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还珠楼主《翼人影无双》
二十二、毒火散如烟 一击功成霹雳子
  铁笛子闻声回顾,一个道童打扮,身材高大,肩挂一个大红葫芦,手持一对又长又
大的火焰钩,头挽双髻的怪人突由来路那面凌空飞来,手舞双钩,朝黄衣女子扑去。先
当来敌是在前面,不曾留意身后突然出现,也未看出人由何处纵起。又见黄衣女子全副
心神均在前面,非但身后来敌不曾在意,便那枭乌一般的怪笑也似专顾前面不曾听到,
眼看道童凶神恶煞一般双手舞动起一身火花,已由身旁飞过,似要照准黄衣女子当头下
击,心中一惊,不由急怒交加,扬手便是一串枣核钉照准道童打去。目光到处,刚瞥见
黄衣女子身后似有寒光微闪,也未看真。那道童原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老远发现仇
敌,悄没声飞纵过来扑上前去,做梦也未想到旁边树后还伏有一个强敌。铁笛子又看出
来势万分猛恶,左手暗器还未发完,右手铁笛己连身飞出,运足内家罡气朝前打去。道
童骤出不意固禁不住,铁笛子也因不听黄衣女子警告几乎吃了大亏。
  原来来这两个凶孽正是狄梅师徒,早就想好阴谋,铁笛子不知敌人两面夹攻,他这
里刚连人带兵刃暗器一同飞出,耳听接连两声怒喝,铁笛子久经大敌,耳目何等灵警,
刚听出敌人怒吼之声,一前一后,连念头都不容转,百忙中只瞥见那身材高大,貌相狞
恶,手舞双钩,周身火花飞扬的道童似被铁笛罡气打伤肩臂,又连中了几枝枣核钉,随
同怒吼之势待要转侧,不知怎的一来凌空倒翻出去好几丈,落地便不再动,手上双钩还
在发火,衣服似已点燃,别的还未看出。说时迟,那时快,道童第二声惨号尚未人耳,
一股长达两丈、瀑布也似的火花已似惊虹电射,挟雷霆万钧之势迎面冲来,那火花比那
日山亭所见马、穆二贼所发还要猛恶十倍,火头约有丈许粗细,中杂霹雳之声,左近山
石林木扫着一点当时炸成粉碎。
  铁笛子骤出不意,这类毒火又极厉害,扫中必死,万无生理。不料就此危机瞬息千
钧一发之间,身子忽往上起,脚底一串迅雷火龙也似冲过,好似被人抓住一同飞起,往
斜刺里飞纵出去老远,耳听波波连响,接着一声大震,紧跟着背后一松。落地再看,一
条人影已往原处电掣飞回,同时瞥见那毒火来处乃是一个貌相丑恶,身材矮胖,穿着一
身极华丽的羽衣星冠,周身挂满葫芦刀钩和各种兵器的妖道,左手拿着一口长剑,右手
一个精光映日形似铁筒之物,毒火便由内里发出。
  方才立处忽然多了三人,内中一个好似刚刚抓了自己逃出险地重又飞回,穿着一身
前朝山人装束,虽刚落地,神态却极安祥,若无其事,斜刺里飞来一只比鹦鹉大不许多,
通体白毛如霜,似鹰非鹰的小鸟,一到便落向那人肩上,另两人做一路赶来,也刚到达,
正是药夫子和苦沙弥。三人仿佛久别重逢,正在说笑,眼前敌人全没一人理会。只先见
黄衣女子由乱石堆中现身,先和敌人对立在两丈以外,双方都以全神注定对面,一言不
发,方才大股毒火在接连波波两声和迅雷也似的大震之后似被来人破去,连妖道手中金
筒也被炸成粉碎,散落地上,共只被人抢救,飞身而起转眼之间来人竟将毒火破去,药
夫子、苦沙弥也同突然现身,以自己的耳目事前竟未看出那是怎么来的,别的不说,单
这神速的动作也是惊人。照此形势分明占定上风无疑,忙赶过去想朝三人礼见时,那前
朝山人打扮的一个首先开口笑道:“旺子不必多礼,你怎如此粗心大胆,人家不要你冒
失出手自有原因,偏要累我多管闲事,方才形势险恶已极,如非苦沙弥抢救得急,我还
当他师徒三人是有心的呢。”
  铁笛子见那人看去只有四十来岁,中等身材,貌相甚是英秀,人更安祥,苦沙弥对
他执礼甚恭,便药夫子口气也十分谦敬,料是一位极有名的老前辈,行礼之后方要请问,
那人已先答道:“我叫杨山人,将来问你师父自会知我来历,我还有事,此时无暇和你
多谈。妖道狄梅积恶如山,万万容他不得,但是我们均不喜两打一,如被逃走我还要追
去呢。”药夫子闻言喜道:“杨老前辈竟是为了这厮而来么,怎不早说一声,白费许多
事,还几乎使祖旺(铁笛子本名)受到误伤。后辈师徒三人原因祖旺帮了我们的忙,还
受虚惊,心中不安。又知新桃源人间乐土,个个好人,恰巧苦沙弥探得他有对头来犯,
内有一人业已先到山口外面隐伏,因其人虽刚愎自私,曾经受过多年教训,曾经立誓痛
改前非,决不至于任意行凶,欺凌善良,便他以前也无多大恶迹,只要应付得宜便可无
事,我们只嘱咐祖旺他们留意,没有过问。只知后崖这面来敌最凶,内有一个穿荷花衣
道童打扮的凶孽尤为厉害,我虽生疑,不令祖旺他们参与,意欲代他消灭来敌,以作报
德之计。先还不曾断定来这几个便是昔年兀南公门下余孽,后连杀了三个均未说出他的
来历,未了一个见机先逃,被苦沙弥赶来迎住,迫于无奈,求生心切,才打出他师父的
旗号,想要吓人保命,就便激将。这时我已由那些残破的毒药火器中认出来贼门户,赶
往查问,果然不差。心想,除恶务尽,这班凶孽留在世上早晚是民间一个大害,决计多
留十天半月,将乃师引来一齐除去。孽徒已被苦沙弥用他数十年苦功练成的罡气震伤肺
腑,至多保得五六月活命,决无生理。狄梅极恶穷凶,骄狂好胜,得知恶徒全数送终,
决不干休,定必赶来。
  “我知此次狄梅虽受贼党勾引,狼狈为奸,本身还怀有极大野心,想在群贼发难以
前抢先下手,派上四个徒弟假装隐居下面崖洞之中,打算装神闹鬼,卖弄障眼法,将那
些善良的村民引诱上几个,自称神仙下凡,硬说来人生有仙骨,收为徒弟,等到探明村
中虚实,再命暗中物色教徒,到时使作内应。他知村中为首这班弟兄姊妹不会上套,只
有村民好欺,用此阴谋诡计,到时里应外合,将为首诸人杀死,再将全数村人制服,做
他徒子徒孙,就以新桃源作为根基大开山门,广收教徒,再以妖言惑众,准备大举,使
那昔年邪教死灰复燃,做梦也未想到这班久经患难,在祖旺他们弟兄领头之下业已转入
安乐的村民早已明白是非,分清善恶,村中戒备又极严密,人都机警胆勇,谁也不会上
他的套。
  “最可笑是他腊月中旬方始来此潜伏,除夕前后便要下手,短短半个月光阴,想迷
乱全村人心,非但把事看得太易,做法也真蠢到极点。他料新桃源崖顶定必有人眺望,
本意想使林中群鸟惊飞,诱人来探,先试一下,不料却将杀星引来。我们问出狄梅还有
一个最得宠的大弟子萧灵童,最是凶恶残忍,尚未到来,立意借此机会一网打尽。那日
生梨下坠,祖旺曾听头上振羽之声,此梨又只太行山深处才有出产,虽曾疑心老前辈或
者来此,多半先见森林之中来了强敌,想使祖旺人林窥探,后见愚师徒业已有人前往,
临时变计中止,故未出面,连留心了好几天,均未发现踪迹。我知老前辈一向神龙见首,
天马行空,照例功成即去,不现踪迹,也拿不准是否在此,还是路过,人已离开。因这
一班凶孽毒火厉害无比,妖道狄梅又有种种教规,事情如其揽在我们身上,他不占得上
风,暂时不会再寻新桃源的晦气,反正崖后可以无虑。前山那面也因来人发生一事,不
过明年初三不致发生变故,乐得借此时机多约点人,专心准备应付之策。所以今朝祖旺
等四人想要入林窥探,被我们止住,原是一番好意,想是少年人好胜心高,也许觉着自
己的事全仗外人相助,还不使其与闻,心中不大愿意,午后仍是偷偷赶来。为恐我们知
道,并还绕了远路。
  “我正在东峰望敌,知他心意,觉着今日强敌多半必来,祖旺此行虽极危险,少年
人心性也就未便阻止,好在林中有人相待,便由他去。等我发现狄梅师徒分为两路掩来,
忙即赶到,刚看出他那藏处易被发现,想要抢往前面,不料他没想到小徒黄莲早有警觉,
看好地势,故意顾前不顾后,实在还是诱敌,一时激于义愤,妄自出手,我师徒虽已赶
到,骤出意外,下手仍晚了一步,不是老前辈抢救得快,只差丝毫,他便不死,两条小
腿也非被炸断不可,真个险极。老前辈这些日来都在这里么?”
  杨山人笑答:“我起初原是无心路过,因听沿途苦人对铁笛子他们歌功颂德,他们
村中作为与我昔年的心意许多相合,意欲便道一探虚实,因由东南那面来此。中途发现
四个恶贼正在议论,说是当日一早赶到,刚寻到地方,准备行使阴谋毒计等情。我先想
引新桃源这班弟兄前往查探,我在暗中相助,将其除去。因这几个恶徒均是狄梅海外所
收,从未见过,只觉身边毒药火器有异,料与同类,也未细看,听了几句便自离开,并
不知这四人来历。后见你师徒三人在此,业已有人赶去,又听你和他们说话,知道你和
新桃源已成一路,我便随后跟去,后见黄莲独斗三贼,你和苦沙弥先后赶来,才知来贼
底细。想起了昔年心愿未了,本和两位同门至交约定,到处搜寻这般凶孽的下落,自是
求之不得,一则我向不肯抢人善功,二则恶道只管骄狂,知我在此,难免又逃海外,无
法搜寻,所以未在人前露面。虽不曾和你们相见,每日都在用心查探,料定今日恶道师
徒必来,你师徒三人固然足能应付,到底事隔多年,许多难料,果然毒火厉害,来势尤
为猛恶,我在救人时顺手连发两粒霹雳子,方将它炸成粉碎。如今恶道虽是全身披挂,
情急拼命,这类凶孽最是卑鄙无耻,稍有机会仍是非逃不可。如我料得不差,底下的事
由我代劳如何?”
  说时,铁笛子早看出那名叫黄莲的黄衣女子和贼党对立相持,先用暗器火器拼斗,
黄莲只用双手和随手抓起的碎石树枝当作暗器朝前打去,掌风呼呼,刚劲无比,所发沙
石枝叶碎木之类东西不大,随手就是一把,可是发将出去均比镖弩还要厉害。恶道虽未
受伤,一身奇形怪状、五色辉煌的道装已被打得粉碎,有时吃恶道挡开,或是避过,大
蓬打空的残枝碎叶、沙土石块打在旁边大树之上,十九深嵌入木,刀切也似钉将进去,
打到地上便成蜂窝一般的小坑,内家功力与罡气之强实是高到极点。狄梅连将身边凶器
发了五六件,都被黄莲破去,多半打成粉碎。黄莲虽然全神贯注敌人,目不旁瞬,神态
尚还自然,动作也有快有慢,人却一步一步离开那堆乱石缓缓往前逼去。狄梅仍立原处,
愤怒如狂,面容越发狞厉,不时偷窥这面四人神色,杨山人和药夫子问答的话语声不高,
相隔也有好几丈,不知是否被其听去。眼看黄莲越逼越近,离开恶道也只六七尺光景,
方想:“恶道固有情急拼命之势,黄莲身向前移,虽比那日苦沙弥走法快了不少,但是
同一门路,恶道身边还有两件凶器不曾发完,不像是有逃走意思,莫非还有拿手不成?”
心中盘算,因听杨山人说话,未免分了点神,听完前言,刚要开口,忽听一声怒吼,目
光到处,敌我两条人影仿佛对面猛冲,还未看清,突又由合而分,一东一西,由旁边电
也似急交错飞驰过去,双方身法之快简直少有,再看敌人业已逃走。
  原来恶道自从毒药火器一破,铁笛子被人救走,认出来了一个大对头,早知无幸,
因料对方都是成名多年的能手,看神气不致两打一,先和黄莲恶斗,还想先杀敌人乘机
逃走,后见敌人厉害,又施出独门身法,想用内家罡气连身扑来,对方独门罡气一经发
动,多么厉害的凶器也是难当,何况旁边还立着三四个强敌,内中一个克星比对面敌人
还要可怕,再不见机万无生路,于是打定逃走主意。表面假装情急拼命,暗中准备,看
准黄莲引满待发之势,双方恰巧同时发动。狄梅好狡非常,知道这几个敌人全都对他留
意,如往来路逃走十九无望。对方罡气那么厉害,一被罩住全身,暂时便不死伤也难施
展,想好诡计,以进为退,随同前扑之势,将腰间火焰钩就势一抖,发出两弯绿莹莹的
火焰,身子一矮,先照准敌人下三路剪到。黄莲不知是计,只当敌人妄想拼命,准备用
毒火往下半身攻到,周身罡气业已发动,闪避无及,暗骂凶孽找死,百忙中也将身子微
矮,双手同时往外一翻,呼的一股急风,连身和箭一般照准敌人平射过去,本意反伤敌
人,不料狄梅早在暗中蓄好潜力,也是急上加快,就这千钧一发之际,随同双足一蹬之
势,连身拔起,竟由黄莲头上一东一西对冲过去,跟着便是星丸跳掷,接连几个起落,
人已到了林外东山崖腰之上。
  铁笛子见敌人动作如此神速,自己万迫不上,刚急得要喊,忽听笑说:“无妨,他
逃不走。”侧听药夫子正招手把黄莲喊过,杨山人已不知去向。再看狄梅人比壁虎还快,
转眼到了东峰危崖腰上,离顶不远,快要越过,崖腰下面忽又多了一人,定睛一看,正
是杨山人,就这晃眼之间已快追上。等到狄梅越过峰崖,杨山人也追上峰顶,相继失踪,
估计双方相隔不过十余丈,照那追法转眼便可追上,第一次见此奇迹,好生惊喜,便向
药夫子师徒三人说明心意,意欲请往村中居住,至少也请少留数日,新春破五再走。
  药夫子笑说:“我们山野之人,清苦生活业已过惯,并非矫情,到了你们那里反觉
拘束。这个还在其次,最重要是还有许多事情未完,难于分身。日前所杀那几个恶人,
除两叛徒外,内中几个帮凶尚有不少余党,也须即早除去,免留后患。实不相瞒,当初
开山教祖连山大师本意是想将那许多旁门异派收在一起,加以感化,因此本门法规甚严,
人门也是最易。不料这班门人良莠不齐,终于发生许多变故,连山大师在月儿岛火化以
前,曾经召集门下几个忠实方正的徒弟,当众示意,令其解散本教,无奈第二弟子执意
不肯,结果只清理了几次门户,又留下一支宗派,重订教规之后比前更加严厉,异派中
人全都怕苦怕难,尤其本教向以墨子为宗,专重舍身救人,自家刻苦,样样拘束,不是
心志坚定决难忍受,又因前两代祖师遗命,说开山祖师便因广收并蓄,以为恶人一样可
以感化教好,以致所收徒众大滥,几乎铸成大错,于是抱着宁缺勿滥之旨,不是其人,
任他说得天花乱坠也是无用。为了取才太严,人数越来越少,本教也就衰落下来。
  “最后到我师弟羊良一代,先因家师墨沙老人去世前三日我因一言之失犯了教规,
不应继为教主,事前我又发现石窟遗书,得知前两代祖师心意,不愿本教再传下去,便
和师父同门密商,意欲照着遗书上之言结束本教,不再流传,以免将来为了处世偏激,
再铸大错,或被好恶败类混将进来,仗着本门传授在外横行为恶,结果真正救到的人没
有多少,好心变成恶行,稍有不当,害起人来便无止境,不料先恩师和羊师弟心有成见,
不知人在深山之中,无论学得本领多大,极少与人相见,专一隐秘,先与大量苦难人民
隔了一条极大鸿沟,如何能救他们?即使每年云游之时偶然帮了有限几个人的忙,这还
要对方真到生死关头,对头厉害,无人能敌,才肯出手。这等作法,如何救得多人?
  “先师明知我所说有理,仍舍不得那一班徒子徒孙,更舍不得传了这多年的道统由
此中断,我虽苦口劝说,竟不肯听,如非寻到遗书与我所说相同,上面并有门人犯了罪
恶固应受教规的严罚,如其中途心志不投,或是看出本教不合之处,只不背师叛教,违
背誓言,转为仇敌,平日再未犯什大过,也可向师长密禀,自请退出,以后对诸同门便
成教外之交,非但双方没有敌意,如有善言良法向教主说出,还应按照情理虚心接受。
先师见我入门多年,共只说过三日前一句错话,并无其他过失,又有遗书作证,一面误
认我因不能继承教主心中不快,留在山中将来难免发生争执,一经脱离本门永无重返之
理,连平日所收徒众也不能带走一个,这样可免后患,当时答应。第四日一早他老人家
便照教规自断真气,以应昔年为了犯过期满自杀的前言。
  “羊师弟却是我的同门知己,照样对我恭敬,并还不放我走。后经再三力说,以我
本心实是想多救人,见本门师徒行踪诡秘,多少年来并无多大作为,尤其号称救人济世。
却不与大群苦难人民交往,与我当初入门之意相违。自从发现遗书,得知先后经过,越
发醒悟,这才毅然请退,并无他意,此后将以行医为业,专救那些贫苦无告的病人,多
少还可做一点事,留在山中彼此无益。走时又对他说,我们门下徒众照着旧规每人都有
一样救人济世的技能,如不拿将出去,学它何用?师弟最好照我平日所说去做,专对门
人言动力用心机只以刻苦呜高,想要保存本教,不由实际救人去下功夫,决非善策。再
说对于门人过于严厉,在你以为可以考验他们心志,实则许多地方不近人情。真正善良
而明道理的人十九难于忍受,而那好恶之徒正好乘机而入,先以小忠小信取得你的宠信,
等把真传得去,虽不敢明目张胆为所欲为,背后也必做出许多恶事,甚而背师叛教,或
者等你去世任意横行均所难免,务要三思,不可大意等语。
  “我走之后,起初不时也往山中访看,后来见他成见太深,还是以前那一套,对于
徒众反更严酷,成就虽非没有,一些隐伏的危机他竟丝毫不曾想到,我劝他不听,自家
行医事情又忙,也就难得再去。我早看准他后收那几个爱徒至少也有两三人不是善类,
断定将来必有事变,因此每次往访,都由门人不奉师命轻易不能前往的两处地方去寻他,
所以连苦沙弥以前均未见到过我。日前杀那两个叛徒最是得宠,也最凶狡,非但乃师被
他阴谋暗杀。黄莲、苦沙弥均吃过他的大苦,下余两辈同门也全被他杀光。这两叛徒自
知罪孽深重,动作如鬼,和他勾结的那些帮凶也只有限两人知他底细。他因事闹大大,
连两个知道此事的门人均被杀以灭口,从此未再收徒,全家隐居深山,专一过那荒淫生
活,寻常装着告老归林、隐居深山的大绅士和性情风雅的隐士高人,丝毫不露一点形迹。
等我三人最后查探出他的巢穴之时,单他招往山中耕种的土人连男带女被他阴谋暗杀、
强奸逼死的就不知有多少,连山教也就由此终了。
  “前数日黄莲还想保存道统,在师徒相承之下将它延续下去,昨日经我最后劝说,
晓以利害,方始变计,从此不再作那复教打算。先除孽党,再将叛徒杀害的师长同门觅
地安葬,一面设法照料他的遗族,从此随我行医,并作除暴安良之事。事情甚多,哪有
工夫到你村中度岁。好在来日方长,相见不远,方才那位杨老前辈我未得他的话不便明
言来历,逃贼狄梅必被迫上除去。他本无心路过,十九不会回转,你也无须守候。我师
徒三人或者还有再见之时,盛意心领。我虽退出本教多年,以前曾有誓言,许多良好的
教规照样遵守,照例自身的事自己了,这些用来诱敌的残尸死贼均应由我三人掩埋,不
能假手外人。你们村中年内虽可无事,狄梅师徒全数伏诛,你那对头决不知道,又都怕
他,不敢违抗,事前并经约定,贼党决不敢在大举以前来此窥探,后崖这面如非小心太
过,防备万一,连你们崖顶守望的人均可无须,但是一过除夕便一步紧一步。虽然前日
得信,你那许多对头虽想早来,因等狄梅的信,我料至少要到正月底边才能大举,但是
敌强人多,并非一路,得信之后全想争先,零星骚扰多半不免,内中颇有几个能者。你
们虽受高人指教,命黑雕飞往各地约人,到底为日无多,准备越充足越好。还有那日所
见一人一鸟,我们虽知他的来历,暂时还不便向众明说,只你一人可以得知。我因说来
话长,写有一封柬帖,本想这里事完设法与你送去,现在交你,可照上面所说应付,别
的俱都无须,各自回村去吧。”
  铁笛子知道这类高人言出必践,不便违背,又乘机探询了几句。得知杨山人同了两
个至交都是前辈高人,为践昔年之约,特意出山专一搜寻昔年被三人无心放逃的那几个
著名凶孽。因这几个漏网余孽有的比狄梅师徒本领还高,比不久来犯新桃源的贼党厉害
得多,惟恐一时疏忽连累旁人受害,故此踪迹十分隐秘,轻不与人相见,方才一去已不
会再来。此老看似年纪不大,实则行辈甚高,乃是昔年峨眉三英二云同时人物,比自己
师父老铁笛子齐全还要高出两辈,这一惊真非小可,知道对方身有要事,不肯相见,并
非失之交臂,悔也无用。且喜方才不曾失礼,对方口气甚好,神情关切,将来也许能有
见到的机会,想了一想,见黄莲面上已有不耐之容,只得拜别药夫子师徒三人往回赶去。
  铁笛子刚一过沟,遥望前面崖顶上有数人走动,定睛一看,正是南曼、文婴同了两
个新来的好友,料因自己出来时久,恐又发生事故,忙即挥手招呼。南曼等见他回转也
就停住,一会赶到,见面才知崖顶守望的壮士方才因听霹雳爆炸之声由森林那面传来,
并有五色火花隐现,忙朝下面通知,南曼等四人奉命巡查,正由当地经过,闻言想起铁
笛子此时必早赶到森林,分明遇敌,发生恶斗,药夫子师徒三人想必也在那里,料知来
敌决非寻常,忙向大侠智生商计,同往窥探。还未上崖,便听守望人报烟消火灭,雷声
已止。等到觅路走上,还未越过崖去,铁笛子已由林中驰出。双方说完经过,得知年内
无事,越发高兴。铁笛子也未明言前山怪人来历、日后如何应付的话,到了下面又向众
人说了一遍。离年已近,虽然无事,照样戒备。众人本意借此练习,丝毫不曾松懈。
  光阴易过,一晃到了甘八夜里,村人个个欢喜,样样宽裕,人数又较往年多,还来
了好些外来的嘉宾,一面还要准备应敌,因此谁都精神兴奋,比哪一年度岁都要热闹。
加以村人见为首七位弟兄姊妹终年奔走江湖,劳苦功高,难得在家团聚,像今年这样全
数赶回,一同欢乐,这些年来难得遇到。明年春耕和各种应与应革之事又经公众商计,
想出许多优良完备的方法,照此下去人来越多,年月也越过越好。一过正月半,不管敌
人来未,均要按部就班照着预计和各人应做的事拿出全副心力分途下手,求取永久安乐,
都想乘此年终岁首空闲时候,一面演习阵法,防御仇敌,多学一点本领,一面全村同乐,
大家快乐上几天,补偿昔年所受劳苦,鼓励未来进取之志。不分男女老少都是一条心,
这班天真纯朴的村人平日勤俭耐劳,分工合作,一旦有此行乐机会,都巴不得当时便能
享受,为首诸侠见此盛况也是欢喜,不愿违背众意,又防万一不过初五发生变故,有煞
风景,由除夕夜吃完年饭起始便将村众所备花灯张挂起来。新桃源虽然深藏乱山之中,
但是地势广大,除当中十来里方圆一片盆地外,旁边还有几条新开辟出来的山谷,内中
地土也有不少。这大一片地面在全体村众合力点缀之下,到处灯火辉煌,香光浮动,一
到夜来简直成了灯光花影交织而成的光明美景,笙萧鼓乐之声远近相闻。村人公用的各
式各种年货十九是在年前赶造停当,多半依照旧例各按人口分配,有那出力最多的经过
公议还有奖酬,人也受到众人敬爱。还有一些应时的年景和未制完的糖果花灯之类都在
议事厅前,两排工房内外,在巨烛松明朗照之中,由那善于制造的人领了一群男女村人
分头下手。
  另一面用木板搭成十多丈长的木案,食用之物堆积如山,由七八十个年纪较老的男
女村人主持分散,各取所得。案前领取年货的村人事前均早排好次序,应时而至,奉命
轮值不能来的便由家属旁人代领。只管人多,物品种类又多,连幼童练习打猎的刀枪器
械也是大量堆在那里,这类按人分配之事从廿三日起每日夜饭前后均要发上两三次。当
年全村共有一万多人,非但丝毫不乱,往来领取均有一定时地,到了就拿,并不耽搁光
阴,反因当地宽大,花灯最多,甘六日起越发光明如昼,平添出一副雄壮欢乐而又整齐
的场面,如由山亭凭高下望,领取年终慰劳礼物年货的村众宛如三四条长蛇接连不断,
时东时西,蜿蜒游行在那灯山花海之中,只管一个个笑逐颜开,兴高采烈,仿佛从头到
脚都笼罩着一层喜色,快活已极,但听不到一点喧哗争吵之声。
  人们也是顺着一定道路此人彼出,自来自去,没有一点拥挤纷乱。明是从容缓步,
各拿着应取之物说笑前行,并无一人干涉指挥,偏是那么安祥自然,没有丝毫矜持。这
类和平安乐的人间乐土,在以前专制帝王时代常人便是睡梦之中也未必能有发现,休说
以前未在山中过年的外来佳宾惊奇称赞,连铁笛子夫妇也因在家过年时少,虽然见过两
次,但无当年之盛,觉着共只几年工夫,这班天真纯朴的村民竟会自然而然有此意想不
到的美景盛况,可见他们勤劳忠勇,容易分清是非,只不踏在他们头上,终年压榨侵害,
使其不能安身,稍微加以指教,他那本身智能便可自然发展。因是人多力大,又先选出
一些最好的做榜样,于是争相仿效,知道先公后私,结果公私一体,为了众人便是为了
自己的道理,一切均关本身福利,全都勇于任事,乐于出力,谁也不愿做那坏人懒汉了。
因其全体打成一片,自然力量越大,事业也是无穷,人力用不完,山林川泽之利更取之
无尽,这日子怎不越过越好?人心也就自然归善,培养起好的道德与善良的风气,永不
再见一个败类,这是多妙的事。
  话虽如此,这些以前都是一些璞玉浑金,如非为首的人能够领头主持,按照他们切
身利害集思广益,样样照着他们心意因势利导,随时随地研讨改善,也不会有这样好、
这样快的成就。似此本质善良,天性更厚,多经患难辛苦,识得善恶去就的人们,明是
富强国家的最好根基,一班穷奢极欲的专制帝王偏要抛弃他们,不与合而为一,反而滥
用淫威,侵害压榨敲骨吸髓惟恐不尽,岂非天字第一号的混蛋!村中设施只限山中一隅
之地,当家天下的万恶制度未消灭以前,天下之大,亿万人民之众,不是身临其境自然
还有许多没想到的地方,但是无论何事,只要真正公平合理,按照切实情形,一面由主
持的人掌稳了舵,定好国家根本大计,一面本此方略,各以其能;各取所值,人无弃力,
地无弃利,人知为公而不为私,所谓为公还是为了众人,结果每一个拿出智力的人都能
身受其福,出力最多的人均能得到国家奖励,而其应得的报酬也只及身而止,身后虽受
众人的敬仰,但在新制度之下人以不劳而获为耻,加以老有所归,幼有所养,国家决不
抛弃为公众出过劳力的人。一面无论何人均要出力任事,必须发挥人身固有的本能,才
能名利双收,享受荣乐。祖父虽有遗产,子孙却以接受私财为辱,要拿自己的力量取其
所获,这样财富就因少数人之出力较大,所得较多,也只享受到他应有的收获,所争只
在为国为民出力最多的荣名,无须再作子孙后世之谋,大量财富不致被少数人所把持侵
夺,人也无一肯作此想,自然家给人足。谁都想过好日子,谁都乐于出力,哪里还有不
公不平之事发生!似此比这个还好十倍的太平盛世一旦实现,那是多么快活!
  心正寻思,忽听一声雕鸣,满地灯光反照,天空红影中一团黑影已由小而大,飞星
下坠,朝当地直射下来。场上村众方在昂首欢呼:“我们的黑雕来了!”南曼一声欢呼,
已抢先往亭外崖口纵去,同时黑雕也将两片铁翼一收,斜射下来,落向南曼肩膀之上。
铁笛子早就发声相应,跟踪赶出,见雕口和雕腿上均有书信,左爪还抓着一只玲珑精致
的花篮,异香扑鼻,内中放满一篮鲜枣,都有鸭蛋大小,隆冬之际哪有此物,俱都惊奇
不已。一数满满一篮只得一百多个,篮底还有一封束帖。
  铁笛子刚将雕腿所绑两封书信取下,看那发信的人是谁,听说篮中枣大,从所未见,
业已心动,再见南曼正就灯光想要拆看,猛一眼瞥见柬帖外面写有祖旺密启,旁边还有
容缄二字,猛的想起一人,一见旁边人多,虽然都是自己人,终恐内中藏有机密,黑雕
又在一旁低呜示意,伸爪想将束帖抓回,南曼高兴头上还不知道,又恐旁立的人误会,
忙先伸手接过,笑说:“难得请这两位老前辈都有回音,你看黑雕右翼凌乱,分明途中
遇见强敌,等到寻见诸位兄姊由我向黑雕问上几句再同拆看不是一样么,南妹何必忙呢!
我们同到下面,先将诸位兄弟姊妹请来,把这闻名多年第一次才得见到的安期枣请大家
尝一尝新,如其够数,再向村中有功劳的弟兄姊妹每人送上一枚,不也好么?”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