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还珠楼主《蜀山剑侠后传》
第二十回
神物喜仙传 好友重逢 同歼大憝
玄功惊魁影 三才并秀 再耀双心
  金蝉等三人本想骤出不意,一网打尽,来势极快。林寒自与三人会合,又将法台隐
去,急切间看不出来;众妖人见前面乱峰如林,先受阴雷攻打,断峰残崖到处都是,烟
尘尚未平息,时见碎石崩崖顺势下坠,轰隆之声远远可闻,敌人却不见一个。死期已至,
毫未警觉,正在朝前查看,冒失疾飞。只有几个妖徒知道当中敌人厉害,形势不妙,有
些胆怯,故意落在后面,一面手握妖幡,留神戒备,一面准备退路。哪知恶贯满盈,虽
有戒心,仍是无用。正飞之间,忽见紫光一闪,惊天动地一声大震,亿万紫色星花突然
爆炸,飞射如雨,当头身发碧光的妖人首被震成粉碎。红脸妖人也被打断一臂,化为一
溜血光,正待飞起。众妖徒十九皆被雷火震散,数十百缕残魂碎烟正要遁走。猛觉四面
逼紧,两团心形宝光突在空中相对出现,另一面又有两幢圭形奇光同时飞起,四面合围,
只一照面,便被吸紧,晃眼相对合拢。红脸妖人首被离合神圭吸去,一声惨号,形神皆
灭。众妖徒的残魂更不用说,连声都未出,吃心形宝光相对一合,便已消灭无踪。
  三人除去群邪以后,想起刚才空中传声,似是石生口音,回头一看,一道银光已经
飞星下泻,落地一看,正是石生同了前收爱徒韦蛟,见面便朝三人说道:“可惜我来迟
一步,把一件有用东西毁去,还杀了一个有用的妖人。”三人间故,石生想了一想,欲
言又止,忽又改口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且等幻波池开府以后,再说不迟。我前日闲
中无事,和癞师姊说,想在南洞火宫静室以内稍微静养数日,炼一未完法宝。如有妖人
来犯,便助别位同门防守火宫。如果无事,除非蝉哥哥回来,不许别人惊动。本意是想
幻波池人少,李师妹初临大敌,当日忧疑;平日我就想念韦蛟,蝉哥一走,我不愿和那
班女同门说笑;又听火无害说过未来之事,知道妖人不会就来,我往金石峡去看韦蛟,
往返不过一日,决来得及。明言说走,恐他们不放心,故意这等说法。先还恐癞师姊看
破,谁知一口应允。我到火宫不久,便暗中背人溜了出来,先打算当日往返。不料我收
这个业障想我太甚,日前背了云翼向天祝告,也不想将来成仙,只想永远随在我的身旁
寸步不离,于愿已足。居然被他至诚感动,遇一前辈异人,对他笑说:‘你们师徒上次
金石峡所得的四件法宝,乃秦时地仙艾真子所留,正是除那双凶的利器。’难得失去的
紫清神焰兜率火又被李英琼得去,真个再妙没有。不过双凶阴火厉害,还有别的邪法异
宝。最好和他故意相持,暂时不要伤害他的妖徒,挨到九盘山魔宫诸人一齐回山,再同
下手,可免许多枝节。否则尚有后患,一样除他,费事得多,并难免于凶险。你师父不
久回来看你,可对他说天象、地灵、物神三才清宁圈缺一不可。那物神圈更为重要,你
虽学会用法,本身法力尚浅,又无别的防身法宝。双凶所炼邪气稍一沾身,神志便即昏
迷,凭你前师颠僧那点传授,决不够用。我送你一样东西用以防身,就无害了。”说罢,
取出一节颜色金黄,长约四寸,寸许粗细的竹筒,赐与韦蛟,传了用法,又指示了一些
机宜。蛟儿总算心思灵巧,看出那位老前辈法力甚高,请他同往洞中款待。对方不肯,
便随侍了三天,算准我来方始回去,着实得了好处。中间云翼见他突然失踪,恐我回山
不好意思,终日苦寻蛟儿,蛟儿见他几次均由身旁经过,均如未见,仙人又不令招呼,
几次代求仙人赐见,俱都未答。到了未一天,仙人似为云翼至诚义气所感,忽同蛟儿现
身,于是连云翼也得了好处。仙人随即飞走。
  “我因这个业障再四苦磨,说别的同门都随师长在外历练修为,只他一人独居山中,
无论如何也要同来。又因那位前辈仙人所说的话颇有关系,便和蛟儿寻去,等了半日,
不曾遇见。听他行时口气,仿佛我还可以见他一面。想起来日大难,又疑这位老前辈以
前见过,不是外人。守候到了半夜,仍不见回,忙着赶回,只得同了蛟儿别了云翼起身。
走到路上,忽然发现这位老前辈与一禅师斗法,先经蛟儿指认,虽然相貌年岁不是我所
料的那位异人,照着情理,自然帮他。哪知才一出手,我便被那神僧制住,双方也便停
手。神僧先朝我含笑说了几句,口气还好,只是警戒下次行事,不可如此冒失,说完飞
走。那位老前辈便对我说,他和神僧昔年曾有约,必须了此过节。正在相持不下,得我
解围,从此无事,说我忠实可靠。此中详情,他年见面再作长谈。随说起幻波池之事,
最好各位同门一齐回山,发动越慢越好。蝉哥、文姊所杀妖僧所穿僧衣,并非鱼蟒皮鳞,
乃是一件奇怪法宝,将来开府光明境颇有用处,如能抢先赶到,日后可少好些麻烦。我
由他手上所发神光中看出三个周身发光的妖孽,已为李师妹兜率火所杀,告以妖人形神
皆灭,决赶不上。他说后面还有三个,本是落魂岛三妖孽的同门,自从妖师死后,各立
门户,所穿发光怪衣虽不如三妖孽的厉害,一样有用。后来一个更得有妖师秘册,深知
小南极天外神山地理虚实,如能生擒,再妙没有。再看下去,更赶不上。他也是方才得
知,为践昔年神僧之约,无暇抽身赶回,以致延误。好在例外之事,能赶得上固可省却
好些心力,否则到时多费点事,也无大碍。此去非快不可。我便求他相助,把所发神光
要来悬在身前同飞,以便查看。刚一起身,便见二妖僧已为你们所杀,相隔太远,无法
阻止。好在最主要是末了一个,立催遁光,加急飞来。快要到达,又发现发光怪人带领
众妖徒一同飞来,只顾朝面前神光注视,忘用仙法传声阻止。直到神光隐去,光中发话,
说是事已无及,方始发觉。来时本想将怪人擒住,把下余妖徒惊走了事,免得双凶激怒,
先发阴火,多生枝节,还有危险,不料仍是晚了一步。事已至此,只得听之。如今依还
岭上敌我两方均有人来,李师妹元神已然出战,双凶尚在举棋不定,我们还是想好主意
再去,以免忙中有错。”
  金蝉笑说:“这位老仙必是熟人。”话未说完,便吃石生摇手示意止住,接口笑道:
“蝉哥哥最好少说闲话,我也料是熟人,此时还拿不定。这位老前辈真个爱护我们,所
说极为有理,即便癞师姊她们也是这等用意。可惜赶回稍迟,妖徒杀了许多,眼看双凶
必用阴火发难,一个应付失机,便是惹厌,至少本山灵景和太乙五烟罗难于保全。蝉哥
怎地未和各位师兄姊通话,冒冒失失,就下杀手呢?”金蝉方答:“我因卢老仙婆命人
传示……”底下话未出口,忽听一老妇口音远远喝道:“我生平从不取巧,不似老怪物
又想结缘,扶持后进,却又怕事,样样顾虑。我何尝不知阴火邪法凶毒,你们人少,虽
有几个能手,顾不过来,发动越快越好。但见妖孽凶横太甚,平日夜郎自大,对付几个
修为不久的后辈如此大举,上来便是以强凌弱,以多为胜,却连遭挫折,仍然恬不知耻,
啸集同党,张牙舞爪,满口狂吠。峨眉诸弟子只凭慧光防护,已然相持三日,一味退守,
不敢出斗,实在看不下去。这班妖孽,又说了好些狠话,我才生气,命你们各自下手,
不同妖徒妖党,除一个是一个。我虽不屑与妖孽对面,既为你们作主,自有安排。如听
老怪物的话,即便比较稳妥,也弱了你们峨眉派的声威。今日依还岭只要伤一草一木,
我便从此不来中土走动如何?”
  石生人最天真灵巧,早知前遇仙人乃枯竹老人元神化身,受有暗示而来。闻言首先
向空下拜,喜唤道:“原来卢老仙婆在此。有你老人家爱护我们,暗中相助,群邪何堪
一击,休说区区阴火,再厉害的邪法,凭老仙婆的无边妙法,我们也无吃亏之理。弟子
先前不知,望老仙婆不要怪罪。等到光明境开府之后,弟子等七人再带小徒,去往南星
原专诚拜谢吧。”随听卢妪笑道:“你这小娃儿心真灵巧,知我气盛,积习难忘,平生
只此一件短处。一见金蝉等三人杀了好些妖徒,未照老怪物所说行事,恐双凶邪法阴火
厉害,听我发话,立时给我一顶高帽子戴,想我总揽全局,以免两头失着。虽然用心狡
猾,也实灵慧,讨人喜欢,无怪老怪物对你格外喜爱,连他心灵相合之宝都送给你那丑
徒弟。你们只管放心,双凶便有一个漏网也不妨事。开宝库时情势固然凶险,事机瞬息,
稍纵即逝。我既和老怪物怄气,强着你们先行出手,不照预计行事,到时自有安排。此
时依还岭正在恶斗,你们四人不必忙着前去。只看英琼连发兜率火,双凶阴火邪法必在
受创之后发动,你们只在兜率火刚刚飞出时赶去,四面合围,决来得及。再用传声预告
钱莱、石完,联合韦蛟,照老怪物所说把三才清宁圈取出施为。事情虽还难料,就势能
把这班妖邪多除去几个,你们将来在外行道,到底要少好些阻力。此间事完,我便回转
东海,也许再过两年还能相见。再遇老怪物,可对她说,她那心计我全明白,不过爱惜
你们太甚,又愤妖邪骄狂,不愿和她怄气罢了。”
  众人忙谢指教。林、庄二人深知大荒二老脾气古怪,法力之高,不可思议,为旁门
散仙中第一等人物。近年功行将完,不久便如心愿,以旁门成道。对于师门虽然无多来
往,但是互相敬爱。尤其对于同门后辈,随时爱护,出力不少。既把事情揽到她的身上,
断无败理,虽与预计不合,料可无害。为防金蝉等骄敌自恃,又把近日形势和众同门日
前打算以及诸老前辈和眇姑的预示重说一遍。互相谈论了一阵,遥望依还岭上,敌我两
方恶斗方酣,兜率火尚未放出。石生首觉不耐,提议先行。英男因恐英琼人少着急,急
于往见,也在催走。金、朱二人也觉早去好作准备。林寒行动稳练,觉着诸老前辈仙示
和眇姑心声传语,多主退守待援,不宜先发。虽有卢妪一力承当,仍以慎重为是,何况
卢妪也说须见兜率火出现,方可下手。便劝四人暂缓前往。并说:“前用法牌传声求援,
如今众同门已有好些赶到,因见这里无事,均往依还岭助战。群邪颇有伤亡,我们这里
并无败象,并有一件从未见过的宝光随时接应,明占上风。方才卢老前辈所说,必有用
意。到了那里,最好以全神贯注双凶,不到时机,不可轻易出手。”四人随口应诺,便
带韦蛟一同起身,往依还岭飞去。
  到后一看,双方已成混战之势。就这个把时辰之内,妖党越来越多。更有好些由附
近经过,发现依还岭烟光笼罩,成了一片光山火海,以为敌人被困,想起平日忌恨,竟
欲乘机取利,赶来助战。到后发现敌人表面似被群邪围困,实则实力坚强,更有好些奇
珍异宝,威力绝大,尽管以少敌众,并无败意,群邪反有伤亡。中有数人除应敌外,随
时策应,所用法宝、飞剑厉害非常,动作比电还快,只一发现同门危急,立时飞往应援,
当时接应下来。英琼更是所向无敌,多厉害的邪法也难近身。有此数人,敌人已是胜多
败少。此外幻波池前还有一幢似烟非烟,时隐时现,从未见过的奇怪云光。内中好似有
一少女影子,每遇敌党受了群邪追逼危急之际,必有一片五色奇光彩丝一般激射出来,
将人救去,一闪不见,一任邪法攻打,全无用处。后又看出那片慧光似是李英琼元神所
化,人也不时出现,为在场第一人物。只双凶和有限二三妖人还能应敌,下余休说不能
近身,稍差一点的,单那紫郢剑和另外两件法宝,先禁不住,只要挨近,不死必伤,端
的厉害非常。不但看出形势不妙,并还料定敌人必有大援在后,不曾出现。虽觉弄巧成
拙,无如后来这伙妖人均非无名之辈,早就痛恨峨眉门下。初来时又未看清双方强弱。
误认复仇良机,先来妖党又多相识,不便虎头蛇尾。又想起幻波池中藏珍、毒龙丸,听
说方才双凶当众声言,事成之后全可分润,起了贪心,不舍就走。于是随众苦斗下去,
妄想等到双凶施展最后杀手,仍有成功之望。因而各施邪法,勾引同党来援,以致人数
越多。
  英琼这一面起初本想静守待援,不料动手以后越打越凶,先只杀了一些妖党,由第
二日夜间起,又连伤了好些妖徒。方才英琼原身出战,又把妖徒除去了几个。双凶仇恨
越深,已然忍耐不住。跟着金蝉等三人突然回山,先后又消灭了一二十个妖徒,双凶误
认敌人首脑藏在岭西法台之上,正要飞往报仇。英琼看出双凶情急心横,火无害三小弟
兄有两三次差一点为邪法所困,全山己在暗影笼罩之下。暗忖:“我们在此待援已有三
日,眼看敌势越盛,如能守到援兵回山也还罢了,照眼前形势,双凶已然激怒,妖党越
来越多,万一缓兵之计无用,敌人仍是提前发难,必难兼顾。尤其林、庄二人所设法台
已被双凶看破,形势危急,许多受伤同门均在法台后面山洞之内,双凶已命妖党先后带
了妖徒前往攻打,一旦不敌,这班受伤同门休想活命。”心正愁虑,忽见两个妖僧率领
四个妖徒,又往岭西飞去。因见二妖僧与前杀落魂岛三妖孽同一路数,也是周身发光,
邪气甚重,料非寻常。正朝岭西遥望,稍见形势不妙,便将原身二次飞出,索性把林、
庄诸人接往幻波池内,以防有失。忽听癞姑传声说:“方才卢老仙婆用七星神簪飞书指
示,并命小寒山谢家姊妹门人拿了所赐法宝来此相助,专为对敌时救护众同门之用。如
今形势已变,金蝉、文妹、英男已经回转,有卢老前辈和另一女仙相助,决可无碍。可
速率众出战,到了时机再将兜率火发出,索性激怒妖人,使发阴火,自有制他之法。”
英琼闻言大喜。同时瞥见二妖僧已为金蝉所杀,三人动作神速,宝光雷火略现了两现,
便将群邪妖徒除去。因见邪法厉害,妖党中能手甚多,惟恐众人飞出受伤,正在迟疑盘
算,内一红衣妖人忽又同一身发碧光妖邪率领众妖徒往岭西飞去。跟着便见火无害一时
疏忽,吃双凶两条暗影一上一下围在中间。尽管太阳真火朝那暗影上下乱打,周身火星
乱爆如雨,无如双凶原是拼着元气受伤,由大而小,将两条暗影化为一团暗紫色的光气
上下包围,不肯放松。
  钱莱、石完见他被困,立驾那幢冷光朝暗影不住猛冲,终无用处。火无害见暗影越
追越紧,看出不妙,忽把身子缩成一团,手足向外,由指尖上各射出二十道其亮如电的
红光,将那暗影四面抵住,不令往里收缩,这样才好一些。但那暗影已缩成两丈方圆一
团,越往后邪气越浓。每遇钱、石二人驾着太乙神光冲到,便即闪避,不令撞上。双凶
本身却在一旁,注定那两条暗影合成的气团,不住扬手行法施为。为避太乙神光冲撞,
往来飞舞,时上时下,看去真似一个紫色的大气球,当中裹着一个周身火光乱爆,其形
如猴的小红人,随同一幢冷光互相追逐闪避,在万丈烟光之中星丸跳动,飞驰如电,顿
成奇观。英琼平日对火无害最是看重,又推英男之爱,格外关心。见他被困,虽未求救,
面容已是惨厉,怒啸不已,料知形势危急,想要出援。此时后援未到,群邪凶焰高涨,
又恐众同门为邪法所伤,更难兼顾,略一迟延,火无害越发狼狈。双凶中小的一个,已
朝钱、石二人扑去。旁边又飞来两个妖邪,一同合力将二人阻住。二人见来敌邪法甚高,
急于想救火无害,已将方才所发天象、地灵两圈取出,传声请问,想用此宝与敌一拼。
英琼想起方才紫苓曾说“此宝不是三才并用,不可妄发”之言,想要阻止,又恐火无害
不能久持,受了邪法暗算。正想飞出原身应敌,猛瞥见一片佛光迎面飞来,随听一少女
口音说道:“李师叔只管出战,弟子林映雪现奉卢太仙婆之命来此应援,决无他虑。”
心方一喜,又听破空之声。
  先是两道金光,自空直下,直飞妖阵之中,只一闪,便如神龙掉头,略一掣动,立
有三个妖邪被金光斩为两段,来势神速已极。跟着又是一青一白两道剑光,相继飞降,
也是一到便朝群邪冲去。当头一个少女看去年约十一二岁,穿着一身冰绡雾毅,美绝天
人,一手指定飞剑,一手五指上发出五股银色光针,暴雨一般朝众妖党冲去。身后随定
一个道装少年,所用法宝、飞剑均非寻常。众妖党本来隔着慧光,与峨眉派众弟子对敌,
厉声咒骂,暴跳如雷。不料强敌天降,来势万分神速,几个邪法稍差的当时伤亡,不由
一阵大乱,各施邪法异宝迎上前去。无奈这四个敌人,两个身剑合一,法力最高,另两
个各有一片仙云护身,邪法竟难抵御。只得以多取胜,相持起来。英琼见那来人正是本
门四大弟子中的诸葛警我、岳雯,同了陆蓉波、杨鲤,四人相继来到。最可喜的是,蓉
波原是道家已炼成形的元婴,因为紫云三女邪法所污,不得飞升,初入本门时,看去法
力还是寻常,想不到南疆一别,进境如此神速。连杨鲤也比南疆相见时高出十倍。忙即
传声招呼。众同门久守慧光之下,虽未吃亏,日听群邪辱骂,全都愤恨。林映雪一到,
一面和英琼答话,一面把带来的树叶灵符每人给了一两片,说是如见邪法厉害,形势危
急,只将此符往外一扬,自生妙用。此乃卢太仙婆所赐,为数甚多,无须吝惜。众人除
英琼外,全都得到。来人却未现形,看去仿佛一幢淡烟,裹着一个少女影子。方才已听
癞姑说过,见那灵符乃一种从未见过的树叶所制,自往手上飞来,均想出那口恶气,到
手称谢,便即飞起。再看火无害,尚在苦撑,五官七窍均有真火射出,知其情急万分,
更不怠慢,忙用慧光电驰飞去。
  双凶见敌人忽有援兵飞到,原有诸人也离开慧光飞出应敌,疑心敌人准备停当,改
守为攻,料知不发则已,一经发动,必非寻常。想起同党不少伤亡,敌人一个未伤,偶
为邪法所迷,当时被人救走,分明早有成算。不由又生顾虑,打算仔细观察些时,再下
毒手。不料那团慧光突然飞来,光中现出一个少女,正是先前独诛落魂岛三妖孽的李英
琼。看那形势,分明把一件佛门至宝炼成元神化身,得有仙。佛两家上乘心法。寻常修
道千百年的有道之士,也未必到此境界。听说对方入门日浅,竟有这等功力,难怪小小
年纪那么大威名。仇敌后辈女弟子已是如此,师长法力之高,可想而知。自己禁闭海底
多年,自恃邪法高强,也未仔细访查,冒失赶来,如为几个无名后辈惨败,平日又太骄
狂,以后何颜见人?不由又惊又悔。方一转念,瞥见妖党又死了好几个。敌人虽有几个
为邪法所败,眼看危急,扬手一片银霞,人便遁走。再看随来妖徒,已被敌人消灭了多
半,剩下二十来条残魂,本来随定自己身旁,狼狈已极。一时气愤,意欲增加邪法威力,
只等敌人稍微松懈,立命妖魂乘隙进攻,免得随在身旁现世。于是把这些残魂全化为一
股邪气,附在围攻火无害的气球之上,因受真火冲击,十分痛苦。又想门下妖徒,只有
限一二十人,俱是相随多年,此次元气大伤,复原甚难,何苦为了一时之气,使受这等
苦难?盛怒略解,正想收回。不料慧光电射飞来,罩在双凶元神所化气球之上,内里敌
人立以全力发动真火,内外夹攻,那慧光十分微妙,初飞来时只是快得出奇,略微一闪,
便将气球包住,轻飘飘的,光甚柔和,并无别的感觉。双凶先以为敌人功力不到,看去
厉害,和昨日所见金刚手幻影一样,虚有其表。又因光中附有敌人元神,不特把初发现
时的戒心去个干净,反想将计就计,把敌人元神摄去。谁知受了对方佛法暗制,心神迷
乱,竟把近两日来慧光保护敌人的威力全都忘却。就这先后两个转念之间,不知不觉受
了重伤,直到有些警觉,妖徒残魂已经消灭,本身心灵相合的元气也被慧光裹紧,逐渐
消灭。这一惊真非小可。忙运玄功全力回收,已是无及。总算敌人急于脱身,火无害乘
隙往外一冲,英琼自然放他出去。火无害化为一溜火光,刚刚冲出圈外,双凶立时乘机
把残余的精气就势收回,急怒交加,舍了钱、石二人,同向英琼进攻。
  斗了一阵,双凶又运用三尸元神,化成两条暗影,连同本身,一齐应敌。英琼见双
凶又飞起一个化身,玄功变化,邪法甚高,身外并有一片妖光防护,自己以一敌四,虽
能仗着定珠威力妙用,化身应战,固无败理,想要除他仍是极难。见众同门出战以后,
又有几个男女同门相继赶来助战,人数比前多了好些。林映雪已化作一幢淡烟,飞向幻
波池前接应众人。妖党只一冲到面前,必有一片祥霞飞起,将其阻住。映雪也不出斗,
只见有人败退,扬手一蓬彩丝电射飞出,将人救走。众同门仗她随时接应,虽然免去好
些凶险,可是妖党越来越多,邪法异宝满空飞舞,凶威猛恶,声势惊人。癞姑发动兜率
火的号令尚未发出,双凶不是易于除去。为防有失,一面相持,一面招呼诸葛警我等几
个法力高的同门晴中留意,随时接应。
  经此一来,妖党表面势盛,实际却成了一面倒之势,群邪相继伤亡,对方却是毫无
损害。双凶见英琼玄功变化,神妙非常,屡次抽空想用邪法暗算别的敌人,不是为其所
阻,便是眼看成功,又被这几个法力高的救走。斗不一会,英琼又将留在幻波他的法宝、
飞剑发了两件出来。最厉害的是紫郢剑和青鳞髓两件奇珍和圣姑留赐的太白金刀,双凶
连人带元神全被绊住。双凶见敌人威力越大,想起多年苦功所炼三尸元神,为困火无害,
已失去了一个,元气大伤。虽剩一点残余邪气,再要重炼复原,至少须费三甲子的苦功。
同党伤亡还在其次,最痛心的是,相随多年的许多妖徒,全被敌人消灭,一个不留。此
仇不报,何以见人?敌人首脑仍未出现,法宝、飞剑如此厉害,再如相持下去,稍微疏
忽,必受其害。
  钱、石二人见英琼和各位师长已然出手,为代火无害报仇,索性三小弟兄联合一起,
仗着神光护体,专一乘隙进攻,时隐时现,出没无常。稍有空隙,便把真火、神雷朝外
乱打,连同那幢冷光,猛朝双凶元神冲去,防不胜防。双凶本就恨得咬牙切齿,连毛萧
素来阴沉的人,也现出满脸狞厉之容。本还想再看一会形势,章狸已忍不住怒火,正催
毛萧下手,金蝉等师徒五人忽同飞到。英男觉着日前离山私出,英琼不免悬念,觉着对
她不起,一见面便迎上前去。章狸天性淫凶,见对面飞来一个红衣少女,年貌与英琼差
不多,和敌人见面时满脸笑容,神情亲热,看去更比敌人妩媚温柔。不知来人所用法宝、
飞剑全是他的克星,比先前所见诸宝更具伏魔专长。尤其昔年曾用九甲子苦功所炼成的
那只鬼眼所发毒针,撞上便即消灭。无心相遇,恶运已终。只因英男对于同门最是谦和
柔顺,来时议定,须等兜率火发出,双凶施展独门邪法,阴火将发未发之际,方始发难,
上来没想动手。仗着身剑合一,一见英琼心中喜欢,忙即赶去,只想谈说几句,向其道
歉,并没打算当时出手。章狸天性淫凶,初次会面,哪知厉害。见她貌美如仙,又是冒
冒失失飞来,除随身剑光而外,并无奇处。不知英男为防南明离火剑威力太强,恐惊群
邪,待运本门心法,不令精芒外露,看去只是一道红色剑光笼罩全身,光并不强,误以
为此是就口馒头。此女全无戒心,生得如此美貌灵秀,何不就势擒去遁向一旁,把人藏
好。再将前额怪眼所炼毒针发将出来,与老鬼合力试上一下。再如不胜,便发阴火,索
性把全副家当搬将出来。如遭惨改,也可死心塌地,弃了同党,和老怪逃回东海,向昔
年所识怪人低头服输,求其代为报仇。好歹先抢一个美人回去再说。念头一转,见英男
驾着一道剑光,随定英琼身旁,不住说笑问答。虽然她们均用本门传声,听不出所说何
语,那满面喜容,豹犀微露之际,更觉容光照人,丰神美艳。妙在神态从容,一毫不显
敌意。越看越爱,故意说道:“那女子既不出手为敌,可速避开,免受误伤。”说罢,
先将三尸元神所化紫色暗影朝着英琼猛扑过去。
  事有凑巧。老鬼毛萧见英男由外飞到,来势十分冒失,当此双方恶斗,何等凶险的
场面,居然追着同党说话问答,谈笑自如。虽和章狸一样动了色心,但不似章狸那样粗
心大意。觉着来人胆大得出奇,又似有心把剑光掩去了些,心中奇怪,打算试探一下深
浅,也施全力,运用元神,向前猛扑。双凶恰是同时发难。英琼原用飞剑、法宝分头迎
敌,将双凶连元神一起绊住,免其施展邪法,伤害别的同门。不料英男赶来,互相问答,
心神略分,双凶三尸元神立时越过紫郢剑、青鳞髓的宝光,其疾如电,猛扑过来。深知
双凶邪法甚高,又有邪法异宝护身,连紫郢剑也只能将其逼住,急切间伤他不了。良友
关心,英男初见,又似毫无戒心,惟恐疏忽受伤,心中一急,忙喝:“四妹留意!”声
才出口,忽听癞姑传声发令。英琼又觉双凶动作如电,时机瞬息,稍纵即逝,本就随时
留意。那兜率火又被炼成道家元神,稍一动念,立可施为。这时因防英男误中邪法,便
不接到号令,稍觉不妙,也必施为。一接传声,随同心念一动,纤手往外一弹,兜率火
立即发出。同时又瞥见那两条暗影从对面扑到,英男全身已在笼罩之下,正纵遁光往侧
逃避。想起火无害方才被困,后虽得救,不曾受害,元气已是大伤。英男虽是他师父,
如论修为,功力却差得多,一被扑中,不死也必中邪晕倒。稍微疏忽,生魂必被摄去,
又无灵符防身。情急之下,惟恐一击不中,竟将兜率火同时发了四朵出去。
  章狸瞥见英男往旁逃遁,正合心意,连忙飞身反扑,耳听毛萧惊呼,人已飞起,往
旁遁去。百忙中瞥见前面紫色灯花忽有四朵出现,不禁大惊,慌不迭运用玄功往旁飞遁。
因知此宝威力,逃时心慌,双凶的三尸元神不等收回,已被兜率火打中。接连叭叭四声,
声音不大,但那紫色星花高涌数百丈,又似一座大火山凌空飞堕,无量数的紫色星花同
时爆炸。此宝不但威力绝大,更有一种奇处:专伤邪魔,对自己人能以心灵感应,不会
波及,无须顾忌,只消一朵,便可成功。英琼因为双凶玄功变化,邪法厉害,加以救人
心切,又以全力运用,连发其四,休说三尸元神,便双凶本身如被打中,也是难当。当
时洒了一天花雨星光,两条紫色暗影全数消灭,连残烟也无一缕冒起。
  章狸见三尸元神已失其二,越发急怒攻心,怒喝一声,正待拼命,偏巧逃时心慌,
和英男走成一路。英男平日信服英琼,又有先入之见,一听警告,想起双凶邪法厉害,
连英琼都如此说法,可想而知,逃时也是心慌。恰巧先与金蝉等商定之后,那离合神圭
已然准备停当,也是动念即发之宝。一见妖人由后追来,猛想起此来还要除他,如何这
等胆小?念头一转,立即回身迎敌。先是南明离火剑突然暴长,化为百丈朱虹,朝妖人
反卷上去。章狸如非先有邪念,也还不致就死。因想用邪法暗算,生擒英男,匆匆逃遁,
无意之中逃成一路,死星照命,色心又起,妄想顺手牵羊,就势擒走。快要追上,一对
魔手刚一伸出,还未抓下,猛觉朱虹电耀,前追少女突然回身,身剑合一,横扫过来,
来势比电还快。双方势子猛急非常,任是多高邪法,也难逃避。何况事出意料,没想到
敌人剑光如此威力。等到稍微警觉,连忙缩手后退,朱虹已绕向下半身,连两条残腿,
带拥护身上的妖云,一齐斩断,成了半截身子。惊悸忘魂中,恨到极处,一声怒吼,一
面运用玄功,飞身逃遁;一面施展邪法,紧闭双目,奋力一震,两眉中间突然出现一只
紫黑色的怪眼,刚一睁开,便有亿万根三寸来长暴雨一般的毒针,瀑布也似电射而出。
  双凶的妖针,乃用数百年苦功,采取地肺中寒毒之气苦炼而成。平日深藏脑海之中,
看不出丝毫形迹。因与心灵相合,中人必死。发时黑光微闪,立即隐去。由此随同双凶
心意,暗中伤人,如影附形。便有法宝防身,也只暂时抵御,宝光一撤,立为所伤。再
经邪法运用,便化为无形无声的毒气,得隙即入。端的阴毒险恶,无与伦比。双凶原意,
大量发出,当时能杀敌人更好,否则便化为一片无形毒雾,笼罩全山,即使不能把敌人
一网打尽,也可杀死多半,报仇泄恨。因为此针最耗元气,当初炼时,妖师又曾告诫,
不是万不得已,不许妄用。更防为强敌收去,无法收回,反害自己,因此先前迟疑不决。
这时章狸身受重伤,怨恨越深,连同党也未招呼,猛然发将出来。
  这原是同时发生,瞬息同事。英男飞剑刚一发动,便见兜率火飞起,知道时机已至,
妖人受伤,正好下手。本心还恐妖人逃走,仗着早有准备,忙把离合神圭飞起。猛听火
无害疾呼:“妖针阴毒无比,恩师留意!”话未听完,猛瞥见妖人倏地回身,前额上现
一怪眼,突射出一股紫黑色妖针。同时离合神圭也化为一幢墨绿色的宝光,迎上前去,
两下里恰好正对。章狸见少女手上发出一幢圭形宝光,妖针挨着便即消灭,心方一惊,
猛觉元气大耗。那墨绿色的宝光已飞射过来,吸紧全身,不禁惊魂皆战,暗道不好。毛
萧忽作厉啸之声,划空而去。同时霹雳连声,雷火群飞,万道毫光,满空激射,交织如
网。东西两面,各有一圈心形宝光,升起空中,宛如日月双辉,互相对照。当中更有三
圈青、红、黄三色奇光,晃眼暴长,全山由上到下千百丈的空间,全在笼罩之下。群邪
死尸,遍地皆是。毛萧原身正随同好些妖党残魂,往两环三圈宝光之中投去。一条紫黑
色的暗影比电还急,带着一声厉啸,激射天边云层之中。方觉不妙,上身一紧,当时神
志昏迷,形神皆灭。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