一口气。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