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还珠楼主《蜀山剑侠后传》
第十二回
灵桂吐奇馨 十里香光明彩焰
仙禽诛老魅 千山雷雨乱虹流
  英琼先见竺竺、竺声在门外探头,似在偷听,也不说话,暗将元神飞出,查听二人
是何心意。只见大姊竺签满脸泪容,自己门人竺声在旁低声劝慰:“二师伯虽不许我三
人杀敌,为师报仇,既命北洞防守,想有妖邪来犯,我们杀他几个出气也是一样。好在
外来妖邪都不是大师伯真正仇人,有什相干?今朝听火师兄说,大师伯日内必能脱难,
转祸为福。大姊只一提起,便自伤心,何苦来呢?”英琼见这三个新收弟子全都至性纯
厚,根骨灵奇,貌更美秀,肤如玉雪,年纪又小,言动天真,处处引人怜爱,便在里面
唤道:“你两姊弟在外做什,北洞水宫为仙府重地,乃我镇守之处,何等重要,你三人
随我一起,包有事做。你师父难期将满,决无凶忧,笙儿伤心做甚?如有差池,我们早
着急了。”癞姑接口笑道:“你和易师姊都太怜爱门人,留神此时纵容他们,日后为你
惹事呢。索性一样对待也罢,对于米、刘二矮你偏那么严厉。他二人因为误犯师规,不
敢见你,终于以身殉道,心志遭遇更多可怜,这些日来却不听你提起,不显得太偏心了
么?”英琼笑道:“二姊每喜故为说笑。自从米、刘二徒殉道以来,我已改了前念。只
等幻波池开府事完,便要出山寻访他们下落,欲使早返师门,免因夙孽纠缠,又被左道
妖邪强收了去。能像米明娘那样出污泥而不染,哪有今日之事?二姊向来说话多有原因,
当此商谈正事,强敌压境之际,忽发此言,莫非令眇师姊有什话说么?”
  癞姑笑答:“琼妹你真聪明。她本叫我事完再说,只未十分禁止,语多有因,本想
暂时不对你说,不知怎的,偏藏不住话。反正事情还早,你共总没有几天,既要炼那身
外化身,又须用本门大清仙法重炼温玉,不要为此分心。快带这三个小东西去往北洞水
宫,早日用功,尽管福缘深厚,道力精进,到底功候越纯越好。好在这次与寻常入定不
同,一经用功,第二元神便要飞出,由第三日起便须分身两地,元神常在依还岭上守望,
并不妨你炼那温玉。又有这三个小淘气随在一起,稍给点便宜,就哄得他们心花怒放,
和你亲热。哪似我一个人孤零零独守法台?来敌那么厉害,看不出来也罢,偏是敌人动
静全在总图之上现出,打是打不过,防是防不了,救兵虽有,一时又赶不到,看着发急,
有多难受呢!”竺生接口笑道:“师父一个人无聊,弟子去陪师父坐镇可好?”癞姑啐
道:“胡说!你当好玩的呢!我那地方虽极重要,敌人是看不到一个,真要被冲进,整
座仙府全数瓦解,你三个小淘气一个也休想活命。法台之上你不能去,守在一旁有什意
思?趁早给我快滚,跟着李师叔便得不到别的好处,只肯用心,偷偷摸摸,多少也学一
点本领,不比跟着我这师父强得多么?”
  英琼见竺生受此申斥,面带惊急之容,方说:“二姊,她好心陪你,说她做什?”
随听门外有一少女接口道:“琼妹也真忠厚,你还不知癞姊姊向来嬉笑怒骂,天性滑稽
么?初开山门,收到这好弟子,近日此女身上丑皮又全脱去,回复本来面目,长得和仙
女一样,人更灵慧,谁都见了怜爱。癞姊姊自更得意,表面申斥,心实嘉许,这叫做其
词若有憾焉,其实乃深喜之。你没听叫她同往水宫得点好处么?”话未说完,人早走进。
众人不禁大惊,原来来人正是小寒山二女中的谢琳,由申若兰陪同走进。癞姑知道小寒
山二女与易静脱困有关,不顾说笑,忙和英琼起立相迎,同声询问:“易姊姊何时脱
险?”
  谢琳笑答:“实不相瞒,我和家姊彼时便陪易姊姊同在魔阵之中。家师因此事关系
易姊姊他年成败太大,不到日期,不许过问,只得守在一旁,家姊说什么也不许开口现
形。我想良友被困,只作旁观,连面都不见,有多难过。心正气闷,不料我收了一个孽
徒,是个女鬼,人倒还好,只比我还要好胜疾恶,喜欢多事。她前师也是一位鬼仙,有
一仇敌近方出世。她得信之后,便着了急,每日东奔西走,想为她师父报仇,并将她前
师一个关系重要的玉匣先寻回去。我平日不大管她,没料到昨日为寻玉匣,引出一个强
敌,本已将她困住,后来似因对我姊妹顾忌,故意放走。此女认为奇耻大辱,和人拼命。
正纠缠不下,被家姊算出。我因此事难怪此女,乘着易姊姊难期未满,还有数日闲暇,
抽空赶去,将其领回,正好路过此间。一来看望诸位姊妹,就便送信,使知易姊姊脱难
在即。只原体稍微受伤,耗点元气,功力反倒加增。她那三生良友又为她千辛万苦,出
死入生,往来数十万里,求得蓝田玉实与好些灵药。脱难之后,就在魔宫中稍微调养,
不特两三日内复原,并和令高足一样,变成一个绝代佳人回来,有多好呢!红儿同困阵
内,幸她事前为罡风旋飙卷上九天高处,到了灵空仙界,巧遇仙缘,得了一件奇珍,居
然毫未受伤。除鸠盘婆老魔妖魂时,并还仗她之力颇多。洪弟也在阵内,但未被困,只
管放心。可惜这里的事,此时不便明言。只带来了三片树叶,送与癞姊姊、琼妹、兰妹
各人一片,到了情势紧急,除防身之外,多少有点用处。癞姊姊、琼妹多半还用它不着,
尤其癞姊姊坐镇中宫法坛,更无用处。我又带得不多,不能每位奉赠,转赠令高足吧。
我还要去守候易姊姊脱难,免得家姊怪我袒护门人,又闹玄虚。”三人听她要去,忙喊:
“二姊留步,我们还有话说。”只见满洞金霞,人已不见。遥闻谢琳传声说:“不久来
贺开府盛典,何在此片刻之聚?请恕无礼。”语声越听越远,再用传声呼喊,已无回应,
才知谢琳也是身外化身,神游来此。数年之别,竟有这样惊人法力,俱各赞佩不置。
  英琼见所接三片树叶作纣金色,祥光隐隐,大如人手,上有符箓,料具深意,便照
所说分配。英琼想起女同门中裘芷仙身世最是可怜,便请若兰把自己这一片转赠芷仙,
以备到时防身之用。并令守在洞内,无须出战。癞姑见众男女同门相继由外走来,并还
添了四位新客,惟恐人多走口,故意笑道:“北洞水宫关系重要,须防妖邪水遁侵入,
琼妹由今日起便守在里面吧。这三小姊弟你也带去,免得放在外面,累人操心。”英琼
笑诺,自带竺氏姊弟往北洞水宫走去。
  癞姑见除了林寒、庄易未来以外,女仙俞峦因事他往,说好三日即回,决不误事,
余者差不多俱已到齐,便即向众商议应敌之策。众人先因癞姑接到眇姑第一次心声传语,
疑有外人或是强敌要来侵扰,虽然事情发生应在后洞,为防万一前洞也有事故,或被来
人由后洞攻入中宫要地,曾令众人防守全洞内外,并将五行仙遁发动,就便演习防御之
法。及至眇姑二次传音,知道英琼有了奇遇,大功告成,日内无事,下令请众自便。
  当日依还岭上,天气分外晴朗,景物本极灵秀。上官红等一班门人,知道三位师长
均喜花木,每遇暇时,纷往各处搜罗,后山一带差不多已成了一片花山。兀南公走后,
又来了好些长幼同门,同时发现对面宝城山深谷之中有好些奇花异卉和参天嘉木。长一
辈的同门,除申若兰自来爱好,最喜布置园林,把昔年由桂花山福仙潭带出来的千年桂
实,在静琼谷内觅地种植而外,日常无事,便率众门人探奇选异,穷搜涧谷,寻求佳种。
有若兰一领头,一班后辈越加起劲。当日恰是若兰所种桂树,在仙法灵泉种植之下,全
数成长,亭亭若盖,大已合抱。预定夕阳西下,明月东升之际,那百十根仙种灵桂全数
开放。袁星格外讨好凑趣,并将谷中所藏仙酿,连同近一二日所备看果取出,等到银檐
吐辉,万花奇放之际,款待长幼群仙。众人知道若兰所种桂花不比寻常,都想一闻其香,
同赏月华,先聚静琼谷中,等候东山月上,领略天香。
  若兰为想使众惊奇,先将树下金粟全数禁住,看去只是一片浓荫,想等月到中天,
请来英琼,齐吐香光。见布置停当,令众少候,自往池底去约英琼。刚到池边,猛觉眼
前金霞微闪,身已被人抱住,挣扎不脱,回顾又不见人。心正惊急,待要行法抗拒,忽
听耳边低语道:“兰妹,是我。把你那桂实送我两粒如何?”声才入耳,谢琳已经现身,
同往池中穿波而下。小寒山二女除和易、李、癞姑、轻云、朱文交情最厚而外,对于若
兰也最投契。谢琳和若兰同是天真爱好,尤为亲热。一见是她,急于想知易静安危,好
生欢喜,连忙回手想搂谢琳纤腰,却搂了一个空。知其神游来此,便同飞进和癞姑、英
琼见面。谈了一阵,谢琳飞走。众见若兰请人未回,本要命人来催,向芳淑、云紫绡同
了司徒平、秦寒萼夫妇忽然相继飞来。若兰又一去不回,月华已高,那百十株桂花树上,
一点花痕俱无,疑有什事耽搁,便由万珍、李文衍陪了新来四人同往仙府,就便催请若
兰行法开花。人去以后,又待有半盏茶时,不见人回,相继寻来。癞姑因方才演习甚好,
又添了四个同门,越发高兴。分配完了职司,对众人说:“今夜若兰妹设有天香盛会,
我和琼妹俱都有事,无法享受。群邪不久来犯,好在还有几天,今明两夜,请各随意游
赏。过了明日,便须轮流演习五行仙遁,并作防御之计了。”众人多半贪玩喜事,除司
徒平夫妇初来,想和癞姑长谈,不曾同往,连紫绡、芳淑也被若兰拉走,当夜自是尽欢。
  次日,众人见百十株桂花树上缀满金粟,异香菠郁,笼罩全山。静琼谷一带香光如
海,比起往日,景更灵奇。想起昨夜盛会好玩,连日月华又好,纷纷怂恿若兰多来几次。
若兰性情温和,又最爱花,一想双凶还有好几天才来,自己奉命岭上御敌,便当时群邪
来犯也来得及,时期虽未算准,至少五六日内不会有事,经众力请,便即应诺。人心都
喜游乐,而这两辈同门又十九好胜,互相争奇竞异,点缀风华。每当黄昏月上,便各施
法力,出奇制胜,酒美花香,言笑晏晏,兴高采烈,欢喜非常。这一个天香盛会,竟开
了好几天,由十四夜起,一直延续到了十八夜里。众人虽是近来功力精进,大都修道年
浅,出门便是顺风,就遇危险艰难,仗着同门众多,应援神速,终究逢凶化吉,有时并
还因祸得福,无形中便生出轻敌之念。心想:“以兀南公那高法力尚且安然度过,何况
东海双凶。”尽管癞姑再三告诫说,这次群邪来犯远非昔比,全是极恶穷凶,毫无顾忌,
多厉害的毒手,全使得出。众人也只稍微警惕,过后便完。而万珍、秦寒萼,向淑芳、
云紫绡四人俱都疾恶太甚。万、秦二女又是修道年久,以前吃过妖人苦头,愤恨更深。
加以修炼在前,自信法力颇高。反倒不如一班后辈同门连经失挫,心中难过万分。近来
虽把以前妒忌之念去掉,对于第一次不能随众通行火宅严关之事,认为奇耻大辱,常想
得一机会挽回颜面。对于群邪来犯,非但不以为意,反想乘机多建功劳,竟想借着若兰
催花盛会以为诱敌之策,暗中约好几个身有至宝的女同门,到时联合应敌。表面却怂恿
若兰和众同门日夜赏花赌酒为乐。
  众人本在高兴头上,万珍又是先进同门,闹得癞姑也不好意思十分劝阻,只得暗告
英琼说:“众人这等轻敌,早晚乐极生悲。师长原曾暗示形势凶险,好几位同门均有灾
劫临身,全仗本身道力小心应付,才能免难。无奈再三告诫,均不肯听。万、秦二位师
姊天性强做,入门在先,其势不便多说。这类赏花饮酒,原是修道人闲时所享清福,不
算坏事。有他们诸位领头,闹得一班后辈都无法禁止。劝既不听,只好由你和俞峦道友、
司徒平师弟带了火无害、钱莱、石完三人,多加小心。表面索性不加过问,由他们自己
闹去。”英琼自然惟命是听。众人先还怕主人胆小顾忌,不好意思任性所为。尤其英琼
自从炼就身外化身,一人能够分身两地,比以前紫清神焰所炼元神还要神妙。有时暗中
飞来,见众狂欢纵饮,常向若兰暗中告诫,说是乐不可极,强敌将来,最好适可而止。
人又心直口快,若兰和她交情又深,英琼走后,便向众人推谢,往往减兴。及到了末一
两次,英琼受癞姑嘱咐,不再过问,万、秦二人又把诱敌心意说出,经此一来,有了题
目。这几个长一辈的同门法力既高,心更灵巧,万、秦二人所知又多,于是各运巧思,
除那百十株灿如金霞的桂花树外,又由各处移植了大批花树。并把当地原有泉石峰崖,
施展法力,模山范水,吞吐云岚,加以许多布置。静琼谷一带,望去直成了一片繁霞,
仙云杏霭之中,时见琼楼玉宇,飞瀑流泉,掩映其中。香光花气,已将笼罩全山,相隔
百里之外,均能闻到各种异香。端的仙景无边,盛极一时。那赏花盛会,无形中成了日
课。
  英琼自从近一年来功力大进,一日千里,与前判若两人,性情也温和了许多。自将
第二元神炼成,便分开两地。本身坐镇幻波池,加功勤修仙法,并炼那万年温玉。定珠
所化元神,不分日夜,均在依还岭上留神防守。头两天还将慧光现出,往来查看。后恐
万、秦诸人说她炫弄,又见众人兴高采烈,自己却似如临大敌之状,仿佛自视甚高。不
肯随和,去过两次,便将珠光隐起。每一想到情势不妙,众同门好些情态反常,轻敌太
甚,易静尚未回来,便自愁虑。眼前只有林寒、庄易、女仙俞峦可供心腹。小辈们之中,
火无害沉稳老练,钱莱虽有童心,因其历劫多生,夙根灵慧,还能听话。日期将近,便
命二人和袁星分头留意。
  次日为大雷雨天,附近山洪暴发,洪流宛如万马奔腾,到处水气濛濛,一片昏沉,
天低得快要压到头上。一时迅雷交作,霹雳连声,震得山摇地动。金蛇也似的电闪,隐
现密云暗雾之中,满空交织。雷雨之大,为英琼到幻波池以来头一次所见到。因最后两
日,不愿见众人耽于宴安,不知远虑。寒萼虽和万珍一个鼻孔出气,自从上次碧云塘为
化血神刀所伤,病愈之后,深感易、李、癞姑、七矮诸人恩义,又经乃姊紫苓暗中告诫,
虽然轻敌贪功,还好一些。万珍仍以老大姊自命,说话每不投机。自己入门日浅,年纪
太轻,全仗师门期爱,夙因巧合,得了许多奇遇,才有今日。素性率真,不善词令,惟
恐话不留神,无心开罪,或被误会。身是主人,事已至此,除却到时拼冒危难,竭尽本
身智力小心防护,和癞姑一里一外分头主持而外,对这几人的祸福安危,只好行其心之
所安,更无善策。为防万珍多心,便未再往静琼谷中查看,只在幻波池入口一带坐镇。
算计东海双凶必在日内来犯,事前也许先命一二徒党来此窥探,仙示又未明言日期,不
得不作打算。
  当日午后,奉命在幻波池中防守的几个男女同门,已经癞姑发令,各按指定门户防
守待敌。太乙五烟罗已暗中笼罩全山。火无害和钱莱最敬师长,对癞姑、英琼尤所敬仰,
由前日起便借故离开众人,随同在侧。正想天变非常,莫非是强敌将来先兆,石完由后
山跑来,见火。钱二人池边望雨,不知英琼隐身在前,笑对二人道:“这里的雨有什好
看?日前离山他往的诸位师叔,方才均已回转。万师伯因日前天香盛会他们不曾在场,
内中又有两位新来的,特意施展仙法,把空中雷雨驱散。又有各位师怕叔行法催花,恐
癞师伯见怪,只在静琼谷一带行法施为,谷中已成了花海。据万师伯说,下有五行仙遁,
上有太乙五烟罗,多厉害的妖邪也攻不进。就算妖火阴毒,能将五烟罗炼化,也非短时
日内所能办到。平日在外行道,至多三数人一路,难得大家聚在一起,有此盛会,正好
略享仙山清福,借此诱敌,何必那样小题大作?我想此言有理,果真有什危难,不是妖
邪对手,师祖早有预示了。此时谷中正在热闹。钢羽大哥也刚回来,问它送客何故去了
这多日才回,它也不理。只把袁师兄引开,背人私语,被我发现,地遁掩去。谁知这位
会飞的师兄比我更快,刚一到,它便飞走。袁师兄又不说什话。我料它们平日亲密,背
人说话,必有原因,问它不说,便跑了来,想把你二人唤去,玩上一会。那母猴子信服
火师兄,你去问它也许肯说,还不快走。”
  二人未及回答,英琼因那日神雕送它老友白雕,一去不归,知它近来神通越大,不
告而行,必有原因。或被白眉师祖唤去,用人之际,心仍不免悬念。一听回山,急于探
问慈父李宁近况,想命钱莱去唤。猛一回顾,瞥见静琼谷上空有大片浓云急如奔马,排
山倒海一般滚滚翻飞,往四外涌去。同时数十百丈大小一股霞光,正由山谷中冲空而起,
当空立被冲开大圈云洞,照得后半山直成了光明世界。浓云散处,谷中火树银花一齐出
现,比起往日所见,还要富丽繁妙得多。各种花香,一阵随一阵由后山一带随风吹来,
分外浓烈。正觉当此风雨欲来的紧急关头,众人只知作乐,借名诱敌,毫无戒心,万一
众同门有什伤折,如何是好?忽听后山雷声比方才猛烈得多,时见大团雷火夹着万道金
光,由密云层中下射,到了壑底方始爆炸。先未留意,因听雷击太猛,便多看了两眼,
忽然发现每次雷震均有双声,有时竟是下面先响。知道本山四面皆是深沟大壑,雷击之
处远在后山危崖尽头,千寻绝壑之中。因那地方偏在山阴,自从入居仙府以来,只在第
一年随同易静巡查全山,到过两次。见山中景物灵秀,花树繁多,独那一带偏居山阴,
离幻波池最远,只与静琼谷相隔较近,中间又隔着两处峰崖,壑对面也是参天峭壁,两
边都是童山秃石,寸草不生。仅壑底附近有几处瀑布,终年向外狂喷,环山而流,山中
瀑布甚多,那几处瀑布深在壑底,并不美观,附近又无什景物,看过拉倒,平日谁都不
想再去。
  当日迅雷太奇,下面又生反应,料知有事,忙告火无害、钱莱,令将石完留住,一
同防守,不要离开。自往后山飞去,想看雷击之处是否有异。归途再寻神雕,问见父亲
也未。近日飞行更是神速,本来念动即至,见迅雷来自天上,专击一处,心疑下面藏有
精怪,该遭雷击,在彼相持,所以雷雨未住,反更猛烈。如是左道妖邪,不会这样情景。
又见静琼谷中香光浮泛,霞蔚云蒸,景物奇丽。暗忖:“这等灵奇明丽的仙景,休说诸
位同门,便自己和癞姑如非忧患当前,也必不肯放过。”这时雨势更大,宛如亿万股瀑
布飞泉,天河倒倾,往下飞泻。本来满山都在暴雨倾注之下,因有太乙五烟罗笼罩全山,
雨点打将上去,吃那五色淡烟挡住,轰轰发发,惊霆怒飞,霹雳连珠,雷电交织。四外
群山更是风狂雨暴,所有森林草木,摇撼飞舞于暗云风雨之中。无数股雨中山洪,河决
一般夹着断树泥沙,由高就低电驶而下,仿佛整座山峦均要被那风雨卷去。而依还岭上
上空风雨,尽管越来越猛,因在太乙五烟罗笼罩之下,却是静荡荡的,连花树也无一根
摇动,地面更见不到一点水迹。加以雨量奇大,转眼成河,随着山势高低,被那五色淡
烟托住,四外飞流。有的地方还似大小千百条银蛇,满山乱窜,蜿蜒飞舞,往环山绝壑
中流去。有的地势平斜,直似一片又宽又长的银光,在彩烟之上凌空而渡。先见幻波池
旁雨势较小,光景又极昏暗,全凭慧目法眼四下遥望,还不觉得,这时因静琼谷中飞起
一片霞光,后半山一片光明,看去更成奇绝,由不得便多看了两眼。
  英琼正往前进,忽听一声雕鸣,由前面绝壑上空暗云中隐隐传来。暗忖:“近日功
力大进,又将定珠炼成元神化身,法力更大,方才要唤神雕,只要用传声,一呼即至,
竟会忘却,可见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遇事真个疏忽不得。”心念动处,已飞到绝壑边
上,一看神雕隐身密云层中,离地甚高,本想传声询问来此做什。眼前倏地一亮,空中
金蛇电闪,紧跟着一道红光夹着大团雷火,朝壑底电射而下。目光到处,忽然发现一件
奇事。原来壑底积水本深,大雨之际,对崖雨中山洪纷纷下注,水势本应暴涨,但因依
还岭这面因有太乙五烟罗笼罩全山,雨水均被彩网托住,分往壑中下流。那壑环绕全山,
全都通连成一大圈,泄口又高,比平日暴长起数十百丈,英琼所看之处,乃是壑底对面
一个崖洞,平日为水所淹,不曾留意。这时挨近崖洞七八丈方圆一片,竟现壑底,点水
皆无。两边的水全被逼住,晶墙也似。先见那团雷火凌空下击,猛烈异常,看形势似朝
对面崖洞打下。刚到崖腰,忽由洞中飞出一团银光,其大如杯,流星飞射,朝那雷火迎
去。两下里一撞,霹雳一声,当时爆炸。只见红光银雨,四下分飞,对面崖石纷纷震裂
下坠,轰隆之声,震得山鸣谷应,半晌不息。暗想:“是何精怪,这么猛烈的天雷劫火,
竟被击灭?那银光又不似怪物的内丹,也不带什邪气,是何原故?”如在平时,英琼发
现本山藏有精怪正在抵御雷劫,必定飞入洞内,将其除去。也是近来连经仙缘遇合,福
至心灵,因神雕方才一啸,想起昔年慈父告诫,说自己杀气太重,以后无论遇何妖邪,
存心先要仁厚,不可赶尽杀绝,冒失出手之言。幻波池开府不久,便要下山行道,前路
艰难,所遇敌人甚多,更须把父亲的话谨记胸中,以免妄杀铸错。心中一动,便停了下
来,静以观变。跟着又见三团雷火,一团接一团朝下打到,均和先前一样,才一飞落,
必有银光由对面洞中射出。看到末次,渐觉雷火威势越盛,银光虽能防御将雷击散,不
令到底,光却逐渐减退下去。心想:“洞中所藏,如是修道之士,预知雷劫,藏此抵御,
所发银光当是抵御大劫之宝,又不应减退下去。”
  正觉胜衰相倚,无论是人是怪,均难免此一劫。忽听对洞有一老人颤声疾呼道:
“我修道多年,并无过恶。今日之事,是我存亡关头,昔年圣姑所说当无虚语,为何救
星至今不见?再过片时,我那抵御雷击的冷蝉沙必要用完,本身固遭毁灭,元神也保不
住,如何是好?”说时,又有两雷相继打下。洞中人语声也随同银光外射,时断时续。
说完,见无回应,又说二次。英琼本在盘算洞中人的邪正和所说真假,紧跟着又是一大
团雷火朝下猛击,威力更强,已离底不远。洞中人也似防到有此一着,所发银光竟比前
大了十倍,两下里一撞,当时震散。猛瞥见雷火、银光对击爆炸中,由洞中冲出一条长
大黑影,比电还快,朝空射去。方想洞中人的元神必已逃走,看那去势,分明邪魔一流。
因其飞遁太快,又因对方隐伏洞中苦修多年,并与圣姑相识,上来未存敌念,忘了追赶,
致被逃走。心正寻思,忽听空中雕鸣,听出妖魂已被神雕抓住。正待命其下降,刚把慧
光化身现出,口唤:“钢羽速降!”声才出口,又是一团雷火,凌空下击。同时瞥见对
面崖洞内走出:个瘦矮老头,生得愁眉苦脸,须发乱如飞蓬,指甲甚长,下垂至地,衣
履已全腐烂,上面长满青苔,行动甚是迟缓。刚到洞口,雷火已经下击。
  英琼见状,忽然心动,忙运玄功,连人带慧光朝雷火迎去,两下里一撞,当时消灭。
觉得天雷威势竟和本门中的太乙神雷相同,差一点道力绝禁不住这一击之威。因想探问
对方来历,如何与圣姑相识,又料空中雷火必还打之不已,便将慧光加大,笼罩当地,
现出化身,向其询问。老人仰望天雷下击,本是满脸惊惶,战兢兢张口喷出一团大银光,
又将双手指甲一齐打断,拿在手内,待要施为。慧光将雷一挡,立转喜容,朝着英琼下
拜道:“圣姑之言果然不差。先前老朽不合脱困心急,自泄机密,被附身女魔偷听了去,
既想仗昔年圣姑所赠冷蝉沙抵御雷劫,又想挟制老朽,从她为恶,几致白苦多年,仍为
所害。为此附骨之疽,终年浸在泥水之内,所受苦难已四五甲子。好容易守到时期,但
我守护心神的一道灵符却在此时失效,雷劫又已降临。如躲不过,定必与之同归于尽。
幸而能免,仍和三百年前一样受那女魔挟制,终必违心为恶,难逃天诛。正在焦急,幸
而恩人到时,未如预料。女魔附身多年,既想害我,又想借我抵御天劫,本来说什么也
不肯离去。方才形势危急,老朽前受圣姑指教,那冷蝉沙又全藏腹内。她见所发银光越
来越小,天雷反更势盛,才起了畏心。又见恩人不久来到;哀求几次,均无回应,自知
不保。本还想杀我泄愤,再行逃走,无奈天雷劫火非我不能抵御,冷蝉沙所剩无多。时
机瞬息,稍纵即逝,才用毒刑逼我尽量发出,以便乘隙逃遁。我强耐苦痛,才勉强留了
一点,以备应付最后一击。女魔凶恶狡诈,本还不容,但见危机一发,残余蝉沙已去十
之八九,再不逃遁,决无生路,这才不顾害人,抽空逃走。恩人恰在此时将最后一雷为
我解去,大劫已过,别无他求,只恐女魔见我未死,又来纠缠。千乞恩人将我放入宝网
之内,暂避些时,等到事完,再容详谈,便感恩不尽了。”话未说完,大股金光紫气,
已穿云而下。老人喜道:“且喜这女魔已被仙禽擒去。匆匆见面,衣履不周,不是万不
得已,也实无颜再入仙府。此时雷雨已住,前山许还有事,无暇多言。老朽今日元气大
耗,这副臭皮囊久为女魔所污,幸得解脱,已不想要。请容老朽退去稍微养息,等仙府
宏开群仙盛会,再当面谢恩吧。”
  英琼已看出老人不似左道妖邪,所说也非虚假。本想回问女魔来历,因何成了附骨
之疽,受此苦难。神雕已穿云而下,口吐金光,双爪各发出一股紫气,当中裹着一个瘦
骨如柴的女魔鬼,已不似初逃时所见黑影狞恶长大,正在光气之中猛力挣扎,一同飞降。
英琼见那女魔一身黑气环绕,生得小鼻小眼。两颧高耸,面无片肉,一张方形小口,露
出上下两排利齿,似见受她缠磨多年的人未遭雷劫,自知先逃上当,心怀不愤,一面挣
扎,一面戟指咒骂,厉声惨啸不已。看出神雕神情匆遽,虽用丹气将其擒住,急切间当
除她不了。忙喝:“你去多日才回,爪上紫焰非你原有,莫非奉命行事除此邪魔么?”
神雕正以全神贯注,无暇回答,将头连点。老人又在下面求告说:“女魔害我多年,如
非圣姑恩怜,早为所害。这近百年中所受苦难,无异地狱,她还附身不去,必欲杀以快
意。在圣姑未坐关以前,本在外面害人。圣姑投鼠忌器,不肯除她,借我为饵,诱来禁
闭在此。如被逃遁,必留后患。”
  话未说完,英琼遥闻前山雷震,又接火无害传声,请速飞往,料有变故,心中一惊。
随将手往外一场,数十百丈金光雷火,直朝金光紫焰中女魔射去。神雕立将光焰放一空
隙,等太乙神雷穿射进去,重又包没。英琼为防女魔逃遁,又将慧光笼罩在外。只听神
雷在内连珠爆炸,一片霹雳响过,将女魔震成粉碎。神雕立将光焰收回,慧光再予一围,
连残烟余气也全照灭。跟着便见下面飞起一团暗紫色的光华,上有两根长约七寸的指甲。
耳听老人喊道:“我受李道友与仙禽之恩,无以为报,区区微物,日内许有用处。回到
仙府,一看即知,彼此无暇详言,行再相见。”说罢,白光一闪,老人已退入洞内。神
雕连声疾呼:“恩主快走!”英琼接过那围紫光一看,乃是一个绢包,光自内出,指甲
横搁在上。心念前山群邪当已来犯,深悔方才不该离开,不顾细看,匆匆收起,忙往前
山飞去,急于赴援,晃眼飞到。
  这时云散雨收,碧霄如洗,新晴天空,更无片云。大半轮月华分外皎洁,清辉广被,
照得远近群山光明如昼。只雨水还未全停。太乙五烟罗彩网层上,到处银蛇乱窜,水光
闪闪。绝壑松风与无数飞瀑流泉汇成一片繁音洪籁,水声轰轰,震撼林野,四山齐起怒
鸣。依还岭外,高山危崖,凡有缺口之处,必挂着大小数十道瀑布,到处匹练横空,银
蛇下注。静琼谷中诸人似已接到警报,十余道各色剑光正由谷中飞起,在月光之下,虹
飞电舞,往幻波池一面驰去。双方恰是同时到达。方想妖人踪迹为何未见?火无害等何
往?忽见脚底太乙五烟罗的彩网突似圆顶一般暴涌起百余丈,低凹之处所积雨水立被弹
起,四下飞射,映着月华、剑光,宛如亿万银蛇星雨,雪洒珠喷,满空飞舞。转眼积水
全尽,彩网也已下落,复了原状。看出是元皓所为。大家见面,正待询问,忽见一条红
影中现两人,夹了两条青光,由斜刺里越崖飞来,正是火无害同了钱莱。两道青光乃是
两个秃头矮子,已被二人擒住。石完也已追到。细一查看,矮子身上被好些灰白色的光
丝将其绑紧,已然无力挣扎。石完先就怒吼说:“这两妖人万分可恶!李师叔刚去,他
们便来此窥探。我和钱师兄听火师兄的话,不曾动手,先在暗中查看。这矮妖孽看出本
山有宝网仙云笼罩,暗用邪法,想要破网入内。被弟子等看破,受伤遁走,一直追出老
远,已快漏网,幸遇我姊姊石慧由此路过,用干神蛛师伯所赐灵蛛丝将其擒住。说奉小
寒山忍大师之命,绕道来此,现在寻她师父,不暇来此拜见,已然先走。请李师叔用新
得法宝逼其吐实,问出阴谋,再行杀他除害。”
  英琼知小寒山神尼决不会令其转告杀人,石慧来此虽是神尼指点,话必不同。所说
新得法宝,必是方才老人赠的紫光指甲。再看所擒二人貌虽奇丑,防身青光正而不邪,
好生奇怪。万珍、寒萼等一干男女同门,已纷纷赶到。惟恐这两人有什来历,并非左道
妖邪,受人蛊惑来此侵扰。如非真正仇敌邪恶一流,便应体恩师与人为善之意设法化解,
免树仇敌,不可使其过分难堪。便对众人笑道:“这两人似非左道妖邪,也许受人愚弄
而来。火贤侄见闻较多,方才曾与对敌,可曾问过姓名来历么?”火无害先背着二妖人
朝英琼暗使眼色,再笑答道:“弟子方才正守望在宝城山上,青光连闪,也因不带邪气,
未往查看,仍守原地。后听雷声隆隆,与方才天雷不同,忙和钱、石二师弟赶去,一面
传声,请师伯速来坐镇。到后一看,这两人正用五雷天方蜇朝山脚猛攻,才知不怀好意,
动起手来。问他姓名来历,一言不发。后为弟子等法宝、飞剑所伤,逃遁甚快。恰遇师
妹石慧路过,用灵珠丝将其擒住。他仗青光护体,挣扎欲逃。因那光丝十分神妙,越挣
越紧,他那护身青光并无用处,方始长叹了一声,不再倔强。忍大师只命石慧由鸠盘婆
魔宫脱身之后,绕道依还岭一行,如有什事,请师伯用新得法宝查看,自知底细。并说
易师伯明日脱困,东海双凶和所率同党,当在明日午后陆续到来。初上来这一两天足可
无虑,越往后越厉害,各位师长均须小心保重,量力而行,否则最好退入幻波池,宁可
外面人少,多费点事。在李师伯定珠慧光防护之下,以攻为守,不出光圈之外,尚可无
害。切忌轻敌。太乙五烟罗乃玄门至宝,到第十四天上必为妖火所毁,未免可惜。不妨
在前一日收去,日后重炼,仍可应用。照此行事,防御较难。但救兵也必赶到,只要守
住仙府两处要地,终能化险为夷。依弟子看,这两人必是受人之愚,背师行事,暂时未
必肯说实话。弟子想请师伯乘此空闲,带往无人之处,或将他困入小须弥境,用五行仙
遁迫令吐实,或由弟子等用太乙青灵神光将其罩住,外用太阳神光真火化炼,当无不招
之理。”
  英琼方觉火无害还是心粗,这两人来历未知,心意莫测,如何当面尽吐机密?心疑
石慧说时未用本门传声,不曾背人。忽听宝城山上有人接口遥呼:“决将我两个哥哥放
走,从此决不再来扰犯,并还感激你们。只要敢用五行仙遁毒刑拷问,或用神光真火化
炼,必和你们拼命,将整座依还岭震成灰烟,莫怪我狠!”众人听这语声是个少女,由
相隔数百里的对山顶上发出,语多恫吓。万珍、李文衍、秦寒萼三人听了首先有气,也
未告知英琼,便同飞身赶去。余人也相继迫往。只申若兰、向芳淑同了石奇、赵燕儿等
五六人未走。庄易忽在此时飞来,见面朝英琼把手一扬,上现字迹。英琼看完大惊,见
他连本门传声均防对方警觉,料知事关重大。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