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六章 龙飘八脉剑
  独孤寂心丝毫不表露他内心的想法。
  一旁僵立的胡啸英,焦急地瞪着他。
  “还不通知我等一方。”胡啸英的眼神,透露这样的讯息。
  独孤寂心视若无睹,毫不理会。
  胡啸英气急,视线一变,改为观察眼前那粗蛮的汉子。
  “看此人手上携着长有五尺的尖头木棍,胸前又有一厉鬼飞舞的图样——嗯,这人该是
“鬼舞六护将”排名第四的“泼烽棒”洪寺。听闻,他的“撕魅扫”乃是异域一绝。唉,外
族联合人侵之事,确然是事实。这,哎——!”
  独孤寂心看也不看洪寺。他忽然说:“动手。”
  胡啸英不由叫苦连天:“‘孤独’果然只是争强斗狠之辈。如今状况不明,他还去挑衅
这等恶徒。愚蠢,愚蠢啊!”
  洪寺没想到,独孤寂心反倒要他出手。他怒由心起,一声狂嘶,二话不说,手中尖根化
作万千幻影,洒向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右手一翻;与他相伴十二年的“心剑”已然来到手上。他随劲一抖,挽起一道
剑圈,直破人洪寺的乱棍之中。
  心刻飘风似的一刺,很是轻易地将漫天棍网撤去。
  尖棍本体现出。心剑剑锋对准棍尖,一个运劲,极速地翻腾绞转。
  “劈啪”之声连响。
  独孤寂心于方才短兵交接时,已释出剑劲,侵入洪寺的棍中,把尖棍绞个粉碎。而那些
附有独孤寂心、供寺真气的碎粉,则全数送往供寺的大手。
  供寺应变不及;带着猛厉气劲的木屑,悉数啄人他的右手虎口。
  “啊!”的一声惨嚎,响彻整片原野。
  供寺不自觉蹲下。他以左手紧压着右手虎口,愕然看着地上的碎粉,和他自己鲜血直流
的右掌。他一副不能置信的样子。
  他不相信。他不相信。他“泼锋棒”洪寺仅在一招之内便败了,而且败得彻彻底底。他
无法相信;无法!这样荒谬的事,叫他如何能信?然而,血与痛,却分外颤刺着他的知觉。
  独孤寂心举首望着天上浮云。人间争斗无尽,未知江山多娇啊!
  负伤的洪寺,自然没有独孤寂心那份淡然,他那痛楚的扭曲的脸,恨恨地盯往独孤寂
心。
  同时,他脸上满满洒着深茫的神情;可以想见,他还不明白独孤寂心是如何击碎他的尖
根。
  本来伏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胡啸英,这时却骤地起身,快捷地离开现场,往树林另一
边冲去。
  独孤寂心出奇的并没有阻栏他。仿佛他已忘了有胡啸英这个人似的。
  他收回望天的视线,略过洪寺,转看向林中深处。
  一股阴寒至极的气,缓缓流溢。
  邪气惊天!
  是谁?
  ——独孤寂心的剑,生于天心;也就是,自然之心。
  ——他的创,并不存于现世或过往。而是自古至今,从未出现的天奥妙剑。
  ——他的剑,不困于当今剑道范畴。
  ——他已完全跨越如今的武学常识,别创出一种更超然层次的崭新格局,与异秘非常的
风范。
  ——独孤寂心是武学有史以来,第一个跨足“极到”境界的绝代大宗师。
  ——而代表这种地位的是他的“龙飘八脉到”。
  ——“龙飘八脉”是他的剑,亦是他的心。。
  ——那是纯然的独孤寂心之剑。
  ——“孤独”的剑!
  以上,是后世被视为是最最中肯、实在,有关于独孤寂心的剑道的评断。
  所以,洪寺的失败,并不是由于独孤寂心的功力或者经验高过洪寺;而是独孤寂心那奇
绝的出剑方法,与令人难以意料、无能掌握的超卓剑识,使洪寺惨烈败北。
  这一式属于“肢脉”的“剑绞春秋”,便是最好的例子。
  擅剑者,无不以硬碰为戒。但是独孤寂心却偏偏不限于此例。
  他不但不限,反而还大胆地利用这个使剑人的盲点,造成别人的错觉;让他人误以为他
判断错夫或者不过雨水,以致使他人产中轻敌之意;复又可削弱敌人的旺盛杀意。
  一个突破武道常轨的攻势,除了可形成诸多有利于己的形势外,更可将自己的力量,集
中于一点全数发挥;绝对不会有丝分丝毫的浪费,和无所谓出招的情景出现。
  这些心得,都是独孤寂心在“禁域”的十二年里,用血汗体会出来的。
  “禁域”。
  一个传说纷坛,莫衷一是的奇妙地域。
  它是什么面貌?是怎样的地方?为何存任?何以存续数巨年之久?到底在那个方位?都
没人知晓。
  百年前的第一宿“孤独”,据说就是因为进入“禁域”,才能纵横大下,雄霸一世。于
是,有更多更多的人,明察暗访它的所存。但除了“孤独”一脉外,从未有人能发现“禁
域”的存在。
  是以,‘然域”变成,谜。
  一个奇绝怪诞的“梦谜”!
  然而,很讽刺的是,独孤寂心所知道的“禁域”,绝非常人所推测的那般新奇和幻鹿。
经历过“禁域”的他,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它;那就是,地狱!
  它是,地狱。
  人间地狱!是的,“禁域”是个人间地狱。
  “禁域”是人间地狱;内里布满许多天然而生的险境;没有丝毫文明的气味;有的只是
最野蛮、最原始的生命气机。
  独孤寂心在那之中,整整费了十二年的时间,才由“第一重”到“第四重”的种种生死
关头,活命出来。
  历尽九死一生,他终于熬到“第五重”,重出生天。
  有不少传闻,误以为“禁域”的神秘与虚幻,是在于它的机关重重。
  却不知真正可怕的,不是人为的机关,而是天设的机关;也就是自然。
  惟有真正的自然的威力,才能令人心颤与臣服于那样的无限之中。
  ‘禁域”里,第一重“人狱”的闷狂酷热;第二重“雪狱”的森严绝冷;第三重“瘴
境”的烟荡虚渺;第四重“鬼境”的骇畏阴恐;无一不是令人骇俱十分的地狱;是人人必须
跪服,必须甘服的地狱。
  自然的奇妙,也在于此;竟能在一个地处汇合这种种的险境,以成如此魔幻般的险境。
  也因此,独孤寂心的剑,求得一向是直接、痛快与效率。他绝不作花巧、粉饰;只保持
着本心灵明,再凭藉近乎直觉的妙心慧意,勘破敌剑的弱点,进而作出反应。
  该进即进,该退即退,应缓便缓,应疾便疾,如心即意,俱是妙着。
  “龙机八脉”便是他劫后余生的大成之剑。共分“八脉”。
  每一脉都是常人眼中的怪招绝式。
  之所以用“脉”命名,乃是取其流转不息、瞬转难明之意。
  就在洪寺惨败之际,也正是神州群雄甫要踏人森林的时候;那一声惨烈的嘶声,忽地传
开。不啻当场给中原诸人发了警讯;人人都停下脚步。
  “各位,这叫喊殊不寻常。等我们看准了形势再说。万不可冒进。”思虑谨慎的百枕如
此说道。
  众人只得压下心中那份对血的颤渴。
  玄枕正欲遣人去看个究竟时,远远一个身影迅速奔了过来,并且喊着:“不可人林!不
可人林!不可入林!”
  众人定睛一看;竟是被“孤独”绑走的胡啸英。
  原来,独孤寂心于洪寺惨败失神时,以足挑起颗石子,藉机解去胡啸英受制的穴道,使
他恢复行动的能力。
  胡啸英穴道一解开,便立即绕过森林,赶来通知。
  印法欢欣喜道:“胡堂主,你安然无恙?”
  胡啸英拱了拱手:“哆谢大师关心,在下没事。倒是此林,万万进不得。”
  “为何进不得?”群雄纷纷问道。
  单鼎却上前问道:“胡兄,你是如何脱困的?”
  胡啸英老脸一红,叹道:“老夫活到这把辈数,才知一山真还有一山高。唉!天外有
天——。”
  他顿了顿,又道:“我是让那‘孤独’给释放的。他正存森林另一方与异域人搏斗。方
才若非他重创洪寺,使洪寺发出惨嘶,而让诸位有所警觉的话,想来我们的损失必然十分惨
重。他——”
  桑季矢闷哼一声,截断胡啸英的话:“照胡兄这般说来,这‘孤独’倒还真是一条好
汉,还真是一名仁侠。”
  胡啸英怎不知桑季矢口中的讥嘲之意,但他不愿与这顽固的一派掌门有所冲突,只得忍
住性子,摇首道:“自然是不能就此论断。只不过,胡某以为或许我们该给他一个机会。也
或者,他——”
  “吼!”桑季矢猛喝。
  胡啸英抬眼直瞪着桑季矢。桑季矢也虎目含威地回瞪。
  单鼎皱了皱眉,打圆场道:“两位,这事暂时摆布。却不知林内是阿景况?何以不能人
林?”
  胡啸英应道:“林内布满异域人伏兵啊,自是不能轻率进入。”
  “老夫偏要入内。凭番族那区区的数十人,我就不信他们能挡我中原几百人大军!”桑
季矢大脚一抬,便要人林。
  一直嬉皮笑脸的不痴僧,忽地一个上前。他那肥厚的大手,搭上桑季矢双肩。“桑掌
门,用不着逞这一时之气。”他拉住桑季矢。
  桑季矢大怒,正待回头叱喝,却见不痴脸上首次满布任重与肃穆的神情,不再是以往的
嘻笑怒骂。桑季关一愣,话也就骂不出口。
  ‘何必动怒?一时的气愤,容易误事。这道理桑掌门也该懂得。平一平气,平一平气,
咱们就等上一会儿,再做定夺,不用过于急躁啊。”不痴耐心地劝解桑季矢。
  桑季矢“哼”地一声,虽仍是一脸愤愤,但倒也不再跨步入林。
  不痴增大手在桑季矢肩上轻轻一拍,表示谢意。他一个转身,又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不过,咱们可也不能老待在外面,总得想法子入林,将异域人赶离神州,各位有何腹
案?”
  单鼎看了看天色。他道:“还有半个时辰,便大明。到时我们就可一举杀人林中,且不
畏异域人的偷暗袭击。”
  “正该如此。诸位好汉,请先暂待在原处,等候天明的时机到来。”玄枕向四方揖道。
  于是,林内林外,都在等。
  等一个最好的屠杀的时机。等!
  “哼!”一声冷哼响起。
  本是一脸错愕的洪寺,立即清醒过来,他面露愧色,往后急迟十步。
  一个纤柔的身影飘了出来。正是她:“邪尊”凤霞飞。
  凤霞飞娇媚的脸庞,长满热气。“退下!入林协助。”
  供寺垂着头,脚步沉重的踏向林里。
  凤霞飞看往独孤寂心。
  她眼神极为冰冷地,直盯着他。那道眸光仿佛在说着,是独孤寂心自寻儿路,可怨不得
她。“报上名来!本教主不杀无名之辈。”
  独孤寂心晒道:“破例。”言下之意,是他恰是无名之辈。十足的讽刺说法。
  凤霞飞登时气得七窍生烟,怒唤道:“你这无耻小辈,连自己的名谓,也不敢说?”
  “没必要。”
  独孤寂心一派悠然,并不理会凤霞飞的冷讽。
  凤霞飞秀目一转,强压下心中溢满的怒气。私下,她暗自寻思:“动怒乃武者大忌。我
必须冷静;必须!今日的败局,都是眼前这男子惹起的。若不是他,神州人今番休想逃出生
天。可恨!大可恨!此人不能留。绝不能留。”
  凤霞飞缓缓舒气,降下心火。她的玉手,微微摆摇,看来是出手的前兆。
  独孤寂心不动声色。他让真气急速流遍全身;心中却不由再升起长久以来存在的疑问:
何以有武林?何以有斗争?武林没了,斗争还在吗?江湖究竟何没有尽止?一
  他,又莫名其妙地于死生血杀的斗局里,想起这些无谓的事。
  对于他是武林人这样的一个身份,他总是有种强烈而深切的荒漠感。
  他实在很难去掌握,所谓武林的一种实质感;可以触碰的、可以活生生握往手里的一份
和实感。他并没有。所以,他常有疑惑。
  他无以摆脱,那些死命纠结于他脑内的万千丝缕。到底?到底,真实的他,在哪里呢?
或者,有没有所谓真实的他?有没有?
  他继续师父的志愿;这是他自愿抉择的。他无海于这个决定。然而,另外一个问题又干
扰着他。那就是,他有没有必要,将过往的“孤独”所具备的黑暗面貌,—一重新展现?这
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思考。
  或者,他得走出昔往的束缚印象?然后,走向自己的“孤独”?但这还算是接承师父的
遗愿吗?他没把握。
  但他却在一次又一次的厮杀中,慢慢贴近这些问题的本身。这是很奇怪的现象。独孤寂
心很苦涩的笑了笑。
  眼前的凤霞飞,就像是个试炼的关卡,在等着他跨越。他似乎必须跨越她。似乎,必
须!
  独孤寂心深深感受到,凤霞飞的烈炽杀机。就在他感到她的意念时很诡橘的感受,他的
体内,却也仿佛有种跃动的韵律,在应和着。
  应和着心跳与血沸的声音。
  “突!突!突!”
  他仿佛听到体内某种异物的律动。虽然,他无法确切地知道那是什么,但他清楚它存
在。它的确存在,没有任何情态的存在,他只是知道它存在而已。其他的,他一概无解。
  那么就这样吧!他想。
  在他还没理清他的思绪前,就让自己陷入这个血海般的江湖,好好的将这死寂的氛围,
好好的荡上一荡、乱上一乱。他决定。也许,这是历练的必然过程。也许透由这些经历,他
能获得些什么。也许。
  总之,“孤独”的声威,必再扬起。这是目前他惟一所能为师父做的。
  惟一能做的。
  在林外的中原群雄们,对着眼前一片静寂默黑的森林,渐感不耐。
  毕竟,等待是一种最消耗能量的不动的活动。
  陡地,有人于人群中喊起来:“我们究竟在等什么?等天亮后,那些杀咱们同胞的番族
早就撤光了。咱们并肩杀进去啊!以咱们现在三、四百人的实力,没理由会输的。何必畏惧
那数十只番狗?”
  极为煽动的口吻,当下燃起众人的炽狂杀心。
  果然,立即有人呼应:“是啊!杀进去。”
  “杀!杀!杀!”
  “杀进去!”呼声震天。
  同时,伴随着的是,几百人的步伐迈纵声。“蹬!蹬!蹬!”
  大多数人已不愿再听从等候时机的指示。他们只想杀再杀。杀规
  群体的魁惑,已令人迷失冷静与判断。
  乱,变成是种必然的疯狂。
  于是,另一场杀戮,再次展开。
  萧游涯冷漠的双眼,迅疾地扫过当场。他注意到那放话扇风的人,正是偷袭“孤独”的
“辣手”巴少冠。
  萧游涯直觉地不喜欢这个人;很直觉的。
  杀声撼天后;中原群雄纷纷闯入深沉闷黑的森林内。
  寂然的树林,似乎正散发着一股残酷的死味。
  死亡,不远。
  因为,人对于战争的贪恋。
  可悲的贪恋!
  林的另一方。
  一场别开生面的厮杀,也随着神州人的呐喊,发动。
  凤霞飞随声而起;那双纤美的玉手,姿态优绝地,斜新独孤寂心的颈项。
  独孤寂心左右腾动。他的身形不住摆荡、难以捉摸。凤霞飞柔柔却足以致命的一抚,登
时让他避了开去。
  凤霞飞眼中掠过一丝血光。她一个跃身,直到独孤寂心面前,双手往前一探,掌势飘渺
难测,扩成网状,一举封死独孤寂心的退路。
  独孤寂心眸里透出一道烈光,左手握拳,狂撞凤霞飞掌网正中。
  凤霞飞冷冽地笑了笑。她不闪不避,双掌仍成包围状,欲要圈们独孤寂心的拳威。
  独孤寂心右手一场,心剑立即人手。
  他左拳加劲轰往凤霞飞;右手则持剑一副,砍劈凤霞飞头部天灵。
  凤霞飞迅速收掌;两脚急踏,身子一个直升,双足猛踩独孤寂心面部。
  独孤寂心头部一晃,脚下急扭,已来到凤霞飞身后。他左手暴伸抓住凤霞飞双足。
  凤霞飞腰一扭,人如陀螺转起,双脚随之端出十五脚。
  独孤寂心左手疾磕,尽卸十五腿。但已给了凤霞飞缓冲落地的时间。
  两人站稳后,静默的对立着。
  眸对眸。
  血光对上血光。
  现场空气,陡地沉凝。
  一丝一分,继而一片一团;最后演变为,整个空间的冻结。
  风,似乎也静息。
  为了两大高手的生死对决!
  桑季失一个大跨步,率先走入林内。他的身后,随着奔进二百余人。这些人多数是好勇
斗狠的年轻一辈。而留在林外还未入林的人,则是较谨慎、持重的一派。
  印法长眉一竖。“畅忧,快领些人手,布在森林西面,预备接应。”
  一个俊秀至极的少年僧人,合掌领命,带几十人往西方去。
  玄枕也唤道:“常泉,拦住东面。”
  展常泉领命而去。
  这树林的三方,对着的都是广大的草原。
  只有树林尽处面水。
  漫漫河流,直向“龙土”西方“直道长廊”而去。
  这也是为何独孤寂心要往这片树林直来的原因。
  慈言尼则淡然道:“这次可真算得上是,不久虎穴焉得虎子。”
  “走吧!”不痴僧大异于平素的痴狂。他豪情万丈地步入林内。
  其他人精神受到感染,也俱是一振,立即跟进。
  然后,谁有,杀!
  杀。
  叶不荡。
  风不飘。
  人亦不动。
  天空的远处,冷然的青艳,渐渐取代寂寥的墨黑。
  曙光正整装侍发,预备展露它那使人心神迷醉的悠悠魔力。
  然而,借然沉眠的大地,却被哀愁的血光,粉饰着。
  在生涩的乳自晕光斜照下,独孤寂心与凤霞飞的静态对峙,似乎也模糊了;模糊于光的
分影。
  动静之间,并不是那么的清晰和明朗。
  两人的身影,在渐起的薄雾蒙然。
  独孤寂心忽地不合常理地,望了望天色。
  要知高手对决,最注重气势的雄浑与连贯。
  所谓的气势,指的是能将心中隐埋的斗意,化成一种精神战力,藉以摧灭敌人的意志与
思虑。
  两方的对峙,若是有一方气势减弱;也就是意志集中力程度降低,则会导致气势的波涛
汹涌,全面反扑向弱的一边。
  这于高手决战时的胜负,有极大的关系。
  独孤寂心在望往天际的同时,凤霞飞已有感应。
  她虽觉奇怪,但气势翻浪滔天,一如猛虎出闸,不得不发。她狠一咬牙,“气转九虚”
之“失魂”,双掌穿插拍出,漫天掌影席卷包往独孤寂心。
  千万的迷蒙掌影悄悄地、无声地,却又奇丽的抚来;真让人为之心茫。果不弃“失魂”
之名。。
  独孤寂心身陷,凤霞飞的掌浪击杀,随着每一掌的飘洒劲撞而狂跳不止;瞬间,独孤寂
心已身中巨掌。
  强韧长流的劲气,如附骨之蛆,悉数锥人独孤寂心全身的脉络。
  凤霞飞正奇怪何以如此容易得手时,独孤寂心却惨烈的洌了咧嘴,笑。
  他在手一紧,心剑暴然一送;一道剑气,宛若神龙般地游走长出,直指凤霞飞胸堂。
  独孤寂心自知,今夜一连苦战数场,大耗元气,势难于短时间里败退凤霞飞。因此,他
决定拼着负伤缠打,速战速决,欲要通走凤霞飞。
  这次的拦人,实属一时兴起。连他自己也都实在是搞理不清,为何要这样做?他为何要
阻栏异域人的屠杀行动?这跟他的任务,一点关连都没有,不是吗?难道他也想成为所谓的
侠之大者?是这样的吗?哈!
  为什么啊,他已忘了。当然,或许是不想去记忆。总之,他已跟这场血战沾上关系;已
是躲不了的纠葛关系。既已做了,就要做到底;既已避不开,那就要快刀斩乱麻,尽快结束
这段莫名其妙的插手行动。
  如今的他,已不想管到底他为何要阻优异域人的屠杀;他现在完全不考虑这个。独孤寂
心现在最想的事,便是击倒眼前这名武艺骇人的女于。
  冒险一博!独孤寂心想着。
  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凤霞飞败伤,则异域人必为顾全教主伤势而退。那么他也能早点
脱离这一层怪异的关系。而他的不明确行为,也就能终结。真是一举两得。他想。
  “龙飘八脉剑”。
  他的“龙飘八脉剑”,是由死粹练出的极端之剑。
  所以,出招行式向来便是,非死即生。
  惟有在死亡炼狱里,“孤独”的剑才能展现罕匹的威力。
  这正是独孤寂心粹练出的“龙飘八脉剑”的最令人惶慌的地方。
  “死脉”是最能彰显“孤独”的剑的血腥招式。
  独孤寂心以身为盾,硬受凤霞飞掌力。他蛮以为可凭“死脉”的卸劲转力之式“幻”,
将凤霞飞的掌气,悉数化为己用,并转由心剑泄出,反击凤霞飞。
  但没想到,凤霞飞的劲力,竟是漩涡状的真气;且破人体内后,更如野马脱级般狂转不
停。
  猝不及防下,独孤寂心立受重创。但他毕竟还是寻出凤霞飞气劲的规循路径,将之化
炼,再藉而用之;终于成功反打凤霞飞。
  凤霞飞大骇。她不及反应下,被独孤寂心卖命释出的一招,轰个正着;在空中倒飞数
尺,咯出一口血,伏地喘息。
  独孤寂心也不好受。他浑身筋脉,饱受凤霞飞强力真气的摧残勉强以剑支地,“哇”地
一声,也喷出一口血。
  两人一招见血后;风,才慢慢地回荡起来。
  静息的灰沙,也缓缓而执着地,漫天飞扬。
  “该走了。”独孤寂心深知本身所创的程度匪浅。他强一运气;施起能收万物灵气的
“无地无极”神功,惜些许风的飘力,随着摇摆的风荡离。
  深觉不服故而又悄悄来到林边的供寺,不料竟见万胜不败的“邪尊”斜卧倒地,正不知
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看,眼前那傲气十足的男子,却还有余力脱离现场。他更是骇讶无
比;深觉中原能人无数。
  凤霞飞摇摇晃晃站起。她拭了拭血渍,哑声道:“此仇必报!”然后,她转头向洪寺苦
涩道:“传令下去!退出此林,往‘直道长廊’前进。”
  洪寺呆住,见凤霞飞秀眸浮起一道杀机,这才醒悟。他连忙转身传令去。
  “哼!”
  凤霞飞再瞧了瞧,独孤寂心逸去的方向。
  一抹冷沉的杀机,犹是不绝。但同时,却也有一种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其中况味的眸光,
飞起;但倏起倏隐,瞬息即投。
  又是冷哼一声。
  凤霞飞施起轻功,飘然离开。

  -------
  bnb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