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二十八章 混 战
  “烁剑士”展常泉,挑上“十座守”之一的米理正。
  展常泉那招牌似的蓝鞘五尺剑,正绽放着晶片似的辉光,落向米理正的头上、面部。
  米理正是异域“红嫦国”人。他最擅长的是“红嫦国”国内的“噬蛇杖”。他于这一门
奇兵武器的造诣,除了“红座”副座主“杖策”周满轲在他之上外,他在异域可说是未逢敌
手。
  噬蛇杖!将做“T”状的暗红木杖,横与直交接处,挖空约一根手指大小的隙缝,直柄
雕刻为蛇弯曲爬行状,最末端则成蛇首吐舌状。
  米理正将右手食指插入,噬蛇杖的缝口里,其余四指,抓住横柄。他单手持起噬蛇杖,
往前突刺,几尾幽阴的蛇影,陡地探入展常泉的眼角。
  展常泉“绽晶剑式”,全力发挥!一颗颗长剑幻化出的晶莹亮片,于侵进米理正身际
时,蓦地炸裂开来,便仿佛是那映照着闪辉的晶粒华绽朵放似的。
  米理正噬蛇杖狂舞,蒙蒙红影的蛇舌,荡漾出阵阵昏然的恶臭。
  展常泉心知米理正的木杖必有古怪。他避免与米理正过于靠近。
  展常泉长剑一伸,穿入米理正舞杖的缝隙里。
  米理正忽见展常泉长剑透进他的杖舞,刺向他的腋下。忙回杖横扫,硬是崩开展常泉的
灵心一剑。
  展常泉闷吭,长剑再展,三圆晶芒,一个摆晃,再溜进米理正的杖打。
  米理正蓦地嘶吼一声。他右手手腕陡地一旋,噬蛇杖随之转舞,化成一座蛇轮,凶猛噬
往展常泉。
  展常泉长剑无功。他一个闪身,避开米理正的蛇轮击杀。
  展常泉回剑,“绽晶剑式”一招“碎亮彩”,在他身前暴出,一堆迷蒙碎雨的剑气,纷
纭落到米理正的蛇轮上。
  “铿锵!”
  兵刃交击声,连彻数十。
  展常泉一个后仰身,两脚一错,临空踹出四脚,倒射出三尺。
  紧急之下,米理正左手一拍、一拂,除去展常泉的腿攻危机。
  一番厮杀后,两人已为彼此互添不少伤痕。
  展常泉长一吸气。他决定冒险一搏。“绽晶剑式”最为绝妙的“恋晶绽”,开始灿烂!
  展常泉长剑斜举,一道道冰冽的杀气,如滔天之浪,澎湃冲往米理正。
  米理正蛇轮敛去。他感觉得出展常泉决心一战。所以,他紧紧握住噬蛇杖。他也要放手
一搏。
  在这个迷散着幻虚死气的“落风崖”里,惟有血才能驱散那股深远、盈盈斥着的茫然虚
幻。
  他们的生与死?
  很快便会揭晓。
  独孤寂心被震往凤霞飞所在处。
  凤霞飞邪然一笑。她左手轻推,凭空击出一掌。
  独孤寂心体内血气,被萧游涯那一刀,震得翻涌不止。他默一运劲,体中真气疾速行
转。独孤寂心腰倏地一扭,面对凤霞飞。
  “气脉”之“轮芒击”!
  独孤寂心右手紧握心剑,猛地由上而下一挥,一轮剑气,倏地飘出。
  “碰!”
  独孤寂心又被震开。那一轮剑芒,被凤霞飞邪阴的一掌,凝劲破去。
  自从,上次的林外一战后,凤霞飞所最深切渴望的他,终于来了。
  而且,他们依然处于生死交战的局面。
  一切如旧。
  “邪心不动”。不动的是邪心,不是人心。凤霞飞不可扼抑的低迷了。然而,那也只有
拍掌击出之后的短短一瞬,她的心神,才有点飘忽。但随即,很快的,凤霞飞已然恢复。她
忽地猛退冲入慈因尼的怀中。
  独孤寂心随着掌劲飞起。他左脚一顿,右脚一扭,人冲天而起。
  他暗自心惊:凤霞飞那轻轻一拍,竟迫得他不得不净空泄劲。好可怕的“邪心不动”!
竟能狂增功力至如斯境地。竟能!独孤寂心眼尾一扫,司徒蕾正陷入危境。
  云破月的“剑行月夜”,可说是当今武林顶级“元剑”的颠峰!
  司徒蕾的“袖里剑藏”,虽是“流剑”的最高境之一,但仍难与云破月一较长短、一决
雌雄。更何况,云破月身旁,还有一个以“雷火”著称的封夙。
  司徒蕾齐鸾双剑,猛一交叉,擦出一峦迷蒙剑影,正是“渺岳纵”。
  那峦起伏跌荡的剑影,隐在虚晃浮灵的白裳袖后,更显逸走奔越。
  封夙红漆大刀一摆,斜斩司徒蕾右肩,直接痛快的动作,含着一股盛气霸然的雷轰味。
  云破月灵问剑刺出,一缕淡柔的剑气,透入司徒蕾的飘幻剑击。
  司徒蕾两袖急展,拂起两层白云,齐鸾双剑加紧动作,左右翻腾卷涌的两道剑光,如神
龙乍现的,将她自己团团护住。
  封夙两腕一振,扣环大刀“呼呼”作响。他刀高举,猛一用力,大刀骤然下劈,一道明
炫的火红刀光,如火燃焚原的熊熊焰辉,坠向司徒蕾的齐鸾双剑。
  云破月的灵问剑!她右腕一抖,灵问轻颤,破出十朵剑花,淹天埋地的漫往司徒蕾。
  蓦地!司徒蕾陡地收剑。她静悄悄地站着,竟毫无反击的欲望。
  因为,他来了。独孤寂心特有的黑暗气息,已到。
  独孤寂心的心剑,一个前突、颤芒,迅疾地点在封夙大刀虚化出的那片烧红火热。
  封夙上身一晃,赤赭大刀,一个转回,卸开心剑附着的一股虚迷深邃的劲气。他将大
刀,斜向独孤寂心,蓄劲待斩。
  云破月却早已收剑。她不能容许别人与她合击独孤寂心。即使是在以血见血的战场上,
她也不能。因为,独孤寂心这把堪登“极剑”的剑,是助她练化“元剑”更上一层的惟一要
素。
  在一旁的司徒蕾,偷空放眼一望!知道时机已然成熟。她探手怀内,取出一黑色布匹。
司徒蕾将那黑布抛得高高的。
  “黑盟”!
  只见,那黑布上大书着“黑盟”两字。同一时间,一直旁观的“黑盟”从员,也举起
“黑盟”特有的黑旗,腾马杀往异域人去。
  战局生变!
  “九天女”排行第三的“追首冰刃”封清湘,与列名第四的“刀浪腾”岳翠岚两人联
手,对上“四教老”之“武公”虞仓海。
  虞仓海是异域小国“屿洛国”的第一高手。“鬼舞教”教内,若论地位之超然,首推
“四大法后”,但若要论武技之高明,则首推“三座”座主,而如要说权刑的执掌与审判,
那么就非“四教老”莫属了。
  “武公”虞仓海,正是“鬼舞教”内职掌刑法的重量级人物。他那一身的横练“铁身”
功夫,以及他的一双拳,堪称为令人心惧的杀人兵器。尤其是,他更擅长于拷打刑毒之术。
所以,犯在他手上的“鬼舞”教众,无不慌恐惊骇。
  横练或者金钟罩!指的是,用各种法子刺激筋骨,如用棍子、铜棒击打身躯,或是以火
焚、冰冻增强肉躯的忍受力等。那是,一种将肉体刚质化、坚固化的艰苦功夫。
  横练不同于真气深厚之人,所自然反应出的护身气是。真气修至某种程度的高手,虽也
能产生有护体效果的气罩,但那只是消极的防卫。而横练、金钟罩,却是一种积极的进攻,
那是以完美的防卫,为进攻的肉体术。
  因为,他人的攻击无效,也就同时代表着,自己已立于不败之地。也即是说,修习横
练、金钟罩的人,一开始与人对敌,就已不败。不败,就可以说是将胜利掌握到一半。这便
是,横练功与金钟罩的可怕之处。
  但横练、金钟罩并非没有缺点。它们的缺点,就称之为“窍门”。
  由于横练、金钟罩是透过刺激肉体而成的功夫。因此,在习成此类功夫后,身躯自然硬
化,也就是会渐趋于没有痛觉。
  不论再怎么强横的真力击杀(除非,超过肉体的最大负载力),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感
觉。除了“窍门”例外。
  “窍门”是习修横练金钟罩者,最骇惧、最致命的弱点。
  “窍门”的出现,是因为横练与金钟罩的练化,必须全然一体,当练者击打身体时,必
须全身上下,都承受相同的打击,亦即是右腿的承受力,必与左腿相同,也同于左右手、
腹、胸等。
  总之,必须全身上下的承负力,都一律相同,不能有较高承受,或较低承受痛力的存
在。只要有差别,也就有了“窍门”。
  因为练习者早已忘了痛的滋味。而“窍门”却会唤回这种痛的感觉。一旦薄弱的“窍
门”被刺击到,那么,上天下地、令人疯乱的遗忘剧痛,将再度降临于身躯神经里。
  那一霎的一击,便会让人痛到极处,疯狂欲死。因此,在与敌对杀时,一旦被发现“窍
门”的所在,就代表了痛与死的近身。那是,绝对而恐怖的死亡,对修炼这样的肉体术的人
来说。
  然而,不论再怎么仔细修炼的人,也会有疏忽的地方。一疏忽,自然就有“窍门”。毕
竟,人体中不堪痛的地方极多,如眼睛、太阳穴、耳洞、腋下等等纤细部分。由古至今,从
没有人能功成毫无“窍门”的绝顶横练,或金钟罩功。
  横练与金钟罩的差别在于,金钟罩除了凭藉肉身的坚化外,还有一层气罩附于身子上。
而横练,则只是单纯的肉体硬固,并没有护体之气。
  虞仓海习的横练,已是赫然可观的顶尖横练功。他的“窍门”,只有三处。
  对锋锐的攻击武器而言,最头疼的当然是最坚强的防守设施。
  横练即是防卫用具。
  盾!是人盾,用肉躯砌成的绝佳防护兵器。
  虞仓海左腕一抬,顶开岳翠岚的迅雷一刀。他又右手一探,便要抓到,封清湘的称手匕
首“冰刃”。
  封清湘过长的男装,忽忽荡荡,显得忧迷情乱。她右手一转,冰刃滴溜溜地在她手上旋
了一圈,躲开虞仓海的一抓。封清湘右掌送劲,冰刀跳起,纵入左手。封清湘右掌摇曳拍
出,左手冰刃也快电刺出。
  岳翠岚的手上长刀,明晃闪亮,虞仓海一眼望去,便看出是把宝刀。
  这柄刀名谓“绯魅”,乃是“落潮诡萧”黑吟珑,特别深入黑土“五鹿山”寻得的一块
千年粉赤铁块所铸。那铁块铸成了一剑一刀。
  剑是“赤魍”,刀便是“绯魅”!
  于上次的“修罗海”聚会中,黑吟班与岳翠岚老少两人,很是投机。黑吟珑说得高兴,
便送与岳翠岚作为见面礼。
  刀身略呈粉红的绯魅刀,在岳翠岚的“逸刀”刀法驱使下,更显瑰丽、妙化无方。岳翠
岚绯魅一个闪摆,便已切人虞仓海拳打的漏洞。
  虞仓海虽有横练“铁身”功,但要应付两把宝刀,却也有些吃力。尤其是绯魅刀散发出
的微炽焰感,与冰刀冷冷寒寒的森冽,竟奇异地汇合着,那让他有所“感觉”。
  一热一寒!对于那样两极的组合,他并没有把握。即使是他已修炼到“铁身”的境界,
仍是没有十足十的胜算。虞仓海心念一动,左右臂骤地刚硬无比。像他这种横练高手,平时
便已刀枪不侵。如果说,他想要防护身体的某地方,或者利用为杀人兵器时,那么,他身上
的肉,将会依据他的心念,聚合在该部位。也就是,他能根据自己的意志,来控制肉体的运
作。
  虞仓海不理封清湘的一掌,他两拳一挥,硬击冰刃与绯魅刀。
  “当!”
  两声大响,震彻天际。
  岳翠岚与封清湘被震得飞开。两人卸去拳劲,轻巧的翻身落地,互相凝视,发现彼此的
手,都轻微的颤抖着。她们不禁对虞仓海“铁身”功匪夷所思,大大的感到震撼。
  然而,虞仓海也暗自心惊。因为,他的手,竟已有些感觉,虽不是痛。但似乎不妙!他
想。看来,眼前这两个小妮子的刀,都很麻烦。
  对虞仓海这等横练高手而言,最使他们害怕的便是,功力深邃莫可测的人,以及锋芒锐
利的超绝武器。
  在那一瞬息!虞仓海眼中的绯魅刀与冰刃,似乎便要膨涨起来。
  虞仓海已有些惧意。他勉强收敛纷散的精神,务求于最短的时间里,做掉跟前两女。
  “烁狼狂霸双绝浪”!
  八个人。八柄剑。八剑士。
  在“落风之役”里,除了远在岭土的“狼剑士”卓涉一与“绝剑士”镇摄元外!“八剑
土”总共到了六人。
  “八剑士”不同于“九天女”。“八剑士”只是江湖人,将八名都是九大派的人,造诣
也相差不远的用剑年轻高手,凑在一起的称呼。
  他们彼此大多未曾见过面,不似“九天女”的感情和睦、情比姊妹深。
  另外,“八剑士”八人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们八人,皆是他们所属门派里的异
类。例如,“霸剑士”干祯修的是霸狠辣的“独霸煞剑”,全不似“靛痕”著名的轻灵的用
剑方法,“双剑士”胡姓两兄弟,则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两人同使一套剑法,却可称雄江
湖,“烁剑士”展常泉知名的蓝鞘五尺剑,大异于“雾宕”佩剑的四尺规格,“狂剑士”卢
九乾的狂气焕发、傲骨磷响,更是与“匡都”的派风,大是不同。
  至于,“八剑土”最末的“浪”,即是“浪剑士”空星罗。他也是有名的异类,享誉武
林的“禅林派”怪胎。空星罗是“禅林”的俗家弟子。
  “禅林派”是九大派里,最是渊远流长的名派,俗有“中原神功归禅林”之誉,同时,
“禅林”亦是当时功成“龙朝”大业的首要门派。另外,“佛脉”的最重要支系,也是“禅
林派”。空星罗自小就被收养于“禅林派”里。但是,他并未出家。因为自小开始,他便是
有名的问题小子。他的诸多行为,都是违佛悖礼的。但是,很奇怪的,他却深受派中诸长老
的喜爱。掌门印法大师也甚为疼爱他。这或许是由于,他那股天生具备的风尘逍遥味。那如
闲云野鹤般的洒脱超俗,很是自然地就打通了“禅林派”的严肃古味。
  这便是他“浪剑士”浪字的来源因由。
  空星罗身藏天纵之才的根基。“禅林派”的一百零八绝技中,有关于剑技的十九种,他
在十七岁时,便已修炼告成。而,在他二十岁下山前,自己便已将十九种剑法,融汇精化成
一套剑法:“海心波际”。
  “海心波际”这套剑法,于“禅林”所有长老,以及掌门的见证下,留签典藏各种武技
秘功的“天石楼”,成为“禅林”第一百零九的绝技。
  空星罗此次赶上“落风之役”的大混战,也是因缘巧遇。因为,他一向如浮云般无定,
四海任其邀游。但是,就偏偏在此战前的数日内,他心血来潮,一时兴起,要体验体验落风
的自然妙力,连忙启程往“落风崖”而去。
  而于途中,他很凑巧地碰着了“禅林”的大批人马。于是,无事一身轻、性格洒脱得有
点不像话的空星罗,也只好乖乖参与此一护防神州的壮举。
  阮将兴,“鬼舞”“十座守”之一。“十座守”,是“鬼舞教”“三座”的座主护卫,
等同于,守护教主的“六护将”。
  空星罗手上一口“禅林派”的绝世好剑“昙晕”,正肆意地跃弹剑吟着,剑光四处飞
长。
  而他的敌手阮将兴,则拿着一根大铁棍,硬碰硬砸,欲要和空星罗较力以分出胜负。
  空星罗昙晕一旋,在阮将兴身旁,低绕了一匝,倏地窜飞,刺到阮将兴鼻梁。好快的速
度!
  阮将兴大骇。他从未见过,如此不依常法的出招方式。然而,阮将兴也是久经生死决战
的狠角色。他并不惊恐,双脚一屈,人一矮,铁棍趁势直往,空星罗腹部而去。
  空星罗一声朗笑,人悠悠飘起,阮将兴的矮身一击,顿时打空。
  空星罗昙晕剑一转,剑尖斜斜划开,阮将兴持棍右臂一道血口子。
  阮将兴闷嘶,铁棍狂地裂出九道棍影,径打空星罗。
  空星罗昙晕不让不避,也幻出九道剑影,反点阮将兴的铁棍。
  阮将兴变招连连,铁棍翻腾一如潜游于深海内的蚊龙般狂猛凶残。
  反观空星罗,则一派徐然清闲的模样。他昙晕柔柔一挥,便是妙招奇式不绝。那种淡
然,那种潇洒,那种不将成败生死系于心中的超俗,使得阮将兴心里的挫败感,更是愈加沉
重。
  空星罗眼角一瞥,陡地一个熟悉的人影,画入他的眸里。
  是畅忧。畅忧是印法大师的关门弟子,慧根极深,自小便备受宠爱。他也是空星罗最喜
爱的小师弟。畅忧办事能力不弱,智计见解向来过人。上回与异域的林内一战!他本奉命守
于林外。但是,经他判断敌人当由“夕奔河”逃出时,立即严谨组织“禅林派”人,缓慢推
进林内,参与阻杀,成功的扼杀了不少的异域人。他的擅作主张,同时也援救了不少中原
人。因此,备受众人的夸誉。
  空星罗定睛一瞧!畅忧正和“昶山派”的游之中,以及“匡都派”的长记,联击一白发
壮年人。
  空星罗瞧这白发人用着一把戟。他本不以为意。然而,见到那人出招极之利落狠辣,畅
忧三人很快地落了下风,不由定神看起那人。
  戟?白发?空星罗一惊,莫不成是“闯天戟”殷永潜?
  空星罗昙晕剑于处空中,翔开一道白浪,正是“海心波际”之“鸥迭浪随”。
  刹那间,阮将兴眼前,镀满一层白光。
  那鸥鸟似的飞翔悠扬,那千浪旋腾似的任情翱飘,那剑芒啊!便仿佛要将他阮将兴吞入
一般。
  阮将兴只有抽棍猛退。
  空星罗摆脱阮将兴的纠缠,一个纵身,便要跳到畅忧那处去。
  “啊!”空星罗还没到,“昶山派”的游之中,便己被殷永潜的闯天戟,刺翻开去。
  血!缓缓地从游之中的体内,翻涌出来。
  空星罗还来不及探看游之中的伤势,又见畅忧、长记已然陷入险境。他忙连人带剑,飞
了过去。空星罗县晕剑带起的剑漩一张,殷永潜整个人便被他的剑辉笼入。
  “哈!来了,个精彩的。”殷永潜于空星罗布起的剑牢内,高声叫道。
  空星罗翻身落地。
  一道银龙神舞的光芒,蓦地从空星罗昙晕剑中,脱身出来。
  “小心!他该是‘闯天戟’殷永潜。‘黑座’的副座主。实力不俗!”空星罗对畅优、
长纪说着。
  殷永潜傲笑道:“殷永潜,是我。没错。是谁,你?”
  “我嘛!却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本人大名?我是空星罗。”空星罗凝神持意,剑指敌
人。
  “哩!‘八剑土’的‘浪’。敌人,够当。”殷永潜闯天戟一划,便要与空星罗动上
手。
  空星罗很明白,眼前的殷永潜,是他到目前为止,所遇到最强的人。他的“海心波
际”,能助他获得胜利?他没有把握。但是,那又何妨。空星罗洒脱一笑,昙晕划上。
  很快的!空星罗与殷永潜已交上手。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