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三十九章 心之死
  独孤寂心看着那久久不衰的爆彩,心中漾荡着一股伤碎的情韵。
  他陡地抽剑、挥剑、回剑、收剑,一道凌厉的暗色剑气,蓦然冲起,直飞向那七字烟火
掩去。
  暗气深深地与夜空纠缠着,瞬息间,就将灿绚的烟火字体灭去。
  独孤寂心望了望胡啸英惨白的面色。
  桑季矢两眼瞪着胡啸英,“你真是北……”。
  胡莫愁、单莺语等,都是一副难以相信的模样。
  现场是一片满满的死寂。
  独孤寂心忽然说道:“那方向,是南岛、北漠人。”简直令人莫名其妙,不明白他到底
要说些什么。
  但“南剑花”南宫剑花,却陡一变色,抢道:“阁下是说,北漠‘电骑魔院’,与南岛
‘冰舍’两路人马,隐匿于北方?而烟火就是他们所放?”
  独孤寂心点点头。
  南宫剑花的脸色,愈发凝重。
  同时色变沉思的有,单鼎、狄翼等心智敏捷之士。
  玄枕道人拂尘一摆,皱眉道:“南宫室主,这又代表什么?有必要如此凝重?”
  “如果烟火是南岛、北漠所放,自然也就是说这是挑拨之计,诸位已受了外族人毒计所
累!”“冷剑”单鼎断然道。
  南宫剑花点头附议,更陈利害。“正是!南岛、北漠人正恨不得,我们自相残杀,各位
千万不要中了挑拨!”
  桑季矢陡然闷哼:“那是说,胡氏父子绝非北漠人?”
  “这……”南宫剑花也难辨真伪。
  只因为,非我族类,就该其心必诛?独孤寂心再次体认到时代地域观的强横蛮狂。
  方才,凝于独孤寂心的猜忌目光,一下子全数转移到胡啸英与胡莫愁两人身上。
  胡莫愁上前急间:“爹,这、这是真的吗?”语气一阵颤动。
  胡啸英并没有回答。他那复杂的眼神一变再变,刹那间,已连续转换了好几次。
  胡啸英已剧烈地感受到现场中几千道目光的威力。
  真是好大好大好庞大的压力!
  一直坚持着自己理念行事的“孤独”,他每次都得这样承受着群众的注视吗?胡啸英不
禁地抬头看了看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却不见了。
  不!该说他又溶进了无边无际的黑暗,惟有那双深邃而孤寂的眸眼在暗的团围下,隐隐
散出一缕缕惊撼天心的狂意。他要做些什么?
  胡啸英看着独孤寂心那逐渐亢扬、逐渐飘升、逐渐阔空的眼神,
  不觉的有了某种决定。
  而当胡啸英下定决心时,很奇怪的,独孤寂心竟仿佛也有感应似的,他的双眼同时阖了
起来。
  独孤寂心整个人化入夜色中,浮浮杳杳。霎那间,失去了迹影。
  他了解我的想法?胡啸英想着。
  独孤寂心运着“天地无极”神功,遁入无尽宁逸的黑暗世界。他深深地、近似渴求地吸
吮着天地间亘久淡常的自然之气。
  正正反反。
  反反正正。
  将自己的有限,化作宇秘的无限!一旋旋的纳入自己的体内。
  天地的正气与反气,天地的两极,很自然地融进独孤寂心的真气世界。
  呼呼呼!疲乏到已是空然的气府,一分分地纳取着天地息流,温熨着几番强行输气的内
力,以豢养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真气。
  今日的几次相搏,让独孤寂心内力的吸取功能消耗过度,因此,当务之急,他必须让天
地流气转入含蕴丰厚他的内力,以便能转化生孕真气。
  但是,他也很清楚,这片刻的天地疗治并不能让他回复多少程度。然而,只要能再数击
也就够了!他想着。
  独孤寂心从胡啸英的眼中瞧出他的想法。
  他大概会说吧!长久的折磨,早已让他的心苍老异常。也许,他那颗老弱的心早己死,
在秘密曝光的同时!几十年的隐瞒,一下子传散开来。那种极度的公开,任人谁都受不住
啊。
  虽然,他惟一对不起的仇儿原谅了他,但胡啸英必然还有深层的愧疚潜伏着。
  烟火的灿起,让他的心悸动着,为了他曾经的错!
  那丽彩的七字,很讽刺的象征着他的污陋与卑怯,再加上,旁人近乎鄙视的目光凝注,
更令他有股不说不快的痛切感!
  也许,就是这样激腾而复杂的情绪,让胡啸英有准备一股劲,泄出久远积淤的预期心
理。
  独孤寂心暗中叹息,他很快地嵌入阗寂的无涯时主。
  胡啸英觑望着,独孤寂心隐没于一团又一团的乌暗之后。他看得出,独孤寂心那冷冷的
眼中有一点情恸的微芒。真是想不到、想不到啊!胡某临老才有知我之人!哈!哈!
  胡啸英一阵歉嘘之后,脸上不禁地露出回忆感叹的神情。
  他的神魂,仿佛已飘到,十几年前的岁日里。他自言自语地道:“十五年前,胡某与
‘吼狮’谢戈,分为‘双吼堂’正副堂主,率领数百手下出生入死,硬是闯出名堂,在江湖
上也算个有名有望的门派,也就是,因为这样,树大招风,而招致一场横祸。一个幼时玩
伴,竟拿胡某一个把柄,欲以之要胁我。我一时愤岔,当场杀了他。恰巧,我的拜把兄弟谢
戈,听到这番争执。他以为胡某是杀人灭口,辣手至极。我俩终一言不合打了起来!胡某骇
于自身这个秘密被人知晓,又不受信于生平至交好友。当下,越打越怒,最后竟失手杀了他
———唉!”
  原本闹哄哄的人群,一时间寂静下来。所有人都仔细地听着,胡啸英这段平静得骇人的
告白。
  胡莫愁本是喜气满布的面庞,终转成铁青之色。他硬声问道:“爹,你到底要说什么?
那个秘密、那个秘密,又是什么?”
  胡啸英爱怜地瞧着他的儿子。他的身子不自禁地颤抖着,他强忍心中激动的痛楚,悲呼
道:“儿啊!咱父子俩真是北漠人!”
  轰!轰!轰!
  一声声的焦雷,响在胡莫愁的心里!
  强烈的狂炸,令胡莫愁胸腹间连连震动。他一个踉跄,“蹬!蹬!蹬!”地退了数尺。
  胡啸英的叙说,对在场人土来说不啻为惊天爆动,立时,宛若投下一个狂暴悍弹一般。
  所有人都无语,在近乎寂灭的静世界里,默然相望。
  胡莫愁眼中缓缓地泛着绝望!
  他一个劲地直摇头。“不可能!不可能!这、这,不可能啊!”
  渐渐的,人群中开始有了骚动。神州人的意识,强烈地突升着。许多人目光嵌着鄙夷,
直瞧着胡氏父子。
  而现场私私窃语的语调,也慢慢地流露着不信任的气氛:“他自己说是北漠人……是不
是间谍……来卧底的……说不定已害死了不少人……仔细看!果然是番种的相容……”
  胡氏父子双目紧闭,脸色一般惨白。
  “何必在这个时候坦露?你这么做,只会中计啊!”南宫剑花跌足叹息。
  “是事实,就要承认!这是,我惟一可以做的,也是胡某仅仅余下的尊严!”胡啸英乏
累而坚定的说。
  突地,人群中慢慢地兴起“杀人偿命”的论调。
  众人不自觉地团成一圆环,慢慢的将胡氏父子围入。
  胡氏父子毫无反应。
  胡啸英韧绝地面对着群众的鄙夷与藐视。
  而胡莫愁却是一副无语问苍天的凄凉与茫然。
  这时,一个沉沉的声音说着:“你想,赎罪?”
  胡啸英望向那团黑暗。是独孤寂心!
  “你真的,想、赎、罪?”再问一次。
  胡啸英本是一脸的坚稳,在听到独孤寂心那溶蚀性的暗暗质问后,突地激动起来。“你
以为我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埋了十几年的秘密?赎罪?如果真能,
真能让我赎罪,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愿意做……如果真能的话……你能吗?如果你能,那
就来啊。给胡某痛苦十五年的心与身一个痛快啊。来吧……如果你能……”渐渐的,他的声
音哽咽,几难以成语。
  “那就别求死!”
  “你说什么?”
  “仇儿还小,需要人照顾。”
  “……”
  “而你夺去他的双亲。”
  “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绝对有责任!仇儿的仇,是我的首次任务。你要死,也得,死在,我的手里!”
独孤寂心作出宣告。
  揉合杀机的臭味,又慢慢地于现场弥漫着。
  胡啸英神色缓缓恢复平静,他平板地道:“你是说我必须负责!的确,我是必须负责。
那么,我就一命赔一命吧!你既是仇儿承认的大哥,死在你手里,胡某也心甘情愿。只
是……”
  “你说。”
  “……错既由我生,也就该由我解决。而这无关乎我的家人,对吗?你能保证这一
点?”
  独孤寂心走出黑暗,他点头。
  胡啸英欣慰地笑了笑,他转首看着一直木然不动的胡莫愁。他的眼神流露出无尽的愧
疚,注视着与他一同血脉的胡莫愁。
  胡啸英嘶声道:“莫愁,爹再无话可说。好好保重!照顾你娘。至于这门亲事,就把它
取消了吧!免得害了一个好女孩。”
  一旁低头深思的单莺语,听到要取消婚事,身子不由地轻颤起来。
  胡莫愁仍是拙呆地没有动静。
  胡啸英也不知他听进了没,只是苦笑向独孤寂心道:“来吧!”
  独孤寂心拔出心剑,下斜指着大地。
  只要他死,就可以了,不是吗?那就让他死吧!让满怀罪念的“断水堂”堂主“震天
吼”,彻底的死去,还一个真我的胡啸英。只要,胡啸英“死”在众人的眼前,那就够了!
独孤寂心默默的想。
  胡啸英需要的是经历死灭而后浴火重来的新生,就他助胡啸英一把吧!
  胡啸英嘴边微微荡起一丝笑意。
  死亡,正要将他带离人间的愁苦。
  风“呼!呼!”地吹着,扫起了一片片的落叶。
  天地极端肃穆。
  独孤寂心缓缓举起心剑。
  胡啸英了无牵挂地直视着独孤寂心。“我很高兴。我很高兴能死在你的手上。因为,你
是仇儿亲认的大哥!替我传话给仇儿,说我要亲自向他父母请罪,不便与他话别。请他千万
保重!请他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好吗?”
  独孤寂心不语。
  但胡啸英知道,独孤寂心一定会替他把话带到。他又一次很安稳地笑着,一种解放苦愁
的飘然深刻地镂在他的脸上。
  倏然,独孤寂心的心剑激射出一道暗芒电疾地透进胡啸英的身子。
  他真的出剑?他真的出剑!
  他真的使出“孤独”那令人心伤梦碎的剑!
  “爹!”呆然的胡莫愁总算清醒,他蓦地狂叫,猛地扑向胡啸英。
  胡啸英两腿一软,往后倾倒。
  极速窜前的胡莫愁,急时揽住胡啸英,他急喊着:“爹!爹!爹!”
  胡啸英勉力睁开眼,笑了笑。“好……好……保重……儿啊别……做……错……事……
而后悔……一……辈……子……”
  “我知道。爹,我知道。你别走,娘还在,还在等你啊!”
  “……替……我——好好……照……顾……”胡啸英的声音,愈来愈微弱。
  胡莫愁满眼的凄怆,一双虎目颤了颤,坠出两行英雄泪。
  “爹啊!”蓦地,他怀中的胡啸英,两眼一合,生命的气息杳消。
  胡莫愁紧紧拥住胡啸英犹是温热的躯体,好像在说着谁也不能抢走他的爹一样。
  “我恨啊!”
  突然!一声大吼,夹着一阵刀风,疯狂地往独孤寂心扑去。“你,你杀了爹!你杀了
爹!你杀了我爹!”
  吼的是“刀行百里”胡莫愁。
  刀是,断水刀、
  胡莫愁的“断水刀法”,铺天盖地的罩向独孤寂心。
  果真不愧“断水”之名,招招相扣,式式相连,竟没有丝毫的停顿.好似真能斩断水流
一般的连绵春情不尽。
  可惜啊!胡莫愁的心已疯己乱,再也没有那种隽逸的刀意。他只是挥刀、劈刀、杀刀罢
了。
  独孤寂心身子轻纵,游走在刀锋之间。
  胡莫愁癫迷的刀势更是加快,已渐渐瞧不出他的身影。一刀!
  独孤寂心把心剑往刀网送,“铿!”的一声。
  心剑受力,倒撞向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随着这股力道,逸出刀圈的包围:
  胡莫愁又是一阵穷追猛打。
  独孤寂心回身一剑,“肢脉”之“寒星点点”,洒作慢天剑影反噬胡莫愁。
  刀剑碰击声,不绝于耳。
  一轮击杀后,胡莫愁伤痕累累的跃回原处。但都非是重伤,仅仅皮肉之痛。他乍退复又
前冲,狂叫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难怪仇儿不愿卷入仇的深陷里,他的不愿,的确有他的因由。
  仇恨的狂躁,竟如斯之盛之乱。
  完全没有任何矩度的崩溃!
  仇儿太清楚恨的可怕与可厌,因为,他的母亲!
  他母亲恨了半辈子,终于因为她自己的恨,终结了生命!
  眼前的胡莫愁,正要走进那样悲怆的境地里,连愁都未曾经验的他又怎受得了仇的滋
味。
  独孤寂心的气府,陡地一阵虚疲、疾颤。他知道。他知道他的真气又所余无多,必须快
点解决!
  独孤寂心冷漠的注视着胡莫愁,他的刀一次又一次向独孤寂心劈来。
  从他的刀意,独孤寂心看出另一层酿蕴的意涵,那就是悲痛——绝天灭地的悲痛!
  心剑剑身轻颤,再次破入刀网。
  胡莫愁也再次暴跌在地。
  然而,他甫退又上。狂乱的刀势,始终划往独孤寂心。
  而独孤寂心也毫不留情,心剑总是很冷静地寻出断水刀燥乱的缺处,一剑两剑三剑无数
剑的在胡莫愁身上划下许许多多的剑痕。
  没有经过创痛的人,就如藏在深闺、空有一身丽赋的绝艳花朵,从未曾受到风雨的淋灌
摧残一般,永不知跨越的可贵与辛酸。
  “断水刀法”亦是江湖一绝。可惜,胡莫愁在悲怒聚心下,失了抽刀断水水更流的细腻
与绵远。
  对胡莫愁来说,也许独孤寂心的剑,就是风雨!能让胡莫愁蜕变的风雨。他也许能赐予
胡莫愁更一次的重生。
  终于。
  胡莫愁乏力了。
  他摇摇坠坠似将倒下,但偏偏就是不罢手。
  他一步一步向独孤寂心走去,衰弱的声音兀自低嘶:“你……杀了我我……我爹……我
要……杀……了……你……”
  心剑无声无息地回鞘。
  独孤寂心静静看着,胡莫愁蹒跚的步履。
  他的眼神因缺血,渐渐的虚虚渺渺一片迷茫,双脚也软颤不止。
  但他仍直往独孤寂心来,手上神兵断水刀,仍紧握着。
  他来到独孤寂心面前,双手举刀,慢慢的……慢慢的……
  “算了!别打了!”单莺语跃前,阻往胡莫愁。
  “算了,莫愁,算了!爹已经死了,别再打了。你,你杀不了他的。”
  “爹死了……已经……死了……我……杀不了……他……杀不了!”断水刀缓缓的放
松,“砰”地坠落。
  胡莫愁凝聚的意识,陡地崩灭。他身子一瘫,往后就倒,倒入单莺语的怀里。
  胡莫愁呸声道:“爹——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杀不了他……我没有办
法……为你……杀了他……为你……报仇……我没……没……有……办……法……”
  胡莫愁忽地一声惨嘶,紧紧抱住单莺语,痛哭起来。
  单莺语转身向独孤寂心,道:“你应承过其他人没错,是吗?”
  “放心!”独孤寂心冷冷回道。他双眸一扫,将所有人的反应,烙在他的眼内。
  大多数人,都是一副看戏叫好的模样。胡啸英的死,显然让他们“人心”大快。屠宰外
族人,一向是表达自己族人高贵卓绝的最佳方式。
  胡莫愁嘴角牵动了一下,却又无以成言。他软瘫于单莺语深情的拥抱,几近昏迷。
  单莺语看了躺在她怀中的丈夫一眼,双手轻抚着他。
  “单小姐,你这是成何体统?和北漠人搂搂抱抱,羞也不羞?”先前被独孤寂心驳倒的
倪鹤在旁鼓噪着。
  一旁也有不少人应和着。
  单莺语并不理会他们,她只是望向她的爹——单鼎。
  “爹,我……”
  单鼎冷淡的眼神,闪过一丝哀励。他紧捏着双拳道:“你已是女人。你自己可以决定,
不需要再过问爹。是人家的妻子,或是中原九大门派之一‘靛痕派’掌门‘冷剑’的女儿,
你自己选一项,爹不会逼你。”
  单莺语娇润的脸色,也慢慢泛白着。“爹!我……”
  “听着!不管你怎么选择,你永远都是我单鼎的好女儿。这一点,你不用怀疑。”单鼎
掩住心中的激狂,淡淡说着。
  单莺语滴滴晶泪流下,向单鼎福了一福,道:“谢谢爹。女儿既已嫁给莫愁,就永远是
他的妻子,请恕女儿不能长奉左右。”
  一切尽在不言中,父女深情,透露无遗。
  可惜啊!能体会其中血泪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都是事不关己,恨不得能卷起涛天
巨浪。
  本已平息的鼓噪声,再度扬起!
  已有些人在窃窃私语道:“这单鼎怎能容忍自己娇滴滴的女儿嫁给番狗……斩草哪有不
除根的……好好一个……女儿家竟……哼!全宰了省得……”
  呱噪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却偏又像远在天际,晃晃荡荡。
  “喂!喂!这一边的‘孤独’,也是亲番狗的孬种,一并宰了……对对对……围住
他……”
  世人多愚啊!
  “你们做什么?”司徒蕾迅速来到,独孤寂心身边。
  “喔!原来,‘孤独’早就与‘黑盟’勾搭上了。难怪啊!……勾结外邦番人就该杀,
连胡莫愁、单莺语一并杀了……好!杀杀杀!……”场中有三、四百人在叫嚣着。
  “‘黑盟’所属,立即护住我俩!”司徒蕾下令。
  当下,以“问天五杀者”为首,大多为“问天楼”旧属,约有二百五十余人迅捷地围
住,独孤、司徒两人四周。但是,也有同等数量的人,还在原地迟疑着。
  卑劣的“阴笠”裟蹶道人,乘机发话道:“我们怎可以帮助外族人?不怕遗臭万年吗?
大家别动!”
  登时,总共有五、六百人的“黑盟”集团,被拆成两半。
  “哼!很好!你的野心,总算露出来了。从此,‘朝畋观’,再不是‘黑盟’成员。”
司徒蕾冷然宣告。
  裟蹶道人连连冷哼。“你与那‘孤独’过得了今日,再说吧!”
  “你呢?‘绝命阵’的代理老大稽弘敞,你怎么说?”
  一个背插铁叉的大汉,拱手道:“直老大有命,万事听从两位司徒盟主之命。但此事实
在非同小可,竟牵涉进与异族的纷争。这非是我稽弘敞能决定的。唉!老大没来,大盟主他
老人家又在闭关。这……叫我如何选择?”
  裟蹶道人阴阴喊道:“稽老兄,难道你也要襄助番人不成?”
  稽弘敞蓦地暴喝:“闭上你的臭嘴!谁跟你称兄道弟来着!”
  裟蹶道人看了看情势,不敢造次,缩了缩脖子,不再出言。
  稽弘敞沉吟片刻,终于道:“我岂能动手!动手,就有负于两位盟主的栽培,这属下绝
不能做。但是,我也不能断然决意匡助外族人。这样想来,属下只能选择退出战局,来日再
向司徒盟主请罪了!”一个精诚汉干的肺腑之言,说尽了心中的为难。
  司徒蕾一笑。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