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三十四章 终 结
  独孤寂心开始走。他一步一步的走着,坚决而深刻地走着。
  凤霞飞也走。她轻柔却含着无尽邪气地,往他行去。
  两人的步伐,都酿着死亡阴影的苦绝。
  一步又一步!
  群雄看着两方步伐的接近,而不由地拉紧了心。
  蓦地,凤霞飞的眼内,映出一点微芒。她不由自主地愣了愣,且缓缓飘移的步伐,也停
了下来。
  就因为,她的这一愣,战局有了最荒谬的发展。
  独孤寂心的气势,已凝聚到最顶处,正是一触即发的时刻。
  这时,凤霞飞的一愣,正像是她的气势,漏出一洞缺口,等着独孤寂心的孤绝一剑一
般。
  独孤寂心的气势,受到对方弱点出现的牵引,而蓦地登上他有生以来的极峰。他已不得
不发,他加快脚步,一径地冲向风霞飞。
  “极脉”起手势,已要使出,再一次的劈、斩、刺!
  再一次的“极脉”。
  凤霞飞却好若手足无措似的呆楞着。那点从独孤寂心背后袭来的殊有的莹芒光泽,正是
她十分熟识的“鬼舞教”歹毒邪器“爆火弹”的引针芒光,是一种足以将人躯炸碎的烈性火
药。
  她的邪意因为思虑而显得缓和。她的心,她真正的心,慢慢地活络着。她想着是谁暗算
的?她并没有下命令啊。他知道吗,独孤寂心?他知道死亡的静默,正要噬去他生命的存在
吗?
  “爆火弹”最阴邪处,乃正在于它的无声无息。在施放之前,通常会先射出一只莹针,
作为诱引,那点特殊的微光,正是引针所晕散的光辉,引针同时也与“爆火弹”用着一条细
线系着。
  因此,“爆火弹”的本体,便能静逸地隐于针的空啸声后,完全将那股肃杀之声隐去。
于是,假若敌人能高明的查觑针声,且将针扫去,但是“爆火弹”受到劲气的振动,便也会
立即引爆,使对方栽入死灭之境。
  凤霞飞忧忧疑疑地想着,她的心又“怦怦怦”地跳了起来。
  一直处于极限控制的状态,再也压抑不住,“邪心”与“邪针”倏地松动了。
  她对独孤寂心无限的爱慕,像团火球似的熊熊焚燃着,将邪术的禁梏完全熔销。
  她的心又活了。沸沸热热地活着。
  “邪针”缓缓地露出针头、针体,只余下一分针尾。她的眸里,情影露现,荡出一片心
蒙。
  “鬼舞”之人,哪有暗中偷袭之辈!
  她终于为自己找到一个借口。一个绝对的借口。她很高兴地笑了,在独孤寂心的剑芒死
影中,她笑着。
  独孤寂心见凤霞飞神色不对,且眼眸竟情思缠绵,立即回收真力,欲要缓去惊绝的剑
势。
  凤霞飞却倏地窜出,一个转折,扑到独孤寂心身后“卟”地两掌拍出,将引针与“爆火
弹”远远推开。
  “轰”的一声,“爆火弹”在远处炸开。
  邪异的焰火,漫天飘俪着,在昏暗的夜里更显得突兀惊魂。
  “是谁掷——”风霞飞正待说些什么,却透地胸口一痛,“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
她娇躯一软,便要倒下,但她同时,也执着艰辛地回首望着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无情的脸容,终于破天荒的有了变化。凤霞飞竟替他挡去阴邪的暗器!这这这
——
  一种合揉惊异、痛楚、悲凉的复杂表情,很是鲜络地浮呈于他的脸上。虽然,只有那么
一瞬间,但他确实地流露着,而她凤霞飞也确实地看到了。她欣怀地笑了笑。
  心剑“锵”的一声,入鞘。
  独孤寂心一个前窜,来到凤霞飞身旁,一把扶着她,同时右手食指点住凤霞飞的双乳之
间,迅速将真气透进她的体内。他问道:“你,为何——”
  原来,在凤霞飞放弃攻击,且忽地前扑疾转时,独孤寂心那融汇自我与天地的“极脉”
剑气,便早已侵入她的体内。
  即便,独孤寂心已立即收回真力,但气势的一面倒,却使得部分真气莫可遏抑地直破
入,呈无防状态的凤霞飞的身躯。
  她的生命,在“极脉”未完成的一剑,以及“邪心不动”术的反噬下,摧耗殆尽,仅仅
余下一缕心与情的辉光。
  现时的凤霞飞,已无复“邪尊”凌威天下的气势,她已是一个濒临死境的凡常女子,独
孤寂心很清楚这一点。
  在他收剑敛气时,便已察觉凤霞飞受伤之重,所以,才立即输与她真气,希冀着能助她
度过这个因为帮他而招来的死灭劫厄。
  她不能死!
  独孤寂心深深地呐喊着。她绝不能死!
  几近于昏厥的凤霞飞,仿佛听到他的呼召似的睁目,对他凄凉地笑了笑。
  独孤寂心知道,她的浑身邪气,已尽数散去。连她的生命,也慢慢脱离了人间生存的常
轨。死亡已是不远!
  但她仍是傻傻地痴望着他。
  强烈的昏眩与乌暗,又渐吹地强行夺入她的脑域。她慢慢地阖上了她的双眸,嘴角并且
浮着,一丝凄美奇绝的笑意。
  别死啊!独孤寂心更急催自己体中的真气,硬贯入凤霞飞的体内“气府”(内力的控制
中枢与收纳真气所在)。
  独孤寂心强烈的震动了。因为,她的眼神是爱吗?她真的爱着他吗?他一向惯有的冷漠
筑堤,慢慢地溃决了。
  一直以来,孤单独行的他,再度尝到生命的重量。不是他自己的,而是镂在他心肉里、
附沾在他生命上的生命,前有娇纵的司徒蕾,现在则是邪艳的风霞飞。这些女子的生命,极
欲着和他紧紧地缠系在一起。
  天性独僻的他,始终在避免着这些状况。然而,司徒蕾与风霞飞的伤迹,却令他不得不
正视这个问题。就像他踏入江湖的血途一般,
  在感情的坎坷曲路上,他已深深地陷入,再不能说抛就抛,说走就走。
  生命的重荷啊!
  他要抉择吗?或者是,他要如何抉择?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异域众人发一声喊,便要扑上一举歼灭那罪该万死、让他们的
教主受伤的独孤寂心。
  而中原诸雄,却是不知该如何做,彼此惶惑地对看着。
  “他妈的,住手。”脾性暴野的“六护将”之一“抗后双斧”
  舒芍,见到他所衷心爱戴的教主,竟惨遭毒手,且那该死的黑衣人竟不放过战败的她,
还要再下辣手,不由火冒三丈,一个前冲,双斧凝集着最飙悍的真力,劈向独孤寂心。
  同时,义愤填膺的“鬼舞教”教众,也都使出最强烈的招式,齐往独孤寂心身上砸。
  云破月、空宇僧、司徒蕾等人,一见苗头不对,立即踏上前,营救独孤寂心。
  厉翼北一眼瞄去,乍见凤霞飞的情痴笑意与独孤寂心的深切思悟貌,不由一惊。他与最
早看出端倪的卓刃、阳皇羲,对望一眼,三人互相点了点头,陡地齐往前纵。挡在独孤寂心
与风霞飞身前。
  “鬼舞教”众人不由大惊,纷纷收手,齐看着厉、卓、阳三人。
  舒芍首先喝问:“三位座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神州诸人,也都暂时止步,旁觑着情况的发展。
  “九天女”与司徒蕾等人,则自动的围在独孤寂心身边,以防有人再暗下毒手。
  战局的荒谬与奇异氛围,在此登上最顶处。
  所有人的心中,都埋着一份并蓄着可笑与悲楚的情念。
  卓刃发言道:“先别急,独孤寂心正在替教主医治,等教主清醒再说。”
  “鬼舞教”教人一听,才将心胸的那股怨忿,狠狠地平抑下来。
  终战。
  “落风之役”似乎在最诡诵的情况下,趋向于平静。
  这样的情势,显然大出某些人的意料。是的,某些人的意料,正在控制着战局的走向。
只是,连这些人也都没想到,凤霞飞竟会为了独孤寂心,而甘愿舍弃她的生命与地位。
  某些人的阴谋,随着凤霞飞的受伤,而遭到最剧盛的挑战。
  这种绝特的意外,正大大地撼动着某些人的意料。某些人——!
  悠然行在街道上的烈易玄,正兴味昂然地听说传闻。
  一旁的姣妙,则不知该如何是好,忧心忡忡地四处观望着。
  烈易玄忽地回首与姣妙说:“姣妙姊,听说我们与异域人开打了罗。一定是很精彩很精
彩的大战。你说对吗?”
  “喔?”姣妙有点心不在焉。
  “喂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噫?有啊。”姣妙道。
  烈易玄很怀疑地看着她。
  姣妙不理他的反应,心急地说:“小玄啊,我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从“板山山脉”
的清幽绝壮,回到红尘俗世里的她,复又开始惊惶起来。
  “别急嘛别急啊。我们又还没到‘极流’。慢慢来慢慢来。
  何况,这场大战很有些意思,怎能不探听清楚呢?我再去——”
  “别管那些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啊。那有多余的时间,去理那种事——”姣妙急
切的说着。
  “那种事!——噫?”烈易玄一向澄清开怀的笑容,蓦地紧敛着。
  他一把拉起姣妙,走向街尾的墙角。
  姣妙有点莫名其妙,她回扯着烈易玄,道:“小玄,你干什么?”
  “别说话。跟我来。”烈易玄强拉着姣妙,决然走往目的地。
  姣妙有些心慌了。她知道,该是她说错了话。但,她错在哪里?
  这个错,竟会使得始终无尘无欲的蓝天,添上一层暗阂疾暴的乌云。
  到底,错于何处?到底!
  她不自禁地害怕着。她害怕着,他的生怒与离去。但是,她并没辩说些什么,只是与他
一齐走着。因为,那并非她所能控制的。悠深的蓝天,是绝不能关在笼里的,她明白这一
点,凄伤的明白。
  现在的她,所关心的不过是,他想说些什么?
  燕孤鸿神色沉重。
  “隐者”无名的脸容,也凝然肃穆着。
  翔靖相夹在两人之间,有点惶迷,不知发生何事。
  “你的刀道,仍旧无情?”“隐者”无名劈头就问。
  燕孤鸿晒道:“何时,你这个不理世间俗务的超级隐者,也管起闲事来?”
  “莫说风凉话,隐者只适合于太平之世出现,并非是乱世所能豢养的。如今,天下动
荡,各外族极欲分食我神州大好江山,加上中原本身‘龙朝’的腐败贪烂,身为天下一份了
的我,又怎能超然于红尘之外?”
  燕孤鸿星眸里精芒炸闪,他直视隐者无名,道:“你想说些什么?”
  “隐者”无名应道:“老夫非常清楚,燕小子你对于天下大势的漠不关心,与极端的冷
漠。但十几年的时光穿梭而去后,我十分好奇,当年单刀弱龄的你,与现在超绝翱天的你,
会否有什么差异?抑或转变?当今天下的乱味烦腾,想必你也早已嗅出。
  前一阵子,听说你燕小子一刀一人,独闯诸外族联军,怒斩‘妖猴’,并全身而退。这
令老夫更渴望弄清你的改变。不过,现在看来,燕小子似乎仍是没有变化。你一样是那么的
孤高,那么的冷淡,那么的飘渺。燕小子啊!难道,你真的想孤孤单单地,自己一个人飞向
永恒?你难道就不能稍为觑视一下人间的疾苦?你真的不能?”
  “噢?然后?你要说的,应不只这些牢骚吧?”燕孤鸿不为所动地,指出“隐者”无名
必有来访的目的。
  “其实,老夫是代替一个人前来,邀你提刀入人间,斩绝群邪!”“隐者”无名再不废
话,直截了当地说。
  “入人间?斩绝群邪?”燕孤鸿蓦然长笑起来。
  笑声呼呼啸啸,直进天宇。
  “隐者”无名理着眉头,等着燕孤鸿的解释。
  “你这无名无姓的人,竟会如此的关心这荒谬的人世。真让燕某意外!我们以武神交十
数年了——犹记得,当初我初出茅庐,你已萌生退意的景况,那不由令我慨叹万千。然而,
曾几何时,‘隐者’无名竟也堕入人间的血肉炼狱里,任着拯救苍生的可笑欲求振昂你颓死
的心。这就是,‘天下第一秘’‘隐者’无名的隐?你就是这样隐迹的?哈!”
  “隐者”无名静默半晌后,道:“好!便不理苍生万劫、人间痴妄,单说你屋里那位姑
娘——燕小子你要拿她如何?”
  “她怎么了?”
  “形貌枯槁、人迷心痴、神魂飞体。这样一个耽恋于你的女子,竟然被你折磨成那样
子,实在让老夫心痛啊!”
  燕孤鸿口吻肃然,道:“也许,我的确对她太无情、太狠辣了。这燕某不能否认。但我
的确不知道,她竟会如此的执着,这绝非推托之辞。由她飘然逸洒的性格看来,燕某以为她
拿得起也放得下。我真的这样以为。只是,就算现在燕某真正清楚了她的心,也不会有所改
变。燕某的横虹刀,早已将自己的情与心夺去,虚化成一双展飞翱翔的翅翼,任孤鸿飘流于
无尽的天地时空里。
  这样的超然,我又怎可能放弃?刀道、探索生命的真实与深邃、超然死生、跨越永恒,
一直是“横虹孤雁”生存的最大指标。我绝不能舍、断不能弃!这些,你也都该明白。只
是,你丢不下情爱,不,精确来说是你选择情爱来炼化你的剑,而我却选择放弃情爱,来剔
厉我的刀。孰对孰错,谁是谁非,这之间又有什么基准?”
  翔靖相听得眉色飞舞。他从未想过,“横虹孤雁”所择决的路,竟是如斯的凄伦与孤
寂!
  燕孤鸿的无情,竟根源于他对刀的无尽深情。他对人无情,但却对刀对天地对宇奥,充
满了无限的情思。可惜,这样的执念,却被世俗判定成无情冷血的怪类。
  因为,他是人!即使,他想超越身在人界的枷锁,跨足永远之界,但只要他一日身处人
间,人群便会用着痴恨妒煞的眼光,来刺杀着他对梦与刀的追寻!真是绝大而冷别的现实讽
嘲啊。
  “隐者”无名喟叹一声,道:“你果然在你自己选择的路里,走得很坚稳。即便伤痕累
累也不弃离。老夫这么说,并不代表我认同你。只不过是,对你的梦表示些许祟意罢了。想
十三年前,我们偶然相遇的无端一战,实令人怀咏无穷。那时的我,早已退出武林,却仍是
忍不住与犹是新手的你舍命一搏。哈,真是痛快啊。今番,老夫的确受人所托,来激你踏进
天下大业的血途。但另外,我也想借由你的刀来提振老夫沉眠许久的冲腾战意。没有心与血
的柳剑,又能有怎样的作为?燕小子的刀,果然精采,果然足以将我的心与血沸热滚烫起
来!你说的没错。自从,二十年前她死后,老夫便再也无心于武道的钻研,我因为她,登足
红尘里的高手之巅,但也因为她,我沉睡了近二十年。现在,也的确该是我再清醒的时候
了。所以你的刀,是我的引剂,老夫非来找你不可。而受人之托,不过是个附带性的承诺罢
了。”
  “你既然出现了。其他的‘七绝隐’也不会躲着,对吗?”
  “确是如此。我们各自有要做的事。我找的是你,他们自然也有事要办。”
  “到底,是谁有这样的魅力,能请出你们这些本该心若死灰、无心天下的‘七绝
隐’?”
  “是一个与你一样,用生命寻梦的人。只不过,他寻的是天下,而你寻的却是刀。”
  “是谁?”
  “‘修罗海’的‘修罗冰心’寒冰心。”
  “修——罗——寒、冰、心。”燕孤鸿遥想,这一该丰神惊采的人杰,心神不禁地飘忽
了。
  “落风崖”北境临“炬菟山脉”与“横屏山”交接处。
  当代两大高手:北漠的一世枭雄“霸劫王”那昆汗,与南岛智虑惊绝的“寒锥”公孙
桢,二人正在这界点上,谋略着整个战局的形势。
  公孙桢抚着嘴下的小撮黑须,神情沉严道:“情况不妙。据我方最新传来的消息,凤霞
飞竟为了独孤寂心负伤毁功。看来,中原、异域这两只大老虎,恐怕是打不起来了。嗯……
我们的计划稍稍有了波折。”
  那昆汗大笑。“只是稍稍?如此听来,公孙老弟该有了腹案。”
  “正是。”
  “计安将出?”
  公孙桢阴阴笑道:“就从我们的暗棋下手。”
  那昆汗大眼一转,很快的领悟。“暗棋?你是说暗棋?哈哈哈。这条毒计,终也有见天
日的机会。哈哈!”
  一团团辣狠的血气,极速地于他们的欲望中,沸汤狂扬。
  “雷鬼,照你的估计,那两支潜埋的人马,何时才会发动总攻击?”飞驰中的寒冰心
问。
  “少主,据属下猜测,大概在受伤的老虎要返回巢穴的时候。”
  “那么,你以为,他们想捕的是那只伤虎?”
  雷鬼沉吟半晌后,道:“该是异域!”
  “嗯。理由?”
  “由地势研判而得出的结论。‘落风崖’本就是神州人熟悉的地域,自是进退皆宜。但
是,异域人却是长驱直人处于陌地,天时、地利、人和,全无可凭借。因此,如果我是他
们,就必然会找异域开刀!”
  寒冰心赞道:“说得好。”
  “是你吗?”微弱的呼唤,由那寂深的石屋内漂浮出来。
  燕孤鸿并没有回答。
  “隐者”无名耐不住地问:“难道,你真没喜欢过她?”
  一直颓老肃然的他,竟陡地神魂翻翔,浑身充满腾飞的力量,仿佛他刚从长眠的觉睡
中,清醒过来一般。汩汩泉涌的青春于他身上重现着,亮出最灿绚的一面。他气威凌喝地瞧
着燕孤鸿。
  “不。她可以说是燕某这半生来惟一、也最钟爱的女子。”
  燕孤鸿否认“隐者”无名的说法。
  “那么,你怎对她如此无情?为何,你只在她身边待了十余日,便潇洒而冷狠地离去?
我并不是强求,你要抛离你的刀道,而永久地待在她身旁。这于你的刀道、于她的深情,都
没有好处。
  这一点,老夫很清楚。老夫只是冀盼,你能多给她一些珍怜的回忆,好让她可以在没有
你的日子里,好好的走着、哭着、笑着。
  燕小子你就这么吝于给她希望?”“隐者”无名悲痛地说。
  燕孤鸿精眸电闪,深深注视着“隐者”无名。“燕某的确想给她一些回忆。但人是会变
的。虽然,她是这么好的一个女子,然而,将来的她真会珍怜在我身边的日子吗?我并不怎
么相信。
  并非不相信她。而是,在这广阔的世上,她应该还会遇到更好的男子。燕某不过是个浪
荡天涯、飘迹江湖的孤——”
  “隐者”无名截断他的话,道:“别说些自以为是的话。如果,你仔细看过她的眸神,
体会过她的心境,探寻过她的魂灵,你就会非常清楚,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你。她只有你!
其余的,都不重要。过去、现在、未来,都只是一团虚雾罢了。只有你的存在,才能给她生
命的真实。只有你能!让她在你身边,甚至为你传下一脉香火,这样的举动,真会碍到你的
武道寻觅?难道,那不该是种更刺厉更酷绝更艰苦的试炼?如果说,只因她的存在,便会影
响到你的道心,那么这样的梦,就算放弃又何妨?”
  燕孤鸿忽然一笑,嘴角的洒脱笑意,如云蹦出。“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先让我看看
她,再说吧!”说完,便要踏入屋内。
  ‘隐者”无名欣慰地笑了。
  到石屋门口时,燕孤鸿蓦地回首道:“你的说词与神情,让我很怀疑你已是个年近七十
的老人。我看你‘隐者’无名的称谓,可能要换个说词与名目,呢——就天下第一‘管’好
了,你觉得如何?方才,你是怎样的形神,你可知晓?乍悲乍喜的,活像个毛躁的小孩。老
实说,燕某从未想象过,你是这样的入世。老实说,你的她是否很像月夜?所以,你才盼月
夜能得到幸福,由我这里?”
  “隐者”无名贲张的身躯,倏地缩收。那份莫名的青春热力,疾速消溶,只余下苍老与
沧桑的情韵,缓慢流散着。
  燕孤鸿看了看,不再说些什么,耸肩一笑,举步踏进石屋。
  一直无声的翔靖相,那紧绷的神经,随着燕孤鸿的入屋,与“隐者”无名气势的放弛,
而突地松懈下来。
  原来,就在燕、隐两人对话之际,翔靖相彻底体悟到,身为一个有想飞的梦的人,总该
舍却些什么的恸楚,以及那份执着的悲怆!
  他的思域,缓缓地流向还在未来的现在与自己——他也想走出自己的路——他也想理清
楚,自己是否受得住那种永恒的孤单——他更想弄清,人的生命与宇宙,到底有什么确实的
存有?——
  一切,似乎都有着它的韵律。每个人每件事,都在固执地走着。于自己寻出的路上,坚
决漫漫地淌着血,走着。走着!
  世界还在走着!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