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五十章 血乱希玉
  一万人的北漠、南岛联军,浩浩荡荡地开进“希玉镇”外。
  公孙桢看着,仿佛空无一人的“希玉镇”,心中一股诡异感,霍然升起。似乎有些不
妥!他向那昆汗提议暂时立在原处。
  那昆汗同意,传令下去:原地休憩!
  就在联军将停未停之时,一阵轰天崩地的杀声响起:杀杀杀!
  “杀啊!”
  “希玉镇”内,忽然拥出了几千人,袭向北漠、南岛阵营。
  那昆汗冷笑一声,大手一挥,虽惊不乱的北漠武林军,立刻整队迎出。
  一阵短兵相接!
  “电骑魔院”训练有素的步兵,一举逼退了来者的锐利攻势。
  那昆汗傲然大笑道:“根本用不到,我‘电骑魔院’的骑兵。真是一群废物啊,中原
人。哈哈哈!”
  公孙桢望着,情势的一面倒,也不禁笑着。看来,他是过度担忧了。以中原的杂牌散
军,怎敌得过,北漠融合精兵与武林人等要素,所训练出的军旅呢?
  中原数千人慢慢不敌,纷纷退进镇内。
  杀声震天!
  血气弥漫!
  红尘乱嚣!
  北漠的步兵,一步步地逼近中原群雄。
  倏地!中原数千人齐一发喊,逃了开去。
  这时,北漠约有一千多人的步兵,已深入镇中。
  只见二十五条人影,蓦然出现,生似他们本来就在那里,只不过,两千多双的北漠人的
眼,瞧不到他们罢了。
  非常怪异!
  北漠步兵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二十五人,能做什么?惯于征战的他们的疑惑,很快
地就转为轻视讥嘲。
  圆阵,还停顿着,但在下一刻,他们将会展现,无敌。
  无敌的姿态,正在酝酿!
  就在北漠步兵,以为他们会这样无声无息立着,直到永远,而要踏上前教训二十五人
时,圆阵却电掣般地,发动!
  瞬息间,便来到北漠军前。
  千余名步兵着着实实,大吃一惊,忙将阵势摆出,欲要将这二十五人一直流转更变位
置,速度极为骇人的快的圆阵,全力隔阻下令。
  然而,那二十五人,就像一个圆刃,猛地出现,便用极速,深深嵌进了北漠的步兵阵
营。
  完全无以御防的,他们已斩入北漠军中。
  这场别开生面的厮杀,就在“希玉镇”镇内的一条大道上,凶然斗起!
  燕孤鸿率先一刀劈出,横虹带开一滩血,灿出它那特有的虹光。
  大漠步兵里,首当其冲的是,一个使枪的高手,便这样一命呜呼去也,同时,尸身还挟
着横虹刀的气劲,旋退撞倒三名同组人。
  战场的惨烈血气,登时晕开。
  使人目眩神乱的血肉相缠的气息,深深蚀进,所有人的感官体验里。
  北漠步兵的编制,是十一人一组,同使一种兵器,由当中最强者,任为组长。再五组一
部,由最强一部里的最强一人,任为部长,其后五部一垒、五垒一营。依次推移,共有组、
部、垒、营、旅、军、院等七个分级。
  若有,长官战死,当立即并入用同种兵器的组里,不得擅自脱离,违者重罚。
  至于骑兵,则为七人五匹马,为一组有人阵亡随时可递补,避免遗失马匹。四组二十八
人二十匹马,为一部。以此类推,四部为一垒,四垒为一营。直到第七级的院。骑兵与步兵
编制的名称,完全相允,但内容却有所别异。
  而“电骑魔院”,总共有两个院的步兵,以及三个院的骑兵,也就是说,那昆汗真正能
动用的总和兵力,有四十余万兵力之多。
  “电骑魔院”的职位编属,有“二帅”、“三将”、“十锋”、“十二士”。
  “霸劫王”为院王,下辖任为步兵院长的“绝帅”、“烈帅”两人,和担职骑兵院长的
“亡暝将军”、“命煞将军”、“破杀将军”三人。
  “二帅”各统筹,五军步兵总有三十四万兵力。“十锋”是十个军的各军领导,每一军
有三万多人,“三将”则分别率有,四个军的骑兵共有上万多兵力。“十二士”便是,十二
骑兵军的实际统治者每一军约有六干余人。
  此次,那昆汗带来的九千人,是他由“电骑魔院”第一院第六军总共五旅的步兵,与第
三院第二军总共四旅的骑兵中,所精选出的,人数虽不到总兵力一成,但力量却有三、四万
兵力之谱。
  但在燕孤鸿刀下,纵横北漠、堪称首选的“电骑魔院”的高手,竟挡不住他的随手一
刀。由此可看出,燕孤鸿的修为,是何等之高。
  使枪的一组,立着的仅余七人。
  组长嘶声一呼,七人枪花滚动,纷纷啄向燕孤鸿。
  燕孤鸿身子略斜,脚已跨向右侧,横虹刀交左手,再闪,一道抹彩,灿丽地爆开,瞬间
便夺去三人的性命。
  而同时,独孤寂心也已旋来,接过攻势。
  圆阵持续地疾转着。
  独孤寂心剑影漫天,每一出手,就有人倒下。但都是被他止住穴脉而倒。没一人因他而
死。他似乎仍没有,生死决战的凄厉感。他还在迟疑——
  枪组只剩组长一人。
  独孤寂心已再旋了开去。。
  寒冰心到,一掌狂飘劈出,那名组长高手,还来不及反应,便已亡逝。
  这样一个旋动的圆阵,摧枯拉朽地切开,北漠步兵的布阵。
  才不过几个眨眼的工夫,北漠军已被歼除十多人。
  远处指挥的那昆汗,赫然变色。
  一旁的公孙桢,也阴沉着脸。
  燕孤鸿等人所下的赌注,无疑的,已经大大的获效。
  北漠千余人步兵,眼中都有一种深祟的妄动。
  那是一种超越人力之外的骇惧,满满地填入,两千余双的眼眸里。
  然后,渗入他们的心,携在他们的骨!
  以少胜多这样的策略,取的便是,一个缝隙。
  一个因为轻视而忽略的空隙。
  同时也是,创造。
  创造一个绝对的神话。
  一个惨厉的屠杀场,与二十五个盖代高手的英雄神话!
  燕孤鸿这二十五人,蓦地出现,且以一种几乎难以明白的速度,猛地截断北漠步兵的感
官功能。
  那就好像,远远看着天边的闪电,悠意魔舞着,谁知转眼间,它竟来到面前,已轰在身
上似的,有种虚蒙、不切实的感受,难以凭过往的经验,去认知分析。
  同时,以燕孤鸿为主导的圆阵,一直在旋转着。那是,一种玄异难解的旋转速度。
  每个与之对敌的士兵,都感觉到自己,好像正面对着,一个深邃奥宇、从未经历而剧烈
狂暴的幻境漩涡。
  这样的非现实感,牢牢地擒住北漠人的感知。
  无时无刻,钻出、刺出、劈出、拍出、飞出、砍出、转出、点出、挥出、打出、弹出、
斩出、破出、旋出、飘出——随时流变化运的武艺绝式,弥天扑下,仿佛每一个步兵,都得
同时面对着,二十五人的奇奥攻击。
  本是一千多人战二十五人的优胜感,刹那间,竟倏换成一人斗二十五人的妖异感,这之
间的盛狂落差,令人矛盾得难受。
  “是谁创出这样的战法?是,谁?”公孙桢在心里狂叫着。
  太可怕了!
  他们赢了,我们已,败。公孙桢明知这样的感觉,会把他拖进更深沉的堕灭——不能,
不能这般想着。他明知不该这样想。但他还是不能克制,那股目睹圆阵的激颤。那个足以创
生与破灭的力量,令他不由自主地迷思乱心。
  是他!独孤寂心。
  这个圆阵,成形于独孤寂心对剑道的体悟。
  本来的决定是圆阵,由燕孤鸿居中,独孤寂心左,寒冰心右,其他二十三人分别画圆排
列下去。然后,鼓尽气势,一路冲杀进去。这样便可全力攻杀,无后顾之忧。
  但沉默的独孤寂心,却以为旋势不灭的圆阵,更胜于不动如山、一路猛冲的圆阵。
  不动,便得在心理上,正面承受,对着一千多人的庞大压力,这对奔征的沸腾战意,将
有所碍,难以持久。
  燕孤鸿大笑赞同。
  当场,这个千百年后,仍让人津津乐道的圆阵,便诞生了。
  因此,众人便随意排成圆阵。
  而独孤寂心在燕孤鸿左。
  寒冰心则在独孤寂心左。
  这样的排列,竟仿佛是他们三人,日后在武道与生命上的纠缠位置一般。这是不是,一
种未来的宣告?当时,他们并不知道。
  主要的发动人,自然是燕孤鸿。这几乎是,公认的默契。
  而燕孤鸿也不推辞。果然,燕孤鸿很快地便把握住,旋流圆阵的特点,以及与二十五人
转换的契机时刻。他将圆阵的优势,巧妙地淋漓尽致发挥出来。
  那昆汗看得愈是胆寒心裂。但他又不能就此下令,退出“希玉镇”。他正在两难间,伤
亡的更是惨烈。
  燕孤鸿横虹刀一烁一划,登时又倒飞出三条人影。眼看,他们难以活命。
  翔靖相目不转睛地,盯着燕孤鸿的动作看。
  因为,燕孤鸿在开战前,曾告诉他:“等会,仔细看我的刀。那是,矛盾的,一刀!道
便在其中。”
  燕孤鸿说完这句话,便云般地掠了开去。
  翔靖相一直深思着,什么是矛盾的一刀?
  他当然很清楚,燕孤鸿刀道的理论与修习方法,也知道燕孤鸿对于矛盾的解释。但为何
他要特别强调,矛盾的一刀?
  直到现在,翔靖相才知晓答案。
  燕孤鸿的每一刀,真是矛盾的一刀!
  燕孤鸿横虹劈出,给人的感觉,都是缓慢。
  每一刀,都慢!
  但偏偏他的刀,只要划出,就能劈翻几条人影。
  那种诡秘的情景,令人看得矛盾得想呕吐喷血。
  尤其更绝妙的是,他每一次刀的劈出,都只有一刀。
  就是,那么简简单单的刀,或劈、或斩、或点、或划、或砍、或戳、或撩、或冲,都是
十分明然的一刀。
  甚至,有一种他这刀使出后,便不会再出刀的怪异感觉。
  怎么样才能使出,这样动人动心的一刀?翔靖相苦苦思索着。
  独孤寂心仍不杀人。以他的功力,自然收发自如。只要他出剑,便有人被他制住穴脉而
倒。
  比较起燕孤鸿的洒然—刀,以及寒冰心的掌掌狠厉。夹在他们之中的独孤寂心,显得沉
稳许多,黯然不少。看来,他还没找出杀与不杀的区隔。他仍是缺乏,纵游人寰的现实感。
  寒冰心的“修罗九绝”,全力发出。每一掌的翻飞,都是凝如寒刃,直可剖心开胸的凌
盛辣手。
  对敌时,就是对敌,很显然的,他并不介意,踩着别人的鲜血,前进。因为,这是他认
为的公平决斗。只要有人向他出手,他就会还手。生死成败,那就看个人的造诣与战意了,
怨不得谁,这便是“修罗”无畏逆天的心态。
  寒冰心左旁,是“浪剑士”空星罗。
  空星罗昙晕剑,浮浪随荡,“海心波际”剑法,不留余力地施出。
  在他身前,剑浪始终不停地,起伏升落,卷尽所有扑向他的攻势、然后吞噬。那就像,
大海亡灭一切一样的吞噬。空星罗将他自悟的剑法,呈现得十分完美。
  “天下第一仙”皇华鱼丽,纤纤柔指,轻轻拈出。令人目眩神荡的优美指势,很容易地
惑住敌人的杀机。迷乱的深秘,悠然跺在她的指上。这就是,皇华鱼丽称誉武林的“天灵
秘”指法。
  唐梦诗用的是,掌法。是她自创的“锁烟掌摄”,脱胎于“修罗九绝”。
  比起,“修罗九绝”的煞厉鬼气,“锁烟掌摄”更多了几分迷蒙与氤氲,但,两者仍有
相同的无边寒气。
  此时,一个用大砍刀的小组,恰恰来到唐梦诗面前。唐梦诗柔掌款摆,一摊、一翻,一
股韧力,像春蚕吐丝、绵绵不绝地缚住了这个使大砍刀的人。她很快地随着圆阵的流动,向
右前方斜跨一步。
  在唐梦诗左方的是,“天下第一怪”无天道。
  那三人方才挣开,那唐梦诗特有的蚀骨冷味与锁烟缠劲时,一张挤着古怪至极的笑意的
脸,遽地飘在眼前。三人再加上另两人,共五把大砍刀,凶狂地砸往无天道。
  战场只有生与死,没有心和脑的存在空间!
  因此,只有不断的杀杀杀,才能换来以后这样的可能。这不论是,二十五名高手,或那
一千多人步兵,都有着同样的意识。
  无天道怪叫连连。他陡地浑身一颤,拳打、掌拍、脚蹴、膊撞、膝击、指弹、头顶、爪
抓,竟似整个身体,都是他的武器。这便是他无天道雄峙江湖的“九折魂”。
  五人被无天道那简直没有章法的怪招,逼得撤开大砍刀狼狈退后时,无天道的拳,却也
暴轰于其中两人的身上。
  两人登时毙命。
  无天道凌空翻了身,躯体一侧,又落在唐梦诗刚刚移开的位置。
  “落潮诡策”黑吟珑,手持一根乌黑的管箫,洒开漫天箫影,顺手将那三人卷进,他的
萧潮管浪里。
  三人很快地便被黑箫刺穿胸坎,狂嘶、溅血。被抛出十步远的距离,成为血烂腐朽的死
尸群堆中的三具。
  “沉璧”碧月夜的沉璧,也大炫华光地晕开,绿油油的芒辉。“飞乱”的得意招式,也
没有保留地展出。
  两环沉璧,就这样沾着血渍,讽刺地越显碧亮。她那纤弱的身姿,在这样的碧与血混掺
的浊色中,愈发显得清亮淡雅。
  萧游涯的“绝寒刀法”,大开大阖,全是狂猛的斩杀进招。嘶嘶裂响的凄烈杀意,满满
和进他的心。但他仍然冷静。他仍是那副绝上的孤冷样。长刀是同样的闪、旋、劈、斩、
绞。但他知道有所不同。因为,愤怒!
  因为,他自己的怒气。因为,“无天刀”!萧游涯知道,他正在压抑自己。
  无天道的“无天刀”,竟是如此的诡异。一种大异于他“天刀”境界的出刀方法,令他
不由得心中对无天道有些钦敬起来。
  但,他萧游涯最想击败的人,便是无天道。他怎能佩服无天道?
  这样的心理落差,使他非常难堪,甚至,怒忿。
  所以,他的刀,杀机出奇地浓郁。他必须赶快贯汇,“天刀”与“无天刀”。于是这个
血腥满溢的杀场,便成为他萧游涯的试刀地。
  “无天刀”这样的怪奇诡谲,与“天刀”这样的冲杀冷厉,要如何才能调和?在他这样
思考的时候,又有两人在他手下,一刀致死。
  游僧空宇的“佛相无空”,带起了非现实感的幻梦拳飙。
  无与空,都是佛这个纯智慧的无上存在,所拥有与体悟出的本质。
  佛本该无相无形。
  但空宇的佛,却有相!
  无与空,本是同样的超越于,具象外的存在。
  但空宇的无空,却是没有空,也就是,反倒成了实态。这实在吊诡!
  和空宇对敌的人,目前是用剑的一组。
  空宇连飙十拳,一种虚灵空洞的阙然感,妙异地泛入,那用剑组十一人的内心。
  那十一人,很纳闷于,空宇那仿佛不着力的拳击,究竟能有什么成效?但很快他们便知
道,他们错了。
  空宇的拳劲,竟毫无征兆地由虚化实,拳拳落实地,轰在他们的身上,接着,渗入他们
的体内。
  气劲的侵体,就像幻奥的虚空,嵌入他们的身子似的,让人幻实难分,乱得无所依归,
那就像,有人把他们胸腹里的所有掏空,再摆下一个随时化变、本该虚无的佛像一样的荒谬
不实。
  他们无能抵御,这样绝奇的招式。心头的躁乱,使他们快要疯狂。
  十一人被扎实却又内蕴主然韵味的拳力,轰得跌退后飞,再撞倒身后的人。空宇的白发
白须,一溜烟地消逝于他们的眼界。他们就这样躺在地上,缓缓昏去,缓缓在幻实间的灵域
里,痴惘徘徊,无所皈依。
  空宇的“佛相无空”,正是一种劲气疾换的玄秘异招,是游走于实与虚、有与无边缘的
绝式。那样的一种魅惑,是佛在地狱火莲中生灭的,魅惑。
  空宇在他仙逝百年后,仍被尊为“禅林派”第一人,便是因为这套将佛学理论化人武道
的“佛相无空”所致。
  卢九乾,“狂剑士”。他紧接着空宇而来。“狂痴剑迷”的疯野,在他那柄冷烽剑上,
更是发挥得淋漓透彻。
  他冷烽刃光一伸,就刺出了颠马狂纵的十三剑。快、乱、狂,乃是卢九乾剑法的最精深
处。登时,便有七人伤在他的剑下。
  与他对战的人,只能看到一道道的剑光,起灭化生,再起灭化生,永不会有缝隙似的凝
在视界里,根本没有,根本没有攻击的可能。于是,死的腐味,便很自然地镂人,那些敌手
的消逝过程里。
  海梦化蝶的“蓝梦若海”,飘出无常势的梦般的巾舞。忧蓝的巾带,款款情深地缠住所
有现实。
  身形起没于蓝带中的海梦化蝶,就像是个蓝翅的蝶,幽幽然地漂泊在,无情的天涯里,
去寻觅一丝一缕的梦的存在。这样的幽梦,又教人如何忍心,将她拖入血煞的颇杀中?
  这时,五根铁棍,紧密交织为,一个棍网,硬要压下,那仿佛有生命的巾带。
  海梦化蝶身子运气空浮,蓝巾四处流舞,灵蛇船地钻入,棍网所顾不及的缝隙。以柔采
刚,蓝带很轻易地便突破,铁棍的压制。
  五根铁棍的主人,只看到蓝巾悠悠攀了上来,然后,传来一股幽邃的劲气。“轰!”全
身血气上冲,就这么倒了下去,无声无息,是梦般的醒,也是梦般的眠。
  蓝海似的梦,恐怕在他们假设不死的将来,永难遣忘。
  “黑纱”雪夜舞,另一个星空下灿柔的身姿。
  她将“鬼魅无极”身法,尽力施展,在每一个细微的转动里,如鬼似魅地闪没于,她那
浮浮荡荡的黑纱袖舞里。“闪形十八打”,玉掌采、摇、拍、招、振、拂、扫、绕,把北漠
步兵耍得团团转。
  宗玄寂这“天下第一丐”,理所当然的是用一根棒。只是,这棒未免过于简陋,生似在
树上随意折根树枝,便当作木棒了。但众人皆知他这根棒,可是大有来头,乃是采用千年灵
木所制,水火不侵,是江湖异宝之一。
  他的棒法,乃是首重旋劲转大的“太极转”,向来为武林人号为神技。
  “太极转”。一个圈、两个圈、三个、四个、五个、十个、二十个、三十个、百个的
圈,一直在圈着。
  那样的圈转,搞得在他前方的敌人,一个个步伐虚浮,被他的势子,牵得忘了东西南
北,也就不得不忘了生的滋味,而荡入死的凿穴,弃灭存有。
  手持血睛剑的“狼剑士”卓涉,狠毒钻刺的“狼烟噬”剑法,也是全面开展,并无稍
留。
  一剑赛过一剑的白热剑刃,总是带起一蓬又一蓬的满天血洒。一匹狼似的贪恋着血的腥
味,这便是,卓涉血睛剑的恐怖之处。
  阳皇羲的金黄大弓,碰砸敲抽打顶,极尽刁钻之能事。
  著名的“箭满苍穹”箭法,虽无用武之地。但他的硬底子功夫,也不容小觑,实不愧
“三座”座主之一。
  “虚僧”印法,脚不沾地,随着圆阵的旋势,掠、浮、点、落、升,就似个没实体的魂
缕,自在地闲荡于,这个绝不适宜于飘逸的场所里。
  厉翼北的潜龙矛,凝起森厉酷冷的气劲,绝辣地溢在他身前的空间。
  潜龙矛威凌天下!厉翼北的手腕,忽地猛转,矛气疾旋,一个突刺,如砍菜瓜似地轻易
地戳破,前方人的盔甲。
  敌人一声惨嚎,飞蹬身退绝命。
  司徒蕾“袖里剑藏”,齐鸾双剑在长铀舞浪中,幻出无匹剑芒,一峦峦的剑影,裂出一
截真空,把北漠步兵攻势悉数卸除和歼灭。
  “呜——呜——呜——”
  蓦地,一个雷般轰然的吼声,飞起!像是为二十五人助威似的,一波波的涨落升跌,更
添圆阵杀伐之烈之盛之连,
  啸声来自雷鬼。
  雷鬼爆炸似的天雷啸音,又带给心情已是零落的北漠军,一个大大的暴野惊憾。
  太玄雕龙的“沉星八手”,意态内敛地出与回,那样的收发自如,仿佛夜空中悬浮的
星,一闪一闪地垂入他的手里,缓缓地眨呀眨,有种说不出的奇异美感。
  “天下第一秀”的温文儒雅,即使是在这血与生命的崩落地狱里,仍丝毫未易,依旧是
一惯的俊逸。
  战鼓声,响起!
  那昆汗下令。骑兵队出击。
  领队的人,是“电骑魔院”号为“十二士”,位列第三院第二军长的方势。
  在“破杀将军”的四个军的军长中,他被任为这次的总军长。
  方势威风凛凛地,两腿一夹,座骑马长嘶,右手长枪狂猛急旋,喝道:“冲啊!”
  约有五百骑的骑兵,随着他杀往二十五人去。
  北漠凌乱分崩的步兵,正缓缓地退开,要让骑兵与圆阵正面交锋。
  镇摄元冷漠的脸,隐隐荡过片片的厉气。他手中的天巅剑,完美地将“骇神十殓”,飙
呈出来,满空的激流剑气,任性纵流。
  “绝剑士”的藐淡,强烈地刺激着,与他对峙的步兵组。
  天巅的酷寒,一峰峰突起地,抹灭他们的知觉与生命。
  柳剑与“异心十破”,“隐者”无名享誉武林的奇兵与盖世绝招。
  此刻的他,柳剑翻忽,好似风拂青柳地摇曳着。他柳剑一晃,剑化七影,霍地便破入,
斧组的包围圈,啄毙三人的命。
  卓刃竖掌如刀,“劈练掌”辣绝出手。阴毒的劲气,幽浮般的破进敌人体内,遣成对方
身躯脏腑的坏灭,丧失再战的能力。
  手拿拂尘的“天下第一道”伏密潜,一生为人钦服的“离火劫”,在这屠宰狱场,也难
以有所保留。他真气内力狂流,疾输入拂尘,每一拂扫,便有人受劲遭殃。
  那火热的烫,一块块塞进敌人体中,哀嚎惨叫声,不绝于耳。
  云破月,最后一人。她立于燕孤鸿右方。灵问剑的细致芒光,在她手上更是荡流得皓莹
绚辉,放灿无尽。
  “剑行月夜”,创下“剑阁”有史以来,最为精绝的剑法,在“希玉镇”外静雅地施
开。
  在北漠人的眼中,看到的灵问剑炫,是一种静止于所有时空的存在。
  云破月一剑刺来,那缓慢飘飞的弧线轨迹,他们全然避无可避地承受了。
  灵问那种穿透无限的静,深深地憾动了,他们内心某种泪的涌动。
  他们败在,静。
  “仙子剑客”的静!
  北漠步兵就快退光,骑兵慢慢地取代了攻势。
  铁骑的狂野蹬踏,仿佛要将大地掀翻撕裂似的任意咆哮着。
  燕孤鸿一眼望去,五百名齐着黑甲的骑兵中,有一男子身穿黄甲。那该是,这次攻击的
实际领导。燕孤鸿蓦然一笑。又是那种意味深长,难以捉摸的笑。
  燕孤鸿一眼瞥到,左方的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看进,燕孤鸿的眸光深处。他倏地往斜右方,连踏两步,欲将燕孤鸿的空缺补
过。
  好似是事先约好的,独孤寂心方踩出步伐,燕孤鸿便已凌空纵出。等到,独孤寂新完全
驻入燕孤鸿位置时,燕孤鸿早已冲飞一涯离余(约三十多公尺),快要降到骑兵前头。
  燕孤鸿一声长啸,登时压过全场的杀伐声、兵刃交击声、马嘶人喘声、雷鬼那雷般的轰
鸣。
  霎时间,天地好像沉寂下来。
  惟有,燕孤鸿的啸音,全无阻隔地响彻大地。
  横虹刀!
  他右手手中刀,斜向右后方,身子甫落又起,电掣光火间,猛地斜冲飞起,跃过几十名
骑兵头顶。
  才一刹那,便已空临至,骑兵头头方势的上方。
  方势看着,燕孤鸿那惊宇撼天、无可捉度的翔游身法,胆寒心骇。
  他惨嘶一声,枪化万千,狂噬犹在虚空的燕孤鸿。只有,这个机会,只有,这个燕孤鸿
于空中无力可借的时刻,他才有一博的机会。
  放过它,他就死定了!他便像快要溺死的人,紧捉着一丝薄弱的可能。
  因为,死亡贴住他的背。
  他不愿意,他不愿意就这样死去。他还没获得,他想要获得的事物。他不能也不该这样
死去,真的不该——
  燕孤鸿长啸仍在耳时,另一波潇洒的笑声,再起。
  他那本该无以回飞的躯体,竟透然一折,是“归鸿游太玄”身法,燕孤鸿的身子,再一
腾荡,便闪去方势的垂危一击。
  恐惧、死灭,狂浪似地盈满于方势的躯壳。他无以遏抑的惊悚着。
  因为,燕孤鸿的视线,始终落在他的身上。
  他清楚,燕孤鸿的眸光,便等若那把横虹刀。
  方势两腿一颤,马立声嘶,便要脱阵而去。这时的他,早忘了军令的可怕。他只想逃
出,燕孤鸿那足以崩毁宇宙尽头的眼神的凝视。
  他不过是想逃出,那样的注视罢了。
  他已无法考虑太多。当然,他也不需要去考虑。因为,他已没有这样的机会。
  燕孤鸿横虹刀一飘、一闪、一落、一劈、一回。
  “天地一刀”!
  矛盾的一刀。翔靖相知道。
  奇异的速度,奥妙的劲气,打破人体对速度快与慢的固旧体认的,一刀!
  一瞬间,刀便在颈的,矛盾一刀。
  一道凌厉森寒的刀气,镌着死的烙印,环斩往方势的颈项。
  果然,只有一瞬。
  完了!
  方势只觉得脖子一凉。就只是—凉。然后,无知觉的黑暗,便无情地将他裹住。完完全
全地裹住。他完了。他再也无法有情与无情,他彻底地完了。
  曾与燕孤鸿对敌的异域、北漠、南岛三阵营的人,都不由地回想起当日,燕孤鸿独闯帐
幕,斩杀“妖猴”侯季的情景,一样的快、一样的惊天、一样的不可抵御。
  “天下第一刀”啊!
  燕孤鸿笑声仍末绝时,便已一个空翻,凌空飘飞,退回圆阵。
  独孤寂心不需告知,便已让出原来的主位,让燕孤鸿补回。
  燕孤鸿立定,不动。
  他不动,圆阵自然不动。
  其他二十四人,也静静地等着,等着非常合理的反应。
  反应,合理的反应,是的,生存的渴求与死亡的战栗,赛过功和名的迷人疯乱,北漠军
开始退却。
  那昆汗知道军心大动。
  因为,连他都不能自己。燕孤鸿的人与刀,实在太可怕!那昆汗下令撤回兵队,重整军
容。
  心寒的公孙桢,并无意见。
  燕孤鸿等二十五人,仍不动。
  碧血的残渍,在他们脚下,归迹大地,重回轮回。
  寒冰心与司徒蕾对看一眼,明白这是最好时机。
  寒冰心往后打了个暗示。
  立即,有人用神州、北漠、南岛话喊出:“阴谋!阴谋!阴谋!”
  还没自燕孤鸿一刀之威恢复的北漠、南岛联军,愕然相顾,不明白彼方所说的话,是什
么意思。
  寒冰心走出。燕孤鸿也走出。司徒蕾也追出。
  燕孤鸿的存在,足以让彼方正视,他们的提案与见解。
  这时,喊的内容换为:“对谈!对谈!对谈!”
  公孙桢与那昆汗对望一眼,也走向前去。
  因为,燕孤鸿的眼神,跨过相当的距离,落在他们的身上。他俩理智上知道,燕孤鸿绝
无可能越过,这几千人的距离,来到他们的身前。但感觉却告诉他们:有可能!十分有可
能!非常有可能!
  所以,他们出阵。没得选择。因为,目前的情势,可以说是一面倒。他们甚至怀疑,己
方有多少人,能立得稳脚。有没有一千?哈!苦笑。
  燕孤鸿的无敌气势,压得他们信心大丧,明思尽去,再无能作出,敌对的意愿与判断。
  独孤寂心还在龈味,方才燕孤鸿的那一刀。
  五人会齐。
  寒冰心与司徒蕾并立。
  那昆汗和公孙桢也并立。
  燕孤鸿微后于寒、司徒两人,正自顾自地望往天际。显然的,他并不想插入对话交涉。
不知道为何,那昆汗与公孙帧,都暗自喘了口气。
  那一刀,究竟如何劈出?独孤寂心还在想着。
  那一刀的境界,似乎更胜于,他“极脉”的极死绝生。
  那是,空无一切的刀。不,那又跟空宇的无生无死不同。嗯……
  该说是,超越在他和空宇之上的无生无死,却也有死有生。
  对,那是惟一!
  一种没有杂质的纯粹。
  一种含融所有的无涯。
  有无之间,竟只是有无之间。
  空字的有无,着于边缘。
  燕孤鸿的有无,却着于极端。
  他与空宇都不及,燕孤鸿的无着!
  有无生死虚实,不过是一种型态罢了。
  燕孤鸿早巳不再在乎与执着这些。
  他的刀,就是惟一!就是世界的惟一。
  以独孤寂心的剑道,来比拟探思,竟竞无法完全明白,那样的刀与道。独孤寂心真的没
法子彻底地理清楚。
  竟然有这样的刀!竟然有这样的境界!竟然武与刀能臻至这样的领域!竟然!
  独孤寂心眸里映入,燕孤鸿往回走的身影。
  司徒蕾与寒冰心也走回来。
  那昆汗、公孙桢则往反方向走去。
  那昆汗挥了挥手,北漠军开始移动,往北方去。
  公孙桢则向那昆汗打了招呼,率他的一千手下,向南绝尘而离。
  燕孤鸿对他与寒冰心,笑了一下,很自然地领着,碧月夜及翔靖相洒然离去。
  潇洒人间,游戏红尘,惟有,燕孤鸿才能如此惟一吧。
  方才大地的喧腾与杀声,竟仿佛是一场梦!
  但,独孤寂心知道那不是梦。
  因为,有燕孤鸿的刀。
  因为,刀?与?剑?
  他知道,他的另一个目标,浮现了。
  司徒千秋、冷龙枫、云破月。
  然后,是惟一的燕孤鸿。
  超越!
  成了他寻觅自我外的另一个目标。
  那?是?因?为?燕?孤?鸿!
  就这样,“希玉镇”战役,终结。
  “元世界”的“荡世”,也将展开另一章。
  独孤寂心与“鬼舞教”,一同返回异域。因为,凤霞飞需要他的医治,以期回复原有功
力,同时,他也将涉人,异域国与教的纷生争端。
  寒冰心与“修罗海”声威大扬,慢慢显出将来他们会成为争逐中原的几大势力之一的雏
型样貌。
  司徒蕾则与独孤寂心相约三个月后,在异域“鬼舞教”总堂相会。这三个月的时间,司
徒蕾要好好地用来清理惩处背叛“黑盟”者。“问天楼”将席卷黑道,再创风云。
  九大派与十五帮以及其他江湖门派,不可避免的卷入了神州的动荡。这一役竟成了,他
们最后一次的合作。
  因为,中原即将被几大势力刮分,他们再无力维持中立,势必投入新的定位选择。
  重新复出的“天下七绝隐”,则保持一贯的游戏风尘的超然态度。
  “武劫”也将七人正式划为一个榜单。于是,“七绝隐”,犹在“十九天”、“地
榜”、“百人单”之上。
  “九天女”再一次会齐,前往武林圣地“剑阁”。另一个武林秘密将在她们的旅程中,
揭露出来。
  大多互不相识的“八剑士”,终于在战后,结为兄弟,成为“九天女”外的另一佳话。
  烈易玄则与“八剑士”一起,暂时性归隐于,他大为激赏的“板山山脉”里,彼此切
磋,预备着即将而来的天下乱态的充沛动力。
  姣妙则向寒冰心言明衷由,随烈易玄而去。
  “霸劫王”那昆汗、“寒锥”公孙桢果然被设计。当他们返回国内时,便知有许多势
力,正准备取代他们。幸亏,他们及时赶回,才不至于无还手之力。但是,他们再也压不
住,境内的反对声浪。
  北漠与南岛同样陷入战乱的非常时局。
  所有参予圆阵的二十五人,在江湖上的地位,纷纷提升。
  尤其是,燕孤鸿。他被“武劫”列为深不可测的绝代宗师,成为“武劫”难以断论的惟
一。也是,将来“武劫”再掀狂潮,胜于“七绝隐”的“十大密”榜单中的一人。
  独孤寂心与寒冰心分别晋级“十九天”,成为史上第二、第三最快入榜的年轻超卓高
手。
  云破月则拔耀为“地榜”的第一人。许多人认为不需太久,假以时日,她便能升为“十
九天”之一,重创“剑阁”神话。另外,也有不少人期待着,“元极之战”的到来。
  于是,纷乱后的短暂宁静,卷没了世界的烦嚣。
  “元世界”与“荡世”,还在进行中。
  还在进行——
  《孤独侠》第一部,在这里走入尾声。
  很快的,独孤寂心、燕孤鸿、寒冰心、云破月等人的新遭遇,就要在第二部上演。
  同时,烈易玄与翔靖相两人,也会在第二部,占有相当重要的部分。
  另外,将有另一个悲剧主角沈寒水的上场。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