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还珠楼主《蜀山剑侠后传》
第十八回
平地涌金轮 太乙光生灵石火
凌空收匹练 弥尘幡化彩云飞
  原来钱、石二人照着火无害的预计,本是冷不防突然飞起,将妖人的信号冲断,当
时飞走,遁往一旁,谁知石完贪功胆大,虽听火无害事前警告:“双凶邪法厉害,此时
已有准备,不似初来骄敌,稍微近身,立有感应。即使隐形神妙,暗中下手,不到时机
也伤他不了。一个弄巧成拙,反为邪法所伤。千万不可离开钱莱一步。”并未放在心上。
及至在妖阵中冲突了两日,觉着双凶邪法虽强,不如火无害所说之甚,早就磨着钱莱,
意欲二人合力,骤出不意,试他一下。钱莱素较谨慎,先不肯听。后见双凶追逐虽紧,
对于三人似有顾忌。偶然被那怪手扫着一下,也只觉着身外宝光好似被什东西缠了一下,
奋力一挣,便能脱身。由此起,自己虽然加了小心,敌人也似有什顾忌,尽管虚张声势,
始终不曾上身。心想:“太乙青灵神光本是邪魔克星,也许双凶先前尝过味道,不敢冒
失。”再经石完絮絮不休,持久无功,也想试它一下。总算二人不该吃那大亏。钱莱行
事把稳,动手以前觉着火师兄得道千年,性如烈火,对于双凶尚有戒心,全仗玄功飞遁,
避实击虚,不敢和他正面对拼,如何能够大意?同时又想到前在金石峡所得三才圈,也
是一件降魔防身之宝,还有枯竹老仙所赐竹叶灵符,因有太乙青灵销防身,一直不曾用
过。照枯竹老仙所说,此符虽是一片竹叶,每片均经他老人家祭炼一甲子以上,带在身
旁,固可隐形防身,如遭强敌,想要反击,只照所传飞出手去,便能随着人的心意向敌
进攻,对方多高法力,也是不死必伤,多少受一点害。否则便如影附形,决不退去。因
其只用一次,敌人只一受伤,立即化去,或是飞走,因此不舍妄用。那三才清宁圈共是
三个宝环,自己和石完一得天象,一得地灵,合用起来,威力更大。正和石完商议下手
之法,便听火无害传声,令其随同去破邪法信号,这一来恰巧用上。
  章狸又太凶横,瞥见冷光照眼,所发信号刚在邪烟封闭之中,未等飞走,便被敌人
隔断破去,不禁大怒,犯了凶野之性,顿忘毛萧先前所说遇事把稳,不到强敌出现,万
分紧急之时,不可施展全力,以防敌人看破虚实,有了防备,下手更难如愿的话。因愤
两小欺人太甚,=声怒吼,本身往后微退,一片妖光,先将全身连那脚底妖云一齐护住,
立由身上飞起一条暗紫色的人影,晃眼暴长,猛伸双手,朝钱、石二人扑去。二人先前
因有各位师长同门警告,存有先人之见,又觉敌人邪法实非寻常,多少存有一点戒心。
与双凶正面为敌尚是初次,瞥见冷光到处,敌人惊慌后退,大有手忙脚乱之势,心胆越
壮。石完更是一上来便想双管齐下,不同钱莱如何,先把石火神雷冷不防给敌人一个重
创,也未看清对方是否真败,扬手便是大团连珠雷火朝前打去。钱莱也想就势下手,左
手神雷刚发出去,准备看清形势,相机行事。猛觉眼前一暗,一条黑影已当头压下。跟
着宝光外面一紧,连挣两挣,不曾挣脱。二人因在太乙青灵神光笼罩之中,当时虽未中
邪倒地,但是四外均被暗影裹住,休想移动。
  钱莱累生修为,颇有经历。见石完仍由光中乱发神雷向外乱打,虽知神光护身暂时
不曾受害,无奈四面裹紧,稍微疏忽,雷火又正向外连打,只要有丝毫空隙,难免不被
邪法乘机侵入,立遭毒手。忙喝:“师弟你那雷火无用,防身要紧。”二人恰是不约而
同,各将天环、地环放出,发出一青一黄两圈宝光,本意加上一层防备,免被邪法侵入。
钱莱更因神光受制,又知此时各位师长均未回山,大援未到,全仗小弟兄三人扰乱妖阵,
自己和石完如果被困,剩下火无害一人,应付更难。妖阵一经布成,更是大害。一时情
急,便把始终不舍轻用的那片竹叶灵符往外打去。
  那三才清宁圈乃前古奇珍,具有极大威力。二人自在金石峡到手之后,共只在初炼
成时,和金、石、朱文三位师长试验过一次。仅知不是寻常,匆匆起身来此,从未用以
对敌。这一出手,先是两圈其亮如电的宝光套向二人身上,晃眼透出光幢之外,立时发
生威力:一个射出万道青芒,一个射出无量金星,都是由小而大,电也似急向外暴长。
章狸因为恨极敌人,想把两小生魂摄去,明知太乙青灵神光最耗元气,仍然施展玄功变
化,将独门邪法所炼三尸元神化为一条长大黑影,透身而出,猛朝敌人扑去。虽将那幢
冷光抱住,无奈对方宝光神妙,无隙可乘,丝毫不能侵入。敌人石火神雷又由里面往外
乱打。换了寻常左道中人,休说这类专制邪魔的神光,不能近身,单这石火神雷先就禁
受不住。正打算拼耗真元,忍受神光侵烁,乘着雷火外射,宝光分合之间乘隙侵入。只
要把这两个根骨深厚的生魂摄去,一任元气多么损耗也可补偿,并还可得到几件至宝奇
珍,实是上算之事。正在强忍苦痛,暗中留意,用两条鬼手长影将冷光紧紧裹住,猛瞥
见一青一黄两圈宝光由内透出。方觉宝光强烈,不是寻常,心微一动,说时迟,那时快,
那天地两环宝光已带着万道毫光,无量星花透出冷光之外,突然暴长。看出威力甚大,
料知不妙,忙即松手,已是无及。一任收势极快,因为先前压束太紧,仍被宝光猛力排
荡了一下。如非应变机警,差一点连那两条鬼手影也被震碎。即便能够复原,本身真气
经此一震,非受重伤不可。心方失惊,紧跟着又是一箭青荧荧的冷光由内飞出,形如一
片竹叶,前头叶尖上精芒四射,细如牛毛,又劲又急。
  章狸动作如电,先见形势不妙,早把本身元灵所化黑影飞回,与原身相合,遁出圈
外。见那两圈宝光只一闪,便长大二三十丈方圆,悬向空中,四围妖光邪雾立被震散,
空出大片地面。总算群邪妖徒见机得快,纷纷惊窜,不曾受伤,神情却甚狼狈。眼看快
要布成妖阵,又被宝光冲破,还失去了十来面妖幡。再看敌人已在宝光之中飞身而起。
心计白用,又多伤折,元气还有损耗,如何能不恨。正待行法还攻,那片形如竹叶的冷
光又迎头飞来。看出有异,扬手一片紫光迎上前去。刚一出手,忽听毛萧疾呼:“章弟,
此是枯竹老怪心灵相合之物,如何大意?”章狸闻言,暗骂自己糊涂。先见敌人防身法
宝,便疑心是老怪物的传授。方才觉出冷焰侵入,威力甚强,敌人虽被困住,如不乘机
侵入,早将生魂摄去,时候一久,不特元气损耗太甚,一个不巧,反为所伤。当时已经
警觉,这青光形似竹叶,分明是老怪物元灵相合之宝,照例老怪物这几件奇怪东西一旦
无心相遇,除却拼着受伤或是向其服低告饶,轻则如影附形,便用法宝将其击成粉碎,
照样化生亿万,越来越多,永远随定自己,不见血光决不退去;重则休想保得整个身子。
最厉害的是,整片还好,如若不知底细,妄想破去,一经击碎,为数越多,简直无法应
付,就此服低,自然于心不甘;不舍掉一点精血,又无法破解。愧愤交集之下,呆得一
呆,竹叶已被紫光斩为数片,但未消灭,晃眼宝光反到加强,飞舞而来。
  章狸耳听同党又在连声警告说:“我们与老怪物无仇无怨,既将本命竹叶送人,必
有渊源。已然引发,暂时只好照他平日信条容让一步,事后再去寻他理论不迟。现当要
紧关头,何苦负气,多此纠缠?老怪物得道比我们年久,便让一步,也不为丢人。”章
狸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最难惹的魔星暗助敌人,和他为难。一听同党传声警告,心
虽不愤,无如对头法力之高,不可思议,有名难惹,再要为了一时不能忍气把魔星本人
引来,更休想占得便宜。知道此宝虽是一片竹叶,神妙无穷,不用法宝抵御,非受伤不
可;稍一抗拒,又是一触即碎,越变越多,却无法使其消灭。到了后来,化为一蓬寒星,
追随全身,环攻不已,稍一疏忽,立为所乘。事在两难,只有早点打发,还可少吃好些
苦头。正在满腹气愤,先用邪法防护,不令上身,也不以强力相抗,免其由少而多,更
难抵敌。因不舍自残肢体,打算咬破舌尖,试上一下。
  恰巧内一妖党陶泉法力较高,见三小纵横全阵,所向无敌,双凶那高法力竟奈何不
得,双方相持了两日,同党妖徒不少伤亡,敌人毫发未伤,心中气愤。看出敌人动作如
电,专一避重就轻,机警非常,知道明来决难如愿,故意杂在人丛之中,随同应敌,一
味敷衍应付,不使本相外露。等到敌人对他轻视,然后突然发难,将三小弟兄除去一个,
以显他的神通。这时正以全神贯注在三小身上,表面装作胆怯不敢上前,暗中准备停当,
只一发现机会,立以全力进攻。事有凑巧。妖人为防敌人警觉,又长于隐形飞遁,始终
遥望,相隔颇远,留心已久。先见三小弟兄互相招呼,时分时合。峨眉传声,外人虽听
不出,却被看破,料知敌人必有巧计。正在假意观察,忽见三小弟兄相继往地底穿去,
越知有心诱敌。果然转念之间,突然出现,将章狸传声信号破去。同时敌人那幢冷光也
被邪法困住。陶泉比双凶还要阴险机智,深知太乙清灵神光,是枯竹老人曾用千年苦功,
采取东方乙木精英与两间清灵之气所炼成的冷焰,威力绝大。章狸虽然恃强,勉强将其
困住,但它专耗修道人的元气于不知不觉之间,时候一久,决难忍受。意欲当众逞能,
以平双凶盛气。本想等到章狸欲罢不能之际,冷不防猛下毒手。忽见火无害刚把章狸信
号收去,飞向空中,一见钱、石二人受困,突又回身飞来。情急救人,全神贯注在双凶
三尸元神黑影之上,别的全未顾及,来势极猛。陶泉以为有机可乘,忙由斜刺里化为一
溜碧光电射飞来,意欲迎头下手,骤出不意,将火无害用邪法擒住。目光到处,瞥见青、
黄两道宝光由冷光中突然飞出,章狸立时松手后退,群邪妖徒纷纷惊窜。火无害也一声
长啸,改进为退,同时扬手发出数十团太阳真火朝群邪打下,霹雳之声震得天摇地动,
石破天惊,声势甚是惊人。陶泉见情形不妙,慌不迭抽身往旁遁走。百忙中没有看清,
还有一片形如竹叶的青光同时飞出,正由章狸身前横飞过去。等到发现那片宝光被章狸
所发紫光斩为四片,但未乘胜下手将其破去,反倒急收紫光飞身后退,急切问不知厉害,
仍旧前飞,恰好撞上。
  章狸正在举棋不定,见陶泉侧面飞来,挡向身前,正好拿他替死,故意拦住去路,
往旁一偏。陶泉见那四片大小不等的青色奇光飞舞而来,已快上身,分明已看出来历,
百忙中竟会不知顾忌,扬手一道叉形碧光,想要抵御。出手以后,才想起枯竹老人的禁
条与此宝的妙用,心中一慌,急忙回收,两下已经接触,那四片青光立时粉碎,化为一
蓬花雨当头罩下。陶泉索性施展全力抵御,以为也许暂时不致送命。无如上来不曾留意,
突然警觉,心神慌乱,只顾收回飞叉逃避,忘了此宝威力神妙,除非真有极大法力,将
其收去,再用本身真火,费上三四十日苦功将其消灭,任何邪法、异宝,只一接触,立
生感应,如影附形。不将它击碎还好一些,击碎以后,便成了一蓬星花,最小的细如毫
芒,中在人体,立时爆炸,冷焰寒光同时侵入骨髓,休想活命。这一情急心慌,章狸又
是阴险凶残,巴不得有人替死,哪里还顾同党义气,见状大喜,不特没有相助,反而暗
施邪法,挡住退路。陶泉惊慌逃窜中,猛觉身上一紧,知中同党暗算,凶多吉少。那一
蓬青色星花也已打向身上,当时冷焰攻心,通体酥麻,情急暴怒,把心一横,勉强运用
玄功,震破天灵,化为一溜绿光刺空飞走。章狸不料陶泉当机立断,见势不佳,元神立
舍肉身破空遁去。为防万一,又把舌尖咬破,一片血光刚飞出去,陶泉元神已然遁走。
残尸还未倒地,吃火无害一团真火由斜刺里飞来,震成粉碎。那大蓬星花,也随同陶泉
惨死,一闪不见。章狸方在暗幸,想将所喷血光收回,以免损耗精气,吃火无害太阳真
火猛击之下,已然震散,消灭无踪。再看那两圈宝光,敌人不知何故,得胜之后,便自
收去,不曾再用。仍在冷光笼罩之下,满阵飞舞,专寻妖徒晦气。妖阵已被冲得七零八
落,妖幡、法物也损失大半,妖徒多半负伤甚重,即便将阵布成,灵效也减去大半。敌
势越发猖狂。
  章狸怒火烧心之下,忙向毛萧传声怒吼说:“我二人昔年何等威势,今被几个无名
后辈杀得大败,本身虽未受伤,同党门人好些伤亡。再不施展杀手,抢点上风,日后有
何颜面见人?你这老鬼如再怕事,我便要独行了。”双凶本是死党,同恶相济,狼狈为
好,已有多年。所有邪法又须合力下手,分开便力弱。毛萧天生阴柔险诈,又多机智,
平日虽然由他作主,有时遇事争执,章狸发了凶野之性,毛萧一味怀柔,多是退让。见
他发怒,不便不从。正在婉言劝告,令其稍微把稳,莫中诱敌之计,以防万一仇敌事前
有了戒备,将数百年苦功祭炼之宝失去,人还不免受伤,以后连想卷土重来都是无望。
  两人正在争论,另一面的三小弟兄却在朝一妖党进攻。这妖人名叫反舌神君都涛,
乃巨洪的师兄。因见巨洪师徒惨死,欲为报仇,本就待机欲发。火无害先见妖人装束与
巨洪相同,因其不曾开口,只和李健隔着慧光,各用法宝、飞剑相持,先未在意。后来
看出他与巨洪一党,本想除他,未得其便。恰巧章狸为破竹叶灵符喷出满口血光,知道
东海双凶所炼邪法与众不同,最主要是那多年苦炼的本身真气,不特分合变化,由心运
用,并还能发能收,具有极大凶威。一见大量喷出,看出便宜,忙将太阳真火连珠打去。
郗涛本在留意火无害的行动,想要暗算,一见敌人飞身空中,目注前面,用太阳真火连
珠乱打,相隔颇近。章狸连番受挫之余,已是咬牙切齿。郗涛暗忖:“仇敌功力甚深,
凭我一人,也许此仇难报。看双凶对他如此痛恨,我如动手,必定相助夹攻。”念头一
转,忙舍李健飞起。刚由囊中取出一双上带锯齿的金轮,扬手化为丈许大两圈相连而又
可分可合的刀轮,便朝火无害飞去。
  与此同时,钱莱、石完脱困之后,看出清宁圈的妙用,方欲就势杀敌。忽听暗中有
一女子用本门传声说:“本宝天地人三环,你们初得到手,本就不宜分用。此时群邪尚
未全到,内中不少能者,千万留意,最好暂时不用,以防双凶不甘惨败,在我们援兵未
到以前激出事来,或是遇见得知此宝来历的妖人,将其乘隙夺去。”二人料是本门师长,
忙即依言收起。正在阵中纵横冲突,忽见一老瘦妖人,舍了李健,暗用法宝想伤火无害。
虽知火无害不会受伤,但那锯齿连环光甚强烈,虽有邪气,本质甚好,分明是一件奇珍
异宝。钱莱首先看中,忙用传声告知火无害,说妖人此宝决非常物,可速合力将其收下
才好。火无害闻声回顾,认出此是当年旁门中三件奇珍之一,不禁惊喜交集。忙喝:
“二位师弟留意!此宝来历我所深知,除被套中,吃它一绞,全身化为肉泥而外,更有
勾魂迷神妙用。你二人如非神光护身,早为所迷。我却不怕。此宝共有三件,原是前古
奇珍,出世不久,便落在左道旁门手中。留传至今,不知怎会被这妖孽得去?将它收下,
果然是好,只是事情也非容易。方才那一双宝环也许有用,等我将其隔断,你二人连用
双环将其收下,方可成功。为防妖人收回,必须先将这厮除去,才免后患。还有双凶连
遭失利,已然恨极,更须防他情急相拼,不可大意。”三人一面问答,人早合围而上。
  郗涛身旁本有两件极厉害的奇珍,金轮发出以后,瞥见冷光飞来,将其敌住,三个
仇敌各用真火神雷连珠乱打。暗骂:“小狗,我见你们滑溜太甚,先用此宝绊住你们,
以便下那毒手,休要逞强行凶,且叫你们知我厉害!”心中又寻思:“此宝先后在旁门
中七百余年,连经四个左道著名人物苦心祭炼,那具有锯齿的光轮只一凌空转动,敌人
目光立被吸住,即便功力甚深,暂时不致迷倒,时候一久,终难支持。何况我身旁还有
一件奇珍不曾应用,更有法宝防身,不畏雷火侵害,小狗连人带宝必落我手。”一心打
着如意算盘。及见法宝飞起以后,尽管悬在空中,飙轮电驭,相对急转,放出鲜艳夺目
的五色奇光,敌人竟如无觉,一面乱发雷火,一面又将飞剑、法宝放出,三下夹攻,自
己另外两口飞剑竟非其敌。再看双凶本在追逐三小,随同飞舞猛扑,不知何故反倒停了
下来。其实是双凶心中恨极,欲下杀手报仇泄恨,因见敌人隐现无常,比电还快,以前
那样追逐只是徒劳,正在商议下手方法。章狸更因元气损耗太甚,动手以前意欲运用玄
功稍微准备。尽管咬牙切齿,恨不能把敌人生吃下肚,暂时反倒放任,正是将发未发之
际。
  郗涛见状,自是出于意料。以为双凶素来阴险忌刻,故意要他好看。仇敌既未中邪
昏迷,雷火又极猛烈,尤其那太阳神光线威力大得出奇,一任法宝防身,飞遁神速,一
被打中,仍是难当。情急怒吼:“小贼休狂,我与你们拼了!”说罢,回手一拍腰问皮
囊,立有一股形如匹练的光气,长虹飞舞,电射而出,已长了数十百丈,还未放完,待
朝钱、石二人卷去。火无害先用太阳真火连珠乱打,打得郗涛左闪右避,手忙脚乱之际,
忽见他双手齐扬,各发出一股其亮如电的红光,作十字形交叉向前。火无害刚将那一双
连环锯轮隔断,口呼:“二位师弟快些下手,以防双凶赶来作梗。”话未说完,百丈长
虹已由郗涛腰间激射出来,不禁惊奇。暗忖:“昔年旁门有名三宝,怎会有两件在这妖
人手内?另外一件,如也为他所得,自己和钱、石二人虽然不怕,终是后患。双凶不久
便要发难,时机瞬息,用什方法将其收去?”心念才动,还未想完,忽听空中连声娇叱,
一幢彩云电射而下。还未到地,先是一蓬五色彩丝暴雨一般喷出,双轮立被裹住,不再
转动。彩云立带双轮飞走,晃眼不见。刚看出那彩云是秦寒萼、司徒平所用的弥尘幡,
心中大喜,同时又有四五道遁光电驶飞到。当头一个长身玉立的青衣少女,相貌与寒萼
相仿,手挂一根玉尺,发出大量的光圈,电也似急,转动起无数光旋,朝下斜射。那形
似匹练的妖光,本来还在向外抛射,已长有一二百丈,才一接触,便被那形似漩涡的光
圈裹住,风车绞索一般,其疾如飞,晃眼之间,便如神龙吸水,将其收尽。郗涛出于意
料,手忙脚乱,情知凶多吉少,惊惧忘魂中,见两件旁门至宝只一照面,先被那幢彩云
将连环金轮收去。来势又似狂风之扫落叶,神速已极,人还未到,先发彩丝,将双轮制
住,跟着彩云飞过,就势卷走,一瞥不见。妄想将所发妖光收回,再行逃走,连收两次,
没有收回。觉那旋光威力绝大,再不见机,命必难保。一时情急发怒,厉声大喝:“毛、
章二位道友,为何旁观不动?”一面飞身逃遁。就这微一停顿之间,猛觉身上一紧,精
芒电旋,耀目难睁,全身已被旋光裹住,不禁大惊。刚猛烈一挣,跟着便觉周身奇痛,
心神一昏,旋光连闪几闪,郗涛就此伏诛。
  火无害等三人看出来人均是本门师长,方喊:“各位师伯师叔均在慧光之下,请往
相见。”声才出口,那旁双凶瞥见敌人来了援兵,法宝威力不比寻常,章狸首先按捺不
住怒火,不等与毛萧合力施为,首先飞身上前,待下毒手。忽听连声怒叱:“无知双身
狗面妖孽,恶贯满盈,眼看灭亡,还敢逞强行凶!”同时迎面飞来一男一女,人还未到,
一道青光,一道银光,已电掣飞来。章狸见那两道剑光宛如青虹电舞,银练横空,十分
强烈。青光更具威力,认出是昔年长眉真人所用降魔奇珍紫郢、青索双剑之一。那银虹
也是前古神物,与先前诸敌飞剑迥不相同。不敢大意,忙即迎敌。才一接触,彩云先把
空中所悬光轮收去。跟着又一少女收了空中妖光,把郗涛除去。不禁又惊又怒。方喝:
“老鬼如何坐视!”毛萧已经上前迎敌,吃青光分头挡住。双方一面存有戒心,一面不
知对方来历,意欲看清形势下手,不敢骤然发难,各用飞剑、法宝先在空中相持起来。
  三小弟兄见新来诸位师长所用法宝无不神妙,具有极大威力,正在欣慰,各发真火、
神雷助威,忽听英琼传声说:“这几位师伯叔,多半由此路过,因愤群邪猖狂,又受妖
人指点,就着过路之便给他们一点厉害,不能在此久留。你们仍照前言行事,非等你们
师父赶来,不可冒失下手。”话未听完,那手持玉尺的青衣少女已朝慧光之中飞进。待
不一会,突又飞起,传声疾呼:“二位师兄、师姊,是时候了,我们走吧。”说罢,一
纵遁光,当先飞走。那迎敌双凶的少年男女,正是严人英和周轻云。本和双凶苦斗,闻
言,轻云立用传声回答说:“双凶邪法厉害,不可轻敌。”同来还有几个少年男女,正
助若兰等与为首七八个妖党对敌,闻声均答:“三位师兄、师姊只管放心。等到幻波池
开府,你们事情也完,彼时再相见吧。”说时,双凶见群邪相继伤败,已有柏形见绌之
势,同声怒吼:“小狗男女,叫你们知我二人厉害!”说罢,刚把身形一晃,待要施展
邪法,猛下毒手,忽见对面少年大喝:“无耻妖孽,你看这是什么?”随说,把手一扬,
眼前倏地一亮,突现出大片金光,光中一只大手,带着轰轰雷电之声飞起。
  双凶恰正运用玄功,飞起两条紫阴阴的人影,待朝二人抓去,一见金光大手突然出
现,看出了来历,心中一惊。当着群邪和一班妖徒,又不甘心示弱,各人把心一横,决
计施展全力与敌一拼。刚同声怒吼迎上前去,待要迎敌,忽然觉出那大手只管飞舞变化,
声势惊人,威力却不如意料之甚。倒是火无害等三小在旁看出便宜,各发神雷、真火,
迎头乱打,比较要凶得多,隐遁又极神速,抓他不到。又因被困年久,好些顾忌,空自
气愤,无可如何。略斗了一会,越看越觉那大手虚有其表,无什威力,又见对面两个敌
人已然不见。方疑那是幻影,心中一动,金光一闪,连那大手也同时不见,才知上当。
想起初上来时勉强迎敌,一味闪避,不敢相拼,胆怯情急,结果受人愚弄,是个幻影,
恨到极处。一眼瞥见敌我双方恶斗方酣,因为群邪所用法宝、飞剑多半不如敌人,内有
几个心深一点的,知道对方仗着慧光防护,有胜无败,再一假败诱敌,敌势越狂,只原
有三四人仍仗慧光防御,不曾出斗,下余连同后来诸敌已乘胜追出,不禁暗喜,立运玄
功变化,追扑过去。
  这时,峨眉派众人全都占了上风。先见大手飞舞空中,金光闪闪,雷声隆隆,双凶
一味闪避,各由手上发出两道暗紫色的光气,虽在随同应敌,那两条暗影只是随同飞舞
进退,不敢近逼硬拼,分明落在下风。后来诸人又都下山不久,胆大好胜。先是李镇川、
周云从、商风子三人由峨眉下山,结伴行道,在洞庭湖边,遇见戴湘因、余莹姑,互相
谈起各位男女同门,以及紫云宫、幻波池与天外神山光明境之事。莹姑随说:“近在汉
阳白龙庵听素因大师说起,幻波池日前正当多事之秋,不久后辈同门全要赶去,参与本
派第二代弟子开府盛会。”湘因平日对于英琼最是敬爱,莹姑又和余英男、申若兰十分
投机,上次峨眉开府,相聚没有多日便即分手,早就想念。商风子和七矮弟兄最是交厚,
下山时金、石二人并还约他凑足七矮之数,一同行道。风子因为与云从是骨肉患难之交,
不愿舍他而去,虽以婉言辞谢,禀明师长情愿留山苦炼,和云从共同进退,对于金、石
诸人却有知己之感,不能去怀,一听金、石诸人也在幻波池,提议同往。莹姑笑说:
“来时素因大师曾说我面有煞纹,如能等到幻波池开府再去,便可无事。随又笑说:
‘定数如此,难于化解。现送你三丸灵药,如为邪法所伤,只消一丸,立可复原。此时
幻波池正当多事之秋,能不去最好。’随又将我新得的两件法宝要去,用佛法重加禁制,
然后发还,命我遇事留意。昨日路遇湘姊,谈起幻波池,本想前去,无如法力浅薄,不
是妖人对手,迟疑未定。三位师兄如愿同往,奉陪就是。”商、李二人均说:“吉凶定
数。本门弟子,听恩师口气,将来大小均有成就,决不至于中途伤折。再说同门有事,
义无袖手,修道人也怕不了许多。”二女知道三人中,风子毅力坚定,向道心诚,上次
开府,已然通行火宅严关,为了朋友义气,仍请留山修炼,用功越勤,大蒙师长和诸老
前辈器重,格外加恩,得有两件至主。新近下山,路遇凌浑,镇川仗着以前相识,说自
己半路出家,法力浅薄,目前群邪势盛,在外行道恐有疏失,求其相助。风子也代云从
求恩。凌浑朝三人奖勉了几句,各赐了一道保命灵符。湘因听素因大师口气,莹姑此行
虽有凶险,似无大害,并赐有三粒灵丹,可备缓急之用。大家又都年轻喜事,略一商议,
便同起身。
  五人全未去过依还岭,无意中绕行峰西,相隔约有百余里,忽见一道本门遁光由斜
刺里飞来。迎上前一看,正是万珍,满脸悲愤之容。见面一谈,说起修道多年,入门最
久,根骨禀赋虽不如人,本身法力和所用法宝、飞剑均非寻常,偏生近年走了晦运,到
处吃亏。前日和双凶才一对面,便为红衣妖人所伤。幸蒙林寒、庄易用灵符救往岭西法
台之上,虽保得性命,所中邪毒暂时尚难复原,为此气忿。仗着身旁防身法宝尚还神妙,
更能相助飞行,想起附近不远有一女仙门下女弟子,彼此交厚,欲往求助。正说之间,
忽见一幢彩云迎面飞降,正是秦寒萼、司徒平和万珍所寻好友郦芸。见面谈起,才知寒
萼、司徒平前在依还岭忽然飞走,便是郦芸之师女仙商摸所为。因受好友宝相夫人重托,
这日遥望依还岭上群邪大举来犯,寒萼、司徒平正同向前迎敌,看出不妙,忙发传声警
告,令用弥尘幡绕路飞往相见。
  万、李二女在场,商嫫虽也看见,但时机匆促,又以闭关多年,不与外人相见,郦
芸恰又外出未归,不知万、李二女便是爱徒好友,不及往救。等寒萼飞到,郦芸也自回
山,互相一谈,郦芸听说万、李二女已受伤中邪,被同门救往岭西法台之上,便向乃师
说:“昔年偶往罗浮赏梅,为二妖人所困,眼看被擒受辱。身旁虽然带有信香可以求救,
但因恩师正在本山崖壁之内入定,恰值要紧关头,稍微惊动,轻则前功尽弃,自己虽能
免难,却累恩师功败垂成,至少多费两甲子的苦功,还有许多艰险凶危;重则由此走火
人魔,在深达百丈的山腹之中坐僵,不知要经多少年才能脱难。师父平生只自己一个爱
徒,最为袒护,向来不容外人欺侮。入定之前,曾说此次入定苦修,专为抵御魔劫,禁
制重重,内外隔断,并不须人守候。但也不许弟子出山远游,由于师徒隔绝,恐弟子在
外受人欺侮,难以往援之故。就这样,仍恐弟子静极思动,不耐寂寞,赐了一技信香,
以防万一。师恩深厚,焉可误师父修为。有心自杀,又恐邪法厉害,被妖人把生魂摄去,
受那惨祸。正在胆寒心悸,万珍忽然飞到,素昧平生,竟以全力相助。仗着法宝威力,
先将邪法破去,脱去危机。和妖人苦斗了两日夜,双方相持不下。幸而郁芳蘅和妙一真
人之女齐霞儿相继飞来,四人合力,才将妖人除去,永绝后患。以前曾和师父说过,时
常感念,如今恩人有难,务望恩师看弟子分上,鼎力相助。”
  商嫫先不知万珍便是爱徒好友,又见受伤之后,人已救走,不曾在意。闻言想起爱
徒那年全仗万珍保住性命,连自己无形也得了她的好处,早想报德,立时应诺。因为昔
年杀孽太重,已然发下誓愿,从此闭洞清修,除传授爱徒衣钵外,决不再开杀戒,也不
与人来往,连峨眉开府那等盛会,并还接到请帖,均以飞书婉言辞谢,不曾前往。彼时
爱徒为了一事耽搁在外,事后得知,后悔非常,常时絮聒,引为恨事。自己不久成道,
以前性情孤傲,同道中无什往还。所居洞府,地势又极广大,更有秘径远通滇黔两省。
爱徒功力尚差,人又极美,将来在外行道,难免不受妖邪侵害。难得有此渊源,意欲借
此使其与峨眉诸女弟子结交,以为异日打算。便命郦芸随同司徒平、寒萼,拿了专一吸
收邪毒的至宝蜗皇针和一片玉符,赶往相助。将人治愈以后,即须赶速回山,等待幻波
池开府之时,再往相会,不许停留。还未起身,鬼仙玄殊仙子忽然飞到。
  双方原是旧交至友,匆匆谈了几句,玄殊便对寒萼说:“金蝉、朱文、余英男三人,
现在宝城山后除一著名妖邪,此时刚到,只等妖人伏诛,去=大害,立可赶回助战。东
海双凶平日虽极凶横,但是天性多疑,对敌之际,首鼠两端,举棋不定。除十分拿稳,
手到成功而外,只一发现对方不是易与,不到万不得已,或是万分情急,决不肯轻易发
动全力。又因双凶当初结合甚奇,两个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恶人,偏会十分投缘,多
少年来同恶相济,从未离开。所炼邪法又是独门传授,从修炼起便是一路,成了一狼一
狈,无论是何邪法异宝,都是同心合力,一同祭炼。双身教主之名,便由此而来。正想
创立教宗横行之际,被长眉、极乐二位真人在东海打得大败,成了残废,并被仙法禁闭
海底多年。新近遇救脱困;想起前仇,又受妖妇许飞娘蛊惑,大举来犯,连遭挫折,已
生戒心。内中蓝敕令毛萧最是狡猾,必定预留退步,到了要紧关头,也许把多年形影不
离的死党丢下,独自逃走。但他凶心不死,仇恨越深,此去必定卷土重来,或是另用阴
谋暗算。双凶最厉害的邪法,均须二人合力,去掉一个,凶威便差得多。并还可以由他
身上,把昔年纵横南极,为恶多年,后来因惧长眉真人威力,由此隐遁不再出世的一个
著名凶孽引将出来,一齐除去。虽然毛萧再来之时,正当开启水宫宝库的要紧关头,但
可就此除掉一个未来大害,形势虽较凶险,却甚值得。易静、李洪诸人又都回山,增加
许多助力。只要小心谨慎,把握良机,算准下手时机,决可无虑。请转告幻波池诸位道
友,留意戒备,事情已有解救,内中详情,暂时还难预告。”随又指点了一些机宜。
  寒萼听出这鬼仙行辈颇高,人却十分谦和,谢了指教,便同飞来。万珍虽仗林寒用
灵丹解救,并未复原。尤其周身酸痛,心头烦恶,连用遁光飞行,俱都勉强。良友相逢,
又对她如此关切,自是欣慰。略谈几句,便由郦芸用蜗皇针把所中邪毒之气收去,将师
赠玉符如法传授,令其挂向胸前,以防邪毒。莹姑见万珍神情萧索,面容悲愤,误认仍
未复原。想起身旁灵丹共有三粒,自己和湘因各留一粒备用,尚多一粒,便取出来相赠。
万珍见莹姑情意殷殷,随即服了下去。郦芸平日无什交游,早就听说峨眉门下女弟子甚
多,全是仙根仙骨,美如天人,难得有此机会,喜出望外,仗着师父钟爱,正拼回来受
责,随同前往,忽听乃师连声警告说:“此时万不可去,急速退回。否则平白受害,多
生枝节,连幻波池开府均难参与。”不敢再抗,只得和万、秦诸人殷勤话别,恋恋而去。
  寒萼原奉女仙之教,专收那形似连环齿轮之宝,到手以后,无须恋战,急速飞走。
等到女仙重炼之后,将上面所附邪气除去,过了数日,再往依还岭,便可无害。并说:
“此宝是因为长眉真人一句诺言,落在左道旁门手中已数百年,关系重大,谨防到手以
前被别的妖邪乘隙夺去。下手时可仗弥尘幡护身,用所借法宝天蚕丝将其制住,再用峨
眉分光捉影之法收去,随即遁走,越快越好,丝毫疏忽不得。如有妖人追来,自有别的
同门对敌,不可回顾。”寒萼知此宝乃前古奇珍,三次峨眉斗剑尚有大用,关系重要。
和万珍等见面,略一商谈,决计夫妻二人自作一路,专办此事。仗着弥尘幡飞遁神速,
特意绕道先行飞走。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