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还珠楼主《蜀山剑侠后传》
第十七回
烈火荡妖云 冷焰红光诛二憾
冲烟闻鬼语 地灵天象护双童
  前文说到东海双凶蓝敕令毛萧、鬼脸神君章狸,因往依还岭途中为大旗檀佛法所阻,
才知敌人不是易与。及至飞近岭前,又看出全山均有五色轻烟笼罩,正传令同党小心戒
备,先是司徒平、秦寒萼当先飞来,不知何故,忽化一幢彩云,往斜刺里遁去。紧跟着,
万珍、李文衖相继飞到。同来妖党巨洪师徒自恃邪法厉害,觊觎对方少女美色,妄自出
战。二女中了邪法,眼看倒地,忽由身前飞起一片金霞,连人带宝一齐失踪。忙催妖云
上前,朝巨洪师徒冷笑发话。巨洪正随妖云缓缓前进,受了双凶恶气,心中愤怒,忽见
两个相貌俊美的幼童迎面跑来,根骨禀赋之佳,从所未见,料想敌人故意将主要人物藏
起,却令两个幼童出来答话,以表轻视。侧顾双凶,表面仍作从容。便骂:“狗贼,只
会欺凌同类,既然自命神通广大,管他来人是谁,只一出现,便即杀死,才显自己威力。
这样装点门面,结果仍是非打不可,有什意思?分明胆怯情虚,顾虑太多,偏有这些做
作。”正和同来一个着红衣的妖党以目示意,暗中讥笑,敌我双方也已对面,快要问答,
忽听同声怒叱,声才入耳,一幢青荧荧的冷光和一股比电还亮的红光已夹着雷霆万钧之
势迎头射到。巨洪立时警觉,知那红光正是昔年月儿岛所遇火精火无害,以前吃过苦头。
彼时对方被困火海之中,不能随意走动,自己还有防备与防火之宝,尚为太阳真火所伤,
何况骤出不意,突然发难。心中一惊,忙纵妖光,待要逃遁,已是无及。
  火无害天生火性,疾恶如仇。昔年困身火海,终日暴跳如雷,本就愤极,无计可施。
妖人恰在此时乘人之危,始而虚声恫吓,迫令降顺。后见不从,又连下毒手,意欲加害。
虽仗本身所炼太阳神光线将其打败,负伤而去,洞中禁制也被引发,以致末后这些年多
受好些苦难。每一想起,便恶气难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早和钱、石二人商好,
觑准妖人师徒,分头夹攻,来势比电还快。巨洪虽然修炼多年,老奸巨猾,无奈对方深
知他的来历,仇恨又深,上来便以全力猛下杀手,先没想到那幼童会是昔年人海强仇,
而那簇拥群邪的妖云又非寻常左道遁光之比,人在其内,法力稍差,休说上身,只一挨
近,必为所伤,越发容易疏忽。等到看出那是太阳神光,有了警觉,连念头都不容转完,
大片霹雳声中,红光上身,立即爆炸,巨洪全身首被炸成粉碎。火无害恨极妖人,下手
更狠。事前早有成算,为防妖魂遁走,妖人刚一炸死,一蓬细如针雨的银色光线突然四
面合拢,连闪两闪,一片青烟带着焦臭之气,连残尸带元神全被太阳光线包围。钱莱再
往上一迎,立即烧成灰烟,晃眼消灭。
  同来妖徒昔年曾随巨洪同往火海去过,钱莱经火无害指点,也是看准下手。那太乙
青灵销和太阳神光一样,任何邪法瞅阻挡,均如入无人之境。又因万、李二女受伤,欲
为报仇,防其遁走。一面运用太乙青灵神光连人飞起,朝前扑去;一面把身旁法宝、飞
剑准备施为。钱莱原本胆大心细,机警好胜,震于双凶来前耳闻,存有先入之见,惟恐
一击不中,脸上无光;再和万、李二女一样为敌所伤,更是丢人。明知神光防护之下,
万邪不侵,仍以全力戒备,不敢丝毫怠慢。其实妖徒和巨洪一样,并未把来人看在眼里,
全无戒备,极易成功。这一小题大作,群邪却吃了大亏。先是妖徒骤出不意,被太乙青
灵神光罩住,方觉冷气侵肌,寒光射目,大惊欲逃,猛觉心头一寒,人便失了知觉,跟
着冷光微闪,妖徒形神皆灭。钱莱原打着双管齐下的主意,一面发挥神光威力,\面右
手连扬,飞剑、法宝纷纷发出,左手太乙神雷又连珠往外打去。旁立群邪见对面来了二
童,虽看出故意步行,有心做作,毕竟这班妖孽全是凶横强做,又在妖云拥护之中,毫
未注意。正向前观察,想听对方来意,不料突然发难,一青一红两道奇光急如雷电,一
片震天价的霹雳声中,来势还未看清,巨洪师徒已首当其冲,形神皆灭。一时霹雳连声,
山摇地动,雷火星飞,妖云四散。这才看出厉害,各纵妖光,纷纷惊窜。就这晃眼之间,
钱莱又将飞剑、法宝相继飞出,太乙神雷连珠爆炸。火无害原想,只杀巨洪师徒,一见
钱莱大显神通,也一不作,二不休,将人化成一幢烈火,飞舞群邪之中,双手齐扬,把
所炼太阳真火神光连同亿万银色光线宛如雨雹一般,照准群邪当头乱打。二人下手都是
又猛又急,那逃得稍慢和相隔较近的妖党,晃眼便伤了好几个。
  双凶虽然神通广大,邪法高强,终因骤出不意,也乱了手脚。急怒交加之下,正待
行法,抵御还攻,百忙中瞥见巨洪形神皆灭,所炼三尸元神已灭其二,只剩一条残魂,
化为一溜极细的黑烟,由亿万银色光线丛中电驰飞来,吃那青色冷光迎头一罩,便已消
灭,连残魂也未逃出。看出此宝乃大荒无终岭枯竹老人传授,心方一惊,敌人飞剑、法
宝已电舞虹飞,纷纷发出。一团团的太阳真火,连同太乙神雷,万道毫光,一齐夹攻,
同来妖党门人逃得稍慢,不死即伤,神情十分狼狈。越发暴怒,把手一扬,一片妖光邪
烟刚一飞起,猛又听震天价一声迅雷起自身后,大蓬墨绿色的光华,连同比电还亮的银
色雷火突然爆炸,残余妖云立被震散。双凶心肠狠毒,明知这两个敌人一个禀着太阳真
火精气而生,一个持有枯竹老人所传至宝,多厉害的邪法也难伤害,仍然妄想一试。又
因敌人是由前面跑来,不曾想到身后还有强敌暴起,来势也是那等神速,等到警觉,已
是腹背受敌,不及防御。双凶所乘云车和脚底那片云光,竟被敌人猛发石火神雷震散了
好些,稍差了一点,便完全毁去。如非邪法甚强,应变灵敏,连人也为所伤。目光到处,
瞥见敌人又是一个幼童,满头绿发,生得又矮又小,相貌奇丑,与前见二童相去天地,
法力却非寻常。刚由身后地底飞出,咧着一张怪口,扬手又是两团石火神雷打到。正经
敌人一个未见,却被三个幼童打得七零八落,伤亡了好几个妖党,不由大怒,同声啸厉,
二次把手一扬,各由手上飞出一条形似人手的光影,先朝后面来敌抓去。前面群邪本非
庸手,只因变生仓猝,来势太猛,不及防御,才吃大亏。一经遁出圈外,立施邪法、异
宝,一面防御,一面还攻。双凶百忙中再将妖光放起,又把方才纷乱形势稳住。
  火、钱二人也接到英琼传声,令其适可而止,急速回去。后面那人正是石完,火无
害先前恐其冒失,受了误伤,令其在后诱敌,去分敌人心神。不料火、钱二人发动太快,
石完闻得上面霹雳连声,贪功心盛,不问青红皂白,猛发独门石火神雷,朝上乱打。也
是群邪该当晦气,那石火神雷又恰是专破这类邪法的克星,如非双凶师徒和同来妖党邪
法均高,换了稍差一点的妖人,便难幸免。火无害见石完出手,恐其轻敌,一面传声疾
呼:“邪法厉害,石师弟可速回去!”一面急催钱莱速用太乙青灵销赶往相助,令其速
回,以防有失。石完也接到英琼传声,瞥见妖手飞来,忙往地底遁去。
  双凶人最自私,先前群邪虽有伤亡,只是愤敌太强,还不十分动心。及至本身也吃
了亏,不禁怒发如雷,对于石完也更痛恨,上来便以全力施展毒手。不料两只怪手影刚
一出现,暴长丈许大小,朝下抓去,就这瞬息之间,猛瞥见绿发幼童手中大团银色雷火
刚发出来,忽然往下一矮,面前五色烟光微一起伏之间,敌人透过烟层遁入地内,一下
抓了个空。便见那幢青色冷光比电还快,由斜刺里飞来,慌不迭双双回手去抓。左侧又
有两团酒杯大小,亮如银电的精光,朝那两只怪手打到,看出那是太阳真火精英炼成之
宝。自己虽然长于玄功变化,方才报仇心切,事前没有准备,骤出不意,如被打中,元
神仍难于损耗,忙即收回。叭的一声大震,银光已自爆炸,化为亿万精芒,四下激射,
那两只怪手也被打中,如非功力精纯,见机得快,几被震散。这一惊真非小可。等到凶
威暴发,不可遏制,待以全力施为,冷光已追踪绿发幼童遁入地内,霹雳之声也全停止。
只听空中大喝:“无耻妖孽,且叫你尝尝峨眉第三代门人的厉害!如愿送死,快到前面
纳命!”同时一道红光,其疾如箭,正由数百丈妖光邪烟之中电射飞起,朝依还岭上飞
去。语声清越,曳空急驰,由远而近,落向前面幻波池前平地之上,到地便无影迹,也
未看出是否遁入土内,端的神速已极。
  双凶平白伤了几个妖党,同来妖徒也有四人受伤甚重。幸亏来时先有准备,各以元
神出斗,只将所炼生魂震散,一施邪法便可复原。如是肉身,敌人再以全力进攻,和对
付巨洪师徒一样下那杀手,休想活命。敌人方面虽然开头伤了两个少女,但无如此惨败。
最可气是来时驾起大片妖云,声势何等强盛,敌人主脑一个不见,却命三个幼童出来,
先后不过几句话的工夫,便被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内中火无害虽是得道千年的火
精,但他行时语气强做,并自称是峨眉第三代门人,对方目中无人可想而知。有生以来,
几曾受到这种奇耻大辱?双凶互相对视了一眼,全都气极。毛萧坐在云车之上,依旧面
带诡笑,神态从容。章狸因那拥护断脚的随身云气被石完一雷震散,露出两条残废的秃
腿,由不得怒火中烧,已掩不住本来面目。一面施展邪法,仍用妖云将下半身拥住,一
面盘算报仇之法。如非毛萧示意止住,已早离开群邪,跟踪追去。
  毛萧等群邪回复原状,仍令从容进发,不许失去常态。相隔岭头约有一箭之地,命
众停住。正要发话,忽见对面现出一个绿衣少女,背插单剑,腰挂宝囊,丰神英秀,美
艳如仙。双凶自从方才受挫,对于敌人已不再似以前轻视。又见敌人突然出现,看不出
一点迹象,如是事前行法或用法宝隐形,不应如此从容。那现身之处后面山石,连同左
近花木,俱都看得逼真,上面五色轻烟笼护也未见有波动。峨眉上清禁制虽极神妙,凭
自己的目力,敌人如由禁圈之中走出,或将禁法突然撤去,怎么也能看出一点形迹,不
会影响全无。敌人孤身一人,年纪看去甚轻,偏是一身仙风道骨。想起方才轻敌吃亏之
事,知道峨眉门下男女弟子虽然入门不久,多半累生修为,新近才得转世,不能以常理
来论。方才三个幼童那高法力,火无害又是得道千年的火精,尚且甘居第三代的弟子,
这班后辈的功力已可想见。认定来人不出则已,既敢孤身出现,必非寻常。便命群邪暂
行止住,命那女子上前答话。
  那绿衣少女正是墨凤凰申若兰,因奉英琼之命,看出郡邪方才受创惨败,双凶定必
恨极,恐其激怒太甚,上来便发阴火,太乙五烟罗和本山灵景难免不受侵害。为此嘱咐
若兰,在自己慧光暗护之下,上前答话。并吩咐两旁埋伏的男女同门和刚由前面相继赶
回的火、钱、石三人暗中留意,一同戒备,以为缓兵之计,捱得一时是一时。双凶群邪
自然不知对方用意,因见若兰神态安详,若无其事,反倒生疑,不敢冒失。又因方才火、
钱二人才一照面,便不由分说猛下毒手,吃过大亏,暗中戒备,如临大敌。若兰得道较
久,自多经历,见双凶初来时装腔作势,何等骄狂自信,吃火无害等三人一顿下马威,
立时不敢正眼相看,知道左道妖邢全都欺软怕硬,能胜而不能败,不禁暗笑。天性温柔,
又是奉命缓兵,上来先不点破,从容笑道:“你们哪里来的?彼此素昧平生,也无仇怨,
无故来此扰闹,是何原故?今早曾有僧道四人,带了一伙徒党来此作祟,经本山主人师
妹李英琼略施仙法,全都伤亡殆尽。只有两个妖僧已被我们困住,眼看形神皆灭,因其
悔罪苦求,又有李师妹和白眉老禅师坐下仙禽代其求情,才将他们的元神放走,此外无
一幸免。我们奉命在此开府,早就料到左道旁门中人受了妖妇许飞娘的蛊惑,必要来犯。
其实家师妙一真人素来力持宽大,本与人为善之心,无论是何异派,只要埋头敛迹,不
再为恶,决不无故兴戎;若能痛悔前非,改行向善,还要随时扶助,使其成就,视之为
友。如其倚势横行,估恶不俊,或是勾结妖党,乘我师长闭关之际,以为有隙可乘,来
此侵害,直是自寻死路。我看你们修道多年,能有今日也非容易,何苦受人愚弄?她自
身隐避在后,却令别人出来送死,稍微明白的人,一望而知,难道你们得道多年,会不
明白利害?此时幻波池在易静、癞姑、李英琼、余英男四位同门姊妹师徒多人主持之下,
每人均是累世修为,法力甚高,所用法宝、飞剑均是前古奇珍,仙府至宝,克制邪魔,
威力至大;何况前主人圣姑早已前知,算出未来之事,所有幻波池五行仙遁、道书、藏
珍已全留赐,现已得到手中,外人多高法力也休想擅入一步。以兀南公法力之高,尚且
败退,他那镇山之宝灭神坊,竟会落在一个新入门的第三代弟子手内,别的妖邪可想而
知。你们比他如何?方才初来时,门下弟子虽有冒犯,一则,你们无故兴戎,他三人奉
命防守,自不容外敌来此猖狂;再则,内有两人,又是我师侄火无害昔年大仇,自难怪
其下手。如今事已过去,你们为首的人尚未出手,最好就此两罢干戈。如听良言,安然
回去,稍微静观数年,看看是否正胜邪消,你们再倒行逆施不迟。”
  若兰虽然不善词令,但是神态温和,语声尤为清婉好听。双凶一个素来把稳,一个
又是淫凶好色,尽管怀着满腹怨气而来,竟为对方容光所夺。又以上来受挫,想由敌人
口中窥探虚实,并未当时发作。反在暗中止住同党,待命行事,不令妄动。听完之后,
连经仔细观察,除敌人突然出现,看不出一点形迹而外,觉着当地风物清丽,美景如仙,
到处香光浮泛,洞壑幽奇,也不见有第二人出现,心中奇怪。同声笑答:“今日之事,
强存弱亡,哪有许多话说,方才三个小畜生暗算伤人,那是我们自不小心。早晚擒到,
自有他的受用。你说我们与你无仇无怨,最好听劝回去。可知幻波池藏珍、毒龙丸,贼
尼已死,便是无主之物,你们如何自恃人多势众,据为己有?我们也以良言相告:乖乖
将那藏珍、毒龙丸全数献出,并令李英琼、余英男两个贱婢随我二人回转东海,便可无
事;否则……”底下的话,还未出口,忽听连声怒吼,数十百道金光雷火,连同先前三
个敌人同时出现。少女见状,也把手一扬,一道剑光迎面飞来。
  原来火无害等三人先听英琼之命守伺在侧,本来还想多等一会,忽听敌人要将双英
带回山去,火无害首先激怒。心想:“闻说李师伯昔年疾恶如仇,火气甚大,今日怎地
会有这么好涵养?如今群邪大举而来,这场恶斗必所难免,凭着几句话能够拖延几时?
反正非拼不可,何苦听人狂吠?”想到这里,怒火上撞,忙把太阳真火冷不防先朝双凶
打去。钱、石二人早就跃跃欲试,火无害一动,忙跟着发难。若兰见三小动手,也将仙
剑飞出助战。两旁埋伏诸人见状,一齐现身,相继动手,各把飞剑、法宝发将出去。英
琼原是借着若兰与来敌问答,就便把紫清神焰兜率火暗中送往幻波池内,交与方英、元
皓,待命飞出;同时向癞姑传声,令其加紧戒备,照着仙示和眇姑心声传话,开头只守
不攻,设法拖延时间。一见三小弟子当先发难,众同门也纷起应敌,知道邪法厉害,十
分阴毒,恐有闪失,忙喝:“众人急速退往慧光之内,只用飞剑、法宝出敌。”随将慧
光现出,本想连火无害等三人也全护住,后听火无害传声禀告:“妖人邪法不能伤害弟
子和钱莱。石完虽然稍弱,但有钱莱接应,仍用太乙青灵销防身,合力应战,决可无
碍。”只得罢了。
  火无害随向双凶喝道:“无耻妖孽,无须猖狂!昔年你这两个妖孽被太师祖长眉真
人禁闭东海海底水眼之中,受了这多年的罪孽,难道还未受够?才一出困,便来自取灭
亡。各位师长一位也未见到,先吃我弟兄三人杀得大败,还敢张牙舞爪,岂非无耻?如
有本领,只要将我弟兄三人擒住,休说你两残废妖孽念念不忘的毒龙丸,连幻波池也可
归你,你看如何?”
  双凶原因若兰生得美艳如仙,容光照人,色心大动,借着听话为由,暗中运用邪法,
打算将其迷倒,冷不防擒回山去。及见对方神色自如,若无其事,连施摄魂邪法,毫无
感觉,不知敌人身在佛家慧光暗中笼罩之下,万邪不侵。心方惊奇,觉着敌人不是易与,
眼前倏地光华电闪,耳听连声怒叱。先前所见三小各施真火、神雷、飞剑、法宝当先发
难,紧跟着又有七八个男女敌人随同对面少女一齐现身,分左右两旁立定,各指飞剑、
法宝,纷纷夹攻。这次总算群邪有了准备,无人受伤。火无害太阳真火虽具极大威力,
因愤双凶口出不逊,专攻一处,别的妖人不曾波及,邪法颇高,暗中防备又严,当时敌
住,两方才得打了一个平手,暂时未有伤亡。
  双凶见对面诸敌全是仙骨仙根,一身道气,所用法宝、飞剑无一寻常,只是无一飞
起,好生不解。久闻人言,峨眉门下男女弟子多半仗着夙根灵慧,前世修积,所用法宝
虽是奇珍,本身入门日浅,功力有限,莫非这班少年男女连飞空应敌俱都不会?否则怎
会一个未动?那隐形法却又神妙非常,是何原故?正想运用玄功变化,冷不防飞身进去,
挑那灵秀貌美的少女先捞上两个再说,猛瞥见眼前一亮,一团大约亩许的祥辉,突在敌
人头上出现,在场敌人除火无害等三小外,全都笼罩在内,看出此是佛家降魔慧光。这
一惊真非小可。暗忖:“对方都是玄门中人,这团慧光分明是佛家降魔至宝,如非得有
佛门上乘传授,岂能应用?听敌人口气,戒备如此严密,必早前知无疑。但是眼前所见
敌人,只火无害一人功力最高,余者根骨虽佳,决非自己对手,可见后面必有高明人物
主持全局。多年积仇,数万里外大举而来,休说和头一起人一样片甲不归,便被打败逃
回,以后何颜见人?”心中一惊,互相密议,上来还是稳扎稳打,不可急进,以免中人
圈套。于是一面率领群邪分头迎敌,一面把预先准备的妖阵如法施为,指挥众妖徒布置
起来。口中大喝:“今日我必将幻波池化为劫灰,凭你们几个小狗男女,决非我的对手。
何人为首,无须藏头缩尾,可速出来纳命!”
  火无害见双凶本来腾身欲起,想往申若兰等身前扑去,知其不怀好意,正向钱、石
二人说:“各位师伯叔均有慧光暗护,妖人决不能伤。我们恰可将机就计,给他吃点苦
头。”话未说完,慧光忽现。知道英琼因时机未到,打定只守不攻的主意,不愿激怒双
凶,使其情急拼命。方笑李师伯自从炼就身外化身,法力越高,反更把稳起来,乐得乘
机反击,使双凶吃点苦头,俱都不肯。再一查看,双凶也改了方法,随来妖徒各将身旁
妖幡法物取出,往四下分布开来。看出妖阵阴毒,不似寻常,忙又警告钱、石二人:
“双凶邪法厉害,伤他不了,微一疏忽,反受暗算。照此情势,妖阵不久布成,必更讨
厌。我们共只三人,正面受敌,徒劳无功。不如避重就轻,舍去为首双凶,专一冲荡妖
阵,不令将阵布成,也不可下手太狠,消灭众妖徒的元神,只把凶魂击散便罢,动作越
快越妙。”
  二人还未答话;英琼已传声赞好,并向三人警告说:“方才癞姑师伯传声说,双凶
邪法之高迥出意外,尤其所炼本命三尸元神十分坚强,变化无穷。双凶不说,便门下妖
徒经他海底多年苦炼,只要有一丝残余魂气,立可复原。昔年太师祖长眉真人尚且不能
除他,可知厉害。尤其那一双元神幻化的鬼手,与妖妇乌头婆异曲同工,阴毒无比,只
要被抓中,便无幸理。独火无害禀纯阳真火之精而生,千年功力;玄功变化,就被抓住,
也可无害。何况不会被擒,双凶也不肯如此冒失。钱莱仗着太乙青灵神光护身,此是专
制邪魔的异宝,隐现无常,飞遁更快,暂时也可无害。石完虽精地遁法术,无如胆大心
粗,容易涉险,最好不要离开火无害和钱莱,才可无事。还有双凶向来对敌,不是万不
得已,不肯施展全力,性又疑忌。我们此时人少势弱,援兵尚还未到,如果操之过急,
逼令出手,即便幻波池有五行仙遁防御,不致受其侵害,本身灵景,难免毁损,也是可
惜。尔等三人仗着天赋和防身至宝,扰乱妖阵,不令早日布成,虽是奇功一件,但在各
位师长未赶回以前,不可逞强大甚,使敌人伤亡大多,恼羞成怒。对众妖徒更须适可而
止,不宜诛戮太多,以免双凶情急拼命,不待妖阵布成,便自发难,提前发动阴火,以
致吃了他的亏,毁损了灵景。”
  三人闻言应诺,立照所说行事。这时双凶与群邪全都凶威暴发,各将邪法异宝施展
出来,一面迎敌,一面布那妖阵。一时烟光杂沓,邪雾蒸腾,加上众人的飞剑、法宝、
太乙神雷满空爆炸,轰隆轰隆之声,震撼山岳。火无害等三人星驰电射,穿梭也似冲行
妖阵之中,此隐彼现,出没无常。而那一团团的太阳神光和钱、石二人的青灵神光、石
火神雷,不是当空爆炸,银雨横飞,便是自地爆发,毫光万道。所到之处,众妖徒挨着
便震成粉碎,或是炸去半边身体,各化为残烟断气朝双凶飞去。等到双凶行法复原,元
气真魂已受重伤,苦痛非常。在妖师暴力淫威之下,虽不敢强,仍冒雷火奇险回往原处
布阵,毕竟元气大耗,受创太重,心胆已寒。这三个敌人来势又比电还·快,防不胜防,
勉强苦斗了一日夜过去,妖阵终未布成,众妖徒倒有一半受了伤,个个心惊胆寒。先还
想双凶邪法厉害,不消片刻,便可将敌人除去,免为所伤。及至苦撑了一日夜,敌人始
终纵横全阵,越来越凶,眼看同门妖徒多受重伤,有的几难成形复原,一班群邪也吃这
三个敌人乘机伤了好几个,双凶空自暴怒,无可如何。经此一来,全都害怕,虽不敢公
然逃避,稍见这三个杀星的光影,便纷纷惊窜,往往连妖幡也不及抢走。
  双凶见妖徒连受重伤,随来同党又先后伤了十几个,敌人却是一个未伤。最可气是
火无害等三小从见面不久,便不与他正面为敌,专寻妖徒晦气,妖阵不曾布成,妖幡、
法物反被真火、神雷毁去不少。越想越忿,咬牙切齿,心中痛恨。一声狞笑,双双把手
一扬,立有两片黑色心形暗影,刚刚脱手飞起,打算朝三人头上飞下,还未展布开来。
猛瞥见两道青色冷光,带着豆大一点如意形的紫色火焰,由幻波池中飞起。来势并不甚
快,形如一朵灯花,精光荧荧,流辉四射。乍看好似浮沉空中,飘荡而来,打一入眼,
还未看真,不知怎的,竟会到了两片黑影的中心,猛觉不妙,待要行法回收。火无害久
经大敌,事前又得癞姑、英琼指点,一见方英、元皓带了紫清神焰、兜率火由池底飞出,
立时将机就计,假作疏忽,往那两片黑影当中飞过。
  双凶最恨火无害,当他无意之中自投罗网,不禁大喜。那两片心形暗影乃双凶被困
海底用三百年苦功炼成的邪法,凶毒无比,无论对方法力多高,只要被当头罩下,往里
一合,人便神志昏迷,状类疯狂,听凭邪法主持,倒戈相向,反朝同党拼命。先因这类
邪法最耗元气,更须双凶彼此一心合力运用,才能发生极大威力,毛萧还较持重,觉着
这三个敌人均有真火、神光护身,太乙青灵神光更是对头克星,虽然邪法甚高,自信不
致和别的妖邪一样,害人不成,反而害己,但这类两方对拼的事,稍微疏忽,必受其害。
钱、石二人又在太乙青灵销神光笼罩之下,至多将其困住,急切间仍奈何他们不得。惟
恐弄巧成拙,一任同党催促,始终不肯妄动。及至斗了两三日夜,见妖徒受伤惨痛,妖
阵无法布成,忿恨之下,决定一试。初意火无害在三小中虽然法力最高,全凭本身功力,
并无法宝防身,只要骤出不意,将这两片暗影往上一合,将其罩住,也许能够将其笼罩。
无奈敌人动作如电,不可捉摸。正打算把两片暗影展布开来,悬向空中,乘着敌人乱冲
之际,觑准来势,冷不防当头下压。等对方神志一昏,立用邪法指挥,使其倒戈,转向
敌人进攻。再借他通行自如之便,令其向前开路,自己运用玄功暗随在后,冲破禁网,
飞入幻波池,先将藏珍、毒龙丸盗出,就便查看敌人虚实,到底何人在内主持。一见火
无害冲到,心中大喜。
  双凶正指黑影往下罩去,不料紫色灯花突然飞到,情知不妙,忙即回收。无如方才
为防敌人逃窜,下手太急。那紫色灯花来势又极神速,初发现时,悬在青色冷光之前,
在千百丈烟光杂沓,电舞虹飞之中,看去毫不起眼,飞得也不甚快。如非双凶久经大敌,
识得厉害,换了寻常妖邪,还要忽略过去。便是双凶,虽然看出此宝来历,仍不知它妙
用。等到晃眼之间,那团大仅如豆的紫焰到了两片暗影之中,以双凶的目力,竟未看出
怎样来的。方在失惊,已然无及,只听叭的一声,极清脆的爆音过处,紫焰突然爆炸,
化为亿万精芒,四下飞射。双凶合力施为的两片暗影首被击散,火无害已就势遁入五色
彩烟之下。那一震之威,竟比敌人所发神雷、真火胜强百倍,.笼罩全山,高涌天半的
妖光邪雾,立被震散。一时骇浪雪崩,狂涛山立,由中心往四外排荡开去,当时空出了
数十亩方圆一片地面。相隔较近的几个妖党,内有两人当场毙命,被紫光震成粉碎。还
有三人也各受了重伤。身旁那些妖徒,本也难免于祸,幸而双凶应变机警,见势不佳,
一面自将真气切断,一面施展邪法,把手一挥,连身遁起,就势把众妖徒一齐摄了逃出
正圈之外,才得免于灭亡。就这样,仍有两人被紫青神焰扫中,震成粉碎。如非妖徒均
以元神出斗,应变神速,至少必有十来个难于保全,连残魂也被消灭。
  那两片暗影均是双凶本身元气所化,自然损耗不少。经此一来,虽然怒上加怒,仇
恨越深,受此重击,把紫青灵焰误认作佛家心灯;再见那团慧光悬在当空,把所有敌人
笼罩在内,一任邪法多么阴毒,均无用处。越发断定幻波池内有仙、佛两门中能手主持,
不知何故,不肯出面。再一想起来时途中为旃檀神光所阻情景,分明敌人首脑比自己要
高得多。否则,先来那班妖党均非寻常人物,便随来几个妖徒也无一庸手,不是敌势太
强,怎会全军覆没,一个不留、敌人首脑不肯出面,也许知道自己炼有独门阴火和两件
准备复仇的邪法异宝,设此诱敌之计,故意令几个无名后辈,在太乙五烟罗防护全山重
重禁制之下,故意相持,设法激怒。等到自己恶气难消,情急相拼,将所有邪法异宝全
数施展出来,敌人才将埋伏发动,先把阴火破去,以免自己知难而退,带了逃走,又留
异日之患。越想越有理,盛气一馁,更加慎重。多年盛名,强横已惯,以前从未遇过敌
手,昔年败在长眉真人手下,已认为万世不消之仇。如今强敌道成飞升,报仇无望,才
想杀他门人泄恨,又被几个无名小辈打得大败,更是奇耻。就此退回,心实不甘。互相
商议,决计不到真个现出败象,仍不罢手,那阴火也暂不发动。一面与敌相持,一面再
发信符,把日前那些同党相继催来,令其上前,与敌拼斗,自作旁观,查看对方虚实,
到底有什高明人物在内,然后再下毒手。
  双凶未来以前,本是趾高气昂,不把这班妖党放在眼里。众妖党一半是因双凶阴险
强暴,二次出世,邪法更高,意欲提前结纳,自告奋勇;一半是受妖妇许飞娘蛊惑,又
都嫉恨峨眉势盛,欲乘对方师长闭关之际与双凶合力,将对方后起门人的未来根本重地
毁去。但这班人均非无名之辈,知道双凶骄狂自大,不愿服低,只命门人前往致意,不
曾上门。双凶对这两起人,起初均甚轻视,表面约定,再有数日各往依还岭聚会,实则
居心贪狡,惟恐人多,分润所得藏珍、灵药,或被捷足先登。本就打着抢先下手主意,
又因前锋妖党全数伤亡,又伤了两个妖徒,正好借故提前发难,得信立即赶来。满拟手
到成功,不料还未走到,便为佛法所阻,跟着连遭挫折,才知敌人真非易与,井有大援
在后,只得发出信号,说前锋妖党不肯守约,轻敌涉险,全军覆没,不得不提前赶来。
现在敌人已被困住,这班无名后辈均颇机警,又各持有几件师传至宝奇珍,惟恐不能一
网打尽,又留后患。请照日前预料提前赶到,合力下手,以免夜长梦多,又生变故;或
是敌人情急无计,将藏珍、毒龙丸带了逃走。
  双凶中鬼脸神君章狸比较气盛,还觉平日狂做骄横,夜郎自大,始而不守信约,独
自抢先,一见不能取胜,又发信号,催令同党应援,有点不好意思。蓝敕令毛萧却是老
奸巨猾,阴柔卑鄙,口似悬河,长于舌辩,利之所在,全无顾忌。平日尽管狂做自大,
一到用人之际,便卑躬屈节,无所不至。又是生来一张笑脸,把话说得极圆;不似章狸
满脸乖戾之气,一味凶横,说不出个道理。议定之后,章狸听毛萧这等说法,觉着话说
得甚巧,丢人不顾,敌人又的确是被自己邪法围住,虽无败意,看去已落下风,不算说
谎,方始应诺,同将信号发出。双凶所发信号,与魔教中万里传音大同小异。先把所说
的话说上一遍,然后行法施为,立有一股黑气将语声封闭在内,朝着对方飞去,无论相
隔多远,不消片刻,便可传到。
  这类邪法,火无害全都知道。见双凶已被兜率火将那两片暗影击散之后,始而暴怒
如狂,似要拼命神气。忽然缓和下来,一面率领群邪妖徒奋力迎敌,一面嘴皮微动,却
在商议。跟着各由手上发出一小股黑烟,互相说了几句,把手一扬,便急如箭射,破空
飞去。接连两三次过去,那黑烟也发出了五六股,均是随同双凶嘴皮乱动,突然破空飞
走,一闪不见,神速异常。这时全岭仍在妖光邪雾笼罩之下,双凶一面施为,一面仍朝
自己三人追逐不舍。本就烟光烛天,再加上许多法宝、飞剑、真火、神雷满空飞舞,越
发五光十色,耀眼欲花。那黑烟看去甚淡,飞走之时,只有手指粗细,一闪即逝,不是
慧目法眼,深知底细,留心注视,直看不出。暗忖:“妖孽师徒,共有百余人之多,忽
然连发信号,未来妖党定非少数,不知内中有何诡计?何不抽空截住,将其破去,听他
说些什么?”想到这里,便用传声告知钱、石二人,想好主意。因双凶全都诡诈,也曾
防到信号被人劫去,发得十分巧妙。又见对面敌人均仗慧光保护,始终不肯出斗,只由
火无害等三小冲荡全阵,每发信号,总是事前准备,乘着三小惊走退避之际,就势发出。
毛萧更是稳练,不肯妄发。
  三小弟兄议定之后,火无害假装无意及此,先朝众妖徒立处加紧追逐,然后突然掉
头,照准章狸扬手一团真火打到。等到章狸运玄功变化怒吼追来,再装不敌,往地底遁
去。同时,钱、石二人在太乙青灵神光护身之下,赶来应援,见火无害遁人地底,也装
作慌不择路,朝五色烟层之下钻去。跟着三小弟兄隐身飞出,冲荡全阵,出没无常,本
是常有的事。章狸见三小相继逃遁,乘机发出信号。不料话刚说完,黑烟正待飞起,眼
前一亮,那幢青色冷光突然出现,只一闪,便将黑烟隔断。同时火无害也化作一个通身
烈焰四射,其形如猴的小火人,由彩烟之下电一般飞起,扬手一片红光,将那就要破空
飞走的黑烟一下罩住,只一裹;妖人所发语声全在残烟之中说了出来。正想喝骂:“妖
孽无耻,已然损兵折将,连遭挫败,还吹什么大气?”猛瞥见钱、石二人已被一条长约
数丈的紫色暗影笼罩,不禁大惊。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