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十七章 罪与恕
  “军王”!很耳熟。
  莫非是,冷龙枫?
  果然,雪夜舞腰身款摆,移至赤发人前。她拜道:“‘鬼仙’门下‘黑纱’雪夜舞,参
见冷前辈。”
  “噫?”
  冷龙枫搔了搔那赤红如火的头发,似乎有些不知该如何反应地说:“小娃儿免来这种俗
套。呃。你师父可好?”
  雪夜舞那明亮地直赛夜空炫星的美睛,闪过一丝笑意。她语气略带捉狭地道:“师父还
好!还没给前辈你气死。”
  冷龙枫越发搔得厉害,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
  原来,冷龙枫少时与“鬼仙”卓淮卿,是一对人人称羡的良好美侣。然而,两人同样都
是一个硬脾气,常为一点小事,闹得不可开交。
  后来,终有一次,冷龙枫愤而离去。卓淮卿则当众狠狠立下誓言,永不与冷龙枫相会。
  从此,冷龙枫浪迹天涯,四海邀游,闯了不少大事。更由于他有一批不畏死亡的手下,
都是经由他的威悍手段所精啄调练出来,是以,他乃博了个“军王”之号。
  而更讽刺的是,“军王”冷龙枫与“鬼仙”卓淮卿两人的名字,就在同一时刻,登名于
“武劫”的第二层榜单“地榜”。这个巧合,让两人更是尴尬不已,彼此批评对方没有资格
进入“地榜”,使得两人的离异,越来越形同陌路。
  但众所皆知的是,卓淮卿与冷龙枫其实还忘不了彼此。只是,两人脾气都太倔,不肯相
互道歉认输,以致于天涯相隔,神伤魂断。
  独孤寂心瞧着冷龙枫窘样的神态;心中不由地泛起奇异的感觉。
  想不到成名已久,以威武之态横行天下的“军王”,竟也有着赤子之心。
  现场众人神情也是古古怪怪,更显得冷龙枫的难堪。
  云破月柔婉的声音,道:“冷前辈来此所为何事?”隐有解危之意。
  冷龙枫乘时下台,哈哈一笑:“我是瞧这些黑衣人鬼鬼祟祟,一时意起跟来看看。”
  云破月续问:“前辈可知他们是何门何派?”
  冷龙枫又抓了抓他那爬满颐下的胡髯,嘎声道:“这——我可就不大清楚。这些人脚步
轻灵,瞧来也都颇有根基。我不过是想会会他们的头头,看看他是何方神圣,竟能训练出这
样的一手。”
  雪夜舞又捉狭道:“难怪,师父老说前辈是个老顽童。”
  冷龙枫“咳”的一声。他神情掩不住的欣乐,他问道:“淮卿常在你面前提起我?”
  “对啊。不过,通常是骂前辈的时候,比较多。”一向悠然神秘的雪夜舞,出奇地饶舌
起来。
  “嘿。”冷龙枫闷得说不出话。
  很忽然的!雪夜舞藏在黑纱后的秀丽脸庞,突地冒起一道惊心动魄、极限绝美的笑声。
  那有着直追夜空星月的超然美态。
  刹那间,天地仿佛顿止。
  众人都陶醉于雪夜舞一笑的境界里。
  独孤寂心骤地有种感觉。
  雪夜舞的笑,仿佛想告诉他些什么。但到底是什么?
  或许,仅是个错觉。也许吧。因为,其他人并无什么异样。
  冷龙抓大是讶异:“小娃儿,你的‘夜心抚’练得极深啊。”
  雪夜舞隐在黑纱后的秀颊,染上一片晕红。
  众人莫知所以。
  只有,独孤寂心隐隐感到不妙。但他却不知究竟不妙在何处?
  冷龙枫的反应更是奇怪,他竟倏地大笑起来。只见,他暖昧地盯着独孤寂心瞧。噫!似
乎是真的很不妙。
  到底问题出在何处?莫非,雪夜舞方才的笑,大有文章?
  雪夜舞羞红的脸,更是红霞丛集。但她却不发一语。
  大笑后的冷龙枫,目中闪过一丝痴迷。“想当年,淮卿也曾用‘夜心抚’,对我这样笑
过。她那时的倩影,十余年来,从未由我的记忆中抹去啊——”
  独孤寂心大是愕然。
  难不成,这‘夜心抚”就是江湖中传闻的“鬼仙”门人的选婿之法?
  据说,“鬼仙”门下有一套独特的选婿法。此法之奥秘,在于它能深植施法者的曼妙天
姿,甚而一留一笑,到被施者脑中,以对被施者造成一种真刻的印象:施法者是天下第一美
女。如此,被施者将惟施法者是从,非她不要。
  相当恐怖,却又相当令人心醉的控心术。
  然而,此法一生仅可对同一个人施展三次,并且,必须在深刻的情怀下,才能施展。这
不仅是控心之术,同时,也是考验着女子,对所爱的人的坚实情意,能不能持续涨满,且毫
不松弛。
  幸亏,“夜心抚”有这样的缺处,否则,全天下的男人,怕都得臣伏于“鬼仙”的徒子
徒孙之下。
  一直沉静不语的司徒蕾,两眼一灿,瞪着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的心,不由升起备受美人青睐的异样感。看来,他不但走入诡谲多变的世道,
就连幻妙难测的情海,他也已栽进去。
  人间行,确然总会如此的变化肘生、难以预料。
  冷龙枫一声长笑:“俱往矣!俱往矣!”
  他一个起脚的动作,飕地,已来独孤寂心左侧。好奇快的动作!
  冷龙枫赤红的头发,隐隐直竖起来。他对着独孤寂心道:“立在你身旁,竟令我充满战
栗感。你很强。真的很强!”
  独孤寂心无语。
  冷龙枫又道:“我纵行江湖上多载,获得“军王”之号,一方面虽是我善于练兵,但另
外一个主要的原因,你可知是何?”
  独孤寂心不答。他依旧,沉默。
  冷龙枫眼眸中,闪过浓烈的战意。他又是一笑:“我,好战!跟你一样。看来我们,总
有一天,会有一战。”
  独孤寂心的心,如冰凄寂。但听到“必得一战”时,他镂心地感到,感到冷龙枫那炽烈
的战意。
  很烈很狂的战意!只求一战的战意!别无他求的战意!
  他!心动了。
  就像遇到“禁域”的其中之一“鬼境”里的极猛之兽,还有那独尊霸傲的“黑手”司徒
千秋一般。
  那种颤栗、全身热血狂标的感觉,再度,再度充盈于他的体内。
  他想起司徒千秋。那冷冷的“黑手”。
  冷电似的司徒千秋。
  与烈火似的冷龙枫。
  他,独孤寂心,已有两场约战!正等着他。
  冷龙枫大笑而去。他很清楚独孤寂心的答案。
  独孤寂心望着冷龙枫离去的方向。他心中莫名地充盈着一种感觉。
  一种征战的凄厉惑!
  他知道,下次碰面,他再难与他谈笑。再难!
  深沉的黑幕,缓缓落下。
  大地陷入一个沉瑟的世界。
  暗的世界。
  独孤寂心蹲下身。一阵搜查后,他起身。
  这一群黑衣人,似乎是外族联军派遣前来舰探虚实的人。哼!就让这些人,留在此地,
受点苦头。此地也不可久围。虽得美人青睐,可惜“孤独”注定与情无缘啊。独孤寂心内心
作下决论。
  独孤寂心告罪一声:“此间,事了。”
  不待她们说话,也转身便走。
  司徒蕾也拱了拱手,紧追着去。
  雪夜舞蓦然心痛。为了他心痛。
  因为,他的背影。
  因为,三笑还遗未发的两笑。
  因为,她只看到,一片漆黑的静。
  以及,悲。
  还有,碎心。
  云破月呢?
  她又看到宇宙。
  在他的背影。
  其他人则看到,最寂寞的无尽凄凉。
  真是“孤独”。
  一月后。
  “修罗海”。
  寒冰心,孤身立在才刚破夜驰出的日光之下。
  他那冷寒孤俊的脸,竟有些迷茫,紧紧抿住的嘴唇,那坚逸的弧线,也有些落寞。
  “冰心,你在想什么?”一道香风飘来。
  寒冰心绷紧的脸颊,缓和下来:“师姊,你醒了?”
  被唤作师姊的女子,那冰冰冷冷的艳美,竞如此熟悉。是了。她就是来历神秘的“冰骨
霜心”唐梦诗。想不到,她竟源出“修罗海”。
  却原来,当初胡啸英进入“仇窟”,欲见的人,即是故友之子谢仇。
  胡啸英陡见年方十六的谢仇,立即老泪纵肆,收止不住。他缓缓道出当年与谢仇之父的
恩怨。
  谢仇只是听着,没有发言。
  胡啸英本已抱着必死的觉悟,“仇窟”便是他的死处。
  谁知谢仇,只是淡淡、轻轻地说了句:“算了!当年的事,互有对错。并非全是大叔你
的错。”
  胡啸英听完,更是惭愧,但也暗暗钦服,谢仇小小年纪,便能明辨是非、胸怀坦露;且
又心肠良善、安和待人。
  胡啸英多年梗在心中的愧疚,终获得舒解。胡啸英心怀大慰,才注意到窟中,竟躺卧着
约有数十妇孺,于是问起谢仇。
  谢仇答道:“这些都是被朝廷迫害的可怜人。他们的家人俱皆死绝,无处可躲。一日成
群逃过搜捕,来到这里。恰恰独孤大哥在此,便助他们退了追兵。他们也就在此住了下来,
不过最近,总有一些……”
  语音沉寂下来。
  “怎么了?莫非有问题?”胡啸英紧张地问。
  “是啊。我老觉得窟外有些人,要对我们不利。现在,独孤大哥又不在。我恐怕……”
  胡啸英拍胸说道:“无妨!我虽已老迈,但总还有些力气。可以帮忙!”
  谢仇那澄静无质的双眸,溢满感激。
  不久,在外等得不耐烦的胡莫愁,不禁高喊起来。
  一路上精神恍忽的胡啸英,此时才知儿子暗中守护着。他当下引进胡莫愁与“九天
女”,与谢仇会了面。
  谢仇说起窟内人悲凉的命运,但隐去了他自身苦痛的经历。
  胡啸英见故人之子,竟如此胸怀宽大,不由的一掬英雄泪。
  谢仇与“仇窟”中人,得遇“九天女”、胡莫愁等英雄年少,不禁心生倾慕。而胡莫愁
等,则更佩服谢仇的怜人之心。
  这一会谈,自是天南地北,气氛融洽至极。
  一直冰冷不语的唐梦诗,一听窟中之人,绝大多数是被朝廷迫害的悲惨妇幼,立即提议
迁到黑土的“修罗海”。
  众人愕然。
  “‘修罗海’有我师弟,寒冰心。”唐梦诗解释道。
  一行人间明究竟。才知唐梦诗口中的寒冰心嫉恶如仇,最恨妄顾人命的仕宫,且武功之
高,绝不输日来声威狂窜的独孤寂心,有绝对足够的实力,应付朝廷追兵。并且,“仇窟”
形势窄小,容易被破,绝非久留之地。
  当下,众人商定后,便风尘仆仆来到“修罗海”。
  “我在想!”寒冰心回道。
  “想些什么?”
  寒冰心沉默不语,星目中的霸味,越形强烈。
  唐梦诗见怪不怪,也不催促。她独个儿赏起那冷冷的太阳,不期然的,她想起独孤寂
心。
  她不自觉地将那爬满孤寂的眼睛,和自己这师弟的冰血横溢的双眸,做了个对比。
  “孤独”这个身份,究竟带给独孤寂心多少困惑?
  她仿佛看得出来。不!应该说她感觉得到,独孤寂心,并不喜欢涉入人世间的烦忧。
  他非常非常地不喜欢,唐梦诗从他的孤寂双眼里,看出来这样的感觉。
  是啊!人间的争斗,是多么无趣的事。孤寂的他,怎会喜欢在这样的境况里,滚动翻
腾!他怎会!
  持续不断地踩着别人的血迹与汗水前进,用那欲望之手,紧紧捞住那本不属于自己的东
西,而永不停止。这样,不累吗? 
  唐梦诗有时真是很可怜那群栽进永无止尽的欲望之渊,却还沾沾自喜的无知之辈。想必
独孤寂心也是如此的吧!
  那些人,有没有想过,当他们跃进棺材时,他们并不能带走任何一件豪取强夺而来的物
品?他们知不知道,当他们汲汲世间权财时,他们也就丧失他们本有的血性?他们清不清
楚,他们将会变成狰狞、六亲不认、不择手段的兽狂?
  他们真的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吗?
  于是,当他们蓦然回首时,等着他们的,只有悲哀与凄凉。只有这样。其余的,早已沉
沦于欲望的黑海里主,永远没有再获得的可能。他们争逐了一辈子,最后竟仅仅得到一些涌
也涌不出的痛泪。这是多么讽刺的事啊!
  唐梦诗回头望了望身旁的寒冰心。她不喜欢,也不希望,她不愿她的师弟也陷没于那样
陋恶的世局里。她,真是不希望!
  还有,那个眼神总是充满寂寥、伤情的“孤独”,他会真的走到终生孤独的地步吗?
  两个沉思的人。
  两张薄薄的、萧索的影子。
  长长地拖在地上,飘飘忽忽的影子。
  “噫?大姊,寒少侠,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好奇怪喔。”兀自揉着惺松睡眼的“飘雪”
狄含烟,也凑热闹的与寒、唐二人立在曦照下。
  寒冰心从漫漫长思中醒了过来,朝狄含烟笑了笑。
  唐梦诗摸了摸狄含烟秀发,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狄含烟撇了撇嘴,天真烂漫道:“才不呢!好难得到这么好玩的地方,怎唾得久啊?”
  唐梦诗皱了皱眉,责道:“九妹,不要太贪玩。这里并非是安宁之地。”
  狄含烟香舌一吐,作了个惊吓状,模样俏皮动人,让得唐梦诗发不起怒来,只得摇头苦
笑。
  一旁的寒冰心,清楚地感受到两女的姊妹情深。他心中不禁为这自小孤苦无依的师姊感
到欣慰。她终于也能尝到人间的暖热情味。
  那他呢?在无数酷绝的锻炼中茁壮成长的他,什么时候,才能一尝情爱的苦与乐?
  寒冰心默然。
  但随即的,他的双眸瀑开满满的厉光。
  不需要!他的结论。
  他并不需要情恋的温柔。他需要的是炽厉的血。
  他要血!
  他要用血来洗刷!
  他绝不容许,那些丑陋面可恶的人间贪吏,与那狗君帝继续存活于这个本该雪般洁清的
天地。
  他要他的心与血,涤尽天地的悲污,再创新丽的曼妙世界。
  他要开始——
  开始颠乱!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