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三十章 佛魔分脉
  独孤寂心与云破月的剑,互相截杀之际,一个狂横的发言和一把纵荡的长矛,弹出!
  “好!好剑法!本人也凑上一脚。看厉某的‘潜龙矛”。”厉冀北雄豪的声音,凛然说
着。
  原先,厉翼北一人独力厮杀四人,不敢过于轻心。他且战且走,以游击战法拖住四人。
后来,“十座守”中,以“邪杀鬼脚”驰名的川颖岩,混人战局中。厉翼北乃留有余力,周
旋于士祯、胡氏父子媳四人之间。
  这时,恰巧六人纷战到独孤寂心与云破月的对剑地。厉翼北见到独孤、云两人剑决的超
宇境界,不由心动,炽热战意,疾烈烧起。更且,他早已有与独孤寂心动手过招的念头。如
是,他又如何忍得住不出矛?他如何能?
  于是,厉翼北一个偷空,潜龙矛登时裂出,两道银光,分袭独孤寂心、云破月。“陪厉
某过过招罢!两位。”他傲然啸道。
  独孤寂心一个转身,心剑径击,潜龙矛矛尖。同时,他右脚一蹬,人凌空荡起,左脚再
一个后端,顶住云破月的小腹。
  云破月灵问回剑,飘身让开独孤寂心的一脚,也顺势挡开厉翼北的蓦来一矛。
  动作兔起鹄落间,三人已各自完成一回的攻防。激烈异常!
  厉翼北回矛,再推,一道凌厉狂绽的银芒,骤地飞起,全面刺击独孤寂心。他似乎打算
要与独孤寂心正面交锋,战个不死不休。
  鏖战未息!
  狂飙似的冷冰气旋,很快地于四周吹起。潜龙矛的寒锋,大凛。
  独孤寂心身上周旋绕飞。他定睛望住厉翼北的潜龙矛。着地后,双脚疾划,一个闪动,
化作一叠蒙影,“龙飘十身”之“鬼影幢幢”施展开来,独孤寂心犹如一缕幽灵,摆晃于厉
冀北的前后左右。
  厉翼北哈哈一笑,潜龙矛下压。他左右手猛地狂旋,长矛也随之厉转飘野。厉冀北左手
一推潜龙矛尾部,右手再加劲猛旋,长矛便如一尾纵天之龙,由下而上,掀开漫天尘土,全
速击杀独孤。
  这便是,“潜龙”厉冀北的惊魂矛法:“抗心淹”中的一式“潜渊龙舞”。
  尖锐飘然的冷寒杀意,满满地灌注于独孤寂心的四周空间。
  身影模糊的独孤寂心,在厉翼北强烈狂绽的银龙芒风下,更显得虚虚渺渺,难以捉度。
  “潜渊龙舞”与“鬼影幢幢”。
  厉翼北一矛接着一矛,挑开那黑蒙的虚影。
  然而,独孤寂心一叠朦形被破开后,却还有第二层,第三层……
  厉翼北杀得性起,他一个震天狂喝:“再接我百式‘潜渊龙舞’!”
  同一式“潜渊龙舞”,厉翼北猛使百次。
  霎时间,独孤寂心便仿佛看到了百龙齐飞、神人撼晃、惊魄荡魂的狂烈场面。
  独孤寂心的层层幢幢虚形,在百龙的狂舞猛噬下,最后只余独孤寂心的本体。而厉翼北
百龙中最强的一尾,也于此时蓄势噬向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盈着深深浓郁的孤独的眸里,掠映出潜龙矛的霸与狂。
  他的心,颤颤地焚烧着,好似在说着,不要再压抑了。
  不,要,再,压,抑了!他的心说着。
  独孤寂心的眸,爆现了一涯天地。那是他战魂所归的血海。他要,动了!
  独孤寂心右手一抛,心剑往前跃去。
  “龙飘八脉”的第五脏“剑脉”,要绚爆横越出天地的惊世芒采。
  “剑脉”!
  “八脉”中最古奇的控剑招式。那类似于传说中的御剑术,是属于神迹一般的剑法。
  心剑直向厉冀北飞去。
  厉翼北诧异。他不明白独孤寂心的动作代表什么?他不明白独孤寂心为何将剑抛开?莫
非,独孤寂心轻视他?看独孤寂心眼中逐渐燃起的战意,应该不像在轻视他。那么,就是劲
招临门了。厉冀北立即提高警觉!
  心剑电驰来到,厉翼北身前。
  厉翼北狂气勃发的潜龙矛,不发不快,一个劲儿地往前猛钻。
  独孤寂心食指一弹,一缕指气,隔空输入心剑。
  心剑的红心块形,愈加迷乱的鲜艳着。
  陡地!心剑蓦然下坠。
  厉冀北左手一推,右手疾旋潜龙矛,潜龙矛便好若有生命的灵物,袭往独孤寂心。原本
涣散的气势,在潜龙矛一尺一尺的推进后,愈发凝聚起来。那股冷冽冰寒的杀机,也就更是
猛烈,使人不禁地颤悚惊惧。
  就在两人忘我地投入杀局时,附近的情势,又有变化。
  乍见各大门派掌门危急的云破月,又和“邪尊”凤霞飞动上手。
  云破月那永恒意静的“剑行月夜”,蕴涵着无尽深宁剑意的剑击,给予凤霞飞虚焙迷邪
的“气虚九转”相当大的压力与束缚。
  再加上,玄枕道人拂尘与惊爆“柔羽”的随伺侧窥、印法宽伟宏大的“佛无尽式”掌
法、慈因尼“扈雪剑法”的绵绵剑意,凤霞飞凌厉杀招的赤焰焚张,也不由地被克制下来。
  然而,他们也很清楚,凤霞飞还有很是澎湃,好似没有尽头的反击力。即使是她“剑
阁”阁主云破月,也不能否认这一点。
  至于,川颖岩则以诡谲的“邪杀鬼脚”,独撑干祯的“独霸煞剑”、胡氏父子的“断水
刀法”、单莺语的“靛痕剑法”。但显然的,川颖岩十分勉强地苦苫守住。所幸另一“十座
守”康恺以,插入助阵,川颖岩这才免去一场杀身之祸。
  潜龙矛凝合的破锥杀气,已将独孤寂心的前后左右退路,全数封死,独孤寂心绝对逃不
出这一矛。厉翼北这样自信着。
  这一矛,独孤寂心死定了!
  厉翼北胸怀里那颗律动狂纵的心,焚然激起深沉的热血兴奋。他厉冀北完全溺落于与独
孤寂心会战的快乐之中。
  独孤寂心却仍是,一副淡漠至极的样子。然而,他的心呢?心,有没有一股奔扬的冲
动?心!有没有吼天怒喝的欲望?心,有没有沸腾的纵横之心?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
  厉翼北潜龙予的破锥之势,已迫在眼睫。
  独孤寂心仿佛能感受到,那把长矛矛尖上所附的冷冷杀气。他眼中飘忽过一丝暗极的沉
冷。他食指一挑,本已坠地的心剑,竟陡地飞起,独孤寂心食指,再一圈一引,心剑便透地
倒飞撞向厉翼北。
  本已胜券在握的厉翼北,陡察身后一股飙风袭来,“是谁搅局?”他不得不放弃,他这
一矛气势最强的“潜渊龙舞”。
  厉翼北单手持潜龙,回矛一扫,恰好震开心剑。厉翼北很是惊异,独孤寂心竟能隔空使
剑。
  “御剑术!”他不由惊道。
  独孤寂心食指虚划,心剑再度点往厉翼北。
  “这是,‘剑脉’!”独孤寂心右手五指连挥,便恍若有五条线,系在他的指上,足以
送使心剑一般。
  厉翼北长矛一摆,斜向大地,气势霸凌地探看着,心剑的舞杀。
  独孤寂心五指齐一内勾,心剑猛地疾旋,“剑脉”之“月轮”出击,心剑化作一圆剑
轮,飞斩厉翼北。
  “‘孤独’啊‘孤独’!你的剑,让厉某看得心痒难熬呀!”厉冀北双手紧握潜龙矛。
他猛一下挥,潜龙矛变作一道银辉的电绚,直打心剑,这是,“抗心淹”中的“潜龙一
闪”。
  独孤寂心忽地一个欺身,左拳隔空轰出。同时,他右手一招,心剑倏地加速斩到厉翼北
潜龙矛的正中端。
  这就好若有两个独孤寂心和厉翼北对战一般。厉冀北愈发不能大意了。
  厉翼北的“潜龙一闪”因为,速度估计有误,而错失了一矛打在剑轮侧面的机会。
  心剑化作的剑轮,蓦然间便斩中了厉翼北潜龙矛的中间段,虽然被他长矛上贯注的真气
震开。但是,心剑恰到好处的一斩,却迫使得他把那将发的气劲,全数回吞。那种苦闷空泛
的感觉,令他难捱的想要吐口血。
  另外,厉冀北也已感受到,独孤寂心隔空一拳的气涛汹腾。眼看,厉冀北回矛已是不
及,但“潜龙”毕竟是“潜龙”,只见他两手急放急拉,硬是将潜龙矛尾部拖回,倒撞独孤
寂心。
  独孤寂心真气满注的一拳,已快要轰在厉冀北的背上时,他突地见到,从厉翼北臂身的
缝隙里,钻出一截银亮长矛的尾端。独孤寂心立下判断,左脚一蹬,右脚猛抬,摔然上拔的
劲道,使他的身子腾空旋了一圈。
  厉冀北潜龙矛回撞的时候,独孤寂心正临空翻腾,恰好让开厉翼北的灵机一矛。而理所
当然的,独孤寂心那一拳,也随着身子的翻圈,而虚击于空中,无形无迹。
  厉冀北趁这个时机,迅速转身,正对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小指斜挑,心剑一颤,在空中绕了一个旋,落在手里。
  “你的剑,果然足以称作‘极剑’!”厉翼北由衷称颂,独孤寂心的剑法。
  独孤寂心眼眸里,浮过一线苦涩。他冷冷道:“还要,再战?”
  “打!当然要打。我可没败。你也还没胜。你也是这样想的,不是吗?这一战,非打个
痛快不可。”厉翼北直呈自己心里的渴求,并且顺带点出独孤寂心体内,也必然涌起血的激
腾。
  “咚!”、“咚!”、“咚!”——
  他。独孤寂心。“孤独”。
  血在烧!血在杀!血在飞!
  他愈来愈不能控制他体内那股想要血斗的欲望。
  每一次的征战,都带来了无尽的热。
  那种涌自心中的热,使他不能自已。
  独孤寂心的冷,逐渐被人间的热(血的热焚),熔销!
  然而,这就是他的真实?是这样的吗?这就是,他自己?是吗?
  独孤寂心质疑。他不愿这么快就承认他的真实。他想再走一段时间。
  他必须要更多更多的经验,来肯定他自己的路。
  孤独人。
  孤独心。
  寂寞途。
  寂寞行。
  他是不是要持续走这样的路?独孤寂心无法不怀疑。他追求的就是这样吗?要和那些以
血战提升武道境界的人一样吗?强?到底是什么?他要用自己的血,来换取自己吗?只有在
他臻至最强境界时,他才能重生吗?他实实在在的迷茫。他常常坠入渺晃的悬崖。他所决定
的,真是他所决定的吗?他无法确定。
  然而,他还是必须走着。在人间荆棘血途中,他仍旧蹒跚而坚决地走着。因为只有这
样,他才有可能找到,真正属于他独孤寂心的路。
  眼前的厉翼北,就是个关卡。他独孤寂心必须跨越。
  所以,他出剑。
  心剑快速递出!
  独孤寂心的心剑!要点绝析清他自己所有的迷惘。
  独孤寂心一剑穿出,径抵厉翼北的潜龙矛。
  厉翼北双手猛紧,潜龙矛飞旋而出,狂霸噬往独孤寂心的前胸。
  独孤寂心剑微斜,浮过潜龙矛上空,再一急坠,直刺厉翼北。
  厉翼北猛一转,两脚疾踏,身子摹然弹起,连人带矛投往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落空的一剑,不改原势,仍是直线刺去。
  厉翼北飞身一矛,气态狂盛的戳到独孤寂心胸口。
  独孤寂心手一放,心剑再度脱手。他突一前窜,陡然回身,两手疾速纵弹,心剑飘忽荡
回,径向厉翼北。
  “剑脉”,再次出击。
  “雨乱”!
  厉冀北正要得手时,独孤寂心忽地闪隐,他心知不妙,忙回身以待。果然,独孤的心
剑,已袭往他。
  心剑于空中行进的轨迹,浮浮荡荡,好似没有个准度。
  “又是,御剑术!不!是他自创的‘剑脉’。哼!怪招。”厉冀北凝神聚精地注视着心
剑。
  心剑,飞曳到厉翼北眼前时,蓦然隐去。
  那种无声无息地消遁,使人不由地盈满着懊丧感。
  厉翼北啐了一声,狠性一发,决定主动出击。他猛地前跨两步,气势迅速攀登,一种凶
然的杀味,如有实质般的聚合起来。
  遽地!
  厉翼北的眸里,印照出千百万点剑芒,如雨般的射落。
  厉冀北一声暴喝,双脚再斜跨三步,潜龙矛放出,化成一股飓风,横扫心剑飘落的剑
雨。
  在剑圈外围的独孤寂心,两手食、中指并立,捏为剑诀。他双指又展,在他身前织成一
片指网。
  受控的心剑,也随着疯狂颤爆,乱成一幕幕的剑雨。
  “剑脉”的“雨乱”精髓,可还没尽展——。
  厉翼北潜龙矛方自杀出重围,谁知“雨乱”又将他框住。他闷然作嘶,潜龙矛连连旋
动,一圈圈的枪花,炸放似地绽在独孤寂心剑空之下。
  仿佛天与地的征战、雨与华的争艳一样,剑与矛深深地纠缠着。
  血战,愈发混乱。
  形势在“黑盟”人加入后,并没有太大的分异,依然是僵持的状态。只是,渐渐的,神
州与异域两方阵营的胜负,拉回到均衡的局面。
  慢慢的,血的蒙雾,淹灭了“落风崖”特有的落风。
  骤然的落风,缓缓地平息下来,仿佛是为了这人间的夺杀,而深深的不忍着、恸惜着、
悲情着。
  凤霞飞疾走于云破月和三大掌门的围击里。她趁空一瞥,情势的滞怠,很是鲜明地呈现
着。
  凤霞飞眼里,邪意大盛。她躯体一个浪漂,闪到云破月的左方。
  云破月看也不看,灵问剑由肩臂的缝隙钻出,轻灵点到凤霞飞的身影。
  凤霞飞两袖一幌,荡开玄枕、慈因尼、印法的攻势。同一刻,她右足蓄满阴冷的劲气,
陡地踹往云破月的下身。
  云破月纤体猛一摆,身旁凹出一个空间,将凤霞飞的森寒劲气,恰到好处的悉数卸开。
  凤霞飞的脚攻失效,而这时云破月的采怀一剑,却已刺到。凤霞飞冷哼一声,纤指一
出、一弹,幻出五朵灿美的指花,绽成星状地,袭往云破月。
  云破月灵问,柔柔一颤,一道匹练剑气,蓦地冲起,直入凤霞飞的绽灿指花。
  这时,印法的“佛无尽式”,也已打进。一波波雄浑的掌气,荡得凤霞飞的衬衣,忽忽
旋浮。
  玄枕则劲力一放,拂尘一长,根根竖直,径攻凤霞飞背际。
  同时,慈因尼长剑虚摆,浪出几匹剑光,干扰着凤霞飞的眸视。
  这式似实还虚的剑招,乃是“扈雪剑法”之中的“满楼雪落”,层层絮降的剑致,将凤
霞飞的娇姿,绕了个扎实紧捆。
  而刚与怜执澜缠战,被人群冲散的雪夜舞,却也恰巧来到,五人的战局里。雪夜舞见
状,伸手随意一抚,一片幽幽的黑云,遽地漫起,深深地埋住凤霞飞。
  凤霞飞衣裙受劲,疾扬开来。她蓦然浮空而起,整个人透发出一种森然幽邃的神秘感。
她双手拈出种种谲怪古异的手诀,那随着手诀,而逐渐在凤霞飞身旁旋起的阴风,就像在召
唤着,潜伏于地底的九幽邪神一般。
  凤霞飞的身影,似乎在那一旋旋飘忽的惨风里,杳然了。
  一瞬间,云破月等五人,失去了凤霞飞的踪影。他们齐齐停手。
  惨风所带来的阴暗氛围,缓缓地漫溢着。
  云破月皱了皱眉,灵问蓦地闪出。她运剑运使,一股徐风,缓缓地浮升,逐渐扫往凤霞
飞卷起的那股阴惨的凄风。
  雪夜舞也是黑纱轻拂,一层又过一层的黑浪,飞腾似地拍往那虚蒙一片的所在处。
  慈因尼三人,则分别刺出三剑、拍出十掌、打出五拳,齐开击往,那虚无飘渺的乌氲存
有。
  忽地,一个阴邪的笑声,蓦地纵起。凤霞飞消逝的身影,再度浮出。
  云破月与雪夜舞,对看一眼。
  慈因尼三大高手,也神情凝重。
  原来,已施“邪心不动”的凤霞飞身上邪气,竟又莫名地狂升暴起。如今,她体内蕴满
的邪气,已到了惊神骇魔,匪夷所思的境界。
  凤霞飞邪笑了。骄纵狂野的笑声,深深地贯入在场人的耳与心。
  连正陷入胶着状况的独孤寂心与厉冀北,都不由得一震。
  厉翼北探头望向凤霞飞,发现凤霞飞竟奇异地飘起,好像虚空成为她的垫椅一般。
“喔!‘佛魔分脉’”厉冀北一惊。
  独孤寂心右手一引,心剑归鞘。
  凤霞飞身上的邪气,一团一团的滚聚着。那庞大阴惨的气势,很快地席卷着整个“落风
崖”。
  这时,本已沉寂的落风,又再度荡拂着,一溜溜的落风,由崖侧的洼洞,飙然地打在崖
下人的躯体,无分彼此。
  厉翼北回头看着独孤寂心。“这才是,咱这教主的惊天异赋。好好看紧啊,小子。”
  独孤寂心觉得很有些不妙。他体内真气,迅速凝集着。一股盛大的破天气势,满满从他
体内,突发开来。
  凤霞飞空浮的身子,陡地飘落。她甫一落地,人竟已来到印法身前,并且,向印法胸前
震出一掌。这其中的力度转折、身法精妙、速度之快,已到了邪不可测的极尽状态。
  印法以其数十年禅修功为,也不由得一惊。他赶忙轰出两拳三掌,同时身形一滑,欲要
避开凤霞飞的掌击。
  谁知,凤霞飞竟不避不闪,硬接印法的搏命五击。
  “砰!”余音缭绕。
  凤霞飞斜斜地荡在空中,而她的支撑点,就是她与印法两手交缠的左掌。此时的凤霞
飞,就如其“邪尊”之号,邪纵一世的睥睨着印法。
  印法方与凤霞飞对掌,便暗中运出卸劲,要脱开凤霞飞的控制。
  谁知,凤霞飞的掌际,竟突地冒出一道奇绝如针的邪气,一股劲地破入他的体内。
  印法无法可想,只有鼓起全身真气,作出反击,汹涌涛浪的劲气,翻天覆地的冲向凤霞
飞。
  凤霞飞却忽地邪邪一笑。印法见状心知不妙。
  果然!印法体内的真气,竟像一个贯满气体的布袋,忽然被破开一个孔洞似地,内蕴的
真气,不受控的狂泻而出,而同时,又有另一道阴寒至极的劲力,逆溯而上,直达他的心
脉。
  凤霞飞乍粘即退,动作飘疾不可掌握,就如一缕幽影,于虚空中任性驰骋一般。
  而印法却脸色颓败,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中原诸人一见不禁一惊,堂堂“禅林派”掌门,竟一招惨败!
  凤霞飞身形一转,直扑慈因尼。
  慈因尼手上长剑,虚拟宝剑,放出九朵雪华,径刺风霞飞。
  凤霞飞复又不避不闪,纤手一探,便捏住慈因尼长剑。
  慈因尼长剑受制,体内真气为求自保,很自然地便奋力狂走,悉数冲向,凤霞飞捏剑的
右手。
  凤霞飞体中遽然透出一缕似针的阴寒真气,阴损着慈因尼的浩瀚功为,随即而来的便是
那奇诡的吸啜力道。
  慈因尼方才发觉,自己体内真气,早已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慈因尼与印法一样,亦缓
缓地瘫软倒下。
  凤霞飞四处飘飞,体中真气,化成两循环,一破一吸,很快地便有十余个中原高手,挫
败在她手上。
  “别让她近身!她使得是‘邪系’十三秘术里的‘佛魔分脉’,专擅吸人功力、破人真
气。别与她缠斗!”云破月陡地发声示警。同时,她一个晃身,人紧追着凤霞飞。
  众中原英豪,听到警讯,连忙避开,不与凤霞飞对击。
  在虚空中骋驰的凤霞飞,倏然回飞,直向云破月。
  云破月亦不愿风霞飞近身,灵问疾划,于虚空中荡击出,五道剑气,呈星状排列,正面
杀袭风霞飞。
  云破月动,姊妹情深、心意一致的“九天女”,也齐动。
  雪夜舞率先连环拍出十八掌,隔空印往凤霞飞。这十八掌,乃是“闪形十八打”的最精
华“十八空”,掌掌处空击出,但却能互相连结、环环相扣,构一盛大的掌浪,滔天漫地的
卷住对敌者。
  左思剑针一挥,满目的星灿,陡然飞向凤霞飞。
  狄含烟的雪影鞭,则荡出了五个鞭圈,套往凤霞飞的双脚。
  单莺语双剑一舞,幻开两条剑芒,斩往凤霞飞腰际。
  封清湘的冰刃与岳翠岚的绯魅刀,则全速劈往,凤霞飞头部。
  唐梦诗右手一扬,拍出镂空一掌,径打凤霞飞胸腹。
  施倩桦长剑连展,炫出几匹剑光,悉数投向凤霞飞背部。
  九天女的灵机默契一击,巧若天合的全面围裹住凤霞飞。
  凤霞飞邪邪的笑,仍未消失。于空中虚浮的她,蓦然急旋起来———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