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还珠楼主《青门十四侠》
第十六回
厉出地中 魅影枭声惊鬼子
人来天上 银虹电闪戮妖魂
  前文狄武由青门峡奉命起身,飞往好春坪去救未婚爱妻田云鸾兄妹,中途误走金风
坡,巧遇木尊者,与木尊者的爱徒袁生一见如故,成了至交,杀死妖道之后,又由木尊
者用仙法重炼金丸,加以传授。狄武急于往救心上人,匆匆辞别,便即起身,本意直飞
珠雨崖,不料路过好春坪上空,发现去年冬天与云鸾背人谈情的孤峰后面有一个少女,
衣履破旧,神情狼狈不堪,手持食物,正由左侧树林内偷愉闪出,似往峰后崖洞掩将过
去,定睛一看,正是云鸾所用慧婢采春,刚一飞降,好春也由洞中闪出,问知田云章兄
妹去冬腊底往金凤坡杨家应援,与小贼曹炳对敌,杀死狮猿,并说杨氏姊妹以前采桃遇
蟒与毛人乌逢相见,归途又遇曹炳,因而结怨,误杀恶猿之后,得知小贼已与毛人勾结,
金风坡情势危险,难再居住,云章将杨氏母女全家移来好春坪暂避,云鸾骑了神兽龙犀,
往青门峡去寻狄武,向各位仙师求助,恰值洞口云封,无法入内,只得回转,到家不久,
小贼同妖人寻来,眼看危急,幸而佟芳霞赶来,先将四人救往珠雨崖洞中藏避,外用灵
符封禁,苦守待援,芳霞因杨氏姊妹悬念老母,又冒奇险将杨母救往洞内,妖人本是一
日数次用邪法异宝猛攻,眼看形势日趋险恶,幸而妖道夫妇同床异梦,见所困少年男女
英俊貌美,各生邪念,妖道几次想下毒手,均被妖妇阻止,这日因见持久无功,惟恐夜
长梦多,待取法宝,被袁生诱往金凤坡除去,这回妖妇明见妖道一去不归,一心贪恋狄
武少年英俊,意欲乘隙赶往西峰树巢将毛人请来,一同合力攻破洞府,打算把芳霞、云
鸾和杨氏姊妹交与毛人,和众妖党淫杀报仇,自将云章摄回山去淫乐,小贼曹炳因恐老
贼不放心,已由妖人彭壮带回卧牛庄贼巢,盗党群邪多半离开,珠雨崖洞前一妖徒主持
邪法防守,另两妖人和几个贼党在田家纵饮,珠雨崖空虚无人,正好下手。狄武间完前
事,方想乘虚赶往,先将众人救出险地,再打御敌主意,忽听好春惊呼,往洞中逃进,
同时,身后又有一股腥味袭来。狄武连经险难,已有经历,料知有变,不顾回看,先纵
遁光隐形飞起,才一离地,便见下面有一虎面怪人同一比人还高的金毛通臂恶猿,身后
跟着几只从未见过的恶鲁,都是目光如电,张牙舞爪,由峰侧偷偷掩来,恶猿只一纵便
到了怪人前面,一爪将采春抓起,人已吓晕过去,不禁大怒,更不寻思,扬手便是一红
线金丸朝那恶猿打去。
  那恶猿本是云鸾去年所杀公猿之偶,因记杀夫之仇,早向毛人请令,要来报复,被
毛人强行止住,这时本朝狄武抓去,狄武突然飞起,一把没有抓中,正赶采春乍见猛兽
怪人,心中害怕,一时惊慌,逃避不及,竟被抓中,因是记仇心盛,性又凶猛,本想用
利爪将采春撕裂两半,不料金九打到,想避无及,一下中在抓人的右爪臂上。金丸本具
奇毒,又经仙法炼过,威力更大,只见一蓬金花闪过,凶猿右臂连爪打断,怒吼一声,
几乎痛晕过去。虎面怪人见势不佳,忙急抢前救护,狄武飞剑也自发出。怪人原会邪法,
见狄武向空飞起,本要施展邪法放出飞刀,因狄武飞时身形已隐,方一迟疑,瞥见恶猿
重伤晕倒,右爪所抓少女已随手滚跌一旁,一面抢救恶猿,一面还想就势杀害采春,匆
忙之中,也没想到那点豆大金星竟会有如此厉害,刚把恶猿抓住,另一手向前一伸发出
飞刀,猛觉银光耀眼,一道带钩的剑光已似长虹飞坠,挡在采春前面,横扫过来,飞刀
黄光当时两断,大惊逃避,已自无及。总算狄武忙着救人,怪人飞遁得快,只将右手连
臂斩断,恶猿却被银虹腰斩,洒了满地鲜血,肠肝淋漓。狄武看出怪人和众猛兽虽然形
态凶恶,终非飞剑之敌,心胆立壮,忙指飞剑追杀,人也飞降。怪人和众猛兽看出厉害,
怪人首先纵起一道黑烟负伤逃走,只杀死了两只猛兽。
  狄武救人要紧,无意穷追,金丸自经仙法炼过,己能发能收,下时已自收回。采春
也悠悠醒转,好春正由洞中奔出,全都吓了个面无人色,见面急呼:“听厨子老刘暗中
送信,毛人乌逢邪法甚高,门下两妖徒也极厉害,方才虎面怪人不知是否,现将恶猿杀
死,怪人又被逃走,决不甘休,我们快往珠雨崖赶去,与小姐她们会合,免得势孤,被
他赶来,少爷会飞,我们就没命了!”狄武闻言,想起方才疏忽,未将妖徒和猛兽杀死,
此去必请救兵,二女实是危险,只好带了同去,自己尚难御剑飞行,全仗灵符隐形飞遁,
如何带人?想隔还有七八里的山路,二女危机四伏,不容舍之而去,没奈何,只得催促
同行,因前在青门峡中试过,曾请呼龙带了自己同飞,呼龙虽然初学飞行,但是自己剑
术已有一点根基,又曾多服灵药,比寻常人身轻得多,带同飞行尚且费事,何况二婢俱
是凡人,自己飞剑本质虽强,功力却不如呼、夏二童远甚,决带不起,又是快成年的少
女,只得带同步行。不料二婢受惊太甚,连日藏身洞中,饥寒交迫,体力衰弱,又胆小
害怕,竟跑不快。后来实在无法,既恐毛人中途赶来;无力兼顾,又恐还未到达珠雨崖,
被妖人警觉,难与被困诸人会合,情急无计,只得试探着挟着好春飞行一试,竟是身轻
如燕,毫不费力。二婢虽觉不安,患难之中急于逃命,也就不暇再顾别的。
  狄武见二婢身轻,深悔方才不曾试验,白着了许多急,一经试准,便一手一个,将
二婢夹在胁下,同往珠雨崖飞去。刚转过崖口,遥望谷中甚是清静,不知破空之声早被
妖徒警觉,一面向田家留守的二妖人告急,一面暗中准备发动邪法,想冷不防暴起发难。
二婢又是只听传言,不知当地底细,见谷中静悄悄的,与传闻不符,只当无事。三人还
在暗喜,狄武初经大敌,又带着两个累赘,哪知厉害?本来变生瞬息,骤出不意,就算
飞剑神妙,势难兼顾,本人或者无妨,二婢也不死必伤,何况妖妇已引毛人赶来,正在
途中,下余妖人因狄武途中耽搁,也在此时相继赶到。危机四伏,原极凶险,二婢命不
该绝,三人到达已前,佟芳霞算计难期将满,狄武还未到来,心中悬念,已到敌人攻洞
时刻,未见发难,更是奇怪,暗忖:“敌人因见持久无功,本在发急,今早还在洞前喝
骂,说是今日必须破洞擒人,如何反倒停止攻打?不是另有诡谋,便是毛人和别的妖党
赶到,正在商计下手之策,否则不会如此安静,一旦发动,定比连日厉害。”越想越觉
可虑,便和众人说了。云鸾苦念狄武已非一日,一听当日要来,想起他学习飞剑还没有
兄长日久,妖人邪法何等厉害,越想越不放心,便和芳霞商量,请其前往妖人那里一探,
芳霞更是情重,闻言想起来时,恩师虽说狄武仙剑已能运用,此来无妨,到底入门日浅,
功力有限,妖人此时未来,就许双方在田家和好春坪一带对敌,也不知是否有人同来,
孤身到此,决非妖人之敌,被云鸾一句话提醒,当时惊急交加,仗着连日传授灵符用法,
众人已全学会,便交云鸾代为主持,和前次一样,冷不防暗中开禁,飞出探看。
  狄武带了二婢到达谷口,四顾无人,刚自降落,待往谷中寻去。防守妖徒听出破空
之声有异寻常,仰望又不见人影,想起妖师当日曾说过敌人援兵不久即至,令其留意,
为防万一,一面向田家楼中妖人发出警号,一面藏在崖石后面准备应付,随见一男二女
落地现身,正准备将埋伏发动。芳霞恰好赶出,一眼瞥见狄武带二少女隐形飞降,现身
走来,惊喜交集之下,料知妖徒邪法必要发动,忙喝:“武弟留意埋伏!剑光不可离
身!”人早飞了过去。妖徒也是无什经历,见来人尚未警觉,意欲察看好了敌人来意再
行下手,出手稍缓,等瞥见芳霞人影在洞中飞身冲出,前次曾经交手,知她身有宝光防
护,飞剑也颇厉害,如非妖师赶来,几为所伤,那埋伏洞外的邪法,妖师不在,只能照
本画符,威力要差得多,何况又来了三个敌人,心中一惊,慌不迭展动妖幡。大片妖烟
邪雾刚往上冒起,敌人已然会合。
  狄武毕竟初次临敌,无什机心,又仗恃灵符神妙,动念即能运用,生出灵效,先还
恐怕慧婢是个累赘,及见二婢身轻便于携带,越发胆大。云鸾等藏伏之处,前有一道瀑
布由崖顶下泻,直落十余丈,下有深潭,水光闪闪,雾涌烟笼,洞口尚在尽头转角之处,
地势虽宽,却被那瀑布挡住目光,不近前决看不出。狄武见谷中春花乱开,杨柳青青,
风日清丽,寂无人踪,远望谷径透迤,尽头处一条瀑布,界破青山,玉虹倒挂,声若喧
雷,甚是好看,以为妖徒已然离开,再被这树色泉声、花香鸟语一引,不由分神,疏干
警戒,再往前走几步便入妖阵禁地,眼看危机四伏,一触即发,忽听前面一声娇叱,有
一女子急纵遁光飞来,看出芳霞,心中惊喜,刚喊得一声“姊姊”,猛又瞥见大片妖光
邪焰,夹着红绿二色的火星,由两边危崖上飞起,晃眼展布开来,似要往下压倒,同时
崖腰上山石后面闪出一个少年妖人,手持一幡,正在招展,周身均有黑烟碧光环绕,知
是妖徒发动邪法,又惊又怒,匆匆不暇寻思,二宝同发,左肩一摇,白虹勾仙剑电掣飞
出,右手又是一金丸朝前打去。妖徒也是该死,虽然动手较慢,但那邪法早经妖人严密
布置,一触即发,芳霞由谷底飞来,也未必能赶上。妖徒偏因上次和芳霞对敌几乎吃亏,
有了戒心,意欲先断敌人来路,等已困住再下毒手,哪知上了大当。妖人所埋伏的邪法,
最厉害是两崖上面的那些妖幡,妖徒因防敌逃走,不先朝人猛攻,却将大片妖光邪焰罩
定上空和入口一带,于是又缓了一步,致被狄武警觉,又恃邪法防身,现身喝骂,做梦
也没有想到,敌人法宝飞剑如此厉害,他这里刚一发难,敌人也自动手。妖徒只怒喝得
一声,一道带着金钩的银虹已电掣飞到,方觉银光强烈,冷气侵肌,心中一惊,忙要纵
避时,手中妖幡已被银虹裹住,一片鬼声厉啸中立成粉碎,数十条黑影随由幡上纷纷出
现,吃银虹连绞两绞,一齐消灭无踪,同时,眼前又有一点金光打到,未及闪避,一声
轻雷微震,当时打中面门,银虹跟着拦腰一绞,来势绝快,连念头都未容转,便尸横就
地。
  芳霞也自飞到,见狄武数月之隔,竟有这高法力,不由喜出望外,忙喊:“武弟法
力这高!妖人邪法埋伏全仗妖幡主持,如今主幡被你破去,邪法全消,只两面崖上还插
有数十面妖幡,最好全数毁去,免得少时妖人收走残余又去害人。”说时,狄武早赶上
前去,拉着芳霞的手急呼:“姊姊!我云鸾妹妹呢?”刚一出口,侧顾二慧婢均在抿嘴
微笑,以目示意,猛想起云鸾娇憨善妒,当着二婢和芳霞亲热,如被告发,岂不又要怄
气?忙急放手,闻言笑答:“我也初学,不知底细。我看把好春、采春送往洞中和鸾妹
相见,同破邪法如何?”芳霞明白狄武心意,笑答:“鸾姊已和我把话说明,待我情胜
同胞,晚去片刻不会多心,可令好春姊妹自往前面去寻鸾姊。她们均已学会出入之法,
自会放她入洞。事不宜迟,还是先破邪法要紧。”说罢,拉了狄武便同往崖上飞去。二
婢虽听传言,主人乃芳霞所救,到底不知怎样,以前明是对头,怎会以德报怨?本在怀
疑,及见男女二人神情亲热,狄武数月不见,和对方如此好法,分明常在一起,平素忠
于主人,不由代云鸾吃起醋来。好春朝狄武看了一眼,冷笑道:“狄少爷不必费心,我
两姊妹自会寻小姐去。”说时,狄武已被芳霞拉手飞起,见二婢面有愠色,恐向云鸾多
口,笑对芳霞说:“她两姊妹年幼,谷中步行,万一妖人赶来,如何是好?”芳霞笑说:
“好弟弟你放心罢,我先不料你的心上人那么好说话,为了对你情痴,本打算低首下心,
专以至诚感动,日前一见,把话说明,她竟那样天真温和,如今我两姊妹比亲生的情分
更厚,一切放心。她这两个丫头忠心为主固是可嘉,但她们背后把我骂得狗血喷头,令
人有气,特意使她们播弄是非,鸾姊恐还要说她们几句呢。至于她们的安危,我想无妨,
一则妖人尚未得信,不会来得这快,就来,我们在崖顶上必先发现,下去救护也来得及,
路又不远,一会便到洞前,这些辅助邪法的妖幡一面也留不得,你只怕事作什?”说时,
芳霞已顺崖顶指点妖幡所在,由狄武放出飞剑毁去了好几面。
  狄武知道芳霞情深爱重,样样委曲求全,如非对云鸾真有把握,不会这等说法,闻
言惊喜交集,拉着芳霞,连说:“姊姊真好!失踪那一天,差点没把我急死,后来才知
你被崔老前辈救去。虽然因祸得福,还是放心不下,相思至今,许久未见,趁此无人之
际,让我亲热一下罢。”芳霞本不知狄武别后心意,对我如何?想要背人探询他的口气,
闻言好生欣慰。那妖幡共只大小二十七面,按九宫方位分插两崖,均有邪法隐蔽,主幡
一破,全数出现。芳霞来时,曾经崔黑女指教,下手容易,一会便全寻到破去,也是对
狄武情爱太深,心想女子善怀,每多小性,云鸾平时虽说得好,见了狄武不知如何?少
时当着许多人,便应遇事谦退,好些话都不能出口,意欲借破妖幡为由,和狄武稍微密
谈几句,又忿二婢背后时加辱骂,不愿护送,哪知一时负气疏忽,只图与丈夫背人倾吐
心腹,几句话的工夫,竟惹出事来!二人边谈边走,芳霞为防洞中诸人疑心,特将最后
一面妖幡暂缓破去,一面留意好春坪那面,见无动静,越料下手大快,妖徒未及报警便
自伏诛,再听狄武说起巧遇木尊者,杀死为首妖道之事,越发心定。双方都是久别相思,
满肚皮的话说个不完。狄武虽然惦念云鸾,急欲一见,因见芳霞恋恋不舍,无限柔情自
然流露,想起她为了自己连受许多苦难,好容易才得重逢,既不忍辜负她的深情热爱,
又恐多心,说自己偏爱云鸾,对她较薄,好在心上人早已转危为安,不急在此一时,只
得听之。二人正在玉肩相并,握手温存,快慰非常,忽听崖下少女惊叫了两声,连忙去
往崖口一看,不禁大惊。
  原来二人走后,好春姊妹见狄武对于芳霞比对小姐还要亲热,暗忖:“男子的心果
靠不住,狄少爷走时说得那好,自己还怪小姐多心,谁知才走数月,便和人家这等好法,
婚事还不知有无中变?”越想越气不忿,立意窥探,先不往洞中赶去,贴着崖脚,尾随
查探,以便少时见了小姐禀告。芳霞先也看出二婢有意窥探,越发有气,又和狄武初见,
贪着吐露心腹,一时疏忽,忘却二婢尚在下面。洞中诸人因双方动手是在谷口一带,相
隔既远,洞又偏在谷底危崖瀑布之后,二婢贴着右崖掩藏前行,所以一个人也未看见,
虽见芳霞出洞时风火大作,烟光弥漫,但是一瞥即隐,只当芳霞初出遇敌,突围逃去,
连所说的话也未听清,还在洞中戒备相待,芳霞和狄武谈处又在右崖之上,相隔颇远,
更看不见。二婢一用心机,想讨主人的好,不料吃了大苦,因嫌难于查听,心中烦闷,
恐被崖上二人看破,不敢走往对面崖下,到了后来,只听狄武和芳霞哝哝低语,似极亲
密,一句也听不出。好春赌气,和采春商量:“狄少爷既没良心,和女贼亲热,只要小
姐不怪我们,就被看破,也不怕她!”采春人更稚气,性较好春还要刚烈,早就气愤万
分,闻言赞好,见前面崖脚微微前伸,崖上并有藤蔓草树似可攀援,意欲俏悄援上,听
出更好,否则索性上去叫破,问狄少爷老远赶来,说是为了小姐,为何近在咫尺,不往
洞中相见?主意商定,正要依言行事,忽听身后地底似有极轻微的异声隐隐传出,暗忖
地底怎会有这种啾啾鬼哭之声?疑有毒虫蛇蟒之类钻出,明知有异,手中又无兵刃,因
气不过,也未向上招呼,各拣了两块石头握在手内,闪向一旁,打算如是虫蛇之类,能
躲则躲,不能躲使用石头去打,凭着狄武所传手法和近两月练出来的手劲,怎么也能应
付,一时负气粗心,竟忘了妖人一个未到,身居险地,危机将临,正各注视。那异声来
自谷中心一带,先似啾啾鬼哭,甚是凄厉,响到身前,盘旋不去,紧跟着,又听另一种
吹竹之声也由地底响来,势更迅速,到了身前不远,两种异声忽同隐去,待了一会,不
见动静。
  二女年幼,无什经历,只当下面乃蛇虫巢穴,并不钻出伤人,崖上二人笑语渐近,
又听狄武在喊“好姊姊”,不由气往上撞,便不再观察地底动静,一同回身,正待援崖
而上向狄武质问,猛觉脑后一股阴风冷气扑上身来。当时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毛发皆
竖。二女大惊回顾,刚一转身,便见后面立着一个道装怪人,身材瘦长,面如死灰,一
双怪眼绿黝黝隐射凶光,道冠上挂着两络形似纸钱的飘带,手持拂尘,背插一面上绘白
骨骷髅的麻幡,腰悬宝剑,神情十分丑恶,左右还有两个小黑人,周身黑烟浮动,离地
尺许,凌空而立,手中各持一叉,叉尖上一团团的碧光,宛如火焰,熊熊冒起,形貌更
是狞厉,无异恶鬼。二女虽主人怜爱,待遇优厚,与别的仆婢不同,又学会了一身武功,
至多也只随同主人山中打猎,从未上过大阵,几曾见到这等凶恶的妖人恶鬼?由不得心
胆皆寒,刚惊叫得一声,震悸忘魂中,瞥见妖道把手一扬,立有一片黑烟当头罩下,耳
听低喝:“速将两女娃送回山去!”底下话未听出,心神一迷糊,当时知觉皆失,不省
人事。
  原来那妖道乃是倚剑前杀妖徒张志之兄张秀,因闻乃弟死在芳霞所交两个少年手内,
内一少年乃芳霞情人,妖师叶培曾约同党往青门峡报仇,仇未报成,反遭惨死,越想越
恨,又不敢往青门峡去,正在苦练邪法,到处约人,想要报仇。恰值贼党独指天王彭壮
由珠雨崖同了小贼曹炳回转卧牛庄,与之相遇,谈起佟芳霞被困之事。想起芳霞罪魁祸
首,又听说洞中还有几个有根器的少年男女,众妖人多半离开,往寻同党和西山毛人乌
逢,定在当夜子时前后一同夹攻,先遂各人欲念,再将众人惨杀报仇。张秀素来淫凶贪
狠,练有两个妖徒的凶魂,无恶不作,闻说仇人被困珠雨崖,既想报仇,又垂涎洞中诸
女的美色,自恃所炼鬼徒精于地遁,妄想捷足先登,由地底攻人洞内,将芳霞摄回山去
淫杀报仇,就便再挑一个美貌少女带了同走,推说“此时有事,夜间当往相助”,别了
彭壮,立率二鬼徒赶去。因知珠雨崖有一妖徒留守,意欲人不知鬼不觉偷袭进洞,不令
众妖人知道,本由二鬼地底开路,张秀随在后面。也是洞中请人不该遭难,张秀已然赶
到瀑布前面,忽发现好春、采春同立崖下,年纪虽轻,人却灵秀美丽,意欲顺手牵羊,
将二女先行摄走。不料崖上尚有两个劲敌,二女失声惊叫,立时警觉,跟踪追来。妖道
刚令随来鬼徒带了好春姊妹飞走,因见谷中静悄悄的,妖徒不见,还可说是在侧隐藏,
怎会未见有什么邪法禁制?与彭壮所说大小相同,封闭洞口的灵符宝光非经邪法攻打无
什影迹,看去又只是薄薄一片轻烟,妖道初来,连洞口尚未发现,自不像有人被困情景,
正奇怪间,忽见谷口左近崖石上粘有被剑光斩碎的半个人头,心中惊疑,始终没有留意
崖顶,刚要飞往察看。
  狄武、芳霞发现下面有一妖道正纵妖遁飞起,二女踪迹不见,不禁大惊。狄武更是
又急又怒,扬手先是一金丸,白虹勾仙剑同时飞出。妖人身刚离地,在一片暗绿色的妖
光笼罩之下待往前飞,猛觉身后奇亮,耳听男女喝骂之声,忙即回顾,银虹电射迎面飞
来。妖道自恃护身妖光,明知身后来了敌人,先未十分在意,万没想到来势如此神速,
那道银虹又正是专破邪法异宝的克星,防身妖光并无用处,方觉银虹宝光强烈,有异寻
常,就这匆匆回顾、瞬息之间,忙纵妖遁避开来势,眼前又有一粒豆大金星同时打到,
一任飞遁神速,仍被打中左肩,一声轻雷响处,整条左膀当时炸断,奇痛彻骨,惊遽亡
魂中,觉出伤处血如泉涌,责痛之外麻痒难禁,知道中有奇毒,刚把气血封闭,向空飞
逃,一面发出两道碧阴阴的剑光向前抵敌,一面右手回拔妖幡,还想就势施展邪法伤人。
狄武因见二婢失踪,心中痛恨,竟以全力追杀,仙府奇珍,妖道飞剑如何能敌!来势又
是万分神速,两下才一接触,碧光立被绞断,洒了半天萤雨,银虹只被挡了一挡,仍就
电驰追来。妖道所中伤毒甚重,如非功力尚深,觉出不妙,先将气血闭住,早已送命,
只为恶贯满盈,死前还要多受痛苦。就这样逃走也罢,偏又生性凶狠,以为所练妖幡邪
法厉害,敌人无论多高法力,沾上了一点邪烟或被妖光罩住,立时把魂摄去,昏迷倒地,
妄想一拼,不肯死心,乃见飞剑全断,方始心胆皆裂,背上妖幡刚拔在手中,还未晃动,
猛觉精光电射,耀目难睁,冷气森森,侵入肌发,休说逃避,念头都不容转,连人带幡
齐被银虹裹住。狄武还恐一粒金丸不能杀敌,百忙中又连发了两粒金丸。云鸾因见二女
失踪,也发了急,见妖道被银虹裹住,忙喝:“武弟且慢杀他,留下活口,好问口供!”
芳霞话未说完,银虹电也似急连闪几闪,两声轻雷微微一震,妖道已成了一蓬血雨,往
下飞坠。
  芳霞埋怨狄武性急。狄武答说:“你哪知道,我这红线金丸已经木尊者仙法炼过,
中上即死。师父原说我入门日浅,功力尚差,全仗这两口龙钩仙剑防身应敌,出手越快
越好,稍微一慢,只被敌住,另施邪法,便要吃亏,故此双剑只用一口对敌,非到万不
得已不可同时并用。妖道就不被飞剑所斩,也必毒发身死。除此双剑金丸之外,只有那
道隐形飞遁的灵符,要留活口,怎能办到?”随说随同寻找二婢,哪有踪影?狄武当是
逃往洞内,芳霞力言:“妖道乃前杀妖徒张志之兄地魄真人张秀,邪法比叶培不在以下,
有名的心狠手黑,动作神速,好色如命,无恶不作,像二婢那样灵秀品貌,如何能够放
过?妖道门下只有两个妖徒,为炼穿山地遁邪法,十年前竟用毒手阴谋将二妖徒杀死,
再假作助二妖徒炼成鬼仙,使其备受炼魂之苦,历时三年,才将妖魂凝炼成形,和常人
差不多少。妖徒后虽明白妖师毒计,无奈身受禁制,积威之下,哪敢丝毫抗拒!由此永
服苦役。师徒三人如影随形,此时不在一起,必已摄了二女逃回山去。他那巢穴就在褒
斜附近,我虽认得,无奈此时正当紧急之际,如何分身?此事实在怪我不好,见了鸾姊,
如何说法?真为难死人呢!”
  二人原是边说边找,狄武见她明知无望,还在四处搜寻,满脸愁急之容,心中不忍,
又忙着入洞与云鸾相见,方说:“姊姊不要愁急,谁知妖道不由空中飞落,突然出现?
妖幡残留有害,自非破去不可,鸾妹如何能够怪你?”说时,遥望前面转角上飞也似跑
来一个少女,正是云鸾,由洞中发现,迎将出来,忙拉芳霞急纵遁光同追过去,落地相
见,这才看出洞门所在。双方都是惊喜交集,未容开口,忽听破空之声甚是激烈。芳霞
听出来了妖人,并还不止一个,不禁大惊,惟恐云鸾有失,忙喝:“鸾妹速回洞内暂避,
妖人来人!”说时迟,那时快!三道妖光已破空穿云而来,往下飞降还未到地,一蓬其
红如血的火星已向三人当头打下。云鸾要逃本来得及,只为初见狄武,又见他御遁飞行,
护身宝光亮如银电,比芳霞剑光强烈得多,一时喜出望外,互相执手,正在殷勤慰问,
虽听芳霞急呼,依然恋恋不舍。就这微一停顿之间,二男一女三个妖人已自赶到,当头
打下大蓬血焰妖火。云鸾闻声惊顾,再想逃回洞内已自无及,芳霞见势不佳,一面急呼,
令二人留意,一面扬手发出一片光华,将三人全身护住。
  妖人来势特快,加以一到当地便发现妖幡被毁、妖徒无踪,料知被杀惨死,急怒交
加,同时瞥见珠雨崖洞前站定一男二女,越发愤怒。妖妇空中遥望,看出男女三人神情
亲密,只当洞中人已乘隙脱困,把狄武误认作云章,不由勾动妒火,心想这两个少女如
不除去,男的就被擒去也不死心,只顾想杀二女,哪知死星照命!就此抽身尚恐无及,
这一抢前更死得快。狄武本知自己功候尚差,全仗仙剑神妙双钩合壁,遇敌动手越快越
妙,因和云鸾情爱太深,别久重逢,互相爱恋不舍,一听芳霞报警,本意想催云鸾先逃
回洞,自去应敌,云鸾这一依恋迟疑,反而回手相抱,时机瞬息,稍纵即逝,晃眼之间,
大蓬血焰妖光纷纷爆炸,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已排山倒海当头打下,既要应敌,又要护
人,惊慌却顾问,闹了个手忙脚乱,如非芳霞应变神速,当先出手发动灵符,飞起一片
神光将身护住,几遭不测。狄武百忙中,惟恐云鸾受害,上来便先顾人,刚一把将云鸾
抱紧,瞥见弥天血火之中,一片灰黄色的妖光裹着一个妖妇,手持一面三角晶镜,碧光
闪闪迎面扑到,猛然回忆师言,又见血焰势盛,护身神光刚一涌起便被压低丈许,不知
灵符妙用,攻守皆宜。芳霞方才看出狄武飞剑金九威力神妙,故意如此,一时情急,乱
了手脚,以为妖妇既敢对面冲来,必不畏那身外神光,竟将双钩一同飞出,扬手又是三
粒金丸朝敌人连珠打去。
  妖妇原因寻找毛人乌逢未遇,由妖徒口中问知毛人已早得知珠雨崖对敌之事,因觉
敌人封洞神光防护严密,众妖人攻打多日不能攻破,自负威名,一击不中未免丢人,一
面命妖徒虎面山神郎彪带了妖猿恶兽作前锋,由崖外地底攻入,先行试探,一面赶往隔
山丈人峰,寻一专精地遁的妖人由后赶来,刚起身不久。妖妇早就听说丈人峰下绝壑之
中住有一个妖人,本被峨眉派剑仙商风子禁闭洞内,已有多年,新近才得破禁而出,邪
法甚高,性情古怪,更养有一条形似穿山甲的妖虫,厉害非常,因为禁闭年久,性情更
怪,不论正邪各派中人到他洞前走动,必起为难,想不到竟与毛人乌逢相识,多此一个
得力助手,成功无疑,因妖徒不令往寻,只得回赶,中途遇见虎面妖徒,得知妖猿已为
一少年所杀,正赶回西山求救,不禁大惊,快到好春坪,又遇逍遥真人史凌虚、独指天
王彭壮,说是接到珠雨崖有敌的警报,一同赶来,自恃迷魂邪法,径在妖光护身之下,
抢先上前,不料人未迷倒,两道银虹已电掣飞出,妖妇首被腰斩。
  狄武恨极敌人,一指双钩,银虹交尾而上,就势朝史、彭二妖人剪去。那三粒红线
金丸,已然先发。史凌虚久经大敌,看出金九虽只豆大一点,光颇强烈,知道厉害,妄
想毁去,一指妖光刚刚挡住,猛瞥见下面千重血焰中,突飞起两道银虹,妖妇首先惨死,
方觉不妙,银虹已如蛟龙剪尾,电掣而来,当时逃去原来得及,因不舍先发出的法宝,
又恃邪法神通,妖光护身,至多不敌,决不至于受伤,打算先挡一阵试试,心念才动,
身上一紧,已被银虹裹住,再想逃遁已是无望,刚惊叫得一声,那两道银虹连绞两绞,
妖光立破,史凌虚已被斩为数段。彭壮逃走原较容易,只为素性鲁莽,平日苦恋妖妇,
见其被杀,急怒交加,不但不逃,反倒痴心妄想为妖妇报仇,回手刚把身后葫芦取下,
内中阴火未及发出,银虹已由侧方横扫过来。彭壮胆大心粗,以为史凌虚乃崆峒派中能
手,万没想到死得那快,直到银虹耀眼,冷气逼人,这才看出厉害,慌不迭忙纵妖光想
要逃避,全身已被银光裹紧,怒吼一声,便自毕命。芳霞、云鸾见狄武飞剑神妙,妖人
那等凶恶的来势,晃眼之间全数了账,俱都喜出望外。男女三妖人已死,大片妖光邪焰
也自逐渐消灭。
  芳霞正令狄武用飞剑扫荡残氛,回顾杨氏姊妹同了云章,因在洞中发现狄武得胜火
焰尽消,赶了出来,大惊道:“武弟虽然得胜,但是妖党甚多,好些均未前来,还有毛
人乌逢更是大害,听来时师父口气,结局虽然逢凶化吉,事情仍甚凶险。此洞有家师灵
符封闭,多厉害的邪法均难攻进,我们守在里面,到底要好得多。否则,此时妖人已死,
余党未来,我们离此而去并非不能,何必枯守在内?还有连日察看洞中形势,右洞壁石
色不同,仿佛里面还有洞穴,经人行法,由旁处移来山石封闭之状。附近洞穴甚多,家
师偏指明非珠雨崖不可,也许洞中还有别的原故,在毛人乌逢未来以前,最好仍守洞内,
事完再走比较稳妥,进退皆宜。”随说,众人随同去至洞内。狄武拜见杨氏母女之后,
仍由云鸾主持洞口禁法。众人均不知毛人乌逢所约妖党精干地遁,以为洞有仙法封禁,
可攻可守,只等和毛人见了胜败,除去余党,再回好春坪不晚。芳霞因一时私心负气,
未将二婢送往洞内,致被妖人摄去,又见云鸾钟爱二婢,十分愁急,越想心越不安,暗
告狄武,意欲抽空赶往妖巢救回二婢。狄武一则不舍芳霞犯险,又因来时师父曾有“邪
法厉害,不可将人分开”的话,再三力阻,不令独往。云鸾虽爱二婢,也因邪法厉害,
危机将临,又听狄武说本身功力有限,全仗双剑和三枚红线金丸应敌神速,才可免害,
稍失机宜,便要误事,洞口禁制虽全学会,到底芳霞主持要好得多,尤其狄武一人,势
力大孤,好些顾虑,也在一旁劝阻。芳霞只得罢了,初意狄武来时,曾将毛人最爱的一
只妖猿杀死,又杀了几只怪兽,妖徒归报,毛人必不甘休,好春坪还有好些贼党和残余
的妖人,来势必快,哪知候到黄昏均无人来。田氏兄妹均料敌人是见狄武仙剑威力太大,
知难而退。芳霞力言:“事绝无此善罢,必有原因。来势越缓,必更厉害。”狄武也说:
“来时师父曾说毛人最凶,不可大意。”芳霞怜念二婢,空自愁急,无计可施。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