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还珠楼主《蜀山剑侠后传》
第十四回
父子喜重逢 掌上传声 福临祸去
师徒同御侮 空中下击 雾散烟消
  英琼见三人低头寻思,笑道:“三位道友可知令尊尚在人间,为一魔鬼所困,今夜
才得脱身?如非方才开读圣姑所留仙柬,得知贤兄妹三人的来历,方才那样空前浩劫,
也不敢那等疏忽了。”三人闻言,才想起主人不曾回问自己的姓名来历。听说父亲在此,
不由喜出望外,同声答道:“记得家父为妖妇所害,恐愚兄妹连带遭殃,临难分手之时,
曾将左手五指上面指甲取下五节,以为他年万一机缘凑巧,前往救他之用,并说那指甲
乃是信符。家父早晚必被妖妇困住,如能熬到难满,妖妇邪法厉害,事前必难脱身,彼
时圣姑也许不在人间,无人往援,难免同归于尽。我兄妹三人,根骨福缘俱都不恶,早
晚必有仙缘遇合,经此二三百年修炼之功,法力当非寻常。不过妖妇淫凶阴毒,家父被
困之处必难寻到,寻常修道之士决不肯从井救人。到时也许设法托人将下余两枚断指甲,
寻找我兄妹三人下落。接到之后,可将我们每人前得的一根取出,照家父所传,略一施
为,必有感应。为防妖妇乘家父昏迷之时,或用魔火烧心,逼家父说出此事,命一同党
来将我们诱去。如果试出不差,可速禀明师长同来救家父出险,以免玉石俱焚。我三人
虽然恨极妖妇,但是年纪幼小,毫无法力,如何与抗?只得跪天立誓:无论如何险阻艰
难,只要仙缘遇合,立往报仇救护。谁知屡问师长,均无指示。后来再三哭求,只说将
来可以重逢,仍未说出一定地方。曾经背人商议,无论何人能将家父救出,便是我们的
大恩人,为他百死也所甘心。偏生用尽方法,打听不出一点音信。前月一算,和家父分
手已六甲子,才着了急,茫茫宇宙,何处寻找?只得同来中土,打算把所有名山和隐僻
之区全都找遍。做梦也未想到,会与主人相识。家父虽受妖妇之迷,乃是夙孽,本身法
力颇高。如与道友相见,彼时曾说托人带信固以指甲为凭,如其有人救他,也必以此相
赠,只照所传,将两枚指甲微一摩擦,另外三根立时飞来成了一件法宝。此举一半为了
报恩,一半也为家父所习法术具有专长,所有法宝多是本人身上之物。尤其这五根指甲
曾下苦功,威力更大,得道的人只一施为,愚兄妹立受感应,便可跟踪寻来,以便父子
重逢。道友既与家父相见,又是方才出险,想必近在本山,便非救他之人,也必在场,
可曾有人见到家父那两根指甲么?”
  英琼含笑答道:“指甲两枚原是令尊连圣姑所留碧辰珠和一张柬帖同时交我,不知
是与不是?”三人闻言,方想询问人在何处,忽见英琼手上托着两根人手指甲,与自己
随身佩带的一般无二,不禁惊喜交集,心中怦怦乱跳。猛觉胸前微震,各人怀中锦囊内
所藏指甲已各化作一道银光同时飞起。英琼手上两枚,也化作两道长约尺许的银光迎上
前去。两下里一凑,化为一只人手,其自如玉,掌色红润,纤秀非常,四外银光闪闪,
正是三人父亲昔年时常抚摸他们的那只朱砂掌。不禁悲喜交集,忙即扑地跪倒,同声哭
喊:“爹爹今在何处?可容不孝儿女一见?”
  随听人手上面发话道:“乖儿女。此事难怪你们。实为妖妇后来肉身被诛,又将元
神炼成阴魔,非有佛家至宝,还须等她天劫将临之时,才能将其消灭。”我命悬于她手,
如非知我先死,她更万无生理,好些顾忌,早已下手杀害你们。你们救父情急,得信之
后,难免冒失行事。即便将其除去,我必先遭毒手。甚或紧附身上,与我心神合为一体,
对你三人欺凌残害,使你们投鼠忌器,平白受苦,无可如何。圮、垓两儿此时还能回去,
从你们师父作一散仙。三女根骨较好,因与震岳神君夫妇有缘,蒙他们渡去,爱如亲生,
得了好些传授。你虽眷念师门恩义,无如神君夫妇不久闭关,须经百余年后始能与之相
见。彼时他夫妇业已成道,至多一面之缘。因你法力虽高,所学并非玄门正宗上乘道法。
为此传了几件法宝,表面任你出游寻我,实为算出今日因果,令你拜在李道友门下,上
修仙业,想要回去,连见一面都难了。我命便是李道友所救。
  “圣姑仙法神妙,当我被困之前,曾说难满之时,当有一个绢包自行出现,无论何
人救我,可连我那两根指甲一同相赠。我被困壑底泥水之中历时三百年,终无迹兆。直
到妖妇乘隙遁去,方始出现。彼时因李道友急于去往前山御敌,不知详情,我便匆匆奉
赠,更不知道前山敌人便是我的儿女。昔年好洁成癖,偏偏被困甚久,终日陷身污泥窟
中,度日如年。幸蒙恩人李道友助我脱困,周身的衣履已全腐烂,长满了青苔,污秽不
堪,无颜见人。打算寻一昔年道友借身衣履,洗浴之后,静养些日子,彼时幻波池群邪
当已瓦解,幻波池开府群仙盛会,我再来作不速之客,向恩人拜谢,请其用那两根指甲
将你三人引来,父子重逢。不料那位道友已然坐化转世,只在内洞深处温泉旁边,放下
一身新的衣履和一封柬帖。开看之后,才知今日之事,圣姑早有安排,三女应该拜在恩
人门下。我因被妖妇阴魔所缠,躲那天雷之击,元气损耗太甚,不能行法推算。幸而我
所炼法宝均是本身之物,与心灵相感,这五根指甲只一合成人手,立可传声发话。等了
好些时,尚无音信,心正悬念,打算拼耗元气,查看你三人是否受人之愚,执迷不悟,
亲身赶往禁止。忽然心灵上有了感应,跟着听你三人呼喊,料已明白过来,只是不知详
情。三女行完拜师之礼,再把经过详为禀告。见面之期已不在远。这次幻波池正邪恶斗,
形势十分猛恶。三女拜在恩人门下,自应听从师命,随同御敌。不过三女前师从小收养,
钟爱太甚,性情不免强傲,初临大敌,各位师长同门多未见过,应敌之际,恐有疏忽,
不奉师命,不可自告奋勇,单独出敌。休看新拜恩师年纪甚轻,但她累生修为,夙根福
缘之厚,独步当时。和你姊伯易静,同是圣姑昔年好友。因为前生修积太厚,受尽残酷
欺凌,始终不懈,连经诸劫,才有今日,为峨眉三英中第一人物。遇合之奇,从古所无。
新近又得圣姑昔年遗留的真灵化身,与之会合,炼就身外化身,神通法力,一日千里,
将来必成天仙位业。又是我的恩人。你本门师长同门甚多,用功之外,务须格外恭谨,
以便仰仗师门福庇,成就仙业,免我悬念。圮、垓两儿,最好回山,半月之后再来,免
得无故树敌,于事无补,为你师门生出枝节。你们修道虽有数百年,一则偏重法术,不
是玄门上乘功夫;再者你师海外清修,无什同道,真遇强敌,便难免于吃亏受害。如真
不愿回山,想等我来相见,在此一开眼界也可,但也不可轻易出战。最好随同恩人在幻
波池内相助防守,在五行仙遁防御之下,不特有胜无败,并还可为主人少效微劳,实比
随众混战要强得多。”说罢,又向英琼再三致谢,托其照看三小兄妹。说:“道友此时
已是天仙中人,道法功力实比小儿女强盛十倍,幸勿以年岁相差,便存客气。不久相见,
再谢大恩吧。”
  原来这老人乃中条山散仙沐尚,本是夫妇同修,乃妻也是一个女仙。二人本是夙缘
未了,结为夫妇。沐尚先是凡人,全仗乃妻之助,始同修道。后来缘满转世,已早仙去。
三小兄妹一胎同生,生时,沐妻大劫已临,快要兵解。因受敌人追迫,夫妻二人带伤藏
在一处土窑之中。生后七日,敌人追到,便遭兵解。二子一名沐圮,一名沐垓,均按所
生时地取名。惟独三女生时,沐尚见爱妻产后昏睡,身又负伤,心正优急,忽见红光起
自窑内,跟踪一看,发光之物乃是一根红色羽毛,长仅尺许,上射奇光,知道是一件异
宝,忙与爱妻观看。这时分娩已第三日,腹中还在震动。沐妻明知还有一女婴不曾生下,
无如身中邪毒已然发作,神志时常昏迷,不能言动。身外更有一片邪雾笼罩。先生二子
已将精力用尽,勉强行法,冲破邪雾,由丈夫接生下来,胎儿幸得保全。未了这一女婴
实在无力支持,眼看危机紧迫,再不降生,婴儿必死;勉强生出,身外邪雾难再冲破,
不特婴儿保全不住,连丈夫也难免不遭波及。心中一急,就此昏迷过去。待了一会,神
志稍微清醒,正在愁急。沐尚先当爱妻闭目养神,发现宝光,忙即追踪。得到以后,刚
赶回来,沐妻认出那是九天仙禽琴凤羽毛炼成之宝,恰是破那邪法克星,不禁大喜。忙
告丈夫,令将红羽朝身一拂,红光到处,邪烟立散,婴儿随即降生,取名红羽。算计窑
中必还有古仙人遗留的藏珍,又命沐尚往寻。果然由一土穴穿进,发现一座洞府,石案
上放有柬帖。灵丹。取与妻子同看,正是前师所留,对于二人未来因果,指示甚详。看
完悲喜交集。随把灵丹服下,照柬行事。自知夫妻缘满,还有四日兵解,痛哭了一场,
与子女口中各喂了一粒灵丹,便作准备。沐妻死后,沐尚埋完爱妻,带了三个乳婴,隐
居中条山。抚养到了六岁,不料妖妇宛如珠寻来,纠缠不舍。沐尚知是夙世魔孽,不能
避免,只得乘着妖妇出外收摄生魂害人之际,暗令儿女各带指甲,照他所卜方向逃生。
刚打发走,爱妻好友圣姑伽因忽然寻到,说沐尚与妖妇这段孽冤,须要经过六七个甲子
和一次天雷之劫,才能于九死一生中逃出性命。并说妖妇不久便受飞剑之诛,到时可逃
往依还岭后山绝壑之下,暂僻凶锋。等妖妇元神炼成阴魔,三次寻来,即便纠缠不舍,
在圣姑法力禁制之下,也不至于为她所害。说完未来之事,便即飞走。
  沐尚原已知道未来因果,立照所说行事。三小兄弟虽是仙人子女,毕竟年幼,先照
父亲所说,想往东海逃去,不料中途遇一妖人,发现两小兄弟在山中打猎,掘取黄精,
看出仙根、仙骨,立用邪法摄走。飞到海外,被一散仙救去,由此收为弟子,学成道法,
始与乃妹相见,时常来往。沐红羽当日原在林中生火,瞥见妖道将两兄摄走,向天悲哭,
正值震岳神姥路过发现,将其救往东海神山东神岛震岳宫中收养,传以道法。兄妹三人,
均有一身惊人法力。
  英琼早知底细,一听这等说法,先颇谦谢。后想火无害身禀真火之精而生,得道千
年,功力更高,英男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照样收徒,对师更是恭谨。昔年恩师原说将来
所收门人甚多,幻波池开府以前收此异人为徒,难得对方如此诚敬,知是定数前缘,也
就不再推辞。正答谢间,小兄妹三人已同跪拜。忙请沐氏兄弟起来,笑道:“令妹修道
比我年久,我实愧为人师。无如令尊盛意殷勤,我虽年幼,本门道法乃是玄门正宗,于
她未尝没有补益,此是前缘,只好勉从令尊之命,收她为徒,暂时随我镇守水宫,以防
敌人侵入。至于贤兄弟并非本门中人,无须太谦,以后各论各,作为平辈之交如何?”
沐氏兄弟同声答道:“恩师谦光盛德,万分感佩。休说弟子受恩深重,即以方才而论,
如非恩师大量包容,舍妹无知冒犯还在其次,那九六宙灵梭乃震宫至宝,一经发难,大
则混沌宇宙,小亦伤害无数生灵,使方圆千百里内化为火海,烧成劫灰,生物全灭。不
是恩师仙法神妙,格外成全,即便圣姑留赐奇珍可以止住震源,舍妹难保不在地底任性
妄为,这等滔天罪孽,万死也难解免。恩师竟能不动声色,弥祸无形。彼时擒她易如反
掌,法力之高,岂是弟子等三人所能梦见?只因师门恩重,自身福缘浅薄,不能同拜恩
师门下,一遂感佩之诚,己为恨事,如何还敢妄自尊大,居于同辈?还望恩师不吝教诲
才好。”红羽也在一旁极力陈说:“恩师法力高深,兼有仙、佛两家之长。万想不到因
祸得福,拜在恩师门下。从此永托福庇,勉修仙业,固是万幸。两兄虽然无此福缘,对
于恩师万分敬仰,并非由于感恩之心所致,还望恩师随时教训才好。”并说:“前恩师
震岳神君夫妇法力高强,向无敌手。近百余年闭宫修炼,回忆起行时之言,多有深意。
弟子自闻父命之后,得知不能回山见师,将来也只一面之缘。想起师门恩义,未尝不心
如刀割。无如弟子深知二位恩师性情刚做,遇事前知,不特门下弟子出门对敌占惯上风,
所炼法宝多具极大威力。尤其那阳九七星环与九六宙灵神梭炼成之后,自信无敌。忽为
恩师所破,虽然事早前知,决不至于不快。否则也不会令弟子将它带上山来,并有此宝
两用一发的预示,分明算出将来还有一次大用,但与平日信条不符,不令弟子回山,想
必也由于此。总算福缘深厚,得拜恩师门下,此后定当努力修为,望与别的同门一般看
待才好。”
  英琼天性素孝,见沐氏兄妹自从闻得乃父掌上传声,神态越发恭谨,词色十分诚恳,
无意之中得此佳徒,自是喜幸。沐尚语声早止,英琼把手一招,仍化为五根指甲落在手
上,笑问三人:“可要收回?”红羽笑答:“家父当日原说父子相逢之后,全数赠与助
他脱难的恩人。此宝如按家父传授,一经施为,便化成一双大手,凭着宝主人心意运用。
与人对敌,差一点的法宝、飞剑,均能平空抓去,有时连人也可擒住。恩师如以仙法重
炼,功效想必更大。”英琼自不肯收,后经三人再三劝说,英琼因知此宝不能分用,沐
氏弟兄辞谢坚决,只得收下,转赐红羽。沐氏兄妹知道师命难违,方始拜谢。
  这时,洞中师徒四人喜气洋洋,依还岭上却打了个乌烟瘴气,难解难分。连癞姑也
已出战,刚刚得胜回来。英琼则一身两用,一面应敌,一面坐镇。先因癞姑离开中宫已
久,只请女仙俞峦代看总图,虽知癞姑智勇双全,看似胆大,实则心思细密,全都顾到,
终以人数太少,难免疏失。正想按照日前分派,将人唤回分守五宫要地,癞姑已大胜而
归。连日前派定防守幻波他的几个,也全带了回来。这才明白癞姑因妖人这几个前锋均
非庸手,看出日前奉命防守诸同门多觉幻波池内五行仙遁神妙无穷,敌人多好法力也难
侵入,守在里面,难于施展身手,不甚愿意,面有难色;又以屡占上风,不知前路艰危,
从此到处荆棘,存有轻敌之念。意欲借此一战,故意放纵众人,任其上去争功。一面再
和英琼里外防守,暗中接应,等到危急之际,上前相助,使其知难而退:众人因听癞姑
先前池底传声,说敌人前锋己快到来,这些均非能手,可在依还岭前先挫敌人锐气,勿
令入境,众人越发把事看易。谁知才一动手,便看出敌人厉害,内有数人均非敌手。如
非癞姑突然飞出,与英琼合力相助,转败为胜,几遭毒手,这才去了好些骄敌之念。癞
姑又说:“为援众人,幻波池中空虚,无人主持,请照原议,各回防守。”众人见敌人
前锋已有如此厉害,在外应敌,只有吃亏丢人,不如回到池内,仗着五行仙遁之力,还
可有胜无败。除却万珍、李文衍、秦寒萼等有限几个始终气盛,不肯退回,以及本来分
配在外应敌的一些男女同门而外,全被癞姑带了回来。英琼一算人数,幻波池内已足够
分配,只是外面人少。好在化身在外,仗着定珠慧光防护,只要众同门能和申若兰、赵
燕儿那样听话,少时不贪功冒险,当可无事。心方渐定,强敌已经先后赶到。
  原来先前英琼元神由宝城山暗中尾随沐红羽,同往幻波池中飞去。刚走不久,万珍
等男女同门正想飞回,忽接癞姑传声,说东海双凶因等几个同党,还未起身。所约妖党,
多半骄横,因嫌双凶狂做,各自设词起身,来作前锋,欲在双凶未到以前,给我们一个
厉害,显他神通。转眼就到,来路正是宝城山一面,可速埋伏,分布开来。为首的共是
五个妖人,同了双凶门下几个得力妖徒,在今日来犯群邪中,并非高手,但也不可轻视。
最好上来给他一个下马威,不令入境。话刚说完,便听远远破空之声。众人满拟这股妖
邪不值一击,何况事前得信,又有准备。万珍照着平日自拟御敌之法,一声暗号,立分
三面埋伏起来,只由万珍、秦寒萼二人当先迎敌。同时廉红药、徐祥鹅、木鸡、林秋水
等四人在岭西小峰养伤,恰已痊愈复原,因在林寒所布旗门神光之中,发现妖人前锋已
然飞来,正向癞姑传声报警,欲雪上次伤败之辱,也同赶到。这几人各有一两件法宝、
仙剑,颇具威力。尤其廉红药的一套修罗刀,更是妖邪克星。于是声势更壮。
  刚照万珍所说埋伏停当,破空之声已由远而近。随见对面空中云光乱闪,当头五六
道妖光宛如黄虹电射,已在宝城山顶上空出现。跟着又见几道暗黄晴碧的光华越山飞来,
在烟云滚滚之中已将临近。万珍、秦寒萼同立依还岭边界危崖之上,装作眺望附近风景,
明见大群妖人破空飞来,神态从容,直如未觉。那为首五妖人师徒共是十一个,还有几
个双凶门下,来时骄敌过甚,因听妖妇说起,上次兀南公乃是上了敌人的当,受将激走,
并非真败。这班妖人隐伏海外各岛,修炼多年,邪法颇高,以前避过一次天劫,全都气
壮心粗,目中无人,一半受人蛊惑,主要仍是想夺毒龙丸。平日妄自尊大,来时不肯掩
蔽形迹,以为对方这几个无名后辈,单这威势,也被吓倒。依还岭上虽有诸般禁制和太
乙五烟罗笼罩,因是仙法神妙,太乙五烟罗又只薄薄一层淡烟,不到近前,万难发现。
加以岭上景物灵秀,到处花光,灿如锦云,新雨之后,四边山色苍润欲流,互一陪衬,
越显霞蔚云蒸,无殊仙境。远处看去,更是花团锦簇,目迷五色,哪还看得出还有极严
密的防备。
  众妖人多年未来中土,初次见到这类美景,正想破空之声何等强烈,来路烟光滚滚,
把天都遮去了半边,敌人怎会没有警觉,猛瞥见前面一道绝壑,宽约数十百丈,恰将两
山化分为二。对面峰峦灵秀,花光如海,丹崖碧蟑之间,立着两个绝代佳人。一个穿着
淡青罗衫,一个穿着杏黄色仙衣,都是长身玉立,美如天仙,并肩立在对面崖上,手指
侧面云岚花树,相对说笑,对于来人这么强烈威力,竟如未觉。中有两妖人因见二女美
貌,全无防备,虽料不是寻常,色令智昏,妄想生擒回去。也未寻思,忙令同来诸人暂
缓前进之势,同往对崖降落,待要询问调戏。刚一落地,见那两个女子都是腰佩长剑,
仙骨珊珊,一身道气,心正奇怪,人已落到面前。对方依旧说笑从容,直如未见。口方
喝得一个“你”字,穿杏黄衫的一个倏地回身,一声娇叱,把手一扬,立有一道上有金、
红、白三色奇光,前头射出万朵金花,千丛星雨的梭形宝光电射而来。方觉不妙,忽听
两声惊呼,精芒耀目之中,已有两个妖徒受伤倒地。同时霹雳连声,惊天动地,数十百
丈金光雷火,分上、中、下好几面作大半环形连珠打到。好些少年男女敌人突在附近空
中现身,各施飞剑,法宝包围上来,数十道飞剑、宝光电舞虹飞,满空交织,在千重雷
火之下夹攻而至。这原是同时发生的事,来势又猛又急,迥出意外。众妖人受了妖妇蛊
惑,误以为敌人近年猖狂,由于机缘凑巧,一时侥幸,否则小小年纪,修为才得几时,
哪有这高法力?均抱必胜之念而来,做梦也未想到会有这等厉害。内中几个邪法最高的,
一见对方发出一道金、红、白三色奇光,认出此宝来历,知道上了轻敌的当,忙即防御,
骤出不意,也闹了一个手忙脚乱。
  原来万、秦二女均想借此立功,一洗当年之辱,疾恶之心又甚,事前早已商定,把
男女众同门分成三四面埋伏:长于隐形的隐身空中,下余各借花林崖石隐蔽。二女当前
诱敌,计算敌人必要下落,只一对面,一个发动三花神梭,一个发出白眉针,同时下手,
给敌人一个下马威。众同门一见宝光出手,各用飞剑、法宝、太乙神雷一起施为,上下
夹攻。众妖人果然吃了大亏。
  万珍为人虽然强做自恃,毕竟得道年久,功力甚深,所用法宝、仙剑均是师门所赐
前古奇珍,威力已非小可。秦寒萼的白眉针更是阴毒非常,因为上次碧云塘受伤,越发
痛恨妖邪,竟不听乃姊紫玲之劝,将白眉针收起不用,反在暗中用本门仙法加功祭炼,
比起以前,还要厉害神速。只是发时有一线银光,不似以前光色太淡,看不出来。这样
对方虽易发现,但那来势比电还快,等到警觉,人已受伤。功效威力,也已不同,只要
被射中,当时在人体内爆炸,不似以前那样伤人于不知不觉之间,威力却是更大。寒萼
因为紫玲、司徒平力劝,说此宝过于阴毒,特意炼成有光之物,免得又受乃姊埋怨。恐
被敌人警觉,特意和万珍预先商议,杂在宝光之中放将出来。众妖人骤不及防,当时便
伤了好几个。
  尤其为首发话二人,色欲蒙心,正发话间,猛瞥见三色奇光由敌人手上飞出,仗着
邪法甚高,如若逃避,本可无事,只因骄敌自恃,又觉自己越众抢先,当头退走,不是
意思,百忙中微一迟疑,扬手飞起一片黄光,想要迎御,不料白眉针来势比电还快,双
双打中。内一妖人见眼前一线银丝闪了一下,还未看真,猛觉左眼一麻,酸痛非常,暗
道:“不好!”忙运玄功抵御,已是无及,叭的一声极轻微的炸音,由左眼起,把半边
脑壳炸成粉碎,当时脑浆迸裂,鲜血淋漓。如非功力甚深,只是残废,元神不曾受伤,
早已惨死。当时急怒攻心,一面行法护痛,怒吼一声,首纵妖光逃去。另一个也是瞥见
面前银色光丝一闪,匆促间看不出是何来路,方想闪避,谁知他快,来势更快,又当张
口之际,四边敌人纷纷现身,数十道剑光、宝光随同千重雷火一齐打到,声势猛烈,从
所未见,看出敌人不是易与,心又一慌,立被打人口内,也是一声炸音,把整个头颅震
成好几片。不由怒发如狂,元神立纵妖光,带了无头残尸飞身遁去。
  同来妖徒和另三个妖人,本是随同飞降,立得稍后,吃众人四面夹攻,寒萼白眉针
又发之不已,除三个为首妖人外,妖徒又伤了四个。其中三个中了白眉针,炸成残废,
邪法又没有妖人的高,本就半死,众人飞剑、法宝往上一围,太乙神雷的数十百丈金光
雷火、连珠霹雳再打将上去,当时震成粉碎,死于非命,连元神也未保住。另一个死得
更惨。因离妖师较近,先吃万珍三花神梭打断一臂。自恃邪法较高,又擅血光遁法,自
身受伤,百忙中瞥见妖师重伤遁走,头也震去半边,不由怒发如狂,大犯凶性,妄想杀
敌报仇,将对方那些美貌少女生擒两个回去报仇泄恨,并讨妖师欢心。刚把那条断臂化
成一条血手飞起,挡向前面,自纵妖光,跟着在后,待要施展玄功变化,朝前猛扑。因
见雷火厉害,血手刚一出现,便被炸成粉碎,自己如非法宝防身,躲避得快,也无幸理,
微一惊疑之间,木鸡在旁助战,看出妖徒一身邪气笼罩,受伤不退,还在施为,扬手一
明月珮打来,邪烟立被震散。妖徒连受重伤,才知不妙,想要逃走,廉红药正指二十七
口修罗刀向前夹攻,立追过来。同时方瑛扬手一枝专戮妖魂的太乙青灵箭,一道青荧荧
的冷光当胸穿过,妖徒刚惨号得一声,二十七道修罗刀碧光再围住一绞,当时血肉纷飞,
形神皆灭。
  众人对敌,先后不过两三句话的工夫。万、秦二女旗开得胜,上来大挫妖人锐气。
正在得意洋洋,向妖人师徒追杀。为首两僧一道自从埋伏发动,便自飞身逃退,忽然回
身追来,同声怒喝:“小狗男女,速来纳命!”话才出口,二妖僧手上各托着一个形似
钵盂之宝,随手一指,立有两股金碧色的光气神龙吸水一般,由盂口中飞出,自空高挂。
一股先将二十七道修罗刀的碧光挡住,另一股立时展布开来,作喇叭形四下展布,挡在
妖人师徒前面,将众人的法宝、飞剑一齐敌住。众人本全学会本门太乙神雷,纷纷朝前
乱打。无奈妖僧钵盂中这两股光气十分厉害,虽被飞剑、法宝、太乙神雷偶然冲散,但
是随分随合,一任飞剑、法宝、雷火横飞,休想前进。有那功力稍差的飞剑,竟还被它
吸住。下余妖徒本已逃退,有的还受了伤,见此情势,急又怒吼赶回,各施邪法、异宝,
隐身光气之后,朝外夹攻。幸而方瑛、元皓的太乙青灵箭。钱莱的太乙青灵销,均是枯
竹老人所赐奇珍,司徒平的乌龙剪也能抵敌,未为所败,闹个相持不下。火无害和石完,
一个发出千丈烈火太阳神光线,满空飞舞,不特未被邪气阻住,反倒乘隙用太阳真火烧
死了两个妖徒;石完仗着家传地遁,依然联合钱莱,时隐时现,出没无常。二妖僧几次
想下毒手,均未成功,反而几乎为二人的飞剑、法宝所伤。
  另一妖道生得身材高大,形如巨灵,手持丈八妖幡,周身笼罩丈许厚的暗黄色光气,
停空不动,天神一般,怒睁着一双巨目,凶光闪闪,注定众人,似要待机而发。火无害
看出妖道最为厉害,几次运用玄功变化,化为一个火人,由高空中直冲下去,左手大团
连珠雷火,右手大蓬太阳神光线,想破那面妖幡,均未如愿。钱莱、石完更由地底飞出,
上下夹攻。妖道对于别人的飞剑、法宝,全未理会,每一近前,便被身外暗黄光气挡住,
不以为意。独对火无害却似有些顾忌,每见雷火、光线射到,妖幡一展,不是人影全无,
便是幡上冒起百丈黄烟,将其敌住。火无害空自急怒,拿他无法,断定妖道必更难惹,
正在留神戒备。忽接癞姑传声暗告说:“我和英琼已全出来。你和钱莱只将申若兰和廉
红药护住,以防受伤。余人不必问,我自有道理。那个妖幡十分厉害,等其发动,也有
破它之法。”火无害早就看出来敌不是寻常,两次传声向幻波池警告,请英琼速出应战,
均说就来,人却不到。心正盼望,不料癞姑同时出场,以为形势凶险,逼得癞师伯连根
本重地俱都不顾,亲自出马,不禁着起急来。因觉若兰人最温柔和气,对于后辈十分谦
和,不以尊长自居。又见自己和钱莱相貌灵秀,说是本门后辈中一双金童,时常夸奖。
上次被师父擒住,又曾代为说情,心生感激,闻言忙即暗告钱莱,一同往申、廉二人身
前赶去。
  石完见二人退下,不知何意,正在急喊:“火师兄,钱师兄,怎不上前?”忽见两
个黑色人影各由手上发出一片暗黄色的光气,猛朝万、秦二女身前扑到,同声怒喝:
“无知贱婢,暗算伤人,今日叫你们知我厉害!”众人定睛一看,正是前晌受伤二妖人
去而复转,已将原体藏起,各以元神幻化出斗。石完见状大怒,扬手一团石火神雷打将
上去。吃火无害纵身飞出,一把拉回,暗用传声说道:“你怎如此大胆?此是雷车岛上
三个著名妖孽,那黄色光气乃戊土精气炼成,邪法厉害,连我太阳真火尚难伤他,你如
何能行、我们对敌共只半盏茶时,看他回来得这么快,分明妖道原身藏在附近不远。与
其徒劳无功,白找苦吃,何不用你家传地遁,去往宝城山搜寻妖孽尸首,将其毁去,岂
不要好得多?”石完最信服火无害,正赶上一团黄烟打到,忙往地下一钻,就此遁走。
  廉红药那二十七口修罗刀,本吃妖僧钵盂中的金碧光气吸住,此进彼退,往来挣扎,
相持不下,忽然电也似急收了回来。妖僧好似吃了一惊,手指妖气,追将过来。吃火无
害扬手一股太阳真火将其敌住,宛如一道百丈彩虹横亘空中,一头金,碧二色,一头亮
若红晶,顿成奇观。同时那两妖人的元神,已朝万,秦二女当头扑到。二女先还不知厉
害,各指飞剑、法宝朝前迎敌,不料那暗黄色的光气十分奇怪,宝光、神雷冲将上去,
只打得千百丈黄烟四下迸射,妖气反倒越来越浓。这还不说,那身材高大、手持丈八长
幡的妖道,似等同党回来同时发难,忽把妖幡一晃,幡上黄色光气立时铺天盖地展布开
来,朝着众人当头压到。众人飞剑、法宝本吃二妖僧合力逼住,满空飞舞,无法前攻,
有的还被吸紧,见势不佳,相继撤退回来,合力向前抵御。那太乙神雷更似暴雨一般,
由众人手上朝前打去,仍是全无用处。三股妖气晃眼合为一起,重如山岳,威力更大。
二妖僧金碧光气不知何故反倒收转。众人心方奇怪,两道金紫妖光冷不防惊虹飞射,由
斜刺里冲将过来,只一卷,便将石奇、赵燕儿两口飞剑收去。跟着又收了万珍和郁芳蘅
每人一件法宝。依还岭前山已被黄尘布满,妖魂时隐时现,出没无常。众人的飞剑、法
宝全无用处,太乙神雷已不敢妄用,又恐二妖僧乘隙下手,冷不防吸收法宝、飞剑,多
半各就近便,把剑光、宝光连在一起,勉强相持。残余妖徒还有三人,虽然受伤,均非
弱者,又在一旁各施邪法助威。一时黄尘盖天,宛如山崩海倒,潮涌而来,阴风惨惨,
鬼哭神号,声势越发惊人,逼得众人无计可施。除方瑛、元皓和火无害、钱莱奉有密令
而外,均当英琼尚与先来三敌人相持,故未出战,迫于无奈,便用传声向其求救。
  那两妖人碧影由万丈黄尘中忽然出现,朝万、秦二女当头扑下,还未近前,二人已
觉到一股冷气。本来非糟不可,当此危机一发之间,忽听癞姑传声疾呼:“二位师姊速
用弥尘幡防身快退!”寒萼闻言心动,忙把弥尘幡取出,刚一晃动,妖人便已扑到。何
芳淑在旁立得最近,因自己前在南疆受伤,格外小心,平日又最信服易、李、癞姑三人,
日前曾听癞姑无心说道:“师妹功力尚浅,你那两件法宝均是前古奇珍,易起妖人觊觎,
用时务要谨慎。除纳芥环可以防身,近年已与心灵相合而外,你那青蜃瓶就近才能应用,
不可轻易单独出手。”方才对敌,见飞剑几被妖僧吸住,暗忖:“纳芥环师门至宝,前
在南疆与红发老祖对敌,尚且几乎失去,何况法宝。”一时胆小,青蜃瓶未敢用。正在
迟疑,想要一试,猛瞥见两条碧影,由妖气黄尘中突然出现,分朝万。秦二女扑去。一
时情急,扬手飞起纳芥环,化为一圈金霞,将三人一同圈住。恰好寒萼弥尘幡也化为一
幢彩云飞起,将三人一起护住。但那无量威力的暗黄光气,依然挡它不住,逼得众人纷
纷败退。众妖人见众人各将飞剑、法宝连在一起,急切问奈何不得,互相商仪,索性把
众人逼往幻波池前,等其向下逃遁,再以全力把全山压成粉碎,连人带幻波池一起震毁,
再由劫灰中搜寻毒龙丸和众人遗失的法宝、飞剑,以便一网打尽。正在一厢情愿,不觉
到了依还岭的中部。二妖僧先前为黄尘所迷,不曾细看,这时首先发现那层彩烟十分神
妙,方喝:“此间颇有能者,诸位道兄留意!”
  话才出口,先是五朵紫色灯花,大如人指,突然出现,投向黄烟之中。因众人飞剑、
法宝光华强烈,大胜之余,未免骄敌。那五朵灯花虽然光彩晶莹,但都不大,正夹在宝
光之中,飞舞而出。又因那黄色光气本是一片整的,仿佛一座向前倾斜的排天峭壁,迎
面压到。众人如将宝光连成一片光屏向前抵御,虽觉压力奇猛,抵敌不住,还好一些。
如用那几件最有威力的法宝、飞剑向前猛攻,妖气受了冲动,压力更大。再用太乙神雷
打将上去,前面妖光邪气当时爆炸,万道黄烟满空激射,发出连珠巨震,与金光雷火互
相对撞,威力之猛,无与伦比。当时邪尘飞涌,上与天接,黄烟乱爆,光雨横飞,直似
无量地雷,在大片气墙之中凌空爆炸,震得众人纷纷倒退,连防身宝光和笼罩全山的五
罗烟也一齐受了震撼。最厉害的是那黄色光气,上来只有百十丈高大一片,随同众人后
退之势,逐渐展布,依还岭前半山头已在笼罩之下,渐渐化成弧形,往里合围。众人把
宝光联合,分头拦堵,进逼之势尚可稍缓。只要有一面稍微松懈,立被往里压来。急切
问不知妖人是何心意,又都好胜,不愿丢了众人,抽身先逃,只得各施全力奋斗。一面
纷向癞姑、林寒告急,问其可知怪人来历?这类妖光邪气如何破法?两下里本来抵紧,
向前进迫,一进一退,往依还岭中部移来。那紫色灯花来势又快,只闪得一闪,便打入
黄尘邪雾之中。为首妖道虽知那是一件法宝,但没有看清,又因敌人所用法宝、飞剑虽
不寻常,均非自己敌手,只有那二十七口修罗刀和两枝太乙青灵箭是自己克星。但是邪
法还未发动以前便被同党妖僧吸住,敌人好似害怕,已把这两件最厉害的法宝收去,这
才免却顾忌。仗有二妖僧随同戒备防御,越发放心大胆,认为有胜无败,各以全力施展
邪法,向前猛扑。正在趾高气昂之际,以为那如意形的紫色光焰也和别的法宝一样,至
多将前面妖光冲动,转瞬即可复原,并还可以乘机反击,伤害敌人,丝毫不以为奇。
  二妖僧却较识货,识得邪正之分,此来并非本心,一看便认出那是五朵灯花,想起
佛门至宝心灯威力。来前又听人言,说是此宝已二次出世,落在散仙谢山手中。谢山并
还因此宝悟彻前因,转入佛门,改名寒月。昔年名震西昆仑的凶魔血神子郑隐,便死在
他手内。心疑紫光便是此灯所发,又觉光色不对。方在奇怪,待向同党警告,那五朵灯
花已投入大片黄烟之中,不见飞出。情知不妙,忙又疾呼:“三位道兄,留意敌人暗
算!”三妖道也都得道多年,炼就独门邪法,昔年凶名在外,徒党又多,难得遇到敌手。
也是被长眉真人所败,受伤逃走,仅以身免。跟着又遭了一次天劫,仗着邪法高强,偶
因一时机缘,与二妖僧合力抵御,幸得漏网。由此害怕,埋头多年,对于长眉真人师徒
也有不解之仇,近年静极思动,又听仇人业已道成仙去,越发胆大。因为久居辽海,虽
然固态复萌,并未想到赶往中土为恶。最近因受妖妇许飞娘之愚,说妙一真人夫妇自从
峨眉开府,承继道统之后,便当众声言,从此广收门人,勾结同党,准备把异派中人全
数除去,光大门户,使峨眉派永为道教宗祖,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如今所有异派中人
全被激怒,准备与之一拼。双方原是水火,不能并立,不乘对方羽毛未丰之际,将其除
去,以后旁门中人永无宁日。如等仇人势大,全被消灭,都在意中。妖人闻言,自然勾
动旧仇,本意去往峨眉,报仇泄恨,决一存亡。二妖僧却比较谨慎,加以近年常听友人
说起敌人威势,力主慎重。妖妇又说:“目前敌人闭关修炼,所有门人全都分派在外,
到处建立别府,增加势力。都是一些狂妄无知的小狗男女,仗着机缘凑巧,各得了一两
件法宝、飞剑,到处倚势横行,欺人太甚。最著名的几个尤为可恶。最气人的是修道都
无多年,有的还是黄口小儿,乳毛未干,照样强横。内有三个贱婢,仗着和贼尼圣姑伽
因前生有点渊源,于无意中得到幻波池五行仙遁总图,又正当艳尸崔盈该当数尽,机缘
凑巧,把幻波池那好地方占为己有,又将贼尼所留的道书。藏珍、毒龙丸全数得去。诸
位道友如欲一试,贱婢不久便在幻波池开府,学乃师峨眉开府故技,气焰逼人,狂妄已
极。那毒龙九更是稀世奇珍,得到一丸,至少可抵数百年苦炼之功。何不赶往将其除去,
以挫敌人锐气,并还得到许多旷世奇珍。”这五个妖人全都淫凶异常,又贪又狠,立被
说动。跟着东海双凶又来约会,因不满双凶盛气凌人,妄自尊大,如非有人解劝,几乎
失和,敌人未见一个,已火并起来。后来经人劝解,五妖人师徒先走。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