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九章 横虹孤雁
  北土。
  孤雁原。
  一个极度荒凉的地方。
  居着当今,天下第一高手。
  天下第一!
  雄踞“武劫”榜首二十余年的绝代高手。
  “十九天”的第一天。
  也是惟一在独孤寂心之前,迫使“武劫”于极短时间内宣布登名列榜的一项纪录保持
人。
  那只因,当时列名第十天的高手,败在他手上。
  一招,即败。
  只有一招。
  这造成震撼,一股空前震撼。
  “武劫”创榜三百余年,列名其上者,无不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
  入围“地榜”的五十五人,已是巅锋造极之辈,更逞论“十九天”。
  然而,初出茅庐的他,竟在一招内,击败当时列位“十九天”的高手,这使人不得不惊
异与撼动。
  而最令人诧异的是,他用刀。
  他用的是,刀。
  横虹刀。
  二十年前,刀造出的历史,尚不足千年。
  虽说,刀问世后,即被封为“兵中霸者”,但说到底,刀的地位,仍是远远不及于流传
千年的“兵中王者”,剑。
  刀,被视为一种,草莽、粗率、毫无美感的兵器。
  用刀者,总徘徊于“武劫”之外,不得其门而入。
  但他以甫届弱冠之龄,便刀霸天下,战无不胜。
  且在三年间登上“武劫”顶峰。
  他完全扭转江湖人对刀这种兵器的观感。
  他将刀,带入武林兵器史内。
  他使刀,在风尘江湖里,终于能够任意驰笑、绝霸称雄。
  尤有甚者的是,刀气。
  他的刀,能发出刀气。
  至霸至刚至强的刀气!
  刀气,是练刀者将真气注入刀中,并于挥刀时,用意念催发的无形气体。
  蕴在刀内的劲气,随着挥刀的动作,奔洒而出,成为弯回的刀气,直袭敌人、不需触体
即可伤人。
  较诸剑气的直线隔空杀敌,刀气更多了许多的灵活应变,当然,也就更难掌控。而燕孤
鸿他掌握得很好。
  非常好!
  他将刀气的运使,练至一个最完美的境地。
  他可以说就是刀,刀亦是他。刀在他的手里,就足以傲视传承干百年的剑道一派。
  因此,人称:他的刀是——天下第一刀。
  “横虹刀”。
  他的人是――天下第一高手。
  “横虹孤雁”。
  他是,燕孤鸿。
  绝强绝顶绝巅的,燕孤鸿。
  龙土的西斜部分“直道长廊”的最末端有一处关卡,名为“尖秤关”。
  此处正是异域、北漠和神州三地汇聚的一点,古来,便是中原防卫的天险所在。
  但也由于它过于峻峭,以致于人迹罕至、地广人稀。
  除了一些零星的群落、朝廷的驻军,以及由九派各派弟子组成的“百垣狩”戍守外,可
以说是几无人烟、一片荒凉。
  但此时!却有一个雄伟潇洒的身影,出现在荒瘠的“尖秤关”附近。
  他,背斜插黑鞘长刀,身形长大,肩宽背实,剑眉星目,双眸开阔之际,精光四放,倍
添豪雄。
  他整个人自然流露出一种睥睨天下的绝代风范。
  但他眉宇间,那微蹙的哲思纹理,和嘴角上的飘忽笑意,却为他添了几许儒雅文气,以
及潇洒不拘的非凡气度。
  这些种种不同常人的特质,皆在显出他的卓逸不凡。
  他便是“横虹孤雁”燕孤鸿。
  天下第一的燕孤鸿。
  燕孤鸿,静默地望着扎在“尖秤关”前的数十座光亮的帐幕群。
  他略作思虑后,一个起身,化作一道长虹,直往幕群投去。
  他的飞升起落,便如啸天边翔的飞鸿。
  “横虹孤雁”。
  是他出刀的时候了!
  幕群。
  中央。
  一个特大的白色牛皮帐蓬,内中坐有几十个形貌装扮截然不同的人。
  帐里,共有三张大长桌;围成一个三角形。
  每张长桌,各坐着十余个人。
  面东一桌,中座者,赫然便是“邪尊”凤霞飞,一旁,自然是所属“鬼舞教”一派。
  风霞飞娇美的面容,被熊熊燃烧的火光,映照的更是艳丽无伦。
  朵朵的红霞,于她脸上恣情翻舞着,更增添许多神秘诱人的吸引力。
  风霞飞斜对面一桌的中央,则是一个须下留着一小撮黑胡、眼中神光饱和、气度潇洒自
在的中年文生。
  不消说,此人便是促成此次三区联盟的主要人物,“寒锥”公孙桢。
  说起“寒锥”公孙桢,在南岛乃是跺跺脚,也会掀起涛天风雨的人物。他那手独创的
“罗天网地”锥法,堪称当世一绝。据闻,从未有人能在他全力施展时,保住性命、逃出生
天。
  “冰舍”在他的带领下,于短短两年间,便成为独霸一方的南岛首派。其余各派,虽互
结联盟,但仅止于互保,根本毫无能力与之对抗。
  第三桌,便是凶猛狠绝的北漠一系。
  座中者,自然是雄霸北漠三十年的“霸劫王”那昆汗。
  那昆汗相貌粗犷,一头长发杂乱披往肩上。他全身肌肉都强力贲起,充满着爆炸的力
量,宛若一头极猛的猎豹,再搭上那仿佛永远不会满足的欲望双眼,和极为狂奢肉欲的厚
嘴,更显得他的凶辣无情、杀性狂猛。
  这种人,毫无疑问,只要一有机会,便会狂起噬人。
  此时,三方正用着怪调的中原语,谈论着近日有如旭阳东升、奇迹般崛起神州江湖的
“孤独”独孤寂心。
  那昆汗旁边的白脸凶眼汉子,语气阴狠地道:“哼!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又何必如此大
惊小怪!”
  凤霞飞秀脸异常严肃。她道:“赤师父万勿轻敌。独孤寂心自创的武学,实为我平生所
见最为奇特、精深的。恕我说句长他人威风的话,他实乃不世出的盖代奇才。”
  独孤寂心那孤寂而深邃的身影,还有他那柄恍若合与虹的合体的心剑,蓦然冒起于凤霞
飞的心底。
  凤霞飞微微一颤,没有知道她的这一颤,也没有人想得到,酷冷无心的她,会因谈起独
孤寂心而不禁颤动。
  天塌下来也未必会惊惶的“邪尊”凤霞飞,竟会因心湖泛开一个人的身影,而大受震
动。她暗自苦笑。她到底是怎么了?她质疑自己。
  那瞧来阴森至极的汉子,是“霸劫王”手下“三将”之一的“亡暝将军”赤樾。他是北
漠里甚是有名的狠手无情的冷血人。
  赤樾细窄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骛。他嘿嘿说出几句颠三倒四的神州话:“领教……领
教……倒要。”
  凤霞飞的秀眸,不经意而相当明显地流出几缕怅惘,但随即掩埋。
  她笑道:“赤师父放心。机会定多的是。”
  赤樾邪异地笑了笑,不再言语。
  方才,凤霞飞那奇怪闪忽的迷乱阵神,虽掩饰得不错,但仍被有心人瞧在眼里。
  这有心人,便是公孙桢的得力助手,隶属于“冰舍”阵营的“炽火”应邦。
  应邦身长七尺,脸容俊伟,体魄健壮,尤其以机智百变,驰名南岛,为“冰舍”首席谋
士,权倾当地。
  应邦负责办理与他境的外交事宜。他曾出使异域数次,自然与凤霞飞会过面。这一见之
下,应鄂乃对凤霞飞惊为天人,一见倾心,甚为恋慕,立即展开热烈的追求。
  然而,凤霞飞总是不冷不热,若即若离。
  应邦自尊心大受伤害,一怒离去,从此,不使异域。
  此刻,久别重逢。应邦蛮以为可掳得佳人芳心,他心中不禁幻想着,他与凤霞飞的绮丽
将来。
  但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凤霞飞从方才至今,望都没望他一眼。
  她始终没有看他。一眼,都没有。
  她对他还是那么的冷、那么的淡,生似这世上,没有他应邦一般。
  而更令他恼火的是,凤霞飞口口声声说着独孤寂心的好与非凡,且讲起此人时,口气总
不免有些僵硬,甚至凄惘。
  方才,凤霞飞更罕见地露出迷茫低回的神色。
  这些的细微变化,都溶在应邦的眼里。
  若非风霞飞对独孤寂心有份特别的感觉,怎以至此?应邦这有心人自然得到这样一个答
案。
  于是,应邦,怒,狂怒愤怒盛怒气怒悲怒。他怒!枉他对凤霞飞痴心一片。她竟然——
竟然——恋上别人!她怎能如此?怎能?
  该死的独孤寂心。应鄂心里诅咒着。应邦这个南岛的第一谋土,于心中暗暗发誓,他定
要让那独孤寂心,尝遍天下苦楚、生不如死。
  这时“霸劫王”那昆汗那狂横的声音响起:“风教主!此次前探的结果,可估计出我们
有几分胜算?”
  众人一闻那昆汗直接问到重心,赶忙聚精会神地谛听着。这问题正是他们聚在此地的重
要因由。而这问题的答案,很可能是他们有没有必要继续攻击中原的重要根据。
  凤霞飞轻叹一声:“坦白说,以现在的情势看来,要尽歼中原各派,入主神州,实在是
不可能的事。”
  此话一出,三区高手无不愕然。
  一直未出话的公孙桢,询问道:“教主,此话安出?本人乞闻其详。”
  凤霞飞轻掠鬓发,续道:“中原朝廷久弱,九派联合之势又衰,正是我等称霸神州,报
数百年来中原朝野犯我、欺我之仇。但,这必须建构在中原没有统合的力量的前提上……”
  公孙桢插嘴道:“喔。也就是说,凤教主认为中原,如今已出现有足以统合中原各势力
的力量?”
  凤霞飞点头道:“正是。但这纯属我个人的臆测。或许,作不得准,所以,还是……”
  那昆汗哈哈一笑:“凤教主多虑了。以我等的实力,若说无法征服散沙般的神州,实在
令人难以致信。”
  凤霞飞秀目飘过一丝阴郁,沉声道:“我只是提出一种可能性。说不说,在于我,至于
信不信,则在于各位,我无权干涉。”
  坐在凤霞飞身旁的紫衫人,也就是“鬼舞三座”之首的“紫座”座主“劈练掌”卓刃,
开口道:“教主所指,能联合中原各大势力者,是否为独孤寂心?”
  此语一出,满座又惊。
  如果说,应邦是南岛第一谋士。那么无疑的,卓刃便是异域首席军师。
  在众多评论中,卓刃的才智胜过应邦,是个不争的事实,就连应邦也曾公开说过他不及
卓刃,至于这是否是应酬之言,则不必深究。
  不过,能让自负甚高的应邦出言赞美,已是不易。因此,卓刃的才智实无可疑。
  此时,卓刃大胆导出凤霞飞的心意,自然有他的用意。
  凤霞飞于五天前率教众退回“炬菟山脊”后,便愁绪不解,大异于平素冷静自若的神
态。
  “鬼舞教”一众俱都不解。只有从小看着凤霞飞成人的卓刃,才约略明白这向来聪慧冷
静的教主,心中在想些什么和遇上什么难题。
  他以为,凤霞飞心中想的是独孤寂心,而她的难题,自然也是独孤寂心。都是独孤寂
心!卓刃不得不作出这样的结论。
  然而,这仅是推断,不是确切的答案,为了进一步确定,卓刃必须有更多的资料,以作
评断所需。因此,他问。
  凤霞飞闻言,娇躯轻颤,不发一语。看来,卓刃猜对了,不论是表面上,或私底下。
  表面上,卓刃猜对独孤寂心的重要地位,私底下,他猜出凤霞飞的心,确然有独孤寂心
的存在。这是相当严重的一件事!
  “孤独”与“邪尊”?唉!
  卓刃开始头痛。公孙桢皱眉问:“教主,这个推断,可有根据?”
  风霞飞眉黛一蹙。她苦笑道:“没什么根据。纯是一种直觉。”
  这时,一种诡谲的沉静,布满帐内。
  一些反应迅疾的人,已从凤霞飞的言语,觑出端倪。
  一个令人不知该怎么反应的端倪。
  那就是,凤霞飞动心。
  “邪尊”,动心!
  这是一个令人十分震惊的结论,风霞飞竟独孤寂心,心动。
  竟会如此!
  凤霞飞虽不若中原的唐梦诗(“九天女”之一)般,以“冰骨霜心”驰名江湖,但她亦
是有名的厌弃男人的一代女杰。
  这是由于凤霞飞的母亲,死在入侵异域的中原朝廷军人的连番摧辱下。
  那个从童年开始,就长满于她心灵的梦魇,使她对男人有一定程度的潜意识排拒。
  那个母亲受辱的梦魇,来自于当时她在场。
  当时,她在场!
  就在那样血淋淋的摧残画面下,一个小小的身影,瑟缩着与痛苦着。
  那个小小身影,就是凤霞飞。
  是,她恨。
  她恨中原人。她恨军人。她恨男人。
  她恨!
  但每当她提及独孤寂心时,却没有她那往常的厌恶口气。
  相反的,她还视他为一个可独当一面的不世英雄。
  这叫人怎能不震撼?
  凤霞飞敏锐地察觉他人的异样,秀颊慢慢泛红,一声告罪,起身,正欲退出营外。
  蓦地!一阵直破云霄的啸声,由远而近,绝快接近。
  营帐内外的人,不由一惊。
  因为,来人啸声移动之速、劲势之厚,都为当世绝选。
  是高手。而且很强很强。是非常强的绝代高手!
  当众人警戒心升起时,发出啸声之人,已如人无人之境地来到帐幕帘前。
  帐内众人,俱感受到帐外人那股摧心碎骨的强大气势。
  帘。
  无风自动,飘飞荡起。
  随着送进一个满身霸气,却又有着天马行空般的飘逸不群气质的男子。
  男子,笑。
  他凝笑。
  笑,飘忽。
  笑,也森冷。
  飘忽而森冷的,笑。
  独孤寂心看着黑云漫天的无星夜空。
  他的心中,涌起阵阵肃寂凄凉的无奈。
  未来,会是怎样的景象呢?
  这一点,他很迷茫。
  在这块大地上,有没有毫无争端与杀戮的净土呢?
  有没有那样悠然自得的一片净土?
  净土真的存在?
  有吧。他想。
  能不能更贴近那样的一个世界?能不能?他心乱。
  因为,可惜。
  可惜!可惜他自己。可惜他却必须强迫自己,更加深入这黑暗的深渊,终至于无以自
拔。
  他再无能融进那块净土,假设有的话。
  他再也没有机会。没有!
  或许,他会被后代的人批评为,一个加速乱局变化、自以为是的英雄主义者。或许!当
然,也或许,他根本不存在于所谓的将来。
  几日的追踪后,从义炼神等与他人的接触来判断,已可确定,他成为“黑盟”的目标。
  他什么时候,惹上了“黑盟”?哈。无解。
  总之,也该是潜进“黑盟”,一窥究竟的时候了。
  燕孤鸿,双手负后。
  他眼帘若张若闭,电芒由那裂缝隙中飘然射出,罩住在场诸人。
  帐内的人,包括凤霞飞、那昆汗、公孙桢这三大顶级高手在内,都不敢妄动。那是由
于,燕孤鸿的狂厉气势,已将他们吸住。
  他们一动,就会有危机。
  生死立决的危机!
  因为燕孤鸿由长啸、快捷的轻功、到掀帘入内,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毫无人
工斧凿之迹,宛如天成。
  他的气势,已经由这些动作的融聚,而攀至最巅蜂。
  若此时妄动,就必然得承受他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无敌一击。
  在场之人,都明了这道理。所以他们不动,不敢动。
  帐内,怪异地充满着死亡的静默与战栗的气息。
  燕孤鸿的一举一动,无不左右着这些高手中的高手。
  他果然不负神州第一高手的称号。
  凤霞飞娇声发问:“哟。阁下怎能擅闯私人居所?”
  燕孤鸿嘴角飘起似有若无的笑意。他那刚柔交济、如云潇然的声音响起道:“我正在找
一个人。”
  公孙桢冷哼道:“先报上名来。”
  燕孤鸿晒然道:“‘横虹孤雁’。”
  这四个字一出,宛若于帐内掷下一个焦雷一般。
  那昆汗霸烈大笑道:“原来是中原人称‘天下第一高手”的狂傲小徒。”
  燕孤鸿不在意地耸一耸肩。他晒道:“狂傲,说得好。嗯。是个相当不错的形容。”
  帐内人,此时各俱暗自聚集真气,意欲反攻。
  燕孤鸿仿佛已洞悉这种意图,他那嘲讽的笑,自然而然又挂上嘴角。
  只见他右脚一跨,已经呈现饱和的庞大气势,竟又奇迹式的再次往上攀爬。这又给帐内
人另一次的强度震撼。
  燕孤鸿那若无止境的武道修为,令一向凶狠狂厉的外族高手们,也感到错愕惊骇。
  燕孤鸿眼中神芒厉闪,庞大的纵横真气,持续外送,压迫空气,造成一股绝强的气势,
直扑众人。
  以凤霞飞、那昆汗、公孙桢为首的域外人士,也渐渐凝聚起另一股足以抗衡的汹涌气
势,回复燕孤鸿。
  这种纯以气势对决的战法,其凶险不下于实际砍杀或精神战的“灵役”。
  只要有任何一方,他的气势无法连贯、持续,那么势竭的一方,必将承受对方因己之势
尽,而彼之气势急速爬升下的惊天一击。
  那通常都是死亡的一击。
  一击必杀
  一击必死!
  燕孤鸿一面摧发断心碎骨的无匹气劲,一面还从容问道:“前月,于‘孤雁原’下,有
人残杀一对母女。诸位,可知道?”
  众人悍然。
  这就是燕孤鸿来的目的?为了一对极可能是他不相识的陌生母女?
  一个恶心的声音道:“你是来找我的?”语调充满让人鄙视的陋昧。
  燕孤鸿双眸,抹上一片寒霜。他望住那发出声音的禽兽。
  一个确切可使人倒尽胃口的猥琐面容,出现于他的眼前。是候季。
  是他。是这个该死上千遍的畜牲!
  候季外号“妖猴”,是中原妇女闻名丧胆的采花淫徒,以擅长查秘、追踪、离间等等阴
谋之术,受雇于“电骑魔院”。
  他是标准的卑劣分子,生平奸杀女子无数,是正道人土急切想要擒杀的罪徒“猎单”榜
上人之一。
  燕孤鸿晒道:“原来是你。”
  候季鬼嚎似地笑道:“莫不成,你是为那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儿来的?嘿。嘿!想起那柔
似白玉的小手……”出言下流之极,令人不堪入耳。
  连外域联军也颇有些受不住他的卑污陋语。
  尤其是凤霞飞。她率先脸上爬满痛恶,如果她不是正与燕孤鸿对立,恐怕她会是第一个
斩除候季的人。
  但这候季能在中原白道的重重围捕下,活命至今,自然不是泛泛之辈。
  他心知,今日惹得“武劫”第一高手亲来,若不乘如今帐内高手群集的机会了断燕孤
鸿,那么他日后必难善了。
  于是,他便极力于口语上,刺激着这令他惊骇的绝世高手,他想使燕孤鸿动怒,以让燕
孤鸿分心,而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谁知燕孤鸿仍是那副莫测高深、冷然自若的淡然模样。
  候季当场无言以继。他再也骂不出口。
  因为,燕孤鸿的视线。因为,燕孤鸿眸里满满的杀意。因为,燕孤鸿那冷得恍若死亡宣
告的凝视。
  燕孤鸿眼中杀机一现。他道:“既然你已承认,那你就受死吧!”
  骤然,燕孤鸿背上令人闻之胆逝的“横虹刀”跳起。
  他右手一妙,刀己在手。
  燕孤鸿俯身前冲。
  横虹刀上奇异的晕红,四处飘散,真有若于蓝天下飞旋的虹彩。
  强大的威势,化成尖锥,直破域外人士形成的气势网。
  身陷燕孤鸿狂猛刀气内的候季,惨嘶一声,他那瘦小的身子,急速的摆动,想要藉此逃
过这紧迫而来的大限。
  燕孤鸿一声厉啸,经飙九天,横虹刀卷起层层刀浪,以万夫莫敌之势,劈向骇破胆的候
季。
  距离最近的那昆汗狂吼。他那赖以成名的“霸劫手”,已然出招,双手带着干钧之势,
直压犹在空中飞腾的燕孤鸿。
  燕孤鸿横虹一拖,宛若于虚空烙下一道焙烂万分的彩虹,刀,转劈向那昆汁的大手。
  那昆汗凝神应对。“霸动手”的凶然气劲,狂猛地填满他身前的空间。
  陡地!燕孤鸿竟绝不可能地于没有借力的情况下,晃荡的躯体倏升,一个大旋身,从那
昆汗头上飞过。
  原来他那万夫莫敌的一劈,是个虚招。
  那昆汗暴怒,他豹眼突睁,又一声狂吼,巨硕的身体,灵转地旋身,巨灵之手猛拍燕孤
鸿背部。
  两人的攻防,有如电光石火,于刹那间完成。这时,其他人才纷纷赶到。
  最快的当然还是,凤霞飞及公孙桢。
  风霞飞的纤纤玉手,轻轻抚向燕孤鸿。
  一时间,燕孤鸿眼前尽是浩波荡漾,这正是凤霞飞独门奇招“气转九虚”的第三式“虚
蒙”。
  “气转九虚”是凤霞飞将“鬼舞教”的“惑心术”,由单纯的精神控制,提升到与招
式、真气、内力结合的不世奇式。共有九招。
  每一式的使出,都会给予敌人一种幻觉,身人险境而不察。
  像如今的“虚蒙”,就会让人有一种置身于细雨迷离的小湖中的错觉,而不禁嘘叹依
回、丧志不已。
  燕孤鸿正经验着那份蚀人心魂的醉心感受。
  公孙桢大袖一卷,袖中称雄武林的两只“寒锥”,泛起点点寒光,如疾电般刺往燕孤
鸿。
  三大域外高手,全力联击,即使是燕孤鸿这天下第一高于也不敢小觑。
  燕孤鸿心神一凝,凤霞飞掌式的惑觉尽去,他那仍未落下的身子,
  又是一个不可能的翻腾,再升一尺,让过三大高手的联击之势。
  他降到候季身前,以背对他。
  侯季一声尖嘶,双手急打燕孤鸿背部。
  燕孤鸿晒然一笑,右腕霍然疾转,手中横虹刀发出凛冽刀气,往后虚劈一刀,恰巧击中
正要转身逃走的候季。
  血光,乍现!
  两片染满血渍的身躯,不甘地跌落、倒下。
  “啊!”
  一声死前的凄喊,飘扬于浮空,历久不散。
  候季被燕孤鸿的虚空一刀所发的刀气,活生生劈成两半。
  鲜血溅洒满地,帐幕已染上血,鲜红若渴的血。
  而那辟易千军的刀气,透体而过,竟兀自不竭,堪堪又抵住域外三大高手联手发出的强
大劲气。
  “碰”的一声!
  劲气交击的声音,响彻全场。
  燕孤鸿还刀,右手负后,左手轻抚颐下,惯有的似有若无笑容,又自然而然地飘起。
  域外三大高手,面面相域。他们各自于对方的眼中,看到深深的惊异与强烈的骇惧。
  虽然,燕孤鸿一刀毙了候季,是有些取巧。但他那能迅速判断敌我攻防漏洞的眼光与快
捷异常的动作,以及深厚的真气修为,都使人不禁生起难以抗拒的无力感。
  更令人恐惧的是,他竟可透过刀发出有如实质的刀气。
  也难怪,他能登上“武劫”,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使刀第一大家,绝世的刀法宗
师。
  当三人共同意识到:此人不能留时,燕孤鸿却已洞烛先机道:“元凶既已授首,那区区
在下我也就告退。各位,慢送。哈。”
  不待外族合围之势形成,一阵长笑后,燕孤鸿在凤霞飞等人扑起前,早已破幕而去。众
人只得眼巴巴送他离去。
  风霞飞心中忖道:“中原当真卧虎藏龙之地。看来,想要独霸神州,还得使上一番功
夫。”

  -------------------------
  OCR书城扫描,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