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还珠楼主《翼人影无双》
六、迎面打来的飞刀
  原来赵三元的岳父只有一子二女,因其舞弄刀笔,坑人太多,乃子刚刚娶妻,便被
仇家暗杀,剩下一个遗腹的孙子,又是残废。长女嫁与三元。次女嫁了一个土财主,人
最怕事,决不敢争岳家产业。三元常想,内侄是个六根不全的废物,连话都说不清,决
非自己对手。乃妻在家时便掌大权,所有田产俱都明白。乃岳年老多病,已过六十,看
去不过三数年的寿命,这许多财产本来就是囊中之物,一向关心,做梦也未想到像他这
样一个素来隐秘、暗藏春色的小财主也会被那影无双光顾。最可气是听丁虎说,下手就
在前日夜里,正是自己听那事主老管家说起主家闹贼,回衙报信不久的事,伍明那么好
狡多谋的人,不知对头用什方法,竟被制得百依百随,样样屈服,非但现成金银全被搜
光,连准备过年买年货的银子也被取走。所有发印子钱的小折子也被烧掉,并还限在十
天之内要献出好几千两银子作为济贫之用,租粮已不许再收,迫令自行出面将所有田地
分给原做佃户长工和各地穷苦的人。丁家远在月初便曾受到对头救济,因其平日勤苦,
还比别人多得了一份,但非取自伍家,直到今日对头命人两次送信方始得知。第一次仅
说二捕要来,以及乃岳伍明受制经过。第二次竟说,伍明这样恶人居然回头是岸,照他
所说行事,心口如一,不曾怀恨,为此将他那日闹鬼所罚三千银子免掉。念其无钱度岁,
仓中存粮又不许其出售,特令两家佃户借交租为名送还他一点银子。知道二捕要来,正
好转令带去等情。
  对方分明借此示威,要他好受,想起岳家那许多财产业已成了囊中之物,只为一时
贪功讨好,得到飞贼消息去向本官告密,不料当夜就给他看颜色。想起多年盛名,不禁
愧愤交加,又是胆寒,又是恨毒。见毕贵也是面容狞厉,坐立不安,料知他平日比自己
还要招摇爱财,做了十多年班头,表面的财产比自己还多。既是纽扣纽拌,对头当然不
会放过,想必也在愁急愤怒。只奇怪济南城关内外地方不小,就是那日夜里适逢其会,
被对头撞见,暗中尾随,算他同党真有七个,分途行事,也决不能知道得这样清楚,相
隔老远的地方竟会同时下手,莫非真个神通广大,会什分身法不成?想了一想,方觉自
己见事则迷,毕贵更是粗心,全没想到敌暗我明,大量穷人都受过好处,成了他的党羽,
休看丁氏父子忠厚老实,此时照样动他不得,不是暗中示意勉强止住,几乎又向丁虎发
威恐吓,真个混蛋!便自己也是见事则迷,眼放着一个事主是岳家骨肉之亲,怎么也不
能够偏向对头。既知此事便该立时起身,前往打听,还呆在这里和这些表面恭敬、暗中
偏向敌人的老小杂种有什说头?
  刚要起立作别,忽听来路穿堂脚步之声甚急,并有男女喝问,甚是纷乱。二捕心疑
发生变故,毕贵更是情急,随手将丁虎往旁一推,手中暗握兵器,急匆匆抢先拉开风门
便往外赶,来人也恰跑到,两下差一点撞个满怀。丁氏父子还在相顾惊疑,二捕业已看
清来人乃是毕贵的内侄陈武,进门只朝赵三元请安,叫了一声“老大伯”,连主人也不
及招呼,便气急败坏说道:“昨日夜里家中闹贼,把所有现银全数拿去,并还留刀留柬,
要姑父把存在别处的银子放在家中,等他来拿。最气人是姑母竟不许我声张,我越想越
有气,天刚一明便往衙门寻你,恐大家知道不好看相,打算和姑爹大伯商量之后再定,
谁知他们说是人已出门访案,走往北关乡下,因不知道准地方,天气又冷,所遇熟人太
少,朝人打听都说未见。赶了几处村镇,连饭都顾不得吃,一直没有问出踪迹。飞贼留
的柬帖注明今夜必须要先交他五百两银子,姑母十分忧急,照她本意,也只叫我快寻姑
父回去,并无报案之意,行时还说,无论如何也将银子带回才可无事,否则凶多吉少。
班房中人又说,姑爹和大伯此行须两三日才回,行踪无定,我正心急,肚皮又饿,无意
之中到一小饭馆里想把肚子吃饱再去打听,谁知遇见一个矮子……”毕贵出口忙问:
“那矮子什么长相?”赵三元素来阴沉,料知这位飞贼侠盗业已公然和公门中人作对,
看神气事情非要闹大不可,既惜财,又惜名,正急得心都要抖,闻言瞪了他一眼,冷笑
道:“你等他说完再问不是一样,忙些什么!”毕贵知道三元只一冷笑便无好意,自己
斗他不过,永远做下手,只得忍住。
  陈武接口说道:“那矮子穿着一身旧上布衣服,这样冷天,穿得那样单薄,好像两
三件夹衣套在一起,身上没有一两棉花,人却精神。衣服虽旧,洗得也极干净,像个外
来朝山的穷香客,一个人在那里吃饼,说早来正在吃饭,进来两条恶狗,看着难过,赌
气走开,没有吃饱。也是刚刚进门,想找补一顿点心。穿得那么穷,人却大方,要了两
整个锅饼,有小圆桌面那么大,自己只吃了一小块,就点腌菜和两块驴肉,多下的全送
给随后走进的四个半大的穷孩子,还向柜上要了两斤卤牛肉交他带走,共总花了三百多
文。他连酒算上不到十文,下余都是为人花的。如说朝山香客,不应动那荤酒。如说隐
名善士,他那褡裢袋里共只这三百多文,全数送了人家,又未带什行李包袱。所穿衣服
旧得都褪了色。这时吃客不多,我无意中向掌柜打听可曾见到姑父,他先不理,临去才
和我说:‘你打听那两人今早曾在白泉居和对头相见,谈得顶有意思,可往那里打听,
必能寻见。’
  “当时不曾理会,匆匆吃完,正要起身,忽然想起此人外路口音,貌相清秀,如非
脸上多了一块紫瘢,耳朵没有针眼,听那说话简直像个女子。他和姑父大伯素昧平生,
我又不曾说明装束年貌,他怎知道白泉居所遇便是我寻的人?他那走路在我们学过几天
的人眼里也觉异样,这么厚的冰雪泥污,从头到脚会有那么干净,休说鞋帮,连鞋底上
都没沾着一点干雪,心中一动,忙即追出。共总几句话的工夫,我连酒菜账都未开发便
赶出去,两头细看,竟不见他影迹。只有两个本地人走过,均说不曾留心,没有见到。
猛想起姑母所遇飞贼是个女音蒙面一身黑的矮子,回忆所说许多可疑,忙往三里河追来。
到了白泉居一问,果有此事。余掌柜并说,姑父大伯刚由前村回来,现在丁家。因我不
大来此,走进太急,戴有风帽,他们认不出来,争论了两句,好在不是外人。我看这家
伙实在扎手,还要想个主意才好。”
  二捕听完,毕贵比三元更爱财,平日出外办案子,都是三元一人掏钱,得了好处照
样平分,不知三元另有打算,以为老友大方,老让他沾光,心计本领又差,所以平日俯
首听命,受点气也是过后便完,想不到多少年来费心费力所积蓄的金银,竟被对头一扫
而光。最奇是乃妻马翠凤原是一个犯了案的女贼,被他设法救出,成了夫妻,本领不弱,
人更泼悍,怎会受制飞贼,这样听话?好生不解。当时气得手脚冰凉,因被三元止住,
不便发作,忍气细问矮子形貌,与前见二矮衣服身材全都相同,连口气神情也差不多,
面貌却不一样,脸上只有半巴掌大一块紫掇,面白如玉,二目有神,非但不曾吊着眼皮,
如由侧面看去简直是个二十多岁的美少年,哪似前见二矮丑怪?二捕料知对头党羽甚多,
内中还有女扮男装的同党,这等行径分明将脸撕破,公然为敌,事非闹大不可。最痛心
是自己不过奉行公事,与他无仇无怨,竟会下这辣手,上来也把现成的钱财差不多全数
取走。这还是下马威,将来如何尚不可知,越想越恨毒。暗忖:“人无害虎心,虎有伤
人意,既是这等欺人大甚,连我们身上的肉也要割去,转向穷人讨好,豁出性命不要也
必与你对拼到底!”心中咒骂,表面却不露出,彼此心照,也不商量,便向主人告辞。
丁氏父子当然赔着笑脸说了几句挽留的话,恭恭敬敬送将出去。二捕心中有事,现出本
相,并未理睬,便同起身。
  丁虎掩身偷看,见三人走出不远,陈武凑在二捕中间低声说了两句,回头看了一眼,
心方一动,忽听身后笑道:“你快回去,假装不知,只说那两只鸡是为款待他们的,没
有得吃可惜,无论何事装不知道。”丁虎回顾,正是半月前老父上吊被他救活送回,从
此转入佳境,为了老父本分胆小,又恐招摇,不肯带了全家老小往白泉居吃那一顿预先
犒劳的酒肉,改在家中饮食,并请恩人同吃,方才又来送信说二捕就要寻到的黑衣恩人,
忙答:“恩人,事情已完,这样冷天,怎不到北屋里去暖和一会,吃碗热茶?”话未说
完,那头戴面具、周身皮衣裹紧、形如鬼怪的异人已接口笑道:“快些回屋,不要管我,
夜来自会扰你这两只肥鸡。转眼就有人来,不要再往外面张望,我先到隔壁人家等候,
有什事情你也不必送信,我自会来应付。虽然不怕,你父子是本地方人,也不要得罪他
们。”说罢黑影一闪,已往北屋那面驰去,穿堂黑暗,看不甚清。
  丁虎借着关门探头一看,二捕业已走远,并未回顾。陈武不知何往,以为三人贴着
南面行走,被人家屋角挡住。路上并无其他行人,不像有事光景。但知这位翼人影无双
料事如神,决不会差,便照所说匆匆关好街门,回到北屋,一问家人,说方才似见窗外
黑影一晃,追出人已不见,料知人已纵往隔壁。暗忖:“这位恩人真个奇怪,他虽口口
声声说他并无奇处,和常人一样,不过戏法变得巧妙,武功较高,最重要还是他能得到
许多老百姓相助,遍地都是他的帮手,声东击西,忽南忽北,故意显出许多奇迹,增加
他的威势,其实人还是人,并不会什法术,不过事情未完,不能露底,将来西洋镜拆穿,
大家只有好笑等语,但他这身功夫先就少有。最奇是每次所见明是一人,只声音有时不
同,不知怎的竟会同时在两个地方出现,再不便是刚刚见他换了一副貌相,和常人一样
出现,转眼之间又是那身紧贴身上的奇怪装束,便是穿在里面,当时脱下也无如此快法,
实在想不出个道理。问他是一是二也不肯说。人都说他会分身法,如穿寻常衣服,往往
两个矮子同时出现,今早白泉居便是两个,但这类事见到的人极少,也许形貌改过,混
在人丛之中看不出来。”
  “这两个狗班头平日口甜心苦,我父子全家受欺吃苦已有多年,不过老父人太忠厚,
无论费了多少心血,全被搜刮了去,只是自怨命苦,还不许我怀恨,以防闯祸。每次眼
见全家辛苦勤俭所得,算计当年可有一点积蓄,都被赵三元这老狗娘养的先吓后哄,全
数取走,还要向人卖好,实在生气,想不到他们也有今日,这等大快人心,就是为此吃
上两月官司也是值得,何况照恩人那样说法,他决不敢。济南府的穷人都和恩人通气,
他捉得了那许多不成?凭本领也办不到,怕他作什!”心中寻思,一面又将影无双的话
偷偷告知家人,令其留意,一面互相谈说,假装心痛那两只肥鸡平白耗费,二位班头并
未吃到,过日再来拿什么待承人家的话。方想听恩人口气,这三个狗娘养的许还要回来
生事,我们关着门说假话,他就在街门外面偷听也听不出一句,这是什么缘故?猛瞥见
纸窗外面廊柱后似有人影一闪,街门已然关紧,二捕回来必要叩门,少年心性,还当是
影无双回转,忽然想起方才嘱咐的话,心中一动,便未起立,暗骂:“兔蛋还会翻墙过
来不成?”
  忽听三甲“噫”了一声道:“火盆旁边怎会多了一副风镜,记得二位班头进来未戴
风镜,这是哪里来的?”丁虎回忆前情,猛触灵机,当时醒悟,故意将背朝外,先把嘴
往门外一咧,使一眼色接口答道:“毕老班头那位内侄少爷看去人真精明,进门时手上
拿着风帽,神情慌张,走前曾见他在此烘手,一定是他烤火时忘记在此。这两只肥鸡爹
爹专为养来请这二位班头,没有请上,少时吃了爹也是难过,要念叨好几天,听了实在
心烦。那位周济我们的怪人无名无姓,来去无踪,也不知他住处,又不肯和人多说话,
转眼便自飞走,更不肯吃我们的东西,否则转请他吃一顿也算回他一个小人情,偏是寻
他不到。要和今年夏天一样做成熏鸡也好携带,娘把它切碎,炖了一大锅,汤汤水水的
无法与人送去。再说人家正在心烦,不知我们和他一样,虽得到两次周济,见过两次,
什么也不晓得,未一次没有穿那黑衣,不是临走看出,还当是另一个人。就这样,他那
相貌打扮也和众人所见无一相同,叫我父子怎么说法?像这样高矮胖瘦随意变化,还能
分身化形的怪人,如何能与为敌!方才见爹爹为好谈说了几句实话,二位班头也许还多
了心,说我们帮着人家,他全不想我们本乡本土,公门中的老爷谁敢得罪?这位怪人英
雄无故周济,又有那高本领,谁也感激佩服,无奈他就多待我们好,迟早不免一走,谁
还没有一点防后的心思,怎敢欺骗官人找苦头吃?便是这位影大爷也说,他不令我们百
姓知他来踪去迹,也是为恐我们受他连累之故,他如怕人也不会那样做法,谁一打算寻
他,他就抢先寻上门去,给他颜色看了。照方才来人所说,我真替二位班头担心,再不
放手恐怕还讨厌呢。”
  丁虎说着说着,假装有些惊觉,把头一偏,刚问:“外面是谁?”一条人影业已推
门走进,正是陈武去而复转,丁氏父子连忙赔笑起迎,张罗茶水,三甲并问丁虎:“大
门怎未关好?”陈武笑道:“我见天气太冷,想要回取风镜,恐你父子出进费事,恰巧
道旁人家竹篱有一大缺口,又没有人,我听姑父说过这里地势,人家前面是土房,后面
都是一些空地菜园和柴草堆,极容易走,特地绕将过来。谁知风大路滑,几乎绊倒了两
次,你们不必客套,改日再见吧。”说罢拿起风镜要走。刚一转身,猛觉眼前寒光一闪。
  陈武从小便随这位填房的姑母学了一身本领,甚是自负,又倚仗毕贵班头的势力横
行乡里,凶暴非常。毕贵因三元常时警告,屡次管教,均因后妻泼悍,爱这两个前房的
内侄,非但袒护,并将陈武和乃兄陈文留居在家传授武艺,代管产业。因自身中年无子,
曾有过继之念,这两弟兄又颇能干,手底来得,乃妻再一纵容越发胆大。当早依了毕妻
马翠风,本想敌人厉害,不是对手,后经密计,虽只命他暗中报信,并还嘱咐不要张扬,
陈武却是心粗气壮,觉着二捕名震山东,决不吃这一套,飞贼欺人太甚,这等胆大妄为
从来所无,越想越恨,哪知什么利害轻重,抱着一身勇气冒失寻来。因二捕不曾述说经
过,虽听毕妻警告,见人以后心胆立壮,仍不知道利害,人又好狡,走前看出主人全家
听说自己失盗若无其事,再一想起白泉居余富所说的一点劝告和二捕走前口气,心想,
他们出来访案,怎会来到丁家,知道二捕心思不会白用,当时卖弄鬼聪明,借装烤火,
暗将风镜留下,打算去而复转,借题窥探,故意逞能,照平日所闻访案之法着一闲棋,
并拿不准。
  到了路上,四顾无人,朝二捕悄悄一说,不料正合心意,毕贵更是迁怒丁氏父子,
恨不能由他身上寻出线索,赵三元更因失财心痛,见毕贵也遭损失,同病相怜,有点沉
不住气,又觉陈武无名小卒,丢人无妨,万一因此一来窥破隐秘,岂非快事?何况客还
未到,主人先就杀鸡备酒,开门迎出,说话神情全都可疑,对头多一半和主人串通,隐
在暗处,此举出其不意,就被说破也有理说,对方这高本领,决不致与一无名后生为难,
越想越对心思。暗中留意,街上冷清清的,只有三个土人拱肩缩背,带着一身寒相,头
也不抬,往回急赶,业已回到各人家里,无论如何不会被人听去,忙低声指示机宜,故
意贴着南墙急走,却令陈武由人家竹篱内纵进,绕往丁家房后窥探。
  陈武年轻好胜,开头十分得意,又知人都畏寒,守在屋内,房后一带都是积雪铺满
的荒地和盖着芦帘的白菜地,连过三四家人的后园均未见人,心想赵老头真个心多,硬
说这里穷人都是贼党,最好不要被人看破。如其遇人还要照他所说回答,这前后二十多
家园地都被冰雪布满,哪有丝毫人影?正在边想边照赵三元所说贴着沿途草堆猪圈轻悄
悄掩将过去,忽听身后有人说话,偏头侧顾,乃是一个老婆子,背朝自己正在骂猪骂狗,
并未被其看见,相隔也远,心正好笑,猛觉脚底一绊,一个立足不稳,连冲扑出去一两
丈,再一收不住势就此滑跌了一跤。起身一看,骂猪的老婆子业已回屋,相隔六七家还
有一个老汉出取柴草,也刚走回。细一察看,原来所过之处是片斜坡,脚底一根粗树枝
半段冻埋冰雪之中,半段露在外面,方才闻声回顾,分了心神,走得太急了些,脚底又
滑,绊了一下,连那树枝也被踢飞,洒了一地于雪,不是身强力壮,学会武功,人非受
伤不可,就这样,一只皮手套也被擦破。
  陈武方在暗骂:“这老乞婆该死,好端端骂什猪狗,害小爷跌了一跤。不是赵老头
再三嘱咐,不揍你一顿才怪,真他奶奶的叫人生气!”哪知念头还未转完,脚底又绊了
一下,总算看出冰雪太滑,没有跌倒,一看又是一根树枝,身旁恰是一座草堆,心中生
疑,和捉迷藏一般两面张望了两次,哪有人影,断定自不小心,这一来加了仔细,前途
只剩五六家便是丁家后屋,隔壁也有一人刚刚转身,这三起人均未发现自己,一路留心,
转眼赶到,总算不曾再跌,侧身贴着廊柱,隔着纸窗朝里偷听,一面轻轻整理衣服,方
觉室中笑语谈论毫无可疑,所说也近情理,白来一趟,还跌了两跤,心中失望,不知怎
的被主人看破,只得就势推门走进。
  没想到刚要走出,敌人便显颜色,休说陈武,便是久经大敌的二捕骤出不意也避不
开,刚“嗳”的一声惊呼,蒲刺一响,头上皮风帽已被敌人暗器打中,同时觉着面前痒
苏苏有一条白影飘动,当时吓得往后倒退,取下一看,乃是一把小尖刀,刀柄上附着三
指来宽一张纸条,侧顾丁虎口角间好似带有一丝笑容,表面却在假装惊惶。自觉丢人,
惊魂乍定,怒火重又上撞,一声大喝。回手拔出身边暗藏的铁尺便往外追,耳听丁氏父
子连声急呼:“这是影无双,快些请回,不要惹他!”丁三甲更郎得颤声哀告:“请侠
客爷怜念,不要累他受害!”话还不曾听清,目光到处,门外冰雪地上空荡荡的,哪有
敌人影子?方想此刀迎面飞来,敌人必在对面,忽听呼的一声,眼前一暗,一股急风带
着一片墨云由方才立处房顶上突然飞起,掠顶而过,上下相去不满一丈,过时并有大篷
碎雪残冰当头打下,所戴皮风帽已连刀掼落,吃那碎冰打得头脸生疼,残雪洒在头颈里
面见热化水,顺背脊骨流下,再吃冷风一吹,里外冰凉,骤出不意,又吓了一大跳,那
片墨云业朝前面暗云之中斜飞上去,这才看出那是从未见过的雕形怪鸟,丁氏全家老少
又在后面同声急喊,料知厉害,不是玩的。
  少年好胜,又不知鸟便是敌人变化,还想怒骂,后经丁氏父于抢出劝说,问明对头
能变大乌飞腾,越发心惊,忍着气愤回到屋中,取过纸条一看,上面都是警告之言,并
有与二捕前途相见的话,帽子齐头顶穿破一洞,头发刺断了一大络,稍差一点休想活命,
刀之锋利和敌人手法之准简直少见。因纸条上附有“此刀好好保存,还要亲自取回”之
言,又惊又急,料知前途有事发生,越想心越寒,惟恐落单,苦吃更大。冬日天短,黄
昏已近,自己孤身一人,赵老头那样自负的人听他口气那么胆怯,可知不是易与,还是
赶紧追上他两个,人多壮胆,免得受人暗算,丢了人还无处伸冤,便向丁氏父子恐吓说:
“此是要犯,方才的事不许声张!”
  丁虎见他刚尝到滋味又在狐假虎威,倚势欺人,不禁有气,正想开口,忽听门外哈
哈笑骂:“小狗不要脸!”陈武到底年轻,当着外人面子挂不住,二次怒吼开门纵出,
手中铁尺刚刚一扬,还未发话,仿佛瞥见一条小黑影由头上往身后房顶飞过,未及回顾,
又是一股急风自空飞坠,来势更猛,目光到处,刚瞥见一团黑影带着两团金星星丸飞泻
当头射到,暗道不好,心中一慌。说时迟,那时快,就这转眼之间,那东西业已到了头
上,相去数尺,想要闪避早已无及,就这眼前一黑,手中微震,头上好似被什东西叼了
一下,那股疾风已从头上飘过,随同黑影盘空直上,不由惊魂皆颤,刚吓得喊了一声
“饶命”,待往门内逃进,丁氏父子业已惊呼赶出,向空跪拜求饶,这才看出正是那只
金眼大黑雕去而复转,连铁尺和皮帽全被抓走,呆了一呆,自觉无趣,只得把脚一顿,
咬牙切齿,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因觉先两次滑跌可疑,不敢再走后面,匆匆出门朝前
赶去。丁氏父子见他狼狈奔驰,想起方才可恨情形,自在背后互相笑骂不提。
  赵、毕二捕本在前面听信,借故耽延,走并不快,一会便被陈武追上。二捕见他光
着个头,一顶新皮帽也丢掉,料知吃了苦头,问知前情,越发心惊,只得仍说着昧心的
话,脚底加急,先往西关毕家赶去。刚进二门,便见门框上插着一柄铁尺,上面挑着一
顶皮帽,连忙取下,面面相觑,谁也无话可说。双方虽是通家之好,为了当日变出非常,
恐主人夫妇有什私话。毕、陈二人赶往内室,赵三元不曾跟进。毕家佣人送茶走后暗付。
“这样神出鬼没的人不先想法将他挡住,非但棋低一着步步皆输,并且随时随地都要吃
他苦头。看神气影无双便未尾随来此,也有同党跟来。这里离岳家甚近,毕氏夫妻还在
内室争论,也未让客同进,必有难言之隐。彼此都是糟心时候,留在这里也没多少益处,
反倒碍事,不如暗向敌人打一招呼,先往岳家探询经过,少时见面再作商计。”
  三元念头一转,走到阶前,双手一拱,朝上喝道:“朋友,追人不上一百步,我们
素无仇怨,就说对你有什念头,也是奉命差遣,概不由己,何况我们并未和你为难,实
是仰慕心切,想见一面,你偏多心,我也无法。如蒙见谅,各不相犯,我们自己设法交
待公事。真要逼人太甚,像你这样侠义英雄决与寻常鼠窃狗偷不同,索性明张旗鼓分个
高下,我们不行,还有至亲好友,索性定日当面领教,好歹叫我们落个心服口服,只不
要邪魔鬼道,无论多么吃亏均无话说。要似阁下这样神出鬼没,一味暗算,连人家的亲
戚内眷你也光降示威,似乎不是英雄所为。能够两罢干戈最好,否则请你给我半个月的
限期,由我请出朋友,各凭真实本领一分高下。我如得胜,自请阁下到案,凭着江湖义
气也必尽心照应。我们如其打败,立时甘拜下风,从此不再吃这碗公门饭,哪怕身受官
刑也不提阁下一字,你看如何?”
  毕贵虽是公家差役,住房不大,也有前后两个院落,陈设富丽,差一点的乡下土财
主都没有他考究,并还用了两个丫环和三个伙计,回得家来照样也是一样官家气派,不
知道的人决不知他是个差人头子。赵三元刚把话说完,忽听身后脚步之声,回头一看正
是毕氏夫妻,神情惊惶,料知没有好事,未及动问,毕妻马翠凤已急呼:“大哥,我们
最好认输,不要说了。方才你二弟也曾和我争论,他那样善财难舍也都被我说动,准备
日内便要设法向本官告退,不吃这碗公门饭。钱财失去不相干,留得青山才有柴烧,老
大哥千万想开一点。实不相瞒,你弟妹从小便在江湖上鬼混,自家本领虽然有限,什么
样人没有见过,像这样剑侠中人还是第一次遇到,我们再加一百倍也不是他对手。
  “再说人家所作所为也真令人佩服,本领如此高强,又精剑术。昨夜来时我先不服,
还未真个动手,我用那一对兵器也是纯钢打就,竟被折为两段,别的就不用说了。后来
我看出她是个女子,再三认错说好话,并探寻她的来历,才知她是昔年名震西北的大侠
天山鹰门下女弟子,年才二十出头。她师父我虽不曾见过,我父母师长还有十来位本领
高强的老前辈全都吃过他的苦头,多半因他洗手改行,一提起来便自心寒,并还没人背
后敢说一个不字。最奇是他出来一向蒙面、紧身黑衣,和他这位徒弟打扮一样,只多了
一口宝剑。休说真名真姓和本来面目,因其精通各地方言,善于变易形貌,至今无人知
他是男是女。昨日这位头一次房上发话是男音,下来口音忽变,不是细心察听照样拿他
不定。天山鹰的奇迹虽在二三十年以前,你二弟不大清楚,老大哥多少终该知道,这类
剑侠异人谁还能是对手?最好低头服输,你哥儿俩赶紧设法告退,求他原谅。你两弟兄
都是世家子弟,从小好武,家道贫苦,不得已吃这碗公门饭,就有人受冤枉,也是本官
不为作主,与你二人无关,平日只有照应犯人,这些事一问即知,念在你两兄弟财来不
易,人也快老,请他留下后半世的粗茶淡饭和改做生意的本钱,自然求之不得,他如不
肯高抬贵手也是无法。千万记住你弟妹的话,休说作对,便方才那样说法也万来不得
了。”
  三元深知马翠凤人虽泼悍凶妒,性最机警,出身绿林,本领颇高,人又聪明,能写
会算,平日向不吃亏,今日袁会说出这样丧气话来,分明心胆已寒,看准身家性命都在
对头手里,简直无力与抗,才会这样恭顺。同时想起陈玉庭所说昔年天山鹰的威名,人
如尚在更无敌手,是否能够变化飞腾还拿不准,正有点心慌气馁,觉着这泼妇样样来得,
心高气壮,向来死不低头的人,怎会这样胆小,非但服输,连毕贵这碗公门饭都不许其
再吃,是何原故?猛瞥见翠凤把手微扬,定睛一看,上写“以退为进,越软越好,有人
可寻,心急必败”十六个小字,似防对头看破,先未露出,乘着自己对她注意,将背朝
外,并在毕贵、陈武并立遮掩之下手才微伸,只看到一眼便即收去,口中的话始终未断,
做得十分自然,并把天山鹰恭维得和神仙一样,父母和好几位师长前辈都是有名人物,
全因此人改邪归正,昨夜来的这位影无双恐还会有分身之法,如何能敌?说着说着,二
次又将左手微扬,上写:“敌人至少两个,飞腾变化都是假的,本领极高,我们非其敌
手。”
  三元会意,假装胆怯,垂头丧气,听对方警告了一阵,装着心疼岳家所失钱财,欲
罢不能之势,忽又把脚一顿,叹口气道:“想不到我弟兄多年英名一旦丧尽,前年告退
也好,都是你嫂子没有弟妹明白,再三拦劝,才有今日。实不相瞒,岳父家财原定分我
一半,我自家积蓄不多,平日所得都交了朋友,方才得信真想和他拼命,弟妹那么做性
的人尚且如此,我还有什说的?不过济南城关内外大小富户甚多,我们这几家决数不上,
这位女侠的下马威实在狠了一点。我弟兄虽然当官应役,平日的口粮莫说妻儿老小,连
自己都养不活,全仗上下两忙分点陋规,虽然首县事多,分点铺堂费,也不够我二人交
朋友的,全靠铺户人家每月常例和遇到大案子本官手宽,以及事主人家的赏号,还有别
的府县出了人命盗案来借赵云,也有一点油水,另外便是相识的商家多,挑那有利的事
拜托他们,加上一股半股,这类事虽是有赚无赔,算明照应,到底还要心明眼亮,知道
行情,有利无利,最要紧的是人缘好,手眼宽,才吃得开,否则这类没本钱的买卖,赚
了自然分红,决不能赔了不出还要拿人家的,断无此理。商人何等势利精明,你如吃他
不透,休说给你代本经商,抽他红股,平日没有交往情面,他们得理不让人,我们好处
得不到,被他告发还要吃官司呢。这位女侠如肯高抬贵手,念在我们来之不易,这玩笑
业已开够,不要认真,我弟兄真个永远念她好处。如今我已甘拜下风。我岳父也是一个
精明人,他吃了亏不与我送信必有原因,方才丁三甲又叫我带这百几十两银子与他,分
明又是这位女侠影无双暗中支使。你夫妻先谈上一会,反正日久见人心,我二人必照弟
妹所说设法辞差,免得招恨。我到岳父家中看一看去,好在不与为敌,当不至于再吃苦
头。我们索性明日吃完午饭,想好话头,再回衙门,先敷衍了本宫,想法子告退吧。”
  毕贵先进门时虽然怕极这位悍妻,平日百依百随,到底心痛钱财过甚,马翠凤再一
故意做作,两夫妻先争吵了一阵,一个定要拼命,一个固执不许,装得活灵活现。毕贵
也是老公事,人颇机警,因乃妻虽然苦劝,并未真个怒骂吵闹,已觉有异。未了,翠凤
刚将事先准备好的纸条借着点火微微露了一下,毕贵刚刚醒悟,照着所说正在装腔,便
听三元发话,连忙就势进去。当日天气阴沉,虽还未黑,光景颇暗,马翠凤比毕贵还要
凶狡,借着昨夜一谈稳住对头,本没安什好心。后听毕、陈二人回来一说经过,料定对
头业已跟来,故意争吵,暗中留意,出时业已瞥见屋檐角上伏着一条小黑影,装不看见,
仍和毕贵赶将出去,也不让客去往上房,只在二门过道台阶上面假装警告,苦口劝说,
暗中乘机将事前想好,写在手心上面的字迹略微现出,估计三元看完立时收去。三元何
等精细,说完前言见无回音,也不知敌人是何心意,匆匆作别,便要起身,翠凤重又故
意叮咛,劝其不可冒失,务要忍痛服输才有好处,否则无益有害。
  三元走到路上暗忖:“这刁马婆真个机灵,昨夜不知吃了什亏,吓得这个样子。前
听毕贵说她父母均是绿林中有名人物,后为仇人所杀,方始散伙,剩她一人流落在外,
仗着家传,做了飞贼。因其生得妖淫,结交的人甚多,北五省一些有名剧贼都有来往,
不是因为彼时毕贵血气方刚,她也将近三十,想起终身大事没有着落,再加上一场刀杀
事主的强盗官司将她打怕,全仗毕贵殷勤照应,百计解救才得脱身,因感救命之恩,嫁
与毕贵。
  “先还恐其野性难驯,要被外人知道差人诱奸犯妇,一经告发也是不了,谁知这婆
娘真个能干,非但毕贵被她管得服服贴贴,不消数年便将家业创起,对于亲戚朋友更有
外场面,人多说她贤惠,除却有限儿人,谁也不知她是个有名女贼。平日掩饰更巧,仿
佛人甚娇柔和善,稍微重一点的东西都拿不起,其实本领高强,更打得一手好镖和有名
的丁香飞针,凶悍已极,遇到大案,人少时节还要请她暗中相助。四年前由河南路过当
地,为了盘缠用尽杀人劫财的山西大盗阎小川和两个有本领的同党薛春玉、金三子便跌
翻在她手内,未了擒金三子时并还用的是美人计,她只将赃物暗中盗去,由自己去请功,
始终不曾出面,看神气绿林中人恐还不断来往,所说寻人的话必有深意,好在毕贵是死
乌龟,只要钱来得多,就有什么可疑形迹也不敢管。
  “近日风闻她和前房两个内侄便不清楚,陈文是她最亲信的人,今日竟未见面,必
有原因。还有一件,这婆娘虽然会写会算,字并写得不好,陈文却写得一手好小楷,就
算婆娘会写,也不能双手左右开弓,写得那么清楚匀净,这里面必有文章。我和毕贵虽
是纽扣纽祥,焦不离孟、盂不离焦的老搭挡,但是事情闹得这大,这婆娘的心又凶,无
论何时照例先抢实惠,得到利益,再代毕贵争名。那年捕盗不是自己样样留心,毕贵做
了多年副手还有一点不好意思,几乎没被抢了先去。她如今成了两面讨好,于中取利,
陈文不在,十九借故出外约请帮手,我却蒙在鼓里,这婆娘的心计比我还要周密,不看
准事情决不下手,下起手来又阴又毒,莫要被她暗中闹鬼,把人约来,冷不防将敌人擒
去报功,自己落上一个人财两失,名利全空,眼看人家升官发财,人丢到底还不能说个
不字,岂不冤枉?”
  心正寻思,忽见一个油头粉面,装束华丽的狐裘少年从容走来,正是陈文,不等开
口,先赔着一张笑脸抢前请安,喊了一声“老大伯”。三元知他平日提笼架鸟,游手好
闲,本是一个破落户的子弟,吃这位续弦姑母一宠,留在家中居住,并代管理所营店铺
田产,钱来方便,越发染上纨绔恶习。上辈又是书香人家,会耍一点笔头,玩弄两手拳
棒刀枪,走将出去,不知底的人都当他是大家公子。表面不惹事,见了谁都是一团和气,
实则又阴又坏。
  这等神态从容,若无其事明是装呆,心中有气,为想探询对方用意,便把他拉在一
旁,刚低声问了两句,陈文先说由外新回,不知家中发生何事。后来三元说出“我也因
你姑母警告,甘拜下风”,这才作张作智,装出一脸惊惶之容,力言:“这位女侠厉害
已极,姑母和我自知不能与抗,再说人家也真高明,我们业已服低,样样听命,只我兄
弟不知天高地厚,早晚也必被人管教过来。幸而多少还听姑母的话,如照今早走前所说
非吃大亏不可。我正为此着急,居然平安回来,总算幸事。我望老大伯千万听我姑母的
话,这个简直万动不得,最好提也休提,就我们这样低声说话都要小心,这位女侠真个
听去倒也罢了,就怕隔远,只看见两眼,万一多心却是讨厌。小侄还要回去交账,请老
大伯先走一步,改日登门请安吧。”说时隐闻身侧不远有人发笑,三元心动回顾,这一
带恰是闹市,往来的人较多,天冷风寒,大都蒙头缩手匆匆急走,也未看出发笑人的形
迹。三元见陈文面色越发装得惊惶,暗骂:“杂种,装得真像!”表面仍装笑容作别而
去。再往前走,转过一条大街,便是乃岳伍明的家,忙即叩门走了进去。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