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三十一章 游僧空宇
  “你可知道,‘剑神魂’龙翔壁?”燕孤鸿问。
  翔靖相回道:“当然知道。龙翔壁三字,不单单代表中原的神话人物,也代表着天下最
顶级的传说。在我们北漠里,也常听到他的事迹。啊!我们那里的人说,你是另一个。”
  “另一个?另一个什么?”燕孤鸿好奇。
  “神话啊。很多人说你的刀,已足以雄霸天下。”
  “很多人?”
  “嗯。”
  燕孤鸿长笑:“天下间,又有多少人,见过燕某的刀呢?”
  “至……少……我……见……过……”一个温厚的声音,从远处“孤雁原”传来。
  燕孤鸿闲逸的双眸,赫然一亮。
  “是你?”空阔的沙漠里,燕孤鸿的声音,就如—尾俪飘的大雁,远远投往“孤雁
原”。
  “是我。燕小子,我既已来了,你还不快回来?”隐微,却又字字清晰的语声,漫扬着
整个空间。
  翔靖相的耳膜不禁被震得“嗡嗡”响。“这是谁?”他强压住耳膜的剧烈弹跳,问燕孤
鸿。
  “除了那老家伙,还有谁可以这样叫我?”燕孤鸿语露喜意地说着。
  “老家伙?喂……”
  燕孤鸿一摆手,说道:“别问了。你就要亲眼见到他了。走!”燕孤鸿腾空跃起,直奔
“孤雁原”。
  翔靖相摇了摇头,也赶忙跟着去了。
  凤霞飞倏地飞旋。她身上环绕的邪气、也猖狂的浮掠着。她双手虚拟爪状,隔空摘向九
天女发出的招势。
  唐梦诗的掌击(“锁烟掌摄”)、施情桦的飞雨剑(“妙灵十剑’)、封清湘的冰刃(“寒
神十三破”)、岳翠岚的绯魅刀(“逸刀刀法”)、云破月的灵问剑(“剑行月夜”)、单莺语
的旋舞双剑(“靛痕剑法”)、左思的剑针(“星芒针法”)、狄含烟的雪影鞭(“凝烟闪鞭
法”)、雪夜舞的手打(“闪行十八打”),九种当今武林俱是绝艺的武技,全力击杀凤霞
飞。
  “佛魔分脉”——“邪系”数千年下来,最为精髓的十三秘术之一。此术可吸摄他人的
功力真气,同时暗送一道阴寒的针气,破入敌人真气修为的重点心脉,使敌人立即瘫趴倒
地。
  然而,此术却必须用自己的百分之一功力,化作那吸取他人功力的媒介,以及那一缕针
似的真气,也就是说,以自身的“邪系”功力的阴绝,化去以霸刚为尊的“佛脉”、“魔
门”真气。即使是,同用柔劲的“道派”真力,也可以使用百分之二的功力加以吸化。但此
术施后。却不能连续对付五十人以上。因为,必须保留本身真气的百分之五十,来充作平抑
体内所吸收的各家真气的基础。
  此外,遭“佛魔分脉”邪术者,并非一身功力全废。而是,由于那一丝针孔般的阴气,
封住了自身气脉的流转,于是,在瞬息间,失去了体内真气的自如运转,以致浑身瘫软,不
能自控。
  之后,只要除去那缕潜伏在体中的寒气,即可功力全复。“佛魔分脉”所摄取的功力,
只是被吸的人那一瞬间的真气急涌,虽然如此,但若真能收取数十人的真气修为,并且化蕴
成已有。那么,就等同于平白多了数十年的功力。因此,这种先损自身修为,以换取别人修
为的阴损邪术,乃得以被尊为十三秘术之一。
  但是,“佛魔分脉”除了有先损真力、要汇融诸家真气的艰巨等缺点外,另有一个弊
点,那就是,若遇真气习练的是“玄家”派者,那么就必须用自身的百分五十功力对换。这
是,十分疯狂而危险的赌注。
  而“剑阁”就是“玄家”的分脉之一。
  凤霞飞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云破月的剑气迫进她时,她不得不暂避其锋。她浮空疾
旋,“佛魔分脉”秘术,暂时收敛,她强化融贯,体内诸多异气,一个吐呐,“气转九虚”
中颇有“佛魔分脉”影子的“吸日”一式,彻底发放。
  “鬼舞教”教众乍见,教主陷入危境,忙极速奔救。
  而中原诸人也同时飞起,欲要阻抗。
  暂时静止的血战,又再度血涌!
  全场只有一人不动!
  那就是,“孤独”独孤寂心。
  似乎无端被卷入的他,不知要助谁的他,用着冷煞抹拭迷惘的他。
  他不动。
  他冷冷地看着。他看着人的生命的互相交缠截杀。
  凤霞飞悬在半空的纤体,陡地乱颧,她抓向九天女的十爪,有种诡妙的吸啜效用,就好
像风霞飞与她们“九天女”之间的虚空,整个凹崩塌落一样。
  一瞬间,云破月等九人,不由得随着“吸日”的力道,被狂引至凤霞飞。那就便若,风
霞飞撤出了九条丝线,紧紧地缠曳着她们一般。她们所发出的招势,因为凤霞飞蓦然的一
吸,全数消解,不成攻势。
  云破月两脚一定,秀腕一翻,灵问斜斜窜起,幻出一片剑幕,柔美地虚斩在凤霞飞身前
的空间。
  凤霞飞陡地觉到,云破月隔空泻来的剑气,正满满地填补着她“吸日”所拖扯的塌陷空
间。凤霞飞见状,猛地落地,一个斜飞,顺势飘开。
  九天女的惊天联击,毕竟还是没能让一代“邪尊”负伤。
  凤霞飞疾飘的方向,正是独孤寂心伫立处。她一眼望到他,很深很深地望着,那矛盾的
眸神,很清楚地迅变着。然而终究,蒙蒙邪气,很快地盈满了她的眼眶。
  凤霞飞临空击出一掌,正是绝异的“吸日”。
  独孤寂心遽地脚跟不稳,整个人浮向凤霞飞。他不慌不惶,双手交叉拍出,两道汹涛滚
潮似的掌气,猛然冲到风霞飞身前。
  凤霞飞体中真气,复又化成两流,一吸一戳,倒溯独孤寂心轰来的两道掌气。“吸日”
与“佛魔分脉”的大聚合式,与独孤寂心的劲力,冲个正着。
  独孤寂心陡地被那拉扯力道,弄得浮浮跌跌,立不稳身。
  但不一刻,凤霞飞忽地脸色大变。
  原来,“佛魔分脉”竟无法摄取独孤寂心的丝毫真气。反之,凤霞飞体内的劲气,竟缓
缓地逆流向独孤寂心。
  “你!修的是‘异宗’真气。”凤霞飞惊喊,倏然一退。
  风霞飞骤然想起,“佛魔分脉”的创始人,曾留言说:“此术足堪吸取天下任何真气,
独有虚渺奇绝的‘异宗’真力,绝不可摄。若妄加摄吸,则后果绝难预测。严重者,有可能
全身功力,被反吸入对方体内。‘异宗’之气,乃起于千古绝代大宗师无名奇人的毕生精
血,其奥秘处犹在‘玄家’之上。任余如何思之,亦难以想象其功效力。但就因其绝难捉
摸,必是超于生死界线的不世绝艺。故后世‘佛魔分脉’大成者,万不可冒此险。万不可
也!”
  凤霞飞想起这则警喻,不由大骇,连忙抽身急退,不敢重施故技。
  独孤寂心由“天地无极”蕴化而来,再经由“禁域”的死关粹练的真气,果真是传言中
的“异宗”之气?
  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江湖的瑰绝传闻,又将再添一则了。
  蓦地!
  一道悠悠扬扬的笑声,远远传来:“哈哈哈!不痴,我就要到‘落风崖’了。你这小毛
头要追上我,我看要等上一百年了。哈哈!”
  另一个喘嘘的声音,说道:“还……不……一……定……”,是“巫泰”掌门“浪翻
飞”不痴僧的语声。
  “小毛头,你还不认输?”那笑声四溢的人,讥道。
  堂堂一派之主,年龄也已过五十的不痴,竟被称为小毛头,来人口气之大,令中原群雄
诧异不己。
  前一个说话的声音,瞬息即至。
  三捱离(约一百公尺)外,众人眼前掠出一个白衣白发白鞋白胡,一身素白,与独孤寂心
浑体是黑,赫然对比的老者人影。
  “哟哟哟!在打架啊?有意思。不痴小毛头,这就是你说的游戏,好礼物啊?”老者疾
奔时,步伐仍旧未停,话甫说完,人也到了。
  这时,不痴的回话,方才传来:“是的……还请……圣僧您……老人家……笑纳……”
看来,再过一会儿,这癫癫疯疯的不痴,也会赶到。
  “圣僧?圣你个头。谁是什么圣?什么僧?”老者拈着白胡,骂着。
  这独身孤立在数千豪雄面前。兀自谈笑随意,自在非常的老者,虽是满头满腔的白发白
胡,但他的面容、身体、动作,都给人一种绝特的,年少热力腾放感。
  尤其是那双炯炯发亮的眸睛,更予人一种天真烂漫的纵容任性的渴望。那似乎是他体
内,所晕发出的一种凝缩时空的诡异魅力。
  老者东瞧瞧,西看看。“噫?印法小子,你也在这里?”他一个起身,人已跃到印法身
前。
  印法还瘫伏于地面,老者又是“噫”的一声,一把抓起印法。
  老者忽然动色。“赫,竟是失传已久的‘佛魔分脉’。怎么,今日有‘邪系’高人在此
不成?”他伸手随意在印法身上,捏捏撞撞。不一会,印法体内的阴气,便已遽然逝去。
  老者随手一抛,印法陡地飞出。
  印法于空中一个翻身,安然落地。“弟子,参见呃呃……”
  老者不耐地挥挥手。“别呃呃地想,照旧叫吧!”
  “是,空宇师叔。”
  中原群豪一阵哗然。
  眼前的老者,竟是昔日名震中原“天下七绝隐”中的“游僧”空宇。
  “天下七绝隐”,是“武劫”外的一个中原武林人士,口耳相传的排行榜。即使是,论
尽天下武学的“论武房”,也未敢夸言,“天下七绝隐”里的武者,便逊于“武劫”所列出
的霸绝今世的“十九天”。
  七绝隐都是往日江湖称雄一世的绝代宗师。但彼此于二十年前,相约一齐退出江湖,不
问俗事。他们有的浪游天涯,有的觅地遁居,他们七人就像突然在空气中蒸发似地,从此不
再有人见过他们。
  二十年了。
  “天下七绝隐”中,被尊为“天下第一僧”、“圣僧”,本为“禅林派”上一代掌门,
却蓦然遁去的“游僧”空宇,竟又再次踱世而来。
  莫不成“天下七绝隐”也逐渐感受到“荡世”的纷乱死味?所以,才从尘封的岁忆里,
掏出他们的心与兵器,入世想要拯救天下之乱之哀之纷?
  “禅林”诸门下,乍见如游仙传说般的前代掌门,竟现身于他们眼前,不由喜呆了。
  惟有生性随便的空星罗,一个欢呼:“老小子,你怎么又出现了?”
  “啊个混蛋,胆敢这样唤我?啊,是你这臭小子?星罗。”空宇僧一把抓住空星罗。
  空星罗被抓得痛彻骨髓,却仍是欢欢欣欣地笑着。要知,空星罗是“禅林派”除了空宇
外,惟一冠上“空”字辈的人。其因就是,空星罗便是空宇拾回的,他的名字亦是空字所
赐。空手僧与幼时的空星罗,特别投缘。当时的禅寺,总可以听闻得到一派掌门与小孩嬉闹
的声息,老小子、臭小子的叫唤不绝于耳,搞得一向清静的禅院,热络非常。这也是何以空
星罗能在“禅林”里,备受尊祟的原因。
  “哈!现在,老小子可不能抱着你四处跑了。”
  空星罗眼眶有些泛红。“谁说的?老小子不能抱臭小子跑,臭小子可以扛老小子跑
啊!”
  空宇僧听了也很有些叹然。他不由地回想起,当初他离开时,空星罗丧然哭号的模样。
他摸了摸空星罗的头:“怎么,还和个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想流泪?”
  空星罗听了哈哈大笑:“这可是和老小子一个模样刻出来的臭脾气哦!想哭就哭,想笑
就笑啊!”
  空宇听了,也笑得乐不可支。
  独孤寂心看着他们。他心中那股深层的黑气,似乎因为空宇和空星罗的对谈,而有些稀
释了。然而,那嵌埋入骨里的永恒孤寂,却不是这么容易消除的。
  他那漠然的防卫脸孔,似乎有条轻目的神经线,在浮动着,这是不是心痛?是不是凄
凉?是不是无尽的悲切?
  忽地,一阵阵的邪气,隔空输了过来。
  还不是时候吧!独孤寂心很快地投入,战局的紧绷感里。
  空宇僧拍了拍空星罗,“嘿,别再谈笑了。旁边的人,好像很不耐烦。”说完,斜眼瞄
了瞄“鬼舞教”一方。
  空星罗也注意到凤霞飞的邪气,正慢慢扩张着,他也噤口了。
  空宇问道:“印法,这小女娃儿就是伤你的人吧?”印法乖乖地点头。
  凤霞飞邪邪地冷笑,“你们叙完旧了?”
  空宇僧哈哈大笑:“小女娃儿,你有点意思。你的‘佛魔分脉’,练得极为不错啊。我
看除了我以外,在场中人恐怕都逃不过你的一吸、—破。不过幸好啊,‘佛魔分脉’绝不能
过半。噫,不对,穿着紫衣的那个小姑娘,恐怕你也不敢大意。哦,小姑娘你是‘剑阁’新
阁主?嘿,‘剑神魂’之威,后继有人了……嗯……那个黑衣小子,是谁?”
  独孤寂心淡淡地注视着空宇。
  空宇僧一个前跃,随手捉到独孤寂心左掌。
  独孤寂心食指竖起,顶往空宇抓来的右手虎口。
  空宇眼神掠过惊异。他这一抓,看来虽然轻松写意,但其实他早已散出一团气劲围住独
孤寂,但没料到,独孤寂心竟还能突破他的气缚,并且反击。空宇一乐,下手便转为疾快。
  眨眼间,两人已主手对招数十回。
  蓦地,独孤寂心倏退,拔剑再上。
  空宇嚷道:“臭小子啊,这黑衣小子殊不简单啊!是哪个门下的?”
  空星罗应道:“此人是‘孤独’第五宿,名为独孤寂心。”
  空宇僧欢悦地看着独孤寂心,手下功夫却不见延缓。“黑衣小子,加把劲。我老人家的
‘佛相无空’看你受得了几招?”
  独孤寂心剑一斜挥,晕开一道黑芒,三折九转,杀往空宇僧的左胸,同时,他左手连
摆,暗中撤下一网劲气,封住空宇的行动。
  空宇僧一笑,身子急转。他左腕一振,波涛汹涌的掌气一股劲地推开独孤寂心布下的气
网。接着,空宇两掌再一合、一放,一团强大的气劲骤然扑起,漫天掩地的盖往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的心剑,竟刺不入空宇的气团。他一回身,疾走五步,与空宇隔开一些距离。
  空字的“佛相无空”,送出那仿佛无涯无垠的真气,如影随形地追着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体内“天地无极”神功急流,一瞬间,“落风崖”的落风竟陡地停息。而独孤
寂心身旁,却陡然吹起飒飒狂风,就一若落风悉数被他携于身边一般。
  空宇见状更是乐翻天,那顽童似的笑意也就愈是明显。“痛快!痛快!好久没见过像你
这么有意思的家伙。来来来,今天就打个痛快。”空宇两手猛送,气团汹然滚动着,越聚越
大。
  独孤寂心凝意注视着。
  空宇的气劲,竟出奇地予人一种空无感,明明有庞巨的气势真力在滚合着,但就是觉察
不到那份该有的凄厉煞绝,反倒还有一丝虚渺飘无的浮然感。
  “小子,仔细了。”空宇僧喊道。
  空宇猛然一推,气团迅快地撞向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剑指苍天。他长吸一口气,围在身边绕的气圈,旋得更是狂态万分。独孤寂心
骤地大步跨前,两足仿佛卷起了滔天风浪似的,威势陡然暴升,直闯空宇的气罗天地之势。
  他独孤寂心,破天荒地双手紧握着,长达五尺的心剑。
  心剑剑身上那块绝异的赤心,又一昏一明地闪烁着。
  独孤寂心的第八脉“极脉”!
  他出道以来的最强式,终于在战意和死亡交揉出的网影下,爆发开来。
  “极脉”。他从死关里顿悟出的灭生绝式,能助他度过与空宇的一战?
  空宇僧的“佛相无空”,挟带着一种使人虚乏的空无感,很快地沁入独孤寂心的剑世
界。
  心剑,直直指向空宇!
  独孤寂心倏地加快脚步,携着天地、落风,猛然杀往空宇。
  “极脉”己无招式。
  它只有三种剑击的基本动作。
  那就是刺、斩、劈。
  心剑的一刺、一斩、一劈,连贯性的自然单纯动作。
  简简单单,没有多余动作的极端刺斩劈。
  一种将生死存亡抛却的傲然尊严。
  “极脉”已到了归真之境。再没有诡异、再没有雕琢、再没有刻意。一切都在生死人
间,永劫轮回着。
  那是,纯粹的一剑,纯粹的三个动作。
  生与死,只不过是个粘附性质的存在罢了。
  独孤寂心这一刺,并蓄着死亡的阴翳,与生存的孤绝。
  最最精采,最最深妙的一剑。
  空宇蓦然沉重了。因为,他已知“极脉”的确是“极剑”。太惊天的一剑了,他不得不
承认。
  如果,眼前这黑衣小子真能更进一步,心中剑中再无死生之别,再没有并容两个极端存
与灭的执着痕路……那么……
  如果,他真能超脱生死格局里,人身与灵识的禁牢,那么他的剑,势必会跨向永恒,他
的人,也将会成为“元世界”的第一人。
  “肉身登宇”这个人间数千年追求的奥秘,也许真的可以实现啊!
  “极脉”一剑!
  对上,“佛相无空”。
  “砰”!
  “落风之役”开战以来,最为暴雷狂动的一声狂响,撕裂着天与地。
  包括“邪尊”凤霞飞,与“仙子剑客”云破月等人,全数都为那股强盛的巨爆声响,深
深震撼着!
  所有在场人的心中,都不由地浮起,一股生死缠斗的凄厉感!
  独孤寂心与空宇僧。
  他们俩人的下场、结局如何?
  所有人在满场烟尘里,静静等着。
  此时,远在“岭土”的烈易玄,尚不知其师正在遥远的“落风崖”,看着一场绝对的生
死搏杀。
  烈易玄与姣妙花了数天的时间,才依依难舍地由“板山山脉”走出。
  烈易玄那天真的贪玩性格,很快地将姣妙的躁急,抚慰下来。
  年已近三十的她,竟对一个不过十七的少男,如此服贴。她不由地羞赧了。但,她怎能
还有所寄望?他不过是个孩子,不过是个贪玩的孩子。终有一日,他会离去的。蓝天怎能配
上一朵伤殒的残云呢?
  只有洁清似雪的白云,才搭得上他的纯真啊。姣妙在心里一直这样告戒着自己,万不可
堕入自己缕缕情丝缠成的缚茧里。她这样告诉自己,他和她是不配的。是不配的。她的心狠
狠地抽着、痛着!
  姣妙与烈易玄这一对极端的组合,又将遭遇到怎样的未来?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