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七章 血 杀
  林内。
  杀戮!还在进行。
  习惯惟我独尊心态的神州人,与不甘任人凌辱、准备以血洗血的异域人,用和着血光的
双眼,及握紧兵器的手,彼此狠杀着。
  占尽地利、以逸待劳的异域人,纷纷往暗处射出箭矢、蝗石、飞镖等等暗器,且他们又
刻意飘闪于丛丛林木中,更使人难以防御。
  而中原人除了“断水堂”人是本地人外,绝大多数都是初入此林,东南西北都有些分不
清,更逞论据地抗敌。是以,登时吃了暗亏,不少人被伤倒地。
  胡啸英对这片森林自是熟知。他以掌代刀,连起“断水刀法”连连挥撒,挡者披靡,为
神州一方除掉不少伏在隐处的暗桩。
  “亢雷双斧”舒芍闷吼一声,冲了出来。他背上的双斧,狂霸出击。
  胡啸英手中无刀,左足随意从地上挑起一刀,右腕一转,“断水刀法”连环三招急劈而
出。
  舒芍狂嘶一声,双斧圆弧划出,一如狂腾的奔雷,砍往胡啸英长刀。
  “当当”数声,两人毫无花巧地硬碰十余击。
  胡啸英受力蹬蹬后退,一个脚绊,便要往后栽翻。
  舒芍见机不可失,大斧一扬,急速挥下。
  胡啸英深吸一口气,“断水刀法”救命招式立即使出。只见他腰一后折,千钩一发间,
避过舒芍猛斧一劈;同时,长刀于身前嘶嘶作响,画出两团圆芒,点往舒芍小腹。
  舒芍眼见来不及避招,狠性一发。他小腹一收,手使劲一拉,双斧随即拖回,在胡啸英
肩上划开两道口子。
  而胡啸英的救急两刀,却因舒芍小腹奇异的一凹而点空,只是刀气轻轻开一伤痕。
  舒芍哈哈一笑,双斧又一落,便要取胡啸英性命。
  胡啸英倒地一滚。
  “碰”尘沙飞扬。
  舒芍双斧人地尺深。不难想见这两斧,若是砍人人身,会有怎样的景况。
  舒芍正要再下杀手的时候,不痴僧急掠过来。他双手一晃,两条短棍从袖中跳了出来,
格开舒芍的双斧。
  当下,两人各尽绝式,翻翻滚滚的互击数百招。
  而元气调理顺遂的萧游涯,则是虎勇地四处挥刀,他在甫经虚耗的黄泉“鬼手”下,犹
有余力解救败伤的神州同人。 
  那冷淡无视的态度,气得黄泉哇哇大叫,但却又奈何他不得。
  狄翼与封夙则分别对上“六护将”里的老大“胆剑”于阡和老三“长缨”应如朝。 
  于阡专擅近身搏杀,一口半尺的“胆剑”,在身前窄短的一尺空间,做着令人心惊胆跳
的近距离突刺。
  风流至极的“逍遥居士”狄冀,则折扇疾摆,全力施展“昶山派”点穴名招“扣脉
点”,化开于阡的夺命辣招。只见他扇子一叩一敲,都恰到好处地消去于阡的绝快剑刺。
  但于阡却也毫不逊色,胆剑出招反更见凌厉。
  于阡出式愈快,狄翼折扇也就戳得愈快。
  两人都是一般的心意,要以快打快,制倒对手。
  “雷火客”封凤则是凝然以对,他两手持着刀面嵌着十个锡环的长柄大刀,猛一吆,现
出闻名江湖的狂霸招式“雷火”,迅电似地劈往应如朝。
  瞧那威势,真是刀刀如雷,轰然的霸气弥散不止,且又像熊熊大火,焚燃草原般的血气
狂腾。
  应如朝冷寒着脸,专心以待,手中长枪,幻化出无数枪团,反扑封夙。应如朝长枪幻化
无方,全不逊于封夙的凝重固稳。
  两人斗得热闹至极。
  而桑季矢理所当然的挑上“劈练掌”卓刃。
  “方才一掌之辱,必尽数奉还。”桑季矢做霸宣言。
  卓刃却只是阴阴一笑。
  桑季矢见卓刃闷不吭声,更是盛怒。他大手一长,“巨灵之手”拍出。
  卓刃竖掌如刀,兀地插入桑季矢掌势之中。
  桑季矢回掌疾打卓刃右手。
  卓刃右掌一缩,一伸,再探往桑季矢咽喉。
  桑季矢变招亦是奇速,双手交互反拍,瞬间爆出三十掌。
  卓刃又一次阴笑,掌刀一抄,一叠掌影连环推出,抵住桑季矢暴劲掌势。
  桑季矢用个甩劲,一侧身让过正面交锋,左掌化拳,盛厉拳劲,径冲卓刃。
  卓刃身子倏地一闪,魂幻般地出现于桑季矢右侧。
  桑季矢大笑一声。他右手捏住卓刃左臂,时间掌握得恰到妙处,
  就仿佛是卓刃自动转身将手臂送上—般。
  卓刃“噫”地一声,像是颇为惊讶桑季矢的判断能力。但他也是百变机灵之辈。他左臂
一滑一溜,便脱开桑季矢的掌控。
  桑季矢料不到,卓刃在这等形势下仍能脱身,也不由有些佩服卓刃。他狂喝一声,右腿
当中踢出,雄浑霸涛的脚劲,贯向卓刃。
  卓刃掌刀斜切桑季矢脚踝。
  桑季矢大脚一翻,再蹴卓刃胸口。
  两人使尽浑身解数,务求立败对方。
  极电速度般的过招,让人瞧得大呼过瘾。
  森林其余各处,亦是烽火炽盛,杀气沸腾。
  陡地,“呜”声大作。
  洪寺寸庞大的身躯,出现在林尽河边处。
  疲弱、失意的鼓吹声,潇潇飞浮于空中。
  一时间,异域人乍闻这代表着“撤退”的讯息,都有些不能置信。
  然而,呜声似乎没有止歇的直响着。
  众人一瞧,看到洪寺那向来雄悍的双脸,竟颓丧之极,才不得不承认,任务已告终,他
们必须立即撤出。异域一众,纷纷投往树林北边。
  卓刃嘿嘿笑道:“少陪了!”手刀再劈三掌,转身欲走。
  桑季矢大喝:“给咱留下!”他猛发缠劲,紧紧缚住卓刃,让卓刃欲走无从,只得回身
再斗。
  陡地,三道白芒,狂速破空而来,射向桑季矢。
  “卓座主,还不走。”
  一个雄伟、高大的身影,伫立于森木阴影下。只见他手持黄金大弓,张弦,搭箭,细绵
的声音,稳稳传来。
  卓刃双足一蹬,趁着来人射出的三箭,挡住桑季矢的猛攻所偷出的时缝,安然退去。
  桑季矢则被这忽来的三箭,弄到手忙脚乱。他连连变换身法,“巨灵之手”疾打十二
掌,方才卸去银箭所含的深厚真气。他蓦地狂喊:“兀那小子可是阳皇羲?这三箭,老夫记
住了。”
  被识出身份的阳皇羲,潇洒地拱了拱手:“桑掌门,来日再会。”他转身退去。
  异域人会合后,浩浩群集竟有三百多人,迅速跳上早已备妥的竹筏,破浪离去。
  神州众人追之不及,只能眼巴巴眼送他们离开。
  印法下令彻查伤亡情况,共十九人败死,五十多人负伤,伤亡并不十分惨烈。
  神色哀戚的印法,止不住满腹的凄苦。他心想:“好在斗殴时间不久,否则人数定是倍
增。那,哎……”
  而异域一方,却仅仅留下八条死尸。
  这短短的一战,无疑的是神州这方吃了大亏。
  这时。
  一缕乳白的曙光,破开层层树木的枝极叶梢,温和俯照大地。
  “好个‘箭满苍穹’!好个阳皇羲!”桑季矢兀自在意方才那三箭。
  来到一旁的封夙,也慨然道:“看来,异域能人亦是不乏。阳皇羲方才那三箭,正恰恰
封死桑兄你的进招路径,方使卓刃能全身而迟。”
  桑季矢更是愤然:“卑劣番徒,总爱暗处袭杀。哼!”
  印法一声清吟,道:“不论如何,此役暂且告终。我等应先将防御措施作好,以防今日
这种窘境再度发生。”
  群雄看了看晕白的天色,心中都各自忧然。
  下次的战斗,是否能安然渡过?大多数人的心里都这样想着。
  风霞飞俏立船头。
  她低首无语,望着脚下名为“夕奔河”这条小流。
  清浅缓流,原本平静澄澈的河面,因为手下们的持桨力划,而显得浑浊不明、模糊至
极。
  她回想今日一战的得失,还是不禁为那黑衣人的存在,而感到心忧烦燥。她一招手,使
人唤来卓刃与阳皇羲。
  卓刃与阳皇羲两人随即来到风霞飞身后。
  风霞飞下令道:“全力追查那黑衣人的下落。”
  卓、阳二人垂首应是。
  风霞飞微一沉吟,再道:“‘黑座’座主,是否就在近处?”
  卓刃与阳皇羲对看一眼,才由阳皇羲回答:“禀教主,厉座主确在此处。他正游赏着神
州大河‘碧江”。”
  风霞飞闷哼一声:“召他回来!”
  卓、阳答声是。退开。把命令传布散布。
  另一方面,云破月一行人,却遭到莫名男子的阻扰。
  就在她们急奔“夕奔河”时,一道黑影远远由“断水堂”狂驰而来。
  云破月瞥了瞥那人影,蓦地止步。
  其余人也随之停下来。
  胡莫愁正要问话时,斜眼一望,只见一条人影竟已近至面前。
  哧!惊人已极的速度,才几个眨眼的时间,那人便已掠过约三百多公尺的距离。
  众人定睛一看。
  来人一丛褐色杂草似的乱发,随风拂动。看来不是中原人士,肩上随意地搭了个布袋,
一双虎目神光飞闪惊人,直如两团烈阳狂散四放。他虽直向云破月等人这方向来,但却似乎
并非为她们而来。
  心中正担忧其父而心绪不宁的胡莫愁,忍不住咕哝一句:“走吧!别理这番狗。”
  没想到,那人竟似听到。他一个翻身,落在云破月一等人前,喝道:“皮毛不足的小
子,你说什么?”语调却是道地的神州腔。
  胡莫愁正自精神不定,心慌意乱,当下立即反唇道:“这里是神州地,我们是神州人。
这番号称的是谁?哈!你说呢?”
  要知这世界,地域观念是十分强烈的。
  各地区都以己地为傲,而仇视别地的人。连神州一地,也有各土人士对立的情状发生,
更逞论各大地区的对峙。
  其中,以神州人最为妄自尊大。
  中原物产丰饶,地灵人杰,文武人才鼎盛,实力雄霸大陆,所以向来以其文治武功自
傲,全然瞧不起它地的人。
  “嘿!”
  那人闷吭一下,左手一探,快捷捉到胡莫愁咽喉。
  胡莫愁年少气盛,也是不让。他左掌成刀,斜砍那人左掌虎口。
  那人“噫”的一声。显然他没料着,胡莫愁武艺竟也如此老到,竟懂得挑准他的必救之
处,使得他不得不回掌反拍,以防胡莫愁趁隙抢入他的胸怀。
  胡莫愁得理不饶人,连环劈出十三掌,急攻那人的颜脸。
  那人哈哈一笑。右手一伸一缩,一道蛇般溜滑的白影,从他的腰侧疾窜出来,直指胡莫
愁掌心。
  胡莫愁不愧为武林后起新秀。他两脚连环交错,来到那人的后方,背上负着的断水刀已
凶然扬起,一式“水漫地”迅烈掩到那人的背部。
  那人也不打话,双肩一耸,一股松然的力道,从他脚下涌起,将他奇异的抬离地面三
尺。手中银亮长矛,复又裂出三道光影,直杀胡莫愁胸部。
  胡莫愁万料不到,那人竟能在—瞬间易改动作的方向,使他的全力一击,登时落空。他
连忙扭刀回身,护住上盘,硬抗来人凌厉至深的雄浑气势。
  矛刀连碰声串爆响起!
  胡莫愁脚步一滑,闪到那人的斜侧,断水刀圈出一片灰蒙的刀气,欲将那人裹住。
  那人长矛一旋,矛头径自破入刀团正中。
  胡莫愁暴喝一声,断水刀疾拖,卷翻一道刀浪,再抵那仿有鬼神莫侧之机的长矛。
  那人见胡莫愁改攻为守,晒然一笑。长矛一回再放,绽出一朵银花,复收矛后退。 
  胡莫愁见机挥刀,点到矛尖,也同时挂刀回背,免去一场生死仇杀。
  那人轻抚长矛,自语道:“真是不赖的刀!”
  胡莫愁轻哼一声:“少不得还要让你再尝几回。”
  “哈!哈!”
  “笑甚?”
  “本人乃‘潜龙’厉冀北。我等你。你随时可以来让我尝刀。告辞。哈!”转身疾驰而
去。
  胡莫愁闷闷望着厉翼北的离去。
  云破月淡然一笑,了解似地道:“‘潜龙’乃异域‘鬼舞教’三座之一的‘黑座’座
主,胡大哥可不必太在意。”
  胡莫愁虽遭微挫,但却也不甚颓意。他豪勇一喝:“本人断水刀下,绝不二败。”
  经厉翼北的随意插手,终造成独孤寂心安然离开,且异域人士也全身而退的奇异局面。
  同时,厉翼北与胡莫愁的一战,也栽下胡莫愁刀法大进的根因,使得胡莫愁日后终能在
武林,恁他精炼过的“断水刀法”占有一席之地。
  而厉,胡两人的半生纠缠,非敌非友的十年相争,也为武林纷纭的千百传说,再添佳话
一则。
  乱云蜂起的一日,终在晨曦的唤召魔力下,暂告落幕。
  新一代“孤独”的现世,异域人的集体入侵,“断水堂”之战,这些都大大地撼动已宁
和数十年平常岁月的神州大地。
  经验前奏变局的各大派掌门,也开始在心中筑构起未来的虚茫景况。多年草莽江湖岁月
的历练,使得他们深刻的体悟到天下无常势的自然幻变之力。惟有在烈风暴袭之前,备好一
切,才足以在悠悠武林中,屹立不倒,传世百年。
  就在众人返回“断水堂”稍作憩息时,个性迈爽的封夙首先提道:“由这次交战,可看
出我等实力着实略逊一筹。本人认为该于近日内,由九大门派联名发函给武林各派,将神州
武力再做一番整合。以便防备以后的这场恶斗,各位以为如何?”
  不痴僧摇头晃脑道:“既然朝廷无力保护中原安和,自该由俺们这些还称骁勇的武林人
来承担。”
  狄翼击掌赞同:“本该如此。若能把神州各方势力团合起来,区区外域联军,何足惧
乎!”
  其余掌门,还有在场人士也都喝彩,深表赞许。
  印法眼看大众大抵都称许这提案,也就合掌道:“既是如斯,那么就由贫僧率先起草,
动员整个神州力量。”
  “哇!”
  一串连响的爆竹似的欢呼声,高高的洋洒于飘虚的晨空。
  远远听来,欢声中竞隐隐有合黑妖狂的魔气。很是奇怪!
  不过,总之,风云乱荡的时局,也缓缓掀开它的面目。
  是的。
  风、云、乱、荡。
  在中原群豪议论的同时,离“断水堂”约百里外的树林内,有数以百计的黑裳蒙面人悄
声静息着。
  其中,一个身着黑衣,未戴面罩的高大汉子的一双精电暴闪的眼眸,流出冷冽杀机。
  他正在回忆,回忆他方才所睹的独孤寂心的一举一动。
  在他的眼中,浮现出一道黑蒙的影子,浮现那即使置身在千百人中,依旧气势惊天、极
之醒目的男子影像。
  “孤独”啊!哈!好极了!总算不再寂寞的武林,不再寂寞啊!”
  高大汉子好似满意地笑了笑,右手一招。
  一个黑影迅捷地潜到他侧边。
  那汉子道:“传我之命,‘绝命阵’所属立即撤退。”
  “是!”那受召的人,立即应声而去。
  汉子壮健挺立的身躯,好像有一种奇异的魔力,竟似会发电一般,身子附近,隐约有电
芒发辉闪莹,飞射往四方。
  只听他狂傲笑道:“只有这种人物,才足以为我‘黑手’司徒千秋的对手。哈!”他的
身子,迅快地隐没于深邃的树林里。
  原本寂凉的树林,更萧瑟了。萧瑟得使人心慌,心慌的萧瑟。
  隔日,“孤独”重现江湖之事,在武林中沸沸汤汤的传扬起来。
  对许多人而言,“孤独”的再次现世,不啻是血腥的再度漫卷。
  不少曾经尝过“孤独”黑暗魔力的江湖人,莫不相互走告,陷入了惊惶的慌恐景态。
  众多纷坛的谣言,迅即地在武林张扬开来。甚至,传闻已蔓生到有人讹传,“孤独”日
必以人肉进餐的荒谬可笑的境地。
  然而,此次独孤寂心的反常义举,却也引起一些武林人,对于“孤独”的另一种认识。
但显然的,持有这种公然评定观点的人,并不多。
  所以,“孤独”依然是“孤独”,依然是万恶的“孤独”,依然是孤独的“孤独”。那
并没有因为他化解神州一个危机,而有所改变。
  独孤寂心斜卧于厚实的树干。
  一双本可睹到暴溢神光的眼,正被黑阒统御着。
  旋天转地的眩晕,将他的清明思绪,毁坏殆尽。
  昨日的连番恶斗,使得他的真气削减至无,浑身力量都被抽取一空。他的“气府”(内
力聚蕴与生化真气的体内大穴),早已一片空无、虚软。如今的他比之幼儿,尚且不如。
  他惟有静静地、默默地,吸取游离于天地的自然之气。
  “天地无极”,正是他赖以聚收宇奥奇气的活命招式。
  他勉力凝注一点灵心。
  他将浑身的麻痛,都遗却于现实,且释放自我的魂意,纵肆在大地之风的倘样。
  他随着那荡荡浮浮的自然律动,彻底地与天地同化,再无“我”这个意识,再无人间百
般情愁的束缚感,也驱开一直存续于他意念中的蔓乱阴翳。
  慢慢的……慢慢的……
  他,忘了自己,忘了“孤独”,也忘了天地。
  遗忘所有。
  惟独一心。
  天地无极。
  十天后。
  独孤寂心醒来。
  而,就在独孤寂心陷入深沉的休息时,武林也发生不小的变化。
  首先是,武林中最为公信的“武劫”榜。
  它在“孤独”现世后,就立即将他列入榜上最高阶段“武劫十九天”的候选名单内。
  这个消息使得武林人为之疯狂,因为从没人可以在短短的出道十日内,列席“武劫”。
  他,“孤独”,独孤寂心,竟仿佛是—个活灵灵的悍雷,一声响,狠辣敲在江湖人的心
与耳。
  要知,所谓的“十九天”,乃是名位“武功”最上层的超级高手。
  席位上的每个人都是能一手翻天,一手覆地的绝代强者。
  以一个初出茅庐的新辈来说,能在“武劫”末流“巨人单”上留名,已是莫大的荣誉,
更何况能在跨越第二层“地帖”的首位“十九天”留名。
  虽然他仅是排入候选名单里,并未正式列入,但已足够使人侧目不已。
  另一个局势变化是,此番的外族联军,肯定已有“异域”、“北漠”、“南岛”的涉入
联盟。 
  这个消息,引起神州人的极大恐慌,朝廷也为这个消息的证实而大大惊动起来。随之来
的,则是多方的请命:讨伐驻在诸土外的狼心之徒。
  然而,久居安逸的“龙朝”第三十五代“霆威”君帝,却以来犯者是外族武林人土联合
的粗鄙之军,根本毋需在意的理由,一口回拒指派大军抗敌。
  这种枉顾中原百姓性命的说法,惹来滔天的非议。
  许多本对朝廷仍有向心力的贤士豪雄,都纷纷弃去。
  “龙朝”声威再次跌到谷底。
  毫无疑问的,一统神州五百余年的“龙朝”,已到腐落败灭的境地。
  神州,又要大变。
  即将大变! 

  ------------
  第一王朝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