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沈墨《孤独侠》
第四章 异 域
  萧游涯大骇。他心绪连忙一整,整个人融入自己手中长刀;去体验狂散刀气的缓缓脉
动。
  刀虹于空中一个转折,掀起一匹白练似的狂潮,再度劈往独孤寂心。
  霎那间,萧游涯己踱人他所能臻至的“天刀”境界;亦是无相无迹,浑然一体。但与独
孤寂心相较起来,萧游涯似乎少了点神秘与深透。
  独孤寂心好似已纵人了漫无边际、浩瀚莫匹的宇宙。在眼前的,只是他的躯壳;只是一
副臭皮囊。
  他,已不在人世。这种强烈的矛盾感,深深刺痛在场人的眼膜与思虑。
  一切仿佛存在;却也仿佛只是梦与幻的组成体。
  又一记闷响,在场中洋漉开来。
  毫无花巧的气劲碰击声,震乱了每个人的脑际。
  群雄也间接体验萧游涯所尝到的那种虚泛至极的空洞感。
  “噗!"
  萧游涯被黑芒震得护身刀气全数散乱;整个人倒飞开来,在空中喷出了一口鲜血。他一
个翻身,落地,倚刀喘息。
  独孤寂心则是口角溢出血渍,傲然矗立原地。
  这一式较量,无疑的,萧游涯吃了大亏。但未做!
  独孤寂心冷然看着战意仍然高昂的萧游涯。他的冷眸,出奇地掠过一丝痛惜。
  萧游涯仿佛明了。他凭刀支起身子,哑声道:“再来!”
  脸上满是担忧神情的岳翠岚,间言正待上前说些什么时,萧游涯挥了挥手,阻止她说
道:“翠岚,你给我待在原地。别过来!这一战,你要仔仔细细看清楚。这对于你日后武功
的进展,十分有助益——虽然,‘逸刀’心法首重飘逸之气;而为师的‘绝寒刀法’,求得
却是狂霸、无畏。但这却无碍于刀意与战法的观摩与融会。你明白吗?”
  岳翠岚止步,点点头;双拳狠狠捏住。
  ‘想皑派”以刀驰名江湖。自是对门下弟子要求甚严,非是浪得虚名。尤其是萧游涯的
教沫,更是粹练出不少瑰宝。
  萧游涯自小便天资聪颖。在他十八岁那年,便已习得全派内所有的武功;备受派内师长
及武林人士的盛赞。
  谁知,他甫一下山,便通上个能只手翻天的可怕人物。他伤重返派,疗伤三月后,自觉
自己过往所学过于杂繁。于是他乃尽弃以往所学,只反复习练“慈皑派”最基础的刀法——
“绝寒刀法”。
  两年后。萧游涯再现江湖。
  “天刀”于武林中如慧星般窜起,靠的就是一套十分基本,但威力雄悍的“绝寒刀
法”。
  这经验坚定了他贵精不贵博的武学理念。
  自他接掌掌门后,他便刻意挑选与弟子性情相仿的“刀法”,令弟子们只修练一种与之
个性相似的刀法,心无旁骛,绝没有分心之累。也就是因材施教。
  所以,虽然“慈皑”门人不多。但实力依旧雄厚,仍可鼎足江湖,不动不摇,名位九大
门派之一。这也是何以岳翠岚会使“逸刀”刀法——这本该是只有掌门才能修习的最高刀法
的原因。
  萧游涯双眸精芒湛然,直直罩住独孤寂心。
  独孤寂心右手控剑,斜向下方;回望萧游涯。
  萧游涯一副难逢知己的痛快样:“你我都是为武而狂的人。此战定要不快不休!”
  独孤寂心眼中漾着一片溶寞:“可惜——。”
  萧游涯慢慢站稳身子,手中长刀还是紧紧握住。“如何?”
  独孤寂心续道:“这——不是我的,目的。”
  萧游涯傲然笑道:“那恐怕由不得你。我们尚有两招。出招吧!”
  独孤寂心向外望了望。一抹笑意默默浮现于他的嘴角旁:“没时间。”
  萧游涯不解地:“咦?”
  “‘鬼舞教’特来拜会中原群雄——。”中原话是这块大陆上最强势的语言。被许多地
区共用着。所以,异域人会使用中原话并不是件奇事。远远传来用硬直的口腔,说着中原话
的浑厚声音。
  这个呼喊,揭开今日另一个血的序幕。
  “断水堂”外。
  一个风华茂盛、貌胜天仙的女子。她头戴珠冠,脚缠数条白带,以一种美绝天下的姿
态,在虚空中飞驰着。
  她的身后,有数十名剽悍的大汉,紧紧跟着。
  这时,担任盯哨的九大派门人,已卓立于“断水堂”大门前。
  本在堂内的展常泉,也出现在其中。
  到了堂外三十尺时,那女子摆一摆手,停下。随众也一同站定。
  她眉黛微蹩,向身后一个脸容严峻、双目寒芒连闪、全身紫杉打扮的人,发话问道:
“卓座主,前面的人,可是中原九大门派的人?”
  那被称为卓座立的紫衫客恭谨应道:“凛教主,他们正是九大派手下。”听这声音,敢
情他是方才传话过来的人。
  那教主美女,以不合她那娇艳面容的辛辣口吻道:“黄护将,把他们宰了。”
  “是!”一条人影从那美女的身后,急扑向九大派门人。
  九大派门下瞧着那些异域人,听着他们那种特有的快疾对话,虽不知他们说些什么,但
想来也知绝不是什么好话;眼看有人扑了出来,便知恶战即将开始。
  展常泉拔剑呼道:“我来!”迅速迎上那异域人。
  展常泉的对手,是一个形貌枯黄、身子细长的高大汉子。
  那高瘦人一双苍白瘦瘠的手掌,着实令人印象深刻。
  这人便是“鬼舞六护将”排名第三的“鬼手”黄泉;手上功夫傲视域外,是“异域”深
为人恐惧的杀人狂魔。
  黄泉赖以成名的“鬼手”,是出名的飘忽无定,犹如鬼魅般难以度测。
  展常泉十分明了今日一战的重要性。
  因此,他打一开始便下定主意,绝不能让这些域外先锋取得头筹。赢得下马威。是以,
他下手绝不留情。
  “烁剑士”称绝江湖的“绽晶剑式”,全数现出,没有丝毫保留。
  无数灿亮的光点在展常泉身前,暴裂开来;就像一块块的水晶,于空中绽放、散碎一
般。
  黄泉尖啸不停。凄怨恨仇的啸声,四面回荡着,再搭配他的如电身影,和快绝的出手动
作,使人不免以为他是由暗黑的地狱中冒出的妖触鬼兽,而惊骇下已。
  展常泉稳定心神。他长吸一口气,手脱一抖;一团晶亮的创芒,于虚空爆开,撒向黄
泉。
  一瞬间,黄泉被那眩目的亮光,射得睁不开眼。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一片亮烁的强光。
  黄泉闷哼一声,一个大转身,身子倏然飘退。同时他双手连颤,乱流似的气劲纵横空
间,硬挡展常泉匹练般的创气。
  一连串“碰”声响过后,尘土随劲气四处飞散。满地都是一片黄蒙。
  只见两条人影交叉回旋于扬洒的黄土细尘。剑光手影,乍起乍落。双方动作都快绝疾
速,毫无闲暇去思索其他的事。
  很快的,两片血雾,从尘土中渗透出来,但却发而不散;让人看来倍感诡异。这血雾,
似乎是两人勃发的真气,将身上溅出的血,给凝聚而成形的。
  人的体内,合有一股自然而实在的“气”。
  这气是布满全身,任意流走的、甚难捉摸的普通人并不知晓该如何去控制、或聚集这股
天然之气。
  所以,当“气”无以凝集,而渐渐乱散时,便是人慢慢衰弱、疲乏的时候。等到“气”
全然消散后,人也就迈进死地,归入黄土。
  然而,武林中人却自有一套“练气”的方法,能将自古以来便常存于每个人身中,但却
游散不聚的气凝结起来,成为可驱可守的气团。
  那可供操纵、驱使的气团便称之为“真气”!
  而掌握这种练气活的最主要关键,就是“呼吸”。
  练气须由呼吸着手;先使呼吸规律。一呼一呢,都有数次、节奏,无论食饭、就寝、行
路,都有其一定的规律,绝不会纷乱。
  如此,就可使气随着呼吸一张一弛,住一呼一吸间反复运作着,并熟悉这个节奏。渐渐
的,便能达到流转不息的自由境地。
  至此,便可经由自我意志,来操控气;臻至融汇为真气的地步。
  如今,由于展常泉、黄泉两人以功博命;连带的,体内喷出的血,不免也有真气混在其
中。所以,才有两片凝而不去的血雾飘浮于空中这样的诡谲情景出现。
  独孤寂心趁众人心慌之际,一个飞身,来到胡啸英身前。
  他左手一捞将胡啸英提了起来;且右碗一振,一道凌厉的剑气破空而起,冲毁堂顶砖
瓦,趁势往“断水堂”外离去。
  漫天的尘屑,扑面摆下。
  堂内,一片灰茫。
  这一连的动作在刹那间完成,群雄根本来不及反应。
  “爹!”胡莫愁大惊失色,英伟的身躯猛然拔起,追了去。
  单鸟语也自然而然的跃身而起。她那一带鲜艳的虹彩,穿过屋顶大洞,随胡莫愁的身影
去。
  在场群豪也有不少人正待跃起时,单鼎淡漠的声音阻道:“各位,且慢!”
  桑季矢双油一展,喝道:“还等什么?"
  单鼎也不答话,只是指了指外头。
  桑季矢双眉一动,当下决断道:“好!就先解决‘鬼舞敦’一脉。走!"领头走出。群雄
也跟着往外行去。
  单鼎回头向慈因尼说道:“神尼,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慈因尼笑了笑:“可是要我这徒儿,前往协助救回胡堂主?”
  “正是。‘九天女”同属一系,默契十足;而且个个是千中选一的好手。嗯,可惜的
是,九人未曾聚齐。这——。”
  静雅的施情烨恭敬说道:“单先生,我们其他的妹妹都在近处
  狄翼挥扇道:“那太好了!事不宜迟,你们赶紧联络,务必要拦住‘孤独’。必要时,
不妨施出‘大女舞’阵法。含烟,你也去、”
  狄含烟娇声应道:“好的!”
  萧游涯手一扭,刀入鞘,硬声道:“翠岚,去!"
  岳翠岚躬身领命。
  封清湘不待乃父言,便道:“爹爹,我随一众姊妹同去。”
  封夙点了点头:“小心,爹爹也有事忙!”说完,朝外走去。
  印法和蔼言道:“诸位施主,干万小心。”
  四女应了后,冲天而起;追单驾语、胡莫愁去。
  堂外。
  展常泉与黄泉于尘埃落定时,停了手。。
  因为,九大派掌门与清多中原群雄已现身。
  那美女教主纤手一招,黄泉自动退回阵内。
  但那女子似乎并不看重眼前数百人的阵仗;反倒一直在意着,方才从堂顶窜出的数条人
影。
  其中,那浑身黑裳的男子,竟让她有股心悸的痛楚。
  这是相当不好的感觉!对她而言。
  从堂内行出的桑季矢,劈头猛喝道:“你们这些育小鼠辈,快给咱滚出中原。”
  那女子秀容一肃:“‘鬼舞教’特来拜访。莫不成,这种口吻,是中原人待客的习
俗?”她那娇软的语调,说着雅正的中原话,别有一番风味。
  桑季矢还要说什么时,印法已来到门外。他合掌为礼道:“自然不是。中原并无这等风
俗。”
  女子飞耸的双眉一扬:“喔?哼。”
  “贫僧印法。姑娘是?”
  "‘邪尊”凤霞飞。”
  "‘邪坛第一人’?‘鬼舞教’教主?”
  凤霞飞撇了撇嘴,一扫方才的寒煞。她娇悄地笑了笑:“敢问大师,你法号‘虚僧’,
到底取自何意?”
  印法有些啼笑皆非:“凤教主,两军对阵,哪来这些言语?”
  “噫?谁说这是对阵?”
  “哎?”印法有些反应不来。
  狄翼折扇轻摇,温雅道:“风教主此行,难不成是考较我神州山水风味来的?”
  凤霞飞娇躯乱颤地笑着。惊人已极的媚态,恣意风采着。
  狄翼毫不动气:“不知凤教主笑些什么呢?”
  凤霞飞陡地止了笑。她那艳美的脸容,缓缓漫上辛辣的杀意:“这不是对阵。也不是游
山玩水,而是一场杀戮。单方面的杀戮!”
  “杀戮?”
  “就凭尔等?好大的口气!”桑季失一个耐不住,飞身扑前:“匡都派”得意掌法“巨
灵之手”,猛然拍向凤霞飞。
  凤霞飞不移不动。她悠然笑着。
  眼看,桑季矢就要一掌击中凤霞飞时;一个阴森的声育,讲着生硬的中原话:“老匹
夫,本人‘劈练掌’卓刃。记紧了。”
  一道劲韧的寒冷掌风,快极地靓起,硬是架住桑季矢盛怒下的一掌。
  “踏!喔!”声连响,桑季矢竟被迫连退数步。
  中原群雄愕然相对。
  傲视神州东方“岛士”的“匡都派”掌门,一出手就吃了闷亏。这——!?
  却不知卓刃能一掌退桑季矢,大半靠的是取巧。桑季矢是随意一掌怒出,但卓刃却是酝
酿已久;两相比较下,自然是卓刃略胜一筹。
  桑季矢稳住身子,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
  “原来,所谓的九大派掌门,亦不过如此。”卓刃尖酸的语调,道出某种程度的事实。
  独孤寂心疾奔于茂密茁长的草原。
  他感觉到身后,有一些灼热的呼息。
  愤怒、急躁和杀气。
  独孤寂心狂电似的身影,飞快地穿梭过大片的草原。
  草原尽处,是一条永不歇息的河流。
  刚才,那冲天而起、悦目已极的九色烟火,还久久闪耀于墨黑的夜空。
  独孤寂心明白,那是“九天女”特殊的召集方法。看来,“九天女”还有人身在附近。
  独孤寂心忽然有种迷离、虚妄的感觉;那样奇幻的感受,深切却又朦胧地烙在他的脑
际。
  同时,他又觉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和感,弥散于整个草原。
  甚至充盈着整个,天地。
  有人。来了。人已到。
  独孤寂心停下脚步。
  一个很温柔,很平静的身影,出现在草原的尽头处。
  那人正巧挡住独孤寂心的去路。
  是个女子。
  一个剑意比天的女子。
  凤霞飞俏脸不带一点感情地瞧着中原诸人。她的情绪反复之剧烈,转变速度之快,都在
使人不寒而栗。
  卓刃上前说道:“今番来此的目的,其实,嘿!十分简单;不过是想讨教讨教罢了。”
  “好极!那就不须多言了,来吧。”桑季矢似乎把全身的怒气,都发泄在异域人现场情
势,一触即发!
  印法阻道:“卫慢。贫僧有些问题,想要请教诸位。”
  “大师,何必再说?”
  “桑施主,贫僧只需要一些理由。否则,我何能心安?”
  凤霞飞目中闪开一道亮芒:“倒不知,大师要问些什么?
  “贫僧只想知道,为何异域人要加入这场杀戮?”
  “很简单!因为,复仇!”
  “复仇?”
  “这个理由,还不足够?”凤霞飞冷冷说着:“就是复仇。多少年了,太久了。真的太
久!我们这些被你们神州人看为番族、野蛮人的异域人,总算等到这个机会。你们的王朝盛
极而衰,再也无力整合神州的所有力量。而一直积弱的我们和其他地区的族群,却慢慢回复
旧况。现在也该是我们让你们好好尝尝被欺凌的滋味。”
  印法眼中掠过哀伤,白眉不住地颤动。“是吗?就为了,有仇报仇。”
  疯疯癫癫的不痴僧,忽雨哈哈一笑:“嘿。如此说来,我也有件事要拜托你们。”
  “什么事?”
  “希望你们活久一点。活得越久越好。好智咱听听我们的后代子孙,会不会也用同样的
话与你们说?”
  凤霞飞,沉默。
  独孤寂心看着眼前女子;仔仔细细的看着。
  女子脸上荡漾着明晖似的笑意。她那一身淡紫衣裳,有说不出的娴雅、道下尽的温柔。
  “我是云破月。”这温柔至极的女子淡淡说道。独孤寂心单手一抛。胡啸英庞大的身
子,轻悄地跌放地上。
  “‘剑阁’阁主?”
  云破月温婉一笑。
  当今天下,两个也许已臻至剑道极境的人,在这一刻相遇。
  宿命似的邂逅!

  -------
  bnb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