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二十七章 飞霞凤舞
  于混战腥血渲开时,除了“黑盟”所属外,还有几个人不动。
  他们是:“邪尊”凤霞飞。“孤独”独孤寂心。“仙子剑客”云破月。“白手”司徒
蕾。“虚憎”印法。“天刀”萧游涯。“剑雨弥天”慈因尼。“雷火客”封夙。“清风柔
羽”玄枕。“箭满苍穹”阳皇羲。“南剑花”南宫剑花。
  凤霞飞始终冷冷地注视着独孤寂心。
  而独孤寂心也淡淡的回看着她。
  阳皇羲紧握手上金黄大弓,凝然觑着情势的发展。
  司徒蕾静静站在独孤寂心身边,仿佛,她是他的人。
  云破月一直笑着,她一直含笑看着独孤寂心与凤霞飞。
  萧游涯这柄天刀,则寒气敛蓄的等着,等着出手。
  印法佛号低颂,慈眉善目里也不得不掠过一影杀机。
  封夙手上的扣环大刀,正缓缓地起伏着。
  面色恬然的慈因尼,轻抚长剑沉吟着。
  玄枕拂尘缓缓摆动,他仔细凝注着他的真气。
  南宫剑花则很认真的评估眼前的纷乱局势。
  这些人都不动!
  因为,他们不能动。
  因为,他们已互为牵制,任一人随意一动,都可能会有生死的危殆关头出现。于他们之
中,主要分成三股气势相互冲激着:独孤寂心(司徒蕾)、云破月(印法、慈因尼、玄枕、封
夙、南宫剑花)、风霞飞(阳皇羲)。
  萧游涯则只是蓄气团护着自己。因为,他不想以众敌寡,因为,他想要与独孤寂心好好
一战。独孤寂心已成了他天刀之途的首要关键。凤霞飞,那是以后的事。
  其中,无疑的,最强的悍势者是她,凤霞飞,凌霸异域的“邪尊”!
  凤霞飞恍若君临天下般的邪看着其他人。
  众人都感觉得到,他们身边的空间,被许多无隙不钻、无影无形的阴冷邪气,满满的塞
填着。
  然而,他们还是不动,因为,凤霞飞邪力再强,还是与独孤寂心的暗气,和云破月的剑
劲,仅仅达成制衡。
  三分鼎足。
  是以,凤霞飞并不能先出手。她还没有取得全面性的压倒。只要她先动,那么她将面对
的是独孤、云等七人的挑战。这是很危险的。
  即使,以她如今的功力来说,那仍是足以致死的危机。
  不动之动。不杀之杀。不征之征。
  他们就处于这样诡异的境况里。所以,他们依然不动。
  离这群不动的人十六尺(约五公尺)外,“鬼舞六护将”老大“胆剑”于阡,正费尽心力
对抗着“逍遥居士”狄翼与“飘雪”狄含烟这对父女档。
  狄含烟取出她那惯用的、浑身纯白如雪的“雪影鞭”。她刷刷几鞭,雪影挽起几朵雪
花,掩头盖下,网住于阡。
  狄翼则是折扇轻磕,招招不离于阡的脉门,这正是,“昶山派”源远流长的秘式“扣脉
点”。
  于阡半尺长(约十五公分)的“胆剑”,在长十尺(约三公尺)的雪影鞭,与狄翼同样是半
尺的折扇下,备受限制。他难以将胆剑近身搏杀、凶狠绝辣的特性,完整发挥出来。
  “于兄,上次‘断水堂’堂外一战,我们可没分出个胜负。今日,在小女的义助下,我
们再来好好的过上几招。”狄翼折扇点得更急了。
  狄含烟手脚也不馒。她右手一抛,雪影弧线跌出,鞭梢袭到于阡的后背。“爹啊,我们
两人打一个,不太好吧?这也算义助啊?”
  狄翼折扇敲开于阡胆剑的三刺,洒然晒道:“傻女儿,这是战场。可不是咱们江湖人较
技的地方。战场上,是以生死当作赌注的。所以,只有生与死。没有,所谓的多与寡。懂
吗?”
  狄含烟歪了歪头,神情娇憨地似懂非懂。她右手又是一抖,雪影鞭成波浪般起伏,再打
于阡后背,不让于肝有喘气的机会。
  于阡在狄氏父女的谈笑用兵中,更是压力沉重,几不能负荷。
  “狄叔叔说得好。战场本就没有道义啊。九妹,七姊来了。”方才除掉三个异域喽罗的
“星芒”左思,携着她父亲特创的“剑针”,飞了过来。
  于阡见情势更危急,决心一搏,他胆剑连连溅洒,虚空中蓦然炸出,千万点的碎雨,全
数往狄翼、狄含烟、左思砸下。
  狄翼潇洒一笑,折扇“刷”一声,摊开。他再轻摇折扇一扫,满天布满的碎气剑雨,被
狄翼劲厉的扇风,扫得全数灭芒。
  左思剑针趁机便是一晃,“星芒针法”尽兴挥洒,剑甚大涨。
  于阡眼前,陡地挤满了炫亮灿丽的针芒。于阡一慌,胆剑忙一拖一拉,十道剑光倏地飞
起,与左思的剑针,缠打了个正着。
  狄含烟“雪巾飘”身法展露,她一个腰扭,人已滑到于阡的背后。狄含烟雪影鞭再起,
一条烟蒙似的白影,蓦然插往于阡的脊骨。
  这白蒙的恍惚鞭影,即是她的绝招“凝烟闪”鞭法的精华。
  左思双脚狂舞,“星河舞灿”身法也已施展出来。挥溅于她身边的剑针,更将她那股绽
闪的明绚舞姿,衬托得曼妙一如天上银河的星莹芒闪。此时的她,便如浑身长满剑锐的刺
猬。
  狄翼则很简单地直线欺向于阡,折扇一摆,破入于阡剑芒里,点向他的胸坎。并不复杂
的招式,反倒最让于阡感到沉重与杀机的可怕。
  登时!于阡陷入亡命的处境。他心知,自己绝难活命。于阡一个发狠,两脚强劲一转,
手中胆剑,随之划开一道圆弧,将所有的真气全数投入,准备以死换命。
  狄含烟雪影鞭首先拍中于阡的脊骨。
  于阡一个前倾,胆剑回收,一个踉跄,脚蹬、腾空,全力扑向在他身前的狄翼。
  此时,左思的剑针,已快要沾上全然没有防守力的于阡腹部。
  而狄含烟趁胜追击的雪影鞭,又从后飘忽寻来。
  但对于阡而言,最致命的该是狄翼的折扇。狄冀的折扇距离他的心脏部位,只有半尺。
此时的他,可以说已是与死亡的线搭上了。此时,他的脸上,不由荡起一股苍凉、苦涩的神
韵。
  就在于阡自知必死时,三道银光,蓦地飞纵于他身前空间里。
  是箭!是阳皇羲的箭!是“箭满苍穹”的箭!
  那三箭仿佛并不是为了伤人而来。那三箭好像只是,为了闪过于阡身前空间而来。
  但在那一刻!狄翼、狄含烟、左思三人都了解,只要他们继续攻击,那么三箭射的人,
就一定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三人就是有这样的感觉。于是,他们只有退。而于阡也理所
当然地就偷空有了喘息的机会。
  阳皇羲动了。一动牵全身!
  是以!在他身边的南宫剑花也动。南宫剑花从袖子一抽,他那藉以驰名的薄剑“华
绽”,便已卷起一片剑光,击向阳皇羲。
  玄枕也动,他的拂尘,猛贯入他的真气,根根如棒竖起,棍击往凤霞飞。
  萧游涯长刀一摆,一股冷寒至极的刀风,飙狂地袭向独孤寂心。
  慈因尼“扈雪剑法”任情挥溅,飘出了漫天的剑雪,一股脑地罩向凤霞飞。
  印法大袖一扬,人陡然飞起。他凌空两掌拍出,二合一,成了一股风旋,推到凤霞飞头
部。
  封夙取出扣环大刀,刀一扬,一个回旋,一声暴喝,一股炽热的刀风,扫往凤霞飞。
  司徒蕾莲脚一划,来到凤霞飞身前,两袖一荡,两道剑光蓦然如天外神龙般窜出,刺向
凤霞飞眉心。
  副轴的八人齐动。主线的三人,也动了!
  云破月灵问剑一个腾越,一叠柔和而绚丽的剑芒,蓦地飘洒在虚空中。
  凤霞飞很深刻地感受到云破月的剑。
  “剑行月夜”!云破月“元剑”境界那样的宁和静逸,令人吃惊。
  她的淡柔谦静,便恍若是虚掷于浮空中的月辉。同样的,她的剑,也有那一股淡极静
极,而韵味无尽的神思。
  凤霞飞笑了,很邪很邪的笑。就在所有的攻势,都要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动了。
  “邪尊”动!
  凤霞飞右手随意一拂,一道阴冷的掌风,忽然冒起,分袭慈因尼、封夙、玄枕。她的脚
也动,凤霞飞左脚一攀,迅速顶往司徒蕾腹部。凤霞飞左掌,往空一拍,一道虚蒙的掌影,
恰恰抵住,印法的凌空两掌。
  慈因尼、封夙、玄枕三人齐齐翻开。
  印法两掌一回,落地护身。
  司徒蕾齐鸾双剑无功而返。
  凤霞飞的功力,果然大增!她竟能在瞬息间,扫开中原五大高手的联击。然而,还有一
把剑。她还没有扫开一把剑。
  灵问剑。那是,云破月的剑。于凤霞飞扫开一切危机的时候,一柄柔柔静静的剑,倏地
伸了出来。
  凤霞飞两眼邪光更盛,阴气大寒。
  “气虚九转”:第五式“溢光”,出招!
  凤霞飞双掌画圆拍出。
  云破月忽地看到,千漩万灿的芒光,在她眼前肆意飘扬着。她知道,那是凤霞飞意识控
制的奇奥邪力。想不到,在她神蕴剑静的时候,凤霞飞仍可找出空隙,入驻她的精神缝口。
  云破月倚剑凝神!绚芒立即消失。
  然而,凤霞飞的掌,却已贴近她的胸口。
  云破月横剑封掌。
  凤霞飞的掌,拍到云破月的剑。
  “叮!”
  云破月纤柔的身子,被震飞出去。
  凤霞飞蹬蹬退了十步。
  萧游涯的刀,砍到独孤寂心身前之际,一道暗光陡地攀出,驱散萧游涯那股凌空发出的
冷寒刀风。
  心剑反击!
  一直不动的独孤寂心,电光石火间,出剑,恰到好处的出剑!
  萧游涯长刀晃晃,直逼独孤寂心,一列列强横的辉芒,乍如九天极光般的,辉照大地。
  独孤寂心右手持剑。心剑的黯芒,在逐渐昏黄的天色中,更显幽渺。独孤寂心一个跃
跳,人已到空中,他随手一剑,刺点萧游涯长刀刀尖。
  萧游涯长刀受力一顿,往外荡开。
  独孤寂心的心剑疾伸,划向萧游涯持刀右手。
  萧游涯长刀离手一跳,刀交左手,长刀连转,三朵刀花,不分先后的临劈独孤寂心上
身。
  独孤寂心左脚斜踏前,右脚跟上,腰一扭,人侧身对着萧游涯,让过长刀。
  萧游涯势厉不回。他一个右跨步,又正对独孤寂心。他长刀一扬,再落,一道白芒炫
猛,劈往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眸里神芒一现。心剑缓缓颤动。独孤寂心半身前倾,心剑蓦地贴收背后。他头
一矮,右手一推,心剑斜上,狂速窜出,径飙虚空。独孤寂心脚一蹬,追上心剑。他左手顺
势擎剑,整个人隐于心剑后。
  心剑攀到最顶处,开始下坠。
  独孤寂心体内真气猛暴,一漩漩地送进心剑。
  霎那间!天空挣满了心剑特属的黑芒。
  “肢脉”之“流光千越”,一匹练一匹练的剑光,顺水而流,逆水而攀,好像要跨越虚
空似的浮朗超然。
  独孤寂心的人影,己消失于心剑的剑击之后。
  萧游涯眼中,只有剑光!那千万道的剑光纵横。
  剑要超越他了,萧游涯很明白独孤寂心“龙飘八脉”的威力。他会败吗?被尊为“天
刀”的他,会败吗?
  萧游涯很冷很冷的注视着心剑的剑芒。还有,看不到的他,独孤寂心。
  “龙飘八脉”啊!他的刀,他的“绝寒刀法”——?萧游涯眸里,忽然疾掠过一纵顿悟
的智光。
  骤地!萧游涯竟也顿失了。
  萧游涯蓄神凝气。于他将生死成败抛诸脑后!他便跨足了更高的层次。他遽然消失在独
孤寂心的世界里。
  独孤寂心一时间失去了萧游涯的踪影。萧游涯又进步了,他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此时的萧游涯,才是一把“天刀”。
  一把真正的天刀。
  所以,独孤寂心停剑。人影现。
  独孤寂心斜放心剑,剑对大地。
  黑漩黯朦的气,在他身边愈走愈疾。
  独孤寂心逐渐融入黑气内。他又消失于其他人的眸里。
  无影之战。
  刀剑之争。
  萧游涯将“慈皑派”“绝寒刀法”的绝式尽施,一浪又一浪的刀腾翻越,冲着独孤寂心
而去。
  “萧游涯,这是‘暗脉’的‘秋云暗几重’。”独孤寂心的声音,蘑幽浮来。
  一缕一缕黑气聚成的暗云,缓缓的荡出,充斥于两人对决的空间里。
  萧游涯两手持刀,刀横举过头。“独孤寂心听好,这是‘绝寒刀法’之‘天下雪
掩’。”
  一片片冻冷的刀气,慢慢的裹于独孤寂心黑云的外围。
  刀气。
  又出现一个以刀气克敌的用刀高手。
  继“横虹孤雁”后,“天刀”终于也踏入这个境界。
  然而,在那时,他萧游涯并不着意这点。他只知道,独孤寂心的剑!
  “看刀!”萧游涯天威怒喝。
  他长刀划开一道冷芒,在半空中凝着一种震慑人心的颤栗寒气,劈往萧游涯直觉测出、
该是独孤寂心立着的方向。
  独孤寂心,静。他等——
  刀到!
  萧游涯刀已到。
  独孤寂心很清晰地看到萧游涯的刀,化成一朵雪花,冷而寒的雪花。
  那世上独一无二的冷寒雪花,挟着死味,向他劈来。
  云荡!心剑动。
  一层一层浮动的黯云,卷往萧游涯。
  萧游涯长刀势猛,一路破开虚虚蒙蒙的气云,杀往独孤寂心。
  然而,无尽重、无数层的浮云,仿佛砍之不绝的溢斥于萧游涯与独孤寂心两人之间。
  “秋云暗几重”啊!
  萧游涯笑,很满意地笑。他蓦地止步。萧游涯横刀胸前,一股波涛汹涌的刀气,凝合在
他的身前三尺内。
  白衣飘飘。
  萧游涯开始跨步。
  一个人刀合一的气团,仿佛破浪逆溯似的坚决潜行着!
  独孤寂心的剑又动。心剑左右翻动,黯云受力催使,也随之癫狂纵越。
  萧游涯只是走着。他深信,独孤寂心会出剑。独孤寂心绝对会现出心剑本体,与他一
决。因为,“邪尊”还在。那将邪气阴阴送来的凤霞飞,还在!
  一柄剑!
  陡地冒出在萧游涯的眼界。
  是心剑。独孤寂心终于出手。
  心剑戴着重重的黑云,直刺萧游涯胸坎。
  萧游涯长刀,转横为直,举起,砍落!
  独孤寂心心剑微扬,点在萧游涯长刀刀面中段。
  “铮!”
  萧游涯飞跃开来。
  独孤寂心也蹬蹬复退,往凤霞飞方向而去。
  司徒蕾长袖一展,两道剑光,袭到萧游涯。
  兀在空中的萧游涯,忽地察觉背脊处,凉风飕飕。他强提一口真气,转身下扑,长刀腾
转,径劈司徒蕾齐鸾双剑。
  “碰!”气劲交击。
  已然伤在独孤寂心剑下的萧游涯,再度被震飞。
  司徒蕾正要再下杀手时,云破月的灵问剑,却已钻出,接过司徒蕾的致命一剑。
  “兀那‘白手’,你敌友不分?”素与“问天楼”交恶的封夙,大声吼道。甫被凤霞飞
击退的他,大刀一转,再疾斩司徒蕾。
  司徒蕾呵呵一笑。“本盟主可没说,要专程援助你们啊。”她双剑一圈,“袖里剑藏”
之“水波漾”,晃开许多晶莹剑光,分击云破月和封夙。
  萧游涯腾空,翻身,落地。他定睛一看,独孤寂心已与凤霞飞对上。
  被凤霞飞拍退的玄枕、慈因尼、印法大师,则再扑上,联击凤霞飞。
  阳皇羲那特制的金黄大弓,任情纵打,豪勇盖世,他与于阡合击南宫剑花、左思、狄翼
父女。
  南宫剑花“落花剑法”,式式飘逸脱尘,不愠不火的出招,堪堪只住阳皇羲勇猛的大弓
敲击。
  司徒蕾则已与云破月、封夙交上手。
  萧游涯勉力运气,务求在最短时间,恢复出手的能力。他知道,今番已无能再与独孤寂
心动手。但中原一方,却绝不能败。这毕竟是他身为神州一派掌门所不能逃卸的责任。他默
默苦笑着。
  此刻,混战的局势更乱了。
  然而,神州一方败势渐呈。就人数而言,神州多出异域人二百多。但就武技精良方面来
评断,神州真正能战的,不过一半之数,绝不超过六百人。而异域方面,上得了台面的,至
少也有八百多人。
  两方的差距,之所以如此之大,乃是由于“鬼舞教”在异域,是个跨越国境的宗教组
织。“鬼舞教”所有成员,都是异域里干锤百练的一流高手。异域小国林立,主要以三大国
为中心,发展成互相抗衡、三国鼎立的局势。
  而“鬼舞教”教主,却是凌驾在所有国主之上的绝对权威。
  “鬼舞教”一直以来,是个松散的信仰结构。但自从凤霞飞接掌“鬼舞教”后,她便以
强悍的威凌作风,一统了异域散沙似的宗教组织,成了史上第一位尊凌异域的教主“邪
尊”。
  她!凤霞飞于异域的声望,除了一个游侠般的传奇人物、与她并称“双飞”的云孤飞
外,再无人可与她抗衡。
  “鬼舞教”信奉的神明是“鬼舞”。“鬼舞”在中原话里,译成“契愿之神”。那也就
是说,异域人所祟仰的“鬼舞”,是一种利益交换的神抵。他们深信,只要他们努力实践,
“鬼舞”的教条,他们将可获得,现世中他们所最想要的报酬。
  而教主则是上通“鬼舞”神意、最重要的联系人。
  因此,“鬼舞教”的教人极端重视“鬼舞教”教主的权威。她凤霞飞的一句话,甚于各
国国主的杀头喻旨。这正是,异域“教为主,政为辅”的结构。
  另外,异域三国鼎立的情势,也明白地呈显于“鬼舞教”教内的职位。
  “鬼舞教”紫、红、黑“三座”的正副座主,其实便是“异域”三大国“紫练”、“红
媳”、“黑龙”的最顶极高手。而“四大法后”、‘四教老”、“六护将”、“十座守”等
等,则是异域其余小国的特遣高手。
  至于,其他分属以上大将手下的教人,无一不是在“异域”各国中,叫得上名号的武
士。是以这次,侵入的“鬼舞教”教众,俱是能以一挡十的死土。
  这些人,统称为“教士”,与凡常不懂武技的“教民”,有所区分。
  相形之下,中原一方,大都是武林各派号集的乌合之众,既无领导人,也没有明确的行
动方针,更没有仔细筛检有否作战的力量。当时,参与“落风之役”的神州人,大都是自愿
的。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守住神州。
  于是,不可避免的,中原这一方,逐步走向颓败的地步。没有经过锤练的力量,只是个
犹在睡梦的空壳罢了。神州人仿佛就该在血的溅滴中,见证他们的错失和妄大。
  人,仆继倒下,倒在鲜红的血泊里。
  死暗的眼,滞然投入蓝空的深与茫,苍天没有任何的回应。
  杀戮持续。
  异域人的气势,如锥悍猛,长驱破入神州人的心脏地带。
  本已散漫的中原圆盘布军,被冲得更是凌乱不堪、败局将现。
  胜败与生死,已是欲判。
  “白手”司徒蕾很是明白,如今形势的大坏。但是,她还在等待。
  在云破月的剑,与封凤的刀下,她还在等。她在等神州白道,真正撑不住的时候;那
时,才是最佳的出手机会。
  司徒蕾的“袖里剑藏”。
  翩翩浮舞的袖裳,甩开一腾又一腾的袖浪,同时,夹杂了她那齐鸾双剑的夺目焙光。
  在她那腾越翻转的急速动作下,隐藏了一颗运筹帷握的天智之心。
  异域刀锋染血。
  神州碧血满洒。
  该是下手的时候了吗?她想。
  血更浓、死更密。
  对!该是“黑盟”大旗张扬狂舞的时候。
  时机,已至。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