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四十七章 天下七绝隐
  “为何,只有一剑、一掌?”寒冰心问。
  “你既与,‘鬼舞教,结盟,就该清楚,后果。”独孤寂心仍旧是,一贯的沉缓口吻。
  “后果?”寒冰心马上反应着,“你是指中原、北漠、南岛等?”
  独孤寂心静默地点了头。
  真是个可怕的人!似乎一切都在独孤寂心的掌握中。
  寒冰心很明白,一旦他与“鬼舞教’合盟,那就代表了,他将要承受神州反外族的声
浪,以及,与欲要伐尽异域人的南岛、北漠势力,拮抗到底。甚至,他必须面对各域政权的
强大势力。
  这一切,都是极端的凶恶、险峨。微不慎,他与“修罗海”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悲惨
境地。然而,他绝不后悔。
  “修罗”所承诺过的事,即使得逆天而行,也必须做到。他绝不背弃,他所立下的盟
约!
  “身为北漠政治势力领导四王之一的‘霸劫王’,有否涉入这次阴谋?另外,南岛的
‘冰舍’,是否也在逐灭之列?”
  独孤寂心双眸透出,两节莫名所以的神光。“我,无法,推测。”他顿了顿后又道:
“‘霸劫王’所率领的,是一支,武林人,所组成的,军队。基本上,他们,已非,真正
的,江湖人。因此,那昆汗,很可能,也是,主导人。但,由别的,角度,来想,也有,可
能是,北漠另三王,欲瓜分,那昆汗的,统治区域,而让他率军,攻入中原。这一点,可能
性,并非没有。至于,‘冰舍’号为,南岛武林盟主,一向为,南岛王朝,‘烽狁帝国’,
所深恶,痛绝。因此——”
  “也就是说,这两支侵入中原的军旅,也有可能堕入陷阱?”
  “可以,这么,说。”
  “云孤飞,是异域里提供你情报的人?他如何发现这个阴谋?”
  “他,是师父的,至交。他,察觉中原‘龙朝’,南岛‘烽狁帝国’以及北漠等地的,
使者,屡次,乔扮,神秘,出入异域,行踪,大有可疑。他,截下,其中一个,使者的,公
文,才揭发,这个,可能,已执行的,阴谋。”
  再一次确定了,独孤寂心的推测,在场所有人,都心口凝结,脑坎发胀。
  一股股的危机感,逆身而上,使人喘不出气来。
  独孤寂心又再补充,道:“其余,师父的,至友,也都,传来,类似的,消息。连多年
无闻,偏居东睡的,太阳之岛,也屡有,神秘使者的,出现。”
  寒冰心再无疑问。十月七日的“希玉镇”会盟,将是他“修罗”毕生最大的难关。他再
次确认这一点。
  甚至也有可能,这是江湖人的一场血腥浩劫。对各地的政权来说,武林人都是不驯的败
类,根本无所谓的黑道、白道。江湖人所分的黑道白道,在宫权者的眼中,完全一同的。
  只有,掌权的人才是白,其余的敢脱逸于这个权欲范围外的,都属于逆种,都是该杀的
渣滓,都是黑暗的一份子,永远不能暴露在光明之下。寒冰心很可以理清楚,政权对武林人
的见解。
  他的确必须,保留实力。接下来的一场硬战,他必须全力发挥。他必须硬撼,“龙朝”
的统治颠峰。他需要更多更多的精神来应付。因此,现在的他,绝不能因为对独孤寂心的焚
然战意,影响到他的任何一个决定。
  试独孤寂心,一掌确然已是足够!
  对他们这等超级高手而言,一招就等于是生命的最直接碰击。他很快就可瞧出独孤寂
心,到底是臻至怎样一个境地?
  寒冰心无话可说。眼前的独孤寂心,的确是一个天纵奇才。独孤寂心完全掌握住他的心
理脉络。无怪乎,独孤寂心能与他齐名并立。
  寒冰心不由地,在他的心房里,深深地镌下独孤寂心那双无限而令人迷乱的眼,以及那
个寂寞而深邃的身影。
  寒冰心开始将,独孤寂心视为一个惟一。
  一个绝对的惟一!
  “好。我们就一剑对一掌!”寒冰心痛快喝道。
  独孤寂心两眼凝神,直注入寒冰心眸里。“那就,来吧!”他仿佛了解似地,也很痛快
地说。
  寒冰心长吸一口气,勃发的真气,迅速漫过全身。他那一向白皙的脸,愈发莹亮,竟隐
隐晕出一阵阵的透明感。
  独孤寂心右手持心剑,剑斜指蓝天。他缓缓地将真气,透进心剑。剑心又开始明明暗
暗。
  一击!
  只有,一击。
  这两大年轻高手,终于在他们的生涯里,第一度动手。
  崖上人都屏息专神地注视着,这只有一招的剧斗。
  寒冰心遽地前扑,两掌合拍出一团凌厉的劲气,径打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往前踏一步,心剑刺出,一道螺旋剑气,森然划向寒冰心。
  “修罗九绝”与“龙飘八脉”!
  “生死道”对上“逆剑气”!
  掌和剑!
  掌气厉风来到独孤寂心身前,寒冰心蓦然一喝,两手一分、一拢,硬将掌气拆成两团,
左右回旋,由两侧袭到独孤寂心腹下。
  独孤寂心身形速退,剑斜回,左右翻腾,雨乱似的绞碎,两侧掌气。随即,心剑便入
鞘。
  这时,独孤寂心剑气,也已扑来。寒冰心腰猛一后弯,两掌朝天一拱,顶开剑气。他身
形一旋,原地立好,身形端的是,俊逸非常,全无急迫的慌然感。
  “果然是好剑!”寒冰心读道。
  “你,也是。好,掌法!”独孤寂心收剑,一如孤崖般的矗立。
  “孤独”与“修罗”的第一次交手,就在彼此的刻意压制下,无风无险地起落着。
  这往后武林的两大绝顶宗师,对彼此的功力,于一招内,便有了初步的认知与震撼。
  这一击,更奠定日后他们两人之间的生死相缠。
  “如何,才能灵肉合一?”翔靖相问。
  “我已说过。很简单,去感觉你肉身的意志。”燕孤鸿说。
  翔靖相显然的,很是惘然。“能不能再具体一点?”
  “把你的心跳,变成你的心跳!”
  “这叫具体?师父这么说,我更模糊了。”翔靖相喊了这很正式的师父,不免有些羞涩
地转头,四处溜望。
  燕孤鸿仍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他说:“你的心跳,并不是你的心跳,而是,你的心在
跳。也就说,心在跳,是肉身的另一个意识,在控制着。你所意识到的你,是碰触不到你身
躯的一些很自发的律动。所谓的灵肉合一,最根本便在于,将你的心跳,真正地经由你控
制,而不是,那个隐匿的意识控制着。再进一步说,就是你必须将,肉身的意志,纳入你的
意识里,让灵与肉再无分彼此。这就是道!”
  翔靖相一脸茫然。
  燕孤鸿忽然抽刀,猛劈向翔靖相。
  倏地,翔靖相陷入,一个非现实的梦境里。
  一种强烈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在他肉身的周围的所有空间,仿若都凝结似的封闭
着。翔靖相很是清楚地感受到,燕孤鸿刀气的揉聚与可怕。
  在死亡扑上他心魂的那一刹那,他不自觉地运起,燕孤鸿授予的“天地无极”,瞬间,
他顿化成一个自足的小天地,再无须透由肉身,来吸取天地间的生机。
  他本身就是天地!
  一个完全自足的天地,肉体与灵魂,完全结合联系的一个天地。
  他让心止住,不再弹跳。
  他封住口鼻,甚至汗孔,自在地化入,灵肉相溶所生生不灭的内呼吸里。
  燕孤鸿长笑一声,横虹刀拖回,卸去布在翔靖相四周围的冷冽刀光。
  翔靖相亦是一声朗啸,双足一动,破天而起,直向青天。
  刀光亮。刀光灿。刀光乱。
  他开始舞刀。
  刀之舞。
  悠扬的啸声,浮浮缕缕地传流于整片大地。
  “北鸿”又破升了,在武道的境界里,他再一次经由,燕孤鸿的刺激,得到突飞似的跳
跃!
  十月七日。
  “希玉镇”。
  平静至极的气氛里,悬荡着一刀刃刺厉的杀机。
  遽地,在镇前的石牌处,现出了五个人影。
  五个人影,倏停即进,一下子便来到镇中。速度快得惊人!
  其中一个身着乞丐服,但却出奇地,有着俊逸的丰神之姿的中年汉子,发言道:“看
来,已有不少人到了。”他的话语,在空空洞洞,如死城般的寂静中,扩扬出去,显得很是
嘲讽、可笑。
  又一个手挥玄黑铁骨扇,颐下蓄有一撮长须的男子,应道:“的确是不少人。”男子纤
缓的语音,听来舒服至极。
  另一个满身仙风道骨的脱俗味,道土装束的男子,亦发语道:“可惜啊——”
  “可惜?可惜什么?”一个温婉的声音说着。声音的主人,是位年已半百,却仍可看出
当年风光丽色的妇人。
  “可惜啊,可惜这些人都是一群缩头乌龟啊。”道士装扮的男子,笑道。
  第五人是个冷寒着脸的,一身青色布衣的男子。“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哈哈!”他
那由嘴缝蹦出的讥味,嚣狂地回荡在镇中,很快地扩散到,整个镇上。
  余音浮绕不绝,缕缕输送,竟是丝毫不歇。
  “是哪些混帐,在此大放厥词?”一个暴躁的声音,喝道。
  长须男子摇着扇,闲然笑道:“好久没听过有人胆敢骂我们——听来,还真刺耳。”
  青衣男子闷哼一声,怪声道:“活,腻,了!”
  先前那个盛怒的声音,再也忍不住,一个虎扑,跳了出来。“本人‘匡都派’掌门桑季
矢,来者何人?”
  五人中的道士,莞尔一笑:“小娃儿,别急。等会儿,咱们的人凑齐了,再说。”
  桑季矢一肚子闷火,正无处可泄。眼前,这不足五十的道人,竟叫已是五、六十之龄的
他小娃儿,这让他愈发狂怒不已。他一声暴喝,一拳轰出,气势冲天地猛击向那道士。
  “桑掌门,不可造次!”南宫剑花连忙飞出,欲要劝住桑季矢。因为,他已认出来人是
谁。
  道士不理会,桑季矢的暴烈一拳,他向南宫剑花一笑,左脚一溜,身子一侧,人已到桑
季矢右侧。
  道士右膊陡地一撞,方才惊觉,发拳落空,而道士已不见踪影,桑季矢便受力震得飞往
反方向去。
  道士身形不停,一派悠然的闲逸。他一个踏步,人便来到南宫剑花身前。
  就当,众人骇于道士武功之高,看他直向“剑花室”室主去,以为又是另一场剧斗时,
谁知,南官剑花却直身而立,两臂紧并,两手拱出,竟完全是一副向长辈行礼的恭敬样。
  道士也不诧异,单手一抬,便撤掉南宫的恭礼。他道:“好好!不必多礼。你不愧是
‘南剑花’。才一下子功夫,便已认出我等。”
  “是。剑花素来久仰,各位前辈的风仪。今日得以相见,实是剑花之幸。”南宫不减恭
谨的态度。
  隐于镇内的中原群雄,莫不深为骇异。
  九大派掌门,彼此对望一眼,打了个招呼,纷纷跃了出来。看来,他们也隐约猜到,来
者是何方神圣。
  道士转头向另四人道:“怎么,我可猜得准?南宫剑花定是,第一个认出我们的人。这
一点我可猜对了。哈!”
  那风韵仍是飘丽非常的妇人,道:“密潜,这次算你有点本领。”
  持扇男子哈哈一笑,道:“怎么?鱼丽你可是不服?”
  “岂敢岂敢。在密潜之前,我岂敢不服。何况,还有雕龙你这鬼灵精,在旁刁难,鱼丽
又怎能不服。”措词委婉,却别有一番机锋冷例。
  道土朗声一笑。“服了便好。嗯……空宇、无名这两个老小子,怎地还没出现?”
  这时,被撞飞一侧的桑季矢,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他一听,方才晓得眼前五人是何许
人物。
  其他的九大掌门,很快地向五人行了个大礼。
  印法大师道:“不知是‘七绝隐’诸位前辈降临,有失远迎。请恕罪!”
  原来,这五人便是与空宇、无名齐列“天下七绝隐”的另五人。
  “僧、秘、仙、怪、秀、道、丐”!
  “天下第一僧”游僧空宇、“天下第一秘”隐者无名、“天下第一仙”皇华鱼丽、“天
下第一怪”无天道、“天下第一秀”太玄雕龙、“天下第一道”伏密潜、“天下第一丐”宗
玄寂。
  二十年前的他们,已是列名于,“武劫”“十九天”的顶极高手。
  到了今日,他们的功力,会到达何等超凡入圣的境地,由伏密潜刚才那轻松的一撞,便
可视出端倪。
  脸色沉冷的无天道,一轮扫视,瞧了瞧眼前的九位掌门。
  忽地,他一个滑身,来到萧游涯面前。他右手一探,便抓向萧游涯左肩。
  萧游涯星目一睁,左肩自然而然的一斜,欲要躲过无天道的一抓。
  哪知,无天道本是抓向左肩的右手,竟怪异地一抡,转为抓向,萧游涯的右肩。
  萧游涯两脚一点,人随势飞出,与无天道相距三尺。
  无天道呵呵怪笑,右手一扬,手又到了萧游涯面前。
  萧游涯心头一震。他完全看不出,无天道是如何将三尺的距离,陡化为零,瞬眼间,人
便又来到他的面前。竟会有这样迅快的身法!
  萧游涯霍然立定,左手后拍刀鞘,震出长刀,同时,右手一飘,握刀在手。他一刀如电
劈出,径打无天道右手。
  无天道倏进又退,再进,身子奇特的一扭,人便在萧游涯的右侧。
  萧游涯一声沉喝,惶而不乱,左手搭上右手,猛力一推,长刀顺势再斜劈往,他的右
侧。
  无天道右手姆、食指并合后,猛地弹出。
  “铮!”的一声,萧游涯长刀,受劲旋开。
  无天道的随意一弹,竟蕴着几股不同方向的旋劲,让萧游涯无以化解。
  萧游涯猛地暴嘶一声。“是,你!”
  他长刀连洒,溅出了满天的刀光,星雨碎灭地落往无天道。
  无天道喜地大笑,“小子,你还记得我?”说话间,五指并拢,食指关节突出,连续向
萧游涯的长刀,叩出五指。
  “噗噗噗噗噗!”
  五声大异于方才弹指的沉重碰响,在镇里蔓生开来。
  这一次竟不是旋劲,而是如山崩压蹋似的指力,透过长刀而来。
  萧游涯厉吼,蹬蹬蹬蹬蹬,退了五步,持刀而立,两眼凝光,直直瞪着无天道。
  “好了,老怪你老毛病又犯了呀。”宗玄寂拖往无天道,嚷着。
  无天道摇了摇头。“不是。”
  “不是什么!谁不知,你老怪最爱找人斗一斗。”宗玄寂讥道。
  “这小子,是旧识!”
  “旧识?老怪别开玩笑。咱们退出江湖已二十年了,连不问俗事的时间加上去,恐怕有
三、四十年以上。你哪时认识的他?”
  “谁开玩笑来的?他刚出道的时候,有幸便碰上了我。”
  “噢?”宗玄寂半信半疑地看着萧游涯。“那用不着说了。你这老怪物一定好好地伺候
了他,对吗?你玩得一定很痛快了,是不?这算是哪门子的有幸?我看他是倒了八辈子霉,
才遇到你这鬼煞星。看这小子如临大敌的模样,生似恨不得马上将你毙于刀下。就本人瞧
来,老怪你闹得可能挺凶的哦。他有幸个屁?我看是大大的不幸,才对!”
  “还好。”无天道不置可否地道。
  萧游涯回忆起,他初入武林时,让他结实栽了个跟斗的可怕敌手,那人的弹指手法,确
实便是眼前无天道所使的指法。
  原来,当年他一直遍寻不获的敌手,竟是“天下第一怪”,人称老怪的无天道。竟会是
他。
  竟是他!萧游涯禁不住内心沸腾的颤抖。
  那是,他毕生最为耻辱的一战!连敌手长什么模样,他都还没搞清,便已败了,他败
了,且败得彻彻底底,毫无还手之力。
  败,了!
  这样的感受,就是拜无天道所赐。
  多少年了!他一直用刀封着,那股炽热的战意,在他的心底。他一直在找寻着,足以匹
敌眼前这个老怪物的绝对敌手。
  现在,他已不用再找了。因为,那人已出现。
  当年的无天道,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的刀,总算有了倾泻的对象。
  他,“天刀”,一定要雪尽那次的耻辱。
  很快的!萧游涯踱进了,无情天无情心无情刀的刀道境域。
  无天道怪笑一声。“这小子的功力修为,比当时高出许多啊。值得一战!”无天道虽已
是六十余龄,却仍有一股几近于青春的热炫野腾。
  看来,这一战势在必发!
  “战什么战?老怪你脑子又歪了不成。”一个声音远远传来,瞬息即到。
  而在另一方,也有一声长啸,冲起,像是附合着,前一个声音似的悠悠洒洒,绵绵无
尽。
  “是他们。”皇华鱼丽道。
  无天道闻声,两手一摊,长叹一声。“没得玩了。”
  萧游涯却被这两个声音的蓦然突起,抚去他心中腾涌的战意。他双手依旧持刀,但杀机
却已缓去。
  两条人影,不分先后地,同时落在无天道身边。
  是“游僧”空宇。
  以及,“隐者”无名。
  “天下七绝隐”终于聚齐!
  空宇僧甫一着地,便道:“老怪啊,你别怕没得玩。这一次,铁定让你玩得忘了归隐的
妙处。”
  无天道怪叫。“我既是老怪,自然最怕寂寞。归隐那种淡出的鸟日子,我可一点也不贪
恋。”说完,直直地盯着“隐者”无名。
  “隐者”无名无奈地笑一笑,道:“这一次恐怕,不想玩都不行!老夫一定奉陪你老怪
到底。满意了吧?”
  “你知道了?”空宇讶问。
  “隐者”无名回道:“途中早便听到传闻。”
  “消息散播的,竟如此之快。”空宇奇道。
  “嗯。情况十分严重!各地武林人,都已有反应。”
  “嘿,两位仁兄说些什么?可否让咱五人也参详参详?”宗玄寂好奇地问。
  空宇向宗玄寂道:“等会儿,再说与你们听。”随即转向,南宫剑花与九大掌门道:
“你们可收到消息了?”
  南宫剑花面色沉凝道:“已听闻。”
  “你的,或你们的判断,如何?”
  “晚辈个人以为,相当有可能。毕竟,长久以来,武林人一向为朝廷所压抑和仇视。因
此——”
  “你个人以为?”
  “是。”
  “那就是说,你们还没有共识?”
  “是。”
  “良好!那就等他们来了,再说。”空宇洒然笑道:“一切,总会有个结束与开始。”
  “你的说话,很莫测高深。打禅机吗?”无天道嘲弄道。
  空宇瞪了无天道一眼,再看了看萧游涯。“当年,就是你让他受了大挫?”
  无天道嘿嘿一笑,并不说话。
  空宇转向萧游涯道:“照你的脾气来想,这一战定不能免,对否?”
  萧游涯刀未收回,冷冷点头。
  “而你,不用说,有架打,当然绝不会放手。老怪也一定很想再一次试一试他的刀。对
吧?”
  无天道一副那还用说的模样。
  空宇僧抓了抓,他满脸的白发白胡。“真麻烦!现在,可是死生交关的时刻,你们还要
——”
  “是吗?如果,真是生死交关,那就更要一试了。不然以后,可就没机会了。”无天道
很理所当然地道。
  “老怪就是老怪。我快被你气死了。”空宇简直就要把他满脸的发须,扯下似的恼着。
  原来,“天下七绝隐”竟是如此的童真,如此的自然,如此的无拘无束;一切都显得那
么的舒服而愉悦。实在很难相信,这七人就是过往舔惯江湖血、纵名天下的一代高手。
  他们的情,似乎已到了一种无限。
  一种绝对的,涵括一切的情!
  “隐者”无名陡地发言。“老怪,你知道这小子的封号?”
  “不知道。有什么特殊?”
  “‘天刀’。他是‘天刀’萧游涯。”
  “然后?”
  “你不是有一套刀法?”
  “是呀。你有什么鬼主意?”
  “你的刀法,是‘无天刀”,对吗?有点巧,不是吗?”
  “那有如何?”
  “你把‘无天刀’刀法授予他——”“隐者”无名随即说出他的企图。
  无天道大大的惊撼。“喂,你说些什么啊。这可不是玩笑。你……”
  “听我说完。他的‘天刀’,与你的‘无天刀’必然是,大为相异的,对吗?”
  “没错。这小子的刀,又狂又霸,跟我的怪异无度,的确相异。”
  “也就是说,他很难将你的‘无天刀’吸收,对否?”
  “理论上是没错。”无天道已明白,“隐者”无名想说什么。
  “更进一步来说,如果,他能将‘无天刀’与‘天刀’融合,不就证明了他——”
  无天道呵然一笑。“我明白。这是,他的挑战。也是我的。你的意思,是这样?”
  “隐者”无名笑着点头。
  “好!这有意思,‘无天刀’与‘天刀’!好!真有意思!小子,你有没有胆子试一试
啊?”
  萧游涯冷冰冰的脸,一阵阵风霜拂过他的心。
  原来,这世上,竟还有“无天刀”?若说,他的“天刀”是正,那么无天道的“无天
刀”就必是反。没有贯汇正与反的刀,又如何是“天刀”?
  这一别开生面的战,他势必要接受!
  萧游涯回刀,入鞘,点头。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