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十六章 计擒震天吼
  司徒蕾一动,独孤寂心也动!
  云破月秀眸神光暴张。她知道了,何以,独孤寂心一上场,就用上这等虚迷之招的原
因。
  原来,他是想掩人耳目。
  但是,她却无能阻止。
  因为他的剑!
  心剑,已到。
  云破月陡然急转,灵问翻翻腾腾,连划十剑,结成一环剑圈,裹住自己。
  独孤寂心很佩服。他很佩服她那若守若攻、欲发未发的先天剑势。
  这样的剑,使他心动。
  一切都未经雕饰,全没有历练下的刻版、一贯、呆滞,一切都是那么的纯粹与自然。
  “绝对的平衡”。
  浑朴、天然、随性的平衡一剑。
  很好的剑。独孤寂心不能不承认。
  也许!也许“暗脉”的“云渺深雾域”,还不能,还不足以,惑乱她的心。
  独孤寂心闪身,来到云破月的身前。
  他一剑刺出,很简单很简单的一剑。
  云破月敛剑保身。她看也不看,也是一剑刺出,也是很简单。
  “当!”
  两剑抵触。
  震天响的碰击。
  “承让。”冷冷的声音说着。
  她想;糟了!
  黑雾散去后。
  果然!独孤寂心与云破月,已踪迹杏然。
  还有,胡啸英,他们的目标,也一并消失。
  又栽了一个筋斗。
  又是,他。
  “孤独”。
  独孤寂心与提着昏厥的胡啸英的司徒蕾,会集。
  “真行哪。”司徒蕾翘起大拇指。
  独孤寂心闷不作响。
  司徒蕾兴致意外地昂扬,但却被独孤寂心那缄默的反应,浇了头冷水。她秀眉一竖,便
要发作。
  “走吧!”
  司徒蕾愕然。“去哪里?”
  “‘仇窟’’。”
  “古怪的名字。”
  司徒蕾还没问清楚,独孤寂心便已接过胡啸英,转身便走。
  五日后。
  夕阳斜倚。
  漫天红霞。
  胡啸英单独来到“仇窟”。
  身旁并无独孤寂心与司徒蕾的影子。
  很奇怪。
  本该因为被擒而寸步难行的他,却无总无害地、无惊无险地来到他的目的地。
  此刻,他正静静地伫立于,那冷硬嵌写着“仇窟”二字的深黑洞窟之前,垂首沉思着。
  距离胡啸英所在不远处,有一草地。
  集齐的“九天女”及胡莫愁等人,紧蹑着胡啸英。
  他们根据各门各派的连日通息,终于知晓被俘后的胡啸英的去向,乃追觅到此处。
  “九天女”一行,再添三人。
  于途中会合的三人,分别是:排行第一的“冰骨霜心”唐梦诗。
  七妹“星芒”左思。
  八妹“黑纱”雪夜舞。
  爱作英气飒飒的男子装扮的“星芒”左思,与狄含烟相同,都是江湖中有名的难缠刁钻
女。乃父是当今武林赫赫有名的智者“相神”左舒。
  左舒一生最为疼惜珍爱他的女儿,所以,耗尽心思,为左思设计出一种奇门兵器:“剑
针”。
  这种武器挥洒时,一如天上繁星的亮炫,眨呀眨的,叫人目晕神迷。也因此又有个别
号:“星芒”。
  左舒除了制出“剑针”外,又再配合剑针的特性,与左思的性情,创了“星芒针法”,
以及“星河舞灿”身法,更将剑针的特殊与优点,作了最完备的阐发。
  而左思刁蛮的天性,也确实地将剑针的虚离幻迷,发挥得无可挑剔,就连创者左舒也自
叹弗如。
  唐梦诗则人如其号,一脸的凝霜静穆。
  她著名无与伦比的冷艳,便好似那冰峰上最极处的一点颠雪,是那么的酷寒、那么的不
可侵犯与使人敬畏。
  说起“冰骨霜心”,最让人称道的便是,她与“黑盟”从属之一的“七杀亭”之间的恩
怨仇杀。
  几年前,疆土大侠“铁衣”辜川督的幼子,遭到“七杀亭”成员“七大煞手”绑走。行
动的目的,乃在于欲使辜川督,成为“七杀亭”的无名杀手之一。
  辜川督独力抗拒,并不轻言屈服。
  路过疆土的唐梦诗,冷面下藏着一颗热血火心。她当场不求报酬地戮力相助辜川督。
  这场斗争,最后是以微微的缺憾,但仍算完满的结局,收场。
  辜川督残了一臂。但救回他的儿子。
  “七大煞手”则老三、老四败亡。其余五员,全数重伤逃离。
  唐梦诗呢?
  她还是一惯的冷冰。她没带一点伤痕的迅速离去,不给辜川督谢恩酬报的机会。
  第八位的“黑纱”雪夜舞。她身着黑裳、面罩黑纱,裳裙随着微风,轻轻摇曳着,有着
一股说不出的神秘、诡幻。
  她便恍若那深夜迷梦一般的深邃与虚无。
  她也是一个奇迹。
  她十岁即拜得列入“武劫”“地榜”的顶级高手——“鬼仙”卓淮卿为师。又受卓氏好
友“水晶官”宫主梁惜的亲手调教。
  两大高手的结晶。
  无疑的,她已是当今年轻一辈备受瞩目的新一代高手。虽然,时至今日,仍未出手。但
却绝无人敢小觑她。
  毕竟,“鬼仙”亲授的“鬼魅无极”身法、“九大绝手”;以及“水晶宫”最为盛名的
纤手打法“闪形十八打”,已足以使不少人心怯胆惊。
  排名最末的“飘雪”狄含烟,久等不耐。她发了个娇嗲:“伯伯在干么啊?好无趣呢!
我们要不要过去呢?”
  “等一等。”唐梦诗道。
  与狄含烟最是相得的左思,取笑道:“当然喽。你想见的人都还没来,怎会有趣呢?”
  狄含烟当下红霞急燃,秀脸满是晕红。她嗔道:“人家那有什么想见的人?我看你才是
想来会他呢!”
  他!指的是,独孤寂心。
  这是因为近日内,江湖有一盛起的荒谬传闻,内容谣传着:“九天女”的一众女侠,正
紧追着独孤寂心,似乎对他颇有意思等等。
  很好笑!她们觉得。
  但却同时也有股莫名的害羞,流窜于她们之间。
  于是,她们才会拿独孤寂心来开玩笑。
  左思亦是粉脸含量,回嘴道:“你才是啦。”
  两个俏皮女子,登时你哈我痒的、我哈你地嬉闹起来。
  旁侧的人,显是早已习惯两人的抬杠与颠态,俱是含笑以待。
  一番玩耍后,两人早笑瘫成一团,说不出话。
  封清湘娇滴滴的声音,忽然说道:“两位妹妹,也别相互取笑了。依我看啊!你们是半
斤八两。”
  左思立即不依道:“三姐,你怎么这样?”
  狄含烟也向施倩桦告状:“二姊,你瞧三姐啦。”
  施倩桦凑趣,佯斥道:“三妹,咱们的耳根,可好不容易清静呢,你怎地又火上添
油?”
  左,狄两人窘极,俱是大发娇嗔。其余人亦是笑声不止。
  就连一惯冷面的唐梦诗,也微绽笑意。刹时,她的脸容,便仿若冰中化溶,春日柔光四
射一般,灿绚起来。那样的变化,实在很令人惊奇,她的笑容竟是如此的温暖。
  单莺语笑倒胡莫愁身上。她掩嘴笑道:“好啦!别再胡闹了。”
  一直愁容不解的胡莫愁,也展露出阳光般的笑容。他轻拥着单莺语,怜情蜜意,不言可
喻。
  纱裙轻飘的雪夜舞,那充盈磁力的声音,欣羡道:“六姐与姐夫,真是一对神仙眷
侣。”
  胡、单二人报以一笑,直认不讳。这几日连番发生的事件,使得他们的感情,更是坚
固、更是浓厚。
  一直悬环着的紧张气息,因为众女的嬉笑冲淡了不少。
  施倩桦奇怪地瞧了一直默然不语的云破月一眼。她心中纳闷,这向来淡然泰处的五妹,
竟破天荒地蹙眉沉思着。她不禁脱口问道:“五妹,你在想些什么?”
  一侧不言的云破月,突地叹了一口气,语出惊人道:“其实,小妹倒真想与那人相会
啊。”
  众人闻言,不由大讶。
  以公认为“剑阁”阁主身份的云破月,竟也道心浮动。可知他——独孤寂心的魅力是何
等庞大。
  实在让人吃惊!
  一阵缄默。
  豪气奔放的岳翠岚,一声长笑:“五妹,恕我直询。以你元浑归朴的剑心,何以也有如
此波动?”
  云破月双目神光闪动。“那纯粹是种吸引。一种关于剑与剑的吸引!别想歪了。小妹看
过他的剑。真是——该怎么说呢?生命吧!我想。一种很寂寞很凄凉的生命。”
  “——他的剑,好像浑生于宇宙天地。嗯。有着相当雄大的气势。长剑所到之处,便仿
如洒下日月星辉,是那么的美丽夺人,那么的眩目耀心。但,他的剑,同时却也凄绝——”
  “——非常凄绝的。那是一种很悲凄很悲凄的感觉。他的剑,于破月那专求平淡、反归
两极太和、务晋绝对平衡的‘元剑’而言,有着超乎旁人想象的吸引力。”
  云破月断断续续说完,她对于独孤寂心的剑与人的观感。
  这一番告白,又令在场九人齐为傻眼。
  众人皆不知该如何反应。
  突然的!
  一股具有强大压迫的黑暗气势,席卷飘飞着。
  众人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往前方。
  远处。
  一个黑影,已悄无声息地落在胡啸英身旁。
  独孤寂心到了。
  独孤寂心来到胡啸英身旁,不语。
  胡啸英一声长叹,无限伤怀道:“当年,我与谢兄纵横江湖,快意非常。想不到,却因
——”
  独孤寂心静肃地截断胡啸英的话,道:“不用,多说。去,吧!”
  胡啸英又一次地叹息:“谢兄之子,真在里头?”
  “他,单名,仇。”
  胡啸英一震。“仇啊!谢仇谢仇——”
  无限低回的语声,点出一个老人的悲伤哀怀。
  胡啸英两手一紧,跨入窟里。
  独孤寂心同时也飘然退去。
  仇儿是个好孩子。仇儿应该会明白,他的用意。独孤寂心想着。一年前,仇儿与他母亲
两人,辗转流落至此。那时,正是他剑道大成之际的关键日子。无意中,他在“禁域”一旁
的窟洞中,发现他们。
  当时,仇儿母亲已至弥留之境,再难回天返术。
  年仅十五的仇儿,并未哭。他只是静静地待在他母亲的身旁。非常静!
  但,他的眼神中,有一种深切的悲哀,很深很深的悲哀。就好像海底般深迷的哀伤与静
温。
  哀与静!
  那是一种漫入骨髓的苦痛,所表象于肉体颜容上的征貌。
  那种眼神,令独孤寂心下自禁地想起,他的师父。
  他师父离他而去的那晚,也是那样的望着他,也是那样悲痛碎心的眼神,也是那样的静
与哀的凝望。
  他。当时的他,只能静默的站着、等着。很静也很淡地等着。
  直到,仇儿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
  仇儿,这才转身朝他走来,对他说:“娘死了。”
  语气,是多么地凄切,多么地不舍,多么的悲望!
  名仇的仇儿,心中却没有仇。
  所以,仇儿只有昏倒,昏倒于自己的心碎,与苦切的自责中。
  仇儿有的是,爱,对母亲、对生命、对生活今后来被冠以“仇窟”名的洞窟中的一群可
怜人,对一切自然的,大地的,生物的,广泛、很广泛的爱,好像没有尽头。
  甚至,对他!
  一个很寂寞,很孤独的他。仇儿也深深地挚爱着。
  这样的一个好孩子。
  因为仇儿,而促使他提早踏上江湖路。
  为了那段恩怨。
  仇儿一定能够体悟原谅,一个即将老朽的可怜老人吧。
  仇儿,不需要他去操心。
  胡啸英耳边荡着独孤寂心的话,人不由自主便跨步走了进去。
  一直在暗中护航的胡莫愁,大吃一惊:“爹怎地冒然进去?”
  云破月深具安定人心的柔美声音,说道:“毋庸担心!胡老伯的神情镇定且安详,仿佛
是要去会见某种怀念的人、事、物似的。当无大碍!”她抬眼望向位于她们身边的大树。
  众人对看。
  二姊施倩桦也道:“放心吧!独孤寂心若要害胡老伯,决不会等到今日。看来,正如他
所说的,的确有人要见胡老伯。是吗?两位?”
  “请现身!”云破月闷哼。
  其余人也都各自有所反应。
  “九天女”等人已察觉到,另外隐着的他们的存在。
  “嗯。”一道沉厚、充满磁力,仿佛来自黑暗最深处最极限的声音,响起于树上。
  独孤寂心从高耸的大树,从容跃下。
  当然,还有她,司徒蕾也一并出现。
  “多谢各位没有破坏。”独孤寂心对着“九天女”一群道。
  司徒蕾却是没有说话。但对于首先发现他们的云破月的耳目之聪敏,确实令她惊讶!
“剑阁”果非泛泛之地呢。她重新有了一层认识。
  云破月客气问道:“敢问少兄,胡前辈为何入窟?”
  独孤寂心还没来得及回答,心中蓦地升起一股血的危险的预兆。
  麻烦来了!
  同时间,“九天女”、司徒蕾、胡莫愁等人也都各有感应。只是不如独孤寂心这般清
晰,知晓危险来自何处。
  独孤寂心立即往一旁的杂草丛冲去。
  心剑跳到手上。
  剑同一时间往前甩,抛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出丛!
  芒飙!
  霎时,一团又一团耀目的精光,四处电闪。
  每到之处,“噗!噗!”的扑跌倒地声,便相应的响起。
  埋伏的十余黑衣人,己受制于独孤寂心的“八脉”第一“肢脉”之“银辉歼电”下,不
得动弹。
  这时,“九天女”等才赶到。
  看到仆满一地的人群,施倩桦首先开口:“这是怎么回事?”
  独孤寂心做个手势,示意她们噤声。
  狂笑声中林外响起。
  转瞬间,已来到林内。
  一个赤红头发,霸气纵溢的汉子,蓦然出现,人已立于独孤寂心跟前。
  独孤寂心并不受影响,他仍是静静地望着来人。他一点也没被那人的声势骇到。
  那赤发人见独孤寂心竟能无惧其声威,不免有点诧异:“好!真是英雄少杰。江湖后浪
实在不能小觑啊!”
  独孤寂心淡然置之。
  赤发人如破锣的大嗓,喊道:“瞧你的装束,定是一夜成名的第五宿‘孤独’独孤寂
心?”
  独孤寂心晒道:“明知,故问。”
  赤发人巨目圆睁,嚷道:“怎地,我明知故问?咱明什么知,故什么问?”
  独孤寂心微微一怔。难道,这躺满一地的黑衣人,并不是红发人所属?”
  独孤寂心明确地问:“地上,人,不是,阁下的,人?”
  赤发人大喝:“混帐!我‘军王’岂是鼠窃之辈?何况,这些废物,还没有资格成为咱
的手下。”
  “军王”?
  “地榜”的“军王”?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