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还珠楼主《兵书峡》
第十五回
远水碧连空 甫学冥鸿逃矰缴
斜阳红欲暮 忽惊鸣镝渡流星
  前文黑摩勒师徒因往黑风顶寻访苏同不见,发现所留纸条,得知老人已走,只得又
往回路追去。
  赶到半夜,正恐又有黑风之险,狮面猿身的怪兽忽然寻来,将二人引往一处山洞之
中。正用手势连比带问,问出后洞崖下藏有一条形似蟒蛇的大毒虫。怪兽经一黄衣人指
点,闻出黑摩勒身有雄精异香,向其求助,想将毒虫除去。人兽言语不通,只知一个大
概。黑摩勒方想:毒虫似蛇非蛇,照怪兽所比手势,好似初遇大人熊猛时所杀毒虫与之
同类,忽见群兽纷纷奔出,隐闻男女呼喝之声由远而近。听出是江小妹姊弟口音,想起
江明本来说好同路,小菱洲上船以前,郁馨、龙绿萍忽由后面追来,和小妹姊弟低声说
了几句,江明便说:“龙九公要和我见上一面,留住一日,随后追来,或等二人归途再
与相会。”并说:“此行不宜人多,就要同去,也分两起。”于是改在小孤山等候,当
日如不迫来,便先起身。江明因听黑摩勒打算先回黄山,心意未定,不以为然,分手时
节又说:“你如回山去见葛师,我便和姊姊先走一路,不去小孤山了。”当时忙着上路,
也未说定,江明便被绿萍喊去。想不到此时他会寻来,阮家姊妹也在其内。不是贼党人
多厉害,有人指点赶来应援,便是江氏姊弟以为自己已去黄山,意欲来此拜见那位怪老
人,不禁惊喜交集。因还杂有怪兽吼声,恐有误伤,忙即飞纵赶出,大呼:“大姊、明
弟不可动手!它们并不伤人。”刚到洞外,便见为首怪兽两点目光迎面驰来,后面三四
条寒光闪动飞驰之中现出四条人影,为首一个已先应声欢呼:“是黑哥哥么?”怪兽已
由侧面绕到身后,想似知道来的是自己人,也在欢啸不已。
  双方会面以后,江氏姊弟果与阮菡、阮莲同来,相见惊喜,同到洞内。一问来意,
才知二人走后,江明也被九公喊出,告以葛鹰和青笠老人均不知武夷怪人底细。黑摩勒
虽想回山,见了青笠老人,必被劝止。但他二人此行恐难如愿,人又任性,至多将人寻
到,未必能够投机。江明同去反而误事。那异人隐居黑风顶风穴之上,覆盆老人与之至
交,九公昔年也曾相识,最好由江氏姊弟单走一路,自往寻他,明言悲苦身世,求其相
助,就是未忘先人昔年嫌隙,也当看在这几家孤儿可怜的遭遇,加以援手。到时,只要
能够忍气,十九如愿,比黑摩勒师徒容易得多。不过此老性情奇特,所行所为往往出乎
情理之外。黑摩勒师徒虽然少年气盛不肯服低,但极机警,胆更大得出奇,就许一言之
合将他打动,不特不念前隙,反而出山相助均在意中。此举虽是希望极少,此老一向各
论各事,行事莫测,如其投机,事更好办,因此听其自去,不曾拦阻。万一途中相遇,
最好各走一面,双管齐下,比较稳妥。免得一个不成便自绝望,或因下手稍迟,被仇敌
想到,命人寻去,又多枝节。
  江氏姊弟因觉事关重要,次日便由小菱洲起身。阮氏姊妹人最义气,又和小妹一见
投缘,拜了同盟姊妹,知道诸家遗孤,只他姊弟二人老贼看得最重,必欲杀之为快,贼
党人多势众,一旦遇上难免吃亏,执意同往。小妹谨细,见她们意诚,不便坚拒,去向
九公请示。九公说是同行无妨,又指点了一些机宜,便同起身。行时,郁馨恐四人途中
遇险,又将伊氏弟兄前赠龙、郁诸人的家传易容丹送了几粒,并将阮家姊妹每人一条白
眉染黑,方送上路。小妹见龙、郁两家姊妹都是一见如故,如非九公不许,都恨不得全
跟了去;吕不弃、端木琏只在旁边微笑,毫无表示,所说都不相干;阿婷两次开口想要
同走,均被劝止,后来阿婷也不再提,觉着双方至交姊妹,以二女的为人,不应这等淡
漠,心中一动,又想:吕不弃从小出道,机智绝伦,长于料事,必是知道此行不宜人多,
不愿说那空话,也就罢了。
  四人因受九公指教,送黑摩勒的那条船恰巧赶回,说起湖口来了许多厉害贼党,也
许要往小菱洲寻来。为防狭路相逢,仍由原船送走,避开湖口一面,改由都阳湖边起身,
由九宫山中取道绕往武夷,照九公所说山中小路,由盘蛇谷中部穿出,转往黑风顶。这
样走法,乃昔年诸长老往来武夷捷径,比青笠老人所说近而好走。山路虽极险僻,四人
均有一身极好轻功,并不相干,只龙樟集九公不曾提致。四人形貌年纪虽易使敌生疑,
仗着驾船的二人地理极熟,泊处是一临江山村,地最荒凉,共只七八户人家,食粮早已
备好,无须耽搁,衣履又极朴素,上岸毫未停留,由村旁绕过,便即觅路入山。上来一
个人也未遇上,途程早经九公开好,极为详细,沿途均有一定住处,多半山洞岩穴。只
有两处行经两山交界,一是古庙,一是山民所居荒村,也只打尖歇息,代九公向庙中道
士送信,并未住下。不似黑摩勒日夜急赶,晓行夜宿,也颇从容。沿途地势虽险,风景
颇有佳处,一路观赏而行。因不知贼党已有人去,路上又未遇一可疑之人,心中无事,
反觉此行不虚,好些佳趣,谁也没有倦容。
  这日走入武夷山深处,算计前途还有二百多里便是盘蛇谷险径,离黑风顶已不在远。
沿途风景更好,山花满地,古木参天,万壑松风与飞瀑流泉汇成一片清籁,到处树色泉
声,观赏不尽。正在指点烟岚云树、白石清泉向前赶去,心中高兴,阮莲笑说:“这里
风景极好,今日未明起身,多赶了不少路。九公行前又曾吩咐,说这条路只有两三处地
势宽平,风景颇好,下余不是穷山恶水,瘴病之区,便是危崖峭壁,鸟道羊肠,中间如
遇人家庙字,这等荒野之区,也都可疑,不是什么好路道,最好不要错过他说的那几处
寄宿之地。好在天色尚早,今夜宿处又是一座荒崖,连个洞都没有。据说那一带形势险
恶,遍地野草荆棘,早到没什意思,又不宜于夜间行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好地方,何
不多游玩一会,算准时候再走?赶到前途正好日落,用完饮食分班安眠,仍是天明以前。
乘着晓风残月起身,明日便可走进盘蛇谷,岂不也好?”
  小妹为人谨细,原因这未两站形势最险,又是盘蛇谷中部人口,且喜路上未遇敌人,
事情顺手,意欲在黄昏前早点赶到前途最难走的小盘谷,登高四望,看好形势,明日起
身。一听这等说法,不便拒绝,自己也爱那一片山水,便在当地停了下来,把脚步放慢,
一路游山玩水,缓步前行。有时发现左近风景佳处,并还乘兴绕回,流连片时再走。大
家都在高兴头上,竟忘时间早晚。
  后来小妹见日色偏西,路才走了二三十里,因在途中两三次绕越,已把九公所开途
向走偏许多,前途还有百余里山路方到小盘谷宿处,这点路程虽不在大家心上,一口气
便可赶到,初次前往,山路奇险,九公既命照他所说行止,并在路单上注明,必有原因,
忙告众人快走。依了江明,径由当地起身,不必绕回九公所开原路,阮氏姊妹同声附和。
小妹惟恐山路曲折,再走错路,耽延时候,知道众人爱那一带地方的泉石花树,不舍离
开,打算就势游玩过去。阮菡并说:“身旁带有五色流星,这一带地势只当中隔着一条
长岭,又不甚高,反正沿岭而行,一正一背相去不远。此时日色初斜,到处香光浮动,
山光晴翠扑人眉宇,风景比方才还好得多。一样的走法,不过稍微偏了一点,怎么都赶
得上,何苦走那山阴荒凉之地?姊姊如不放心,不妨分作两路,万一把路走错,这五色
流星乃家父由兵书峡带回,不论日夜均可应用。我们现以前面小峰为限,万一把路走错,
发上一个,立可赶去,至多翻山费点力气,也不相干。”
  这一路上,小妹看出江明和阮菡最是投机,心想:兄弟为人原重温和,脸皮甚薄,
和黑摩勒一样,不惯与女子说笑同行,又是异相,二人不知怎会投机,许是前缘?自己
家世单寒,母亲上次见面,便令暗中物色,为兄弟寻一佳偶。因觉兄弟年纪尚幼,大仇
未报,又当求学之时,无心及此。老年人抱孙心切,不便明言,口中答应,并未向人提
起,难得有此机缘。万一因长路同行,日久情深,岂不了却一桩心事?这半日工夫,看
出阮菡对于兄弟颇为关切,大家都非世俗儿女,言笑自如,毫无嫌忌,二人越来越投机,
不知不觉走在一起,自己和阮莲反倒常落在后,心方盘算:回山禀明老母,稍探女方口
气,便向她父求婚。闻言心中一动,立将流星接过,说:“这样也好,看看何人先到?”
说罢要走。
  阮菡性情刚直,说到必做,先因小妹忙着上路,已争论了两次,又和江明投缘、情
厚,只顾帮他说话,本想强着小妹同行,没料到几句戏言小妹信以为真,竟要分路同行,
话已出口,不愿收回,又有点不好意思,笑说:“大姊真要自走一路么?大自日里怎会
走迷?还是同我们一路的好。分开来走多气闷呢。”小妹见她辞色天真,笑说:“共总
不过十多里山路,凭我们的脚程,转眼便可会合,真要不行,登高一望便能看见。我是
因为九公再三叮嘱要照他的路走,我已答应在先,越是背后越要照办,又恐万一他有什
用意,无心错过,故想回往山阴原路再往前进,并无他意。”阮菌不便再说,朝妹子看
了一眼。
  阮莲本觉小妹一人独走于理不合,又见阮菡看她,似想令其与小妹作伴,江明在旁
欲言又止,面有为难之容,心中一动,忽想起姊妹二人从小形影不离,近一二日,姊姊
不知何故变了常态,专喜和江明说笑同行,不是走前就是落后,无形中成了一对,对方
起居饮食也颇关切。先因江明乃萧隐君门下高弟、衣钵传人,人又极好,知无不言,有
时向其求教,就有奉命不许泄漏的真诀,总是不等开口,言明在先,辞色十分诚恳,毫
无虚假。姊姊和他亲近,许是有心求教,互相研讨,也未在意。后来渐觉二人老是并肩
同行,笑语亲密,遇到好山好水风景佳处,只要一个开口指说,定必一同赶去,对于自
家姊妹虽也一同招呼,不知怎的神气不同,仿佛二人彼此之间格外注重,心已奇怪,正
在暗中留意查看,忽听小妹说要想另走,江明不与一路,乃姊又朝自己使眼色,忽然醒
悟,忙笑说道:“这风景不过如此,我陪大姊走一路。你们嘴强,莫赶不到,把路走错
才丢人呢。”说罢拉了小妹,笑说:“我们还要翻过岭去,大姊快走,莫追他们不上。”
  江明和阮菡一样,虽是自然爱好,天真无邪,未存别念,无形中却种下爱根,生出
一种牵引之力,见小妹独走一路,本想跟去,又觉阮菡因为自己爱看山景,帮着说话,
把事闹僵,再要姊弟同行,未免把厚薄亲疏分得大显,也辜负她的好意,姊姊一人独行,
心又不安,正打不起主意,难得阮莲自愿作伴,再好没有,知道乃姊性情温和,与阮氏
姊妹同盟骨肉之交,并非负气,素来不善敷衍,话到口边,又复收回,后见小妹走时望
着自己,满面笑容,似极高兴,也不知为了何事,正在呆望寻思,忽听阮菡笑说:“呆
子!你姊姊已走,想跟去么?不要因我为难呢!”江明脱口答道:“我姊姊为人极好,
就我要去,也必命我奉陪,怎会使二姊一人上路?何况你是帮我说话,我再不知好歹,
丢你一人,太没良心了。至多只走十多里便可会合,这好风景,落得乘便看将过去。姊
姊已有三姊作伴,我陪二姊,四个人分成两对,倒也公平,我们走吧。”
  江明原是无心之言,阮菡毕竟心细得多,忽想起小妹人最温和,共总这点路,至交
姊妹,更不会为了一言之失因而见怪,执意另走一路,已是可疑;妹子素有花癖,这样
好的山色花光自必喜爱,方才向她使眼色,原令代劝小妹不要分开,一言未发,反与同
行。平日形影不离的妹子,就说不好意思令小妹独走,劝她不住,也应令江明跟去才对,
不应如此。前后一想,忽然有些警觉,再见江明炯炯双瞳注定自己,口气神情又是那么
亲切,不由面上一红,又羞又急,其势又不便追去,心中有气无从发泄,刚朝江明娇嗔
说了一句:“都是你!”又觉对方为人忠实,自己近日言动疏忽,被人家生出误会,如
何怪他?忙又把话收住,暗中好笑起来。
  江明见她星波微瞬,仿佛生气,忽又皓齿嫣然,显出一点笑容,玉颊红生,似嗔似
喜,斜阳芳草之中,人面花光相与掩映,更显得风神窈窕,容光美艳,由不得心生喜爱,
忙笑问道:“都是小弟什么?”阮菡无言可答,娇嗔道:“你这呆子,我不与你多说了。
还不快走!如能赶到她们前面,迎上前去,省得大姊三妹说嘴。我以后对你,还要……”
江明见她话未说完忽然止住,好生不解,便问:“还要什么?”
  阮菡知道话又说错,以为江明故意追问,不由气道:“你管我呢!我还要什么?我
还要恨你!”江明急切间没有会过意来,慌道:“她们自己走去,与我无干。我恐二姊
单走,不大放心,又恐寂寞,不特没有跟去,连话都未说,路上并无开罪之处,二姊为
何恨我?”阮菡见他惊慌发急,才知不是故意,心中一软,又想不起说什话好,佯嗔道:
“你得罪我的地方多呢!此时懒得多说,以后只要听话,还可商量,否则,非恨你不
可!”说到末句,又觉内中好些语病,心情颇乱,连风景也无心看,连声催走。
  江明人本聪明,见她时喜时嗔,词不达意,使人难解,本是并肩说笑,从容同行,
说完前言更不开口,忽然低头急走,脸更红得娇艳,顿失常度。细一回忆,也自有些明
白,由不得身上发热,脸上发烧。略一定神,赶将上去,一同急走,谁也不再开口。阮
菡暗中偷觑,见他先是茫无头绪,除恐自己生气发急外别无他意,忽似有什警觉,由此
不再发问。虽然由后追来,相并同行,比起以前隔远了三四尺,脸涨通红,低头同走,
神态甚是端重,越觉方才冤枉了他,但又无话可说,由此谁也不再说笑,阮菡还在暗中
不时偷看对方神色。
  江明明白乃姊和阮莲心意之后,惟恐阮菡误会怪他,连头也不敢抬,无奈情芽正在
怒生,难于强制,何况是为恐怕对方生气而起,越是有意矜持越是难耐。心上人又同一
路,近在身旁,虽不敢向人再看,对方娉婷倩影老是横亘心头,沿途花树虽多,俱都无
心观赏。走了一段,想起前事,心乱如麻,正不知如何是好。阮菡见他老不开口,也不
再看自己,不禁有些疑心,忍不住问道:“你怪我么?”江明早就不耐,闻言把头一侧,
二人目光恰好相对,见阮菡面有笑容,不禁喜道:“姊姊不怪我了么?”阮菡想和他说
“以后形迹上不要亲近”,但又不好意思出口,念头一转,抿嘴笑道:“你听我话,自
然不会怪你。现在不要多说,快些赶路,去追她们要紧!”说罢不俟答言,连催快走,
二人于是重又和好起来。
  阮菡回顾,路已走了一多半,山形弯曲,中段好似离开原路越远,旁边山岭已早不
见。先还恐把路走迷,正在商计登高寻路,忽然峰回路转,往左面一条生满兰蕙的山谷
绕出,方才所说小峰居然在望,相隔预约之处只两三里路,出谷就是。前面井无流星放
起,料知小妹、阮莲尚未到达。江明见跑得太急,途中风景又是那么幽美,所行山谷,
到处奇石森列,松竹苍苍,晴翠扑人,秀润欲流;山崖不高,但都苍苔肥鲜,杂以各种
草花,宛如锦绣,一边还有一条小溪,幽兰佳蕙,丛生山巅水涯、石隙崖坡之间,娟娟
摇曳,芬芳满目,斜阳影里分外鲜妍,又有这么一个知心佳侣并肩同行,如行画图之中,
清丽绝人,越看越爱,忍不住说道:“姊姊走慢一些。你看这里空山无人,水流花放,
风景比前更好。我们只顾低头赶路,一点不加领略,实在可惜。这样走马看花,岂不使
空谷幽芳笑我俗气么?”
  阮菡原意小妹、阮莲对她有了误会,心中愧急,先恨不能当时赶到才称心意,继一
想:我们都非世俗儿女,只要心地光明,有什嫌疑可避?这人年纪比我还小一两岁,人
又天真正直,彼此投机,人之常情,同走一路,有什相干?此时多疏远她们也看不见。
反正我有主意,明弟也不是那样人,她们多心气人,以后对明弟如其疏远,反显得我情
虚怕人,好些不便。不如仍和往日一样,行所无事,是非久而自明。索性放大方些,免
得明弟难过,不知如何是好。本在寻思,闻言笑答:“大姊、三妹比我们多翻一个山岭。
方才登高遥望,只觉山路曲折,又有几条歧径,惟恐走错。大姊固执成见,我们也拼命
急赶,想不到小峰近在前面,比预料少了好几里,她们决不会抢在前面,否则流星必已
放起。这好风景不加赏玩,真使山灵笑人。好在只有里把路就到小峰前面会合之处,我
们就是后到,也差不了多少。你既爱看,我们慢慢走过去也好。”
  少年男女,情爱天真发于自然,光明纯洁,每经一次波折,无形中必更增加好些情
爱,形迹上也必更转亲密。外人眼里仿佛异样,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当地风景又好,
上来以为前途不远,转眼可到,多在谷中观赏一阵并不妨事。后来指点幽芳,徘徊松竹
之间,越说笑越有趣,渐由缓步徐行变为流连光景,不舍离去。二人都是同一心理,觉
着这好风景难得遇到,索性望见流星火花赶去不迟,再把小妹等引来,大家同游更妙。
只顾乐而忘去,天色早晚全都忘记。未了走到离谷只七八丈的危崖之下,当地花树更多,
风景更好,谷口小峰又偏在右侧小妹、阮莲由左面山径上驰来必由之路,断定过时彼此
均可望见,索性同往崖前临溪一株上有许多寄生兰惠和各种女萝香草的盘松之下,寻一
原有山石,并肩坐下,互相说笑起来。
  这时斜阳已快落山。因那一带谷径东西直对,地又宽平,晚景残光正由二人身后照
来,映得谷中花树溪流齐幻霞辉。别处地方已是山风萧萧,瞑色欲暮,当地却在斜阳返
照之中依旧光明,香草离离,时送清馨,景更幽美。二人正谈得有兴头上,阮菡一眼瞥
见两条人影映在水中,已快成了一体,两头交并,相隔不过寸许,忽然警觉,暗忖:近
日和江明常在一起说笑同行,已易使人疑心,方才路上还想和他以后疏远一点,如何反
更亲近起来?心中一惊,忙即回头,江明虽同并坐石上,坐处相隔还有尺许,并不十分
接近,只是一双英光炯炯的眼睛注在自己脸上,满面笑容,仿佛高兴已极;方才业已试
过,知其心性纯正,只是彼此投缘,老愿常在一起,别无他念,这等亲密情景,外人不
知,难免疑心,无奈自己方才叫他同坐,又谈了好一会,井无丝毫错处,不能怪人,不
知说什话好;惟恐有人走来,刚一起立,猛瞥见身后夕阳已然落山,只剩一角残红尚未
沉没,谷中山石花草映成了一片暗红色,前途已是暗沉沉的,大半轮明月业已挂向峰腰
乔松之上,天空中已有三两点疏星隐现,分明天已不早。如非当日天光晴美,稍有云雾
便是暮色昏茫,离夜不远。想起前途还有百多里才能赶到小盘谷,小妹决不会如此荒疏,
到了前面小峰毫不等候,也不来寻,便自上路。这一惊真非小可,心里一急,忙将连珠
流星取出两支最大的向空发去,接连两串五色火花,似火箭一般,带着轻雷之声,朝小
峰那面冲霄直上,斜射过去。暮色苍茫中,宛如两条小火龙,飞得又高又远,到了云边
才始消灭。
  江明早已陶醉在水色山光、花香鬓影之中,急切问还未想到别的,见阮菡忽然惊慌
起立,连发流星,笑说:“这流星真做得好,姊姊她们许还未到,二姊为何惊慌?”阮
菡气道:“你还说呢!平日看你何等聪明心细,今日会这样糊涂,只顾贪玩,连时间早
晚都不知道。你知我们在此耽搁了多少时候么?我们刚来此地时,太阳还有老高,就这
三四里路看花说笑,竟去了一两个时辰。凭我们的脚程,这一点路不同如何走法,也往
来它个好几次。我们还说无心耽搁,大姊、三妹她们理应早到,为何不见,也无信号发
出?这连珠流星乃兵书峡特制,多少年来从未用过。去年除夕,爹爹拿了许多回来,与
我们当花炮玩。我想将来也许要用,留了一半,没有放完。这次出门,为防万一姊妹走
失,带了十几支。就是我们谈话出神没有看见,声音也听得出,如何毫无动静?她二人
又极细心,如到前面,必要寻来,断无不顾而去之理。此事奇怪,莫要她们途中遇敌,
那才糟呢!”说时,二人已同起身,边说边往前飞跑。
  江明也被提醒,忧疑二女安危,又惊又急,同时想起以前听师父说,凡是名山大川、
风景清丽之区,多有高人隐士隐居,或是盗贼恶人潜伏其中。这一带风景之好从未见过,
尤其这条山谷,所有花草泉石都似有人常时整理,清洁异常,不似别的荒山虽也有那极
好风景之区,大多带点荒野气象,不是落叶飘萧,残花满地,便是草莽纵横,灰尘堆积,
干净地方极少。就是遇到繁花盛开,绿潮如海,沙明水净,景物清华,最清丽干净的所
在,多少总有一点芜乱之迹,与此迥不相同。照此情势,就许有什异人奇士在此隐居。
对方如是坏人固然不妙,再要与强敌一党,更是凶多吉少。越想越急,连骂自己粗心大
意,依了二姊,不在当地停留,也许赶上,就是她们遇见敌人,也可应援,何至于此?
  阮菡见他愁急非常,不忍嗔怪,改口劝道:“你不要急,休说大姊为人,便是莲妹
也不会便有凶险。你以为不见流星事更可虑,我此时想起大姊何等谨细,三妹也颇机警,
如遇强仇大敌,狭路相逢,定必先发流星警告,将我们引去,怎会这等清静?空山传音,
有人动手喊杀,老远都能听见,何况相隔只是一条山岭,多少总可听出。一路之上声息
全无,在谷中耽延了这些时,也未发现有人寻来。她们途中虽然一定有事,照我看法,
还是平安的居多,否则她二人武功俱都不弱,大姊新近得到一口好剑之后,又经高人传
授,学成剑术,以前根基更扎得好,限于天赋,真力固是稍差,遇见强敌,上来如不能
胜,斗久难免力弱。但她所说多半自谦。日前途中无事,我们三姊妹同习越女剑法,她
那内家真力并不算小,尤其师传越女、猿公交互为用的二十六式连环剑变化无穷,稍差
一点和不知底的敌人,不等使完已早送命。就是真力稍差也不妨事,何况是她自己疑心,
专拿两位师长来比,并非真的如此。哪有遇敌不胜,凭她二人的轻功脚程,连警号都发
不出之理?倒是你说这里风景好得奇怪,必定有人隐居的话料得不差,也许遇见什人,
被其留住,情不可却,途中有了耽搁;又有别的顾忌,不便妄发警号。她们决不会自行
上路,我们只照来路迎去,多留点心,就不遇上,也必能够发现,放心好了。”
  几句话的工夫,二人已跑出谷口,到了小峰前面。一看形势,来去两路野草甚深,
并无刀剑斫折之痕,忙往来路回赶。眼看天色黑了下来,初升起来的明月本不甚亮,又
被山崖挡住,前面黑沉沉的,遍地灌木,野草丛生,有的地方,不用刀剑开路简直不能
通行。江明虽听阮菡劝慰,心终愁急,知道敌党凶险,内中又有迷香等毒药,二女身旁
虽经车、卞二人和黑摩勒前后送了两种解药,万一行路疏忽,骤出不意被人迷倒,如何
是好?路又如此难走,一时情急,瞥见身旁不远横着一片崖坡,草木比较少些,忙喊:
“二姊,快到这里来!”说罢,施展轻功,径由灌木丛中,用草上飞的身法蹈枝而渡,
接连两纵便到了侧面坡上。
  阮菡跟踪在后,方说:“明弟不要太慌。前途难料,天色昏黑,留神忙中有错。万
一伏有对头,岂不是糟?”话未说完,忽听一声轻雷由下而上,一串红绿二色的火星直
射高空,朝小峰那一面飞去,正是平安信号,不禁大喜,忙照火星出现之处越崖而过,
往下面山径中驰去。下面地势也是丛莽怒生,甚是难走,二人急于寻到小妹、阮莲,一
面纵高跳远,如飞前进,遇到草多之处,用刀开路,一面又取一支流星朝前放去。
  江明从小随师,生长黄山,轻功最好,所练踏雪无痕,草上飞的功夫,比黑摩勒功
力还要较深(事详《云海争奇记》),阮菡自跟不上。见当地草莽太多,地势崎岖,高
低不一,时有溪流、山沟阻路,天太昏黑,江明进得太猛,恐其失足跌倒,落沟遇险,
忙喊:“明弟等我一路,不要这等心慌!我们路又不熟,跌倒怎好?她二人已有下落,
人又平安无事,今夜大半不能赶到地头,忙它作什?”
  江明正往前面飞纵,闻言想起阮菡只比自己大了一两岁,又是少女,初次出门,这
样昏黑难走的路,如何将她丢下,忙即收势。因是提气轻身、“蜻蜓点水”身法,借着
剑上余光,看好前面落脚之处,不问山石树枝,飞身其上,双脚稍微一沾重又纵起,有
时黑暗中一脚落空,踏在野麻荆棘之上,只要脚底一虚,立用内家轻功、师传绝技,身
子往前一蹿,双手一分,把真气往上一提,凌空旋转,仍能往前飞纵出去,稍有着落便
可纵起,但是停留不得。又知那一带野草最多,一不留神便要踏空,惟恐下有污泥,百
忙中瞥见左侧有一片隆起,就势把身子一偏,由横里飞纵过去,落地一看,竟是大堆山
石,刚刚立定,笑答:“二姊留心,这里草多,我真太冒失了。”忽然发现前面横着一
大条黑影,不见一点树枝,似有一片空地。还未看清,身后一亮,回顾一条人影,带着
一团银光,已凌空飞落,由斜刺里纵将过来。
  原来阮菡正追之间,忽然想起覆盆老人赐有一粒蛟珠,大如鸡卵,用以照路,二十
步内光明如昼。因上路时江小妹说,这颗夜明珠随便显露容易生事,勾引盗贼恶人抢夺,
特意做一丝囊装好,再用双层黑绢包在外面,藏在身旁一直不曾取用;空山无人,二女
既在前面无事,正好照路前进,随手取出。刚把外层黑绢袋去掉,取出丝囊,眼前立时
大放光明,宛如一团微泛青色的银光托在手上,妙在那么亮的一团光华,看去一点也不
射眼眩目,心中一喜,见江明已向一石堆上纵落,珠光一照,看得更清,踏着沿途灌木
小树,飞纵过去。
  二人相见,正要埋怨,珠光朗照之中,江明忽然看出前面黑影乃是一条又宽又深的
大壑,离尽头相连之处还有二三十丈。因两崖地势成一斜坡,草树繁茂,天太昏黑,崖
边又有许多较高的灌木,如照先前那样轻身纵跃,一味急进,必从那排灌木之上纵去。
大壑隐在前面,不是方才往旁一纵,急切间决不知道下面隐有一条绝壑。凭自己的目力,
到了崖边即便看出,骤出不意,人已前纵,十九无法收势,定必一落千丈,坠入壑底,
多好本领轻功也无幸理。想起母亲、姊姊平日劝诫之言,心里一寒,忙对阮菡道:“小
弟真个粗心大意,没有二姊招呼,再纵两纵,连命都没有了。”
  阮菡见他满脸感愧之容,再看前面形势如此奇险,不由胆寒,江明已在赔话,暗幸
之余也就不忍怪他,笑道:“你往日也颇谨细,今天怎会变得又蠢又粗心?这大一个人,
以后还要常在外面走动,如其无人作伴,我真代你不放心呢!”江明接口答道:“我有
二姊一路随时管教指点,还怕什么?”阮菡心中一动,见江明正朝前面查看地势,知是
无心之言,故意气道:“你近日不像以前老实,又无人教你,哪里学来的油腔滑调?我
说的是将来,不是现在,莫非我跟你一辈子,永不离开?”说完,觉着内有语病,脸方
一红。江明本想说:“永不离开才好,我真舍不得你。”刚脱口说了“永不”两字,猛
然警觉,少年男女,黑夜荒山无人之际,这等说法易生误会,话到口边,忙即止住,再
往深处一想,心方微荡,脸涨通红。
  阮菡见他欲言又止,神态不似平日自然,娇嗔道:“你永不什么?”江明看出阮菡
珠光人面相映成辉,秀目含威似有怒容,越发慌道:“我是说,永,永,永不这样冒失。
二姊不要生气。”阮菡见状,知他本心不是这等说法,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以后说
话举动都要留神,老实点好。只管惹我生气,从此休想理你。也不知好好一个人怎会变
得这样,莫非和黑师兄刚见一面,就把他的油腔滑调都学了来?你看你方才那样忙法,
这一说话,又不走了。方才如不是你中途说要看花,不是早追上她们了么?差一点没有
把命送掉,还在贪玩呢!”
  江明还未及答,又有一串流星由左侧面飞起,这才看清来势。先前急于要追上二女,
赶奔了一程,无暇判别,走得太忙,又未看准方向,已然走歪了些。不是流星再起,不
但冒险,还要把路走错,忙照流星飞起之处转身赶去。刚走出二三十丈,便将那一带满
生草莽灌木的野地走完。前面山清水秀,花木泉流到处都是,虽没有山阳一带风景清丽,
却也不是寻常荒山野景。月光也渐高起,现将出来。沿途景物,没有珠光映照,已能看
出。江明说:“此珠太亮,这里必有人家。姊姊她们不知何故不曾迎来?看所发流星,
就未走远离开,也必停在原处。莫要本来无事,为了珠光大明,多生枝节。月光已明,
能够看出路径形势,二姊将它收起吧。”
  阮菡笑答:“有理,果然听话。细心一点,不像方才冒失,这样才好。”说时,刚
把绢袋取出将珠藏起,猛瞥见流星起处,前面树林之中忽然大放光明,定睛一看,正是
同样珠光,远方看去,分外明辉朗耀,把那一带树林都映成了银色。只不见二女迎来,
好似停在林中不曾移动。觉着二女不应在途中耽搁这久,所发流星红绿二色,本是回答
平安的信号,方才谷中所发必已见到,第二次带有黄色火星,催令速往,当然急于见面。
回走已好几里,离开原路颇远,快要绕往日间改道的岭阳一面山水风景佳处,这粒珠光
也必老远望见,为何隔了这些时不见迎来,又将妹子身边那粒蛟珠取出对照,想催自己
决去,并恐暗中走迷之意?她二人定在林中不走,必有原因。
  越想越觉奇怪,不约而同生了疑心。估计途程还有两三里路,略一商量,料定二女
途中必有事故,否则不应谷中流星发出好些时,走了一大段方始得到回答。二女本往小
峰一面会合,反往回路退走,又停在前面林中不动,连催快去,分明不能离开荒山深谷。
无事便罢,如有变故或受强敌围攻,决非小可。也许被困在彼,或是敌人虽被打退,却
有一人受了重伤不能上路,在彼待援。心中愁急,又恐还有敌人伏伺,不敢大意。刚一
避开正面,发现旁有小溪,忙纵过去,借着沿途树林遮蔽,施展轻功,脚底加快,轻悄
悄掩将过去,一面留神朝前注视。
  不多一会,便见三条人影朝方才来路照直迎去,其行如飞,三人两高一矮,均是男
子,身旁也各带有兵器。方料不妙,三人走到半路忽然分开,一个并将身后宝剑拔出,
朝来路小峰一面急驰而去,看去地势颇熟,比自己方才所走要近得多。一个到了先取蛟
珠的乱石附近,也将兵器取出,另一手朝腰间摸了一摸,似还取有暗器,跟着人影一晃
便不再见。还有一个矮子,上来手中便持着两道寒光,似刀非刀,走得最快,轻功似不
在江明以下,凌空一跃便是十来丈,先在后面出现,晃眼之间追过二人,把手中刀一挥,
人便赶往前面,到了来路草莽之上,毫不择路,带着那两条寒光,星飞电跃,径由灌木
枝上飞驰过去,疾如飞鸟,再一转眼,便将大片草莽越过,往今早来路驰去,也是一闪
不见,好似作品字形,分成三面埋伏。
  二人心想:方才曾取珠光照路,对方必已看出下落,也许连人都被望见,如何来路
不曾遇上,也未搜寻,只一个埋伏在乱石堆附近,另二人反倒分开,仿佛只知敌人要来,
想要分头埋伏,并未发现自己神气。好生不解。因已看出林中有敌,看那身法,无一弱
者,又均男子,越料小妹等被困林内,所用流星宝珠也许已落敌手,想将自己引去,并
非二人所发。正惊疑问,前面珠光忽隐、相隔也只十多丈那地方是大片花林,花开甚繁,
有两三处火光隐隐透出,并有人影闪动,月光更明。那花形似玉兰,但是较小,满树皆
是,月光之下白如玉雪。后倚崇山,前有清溪,除却来路一片草莽灌木,肢陀荒野而外,
远近峰峦矗列,奇峰怪石,盘松修竹到处都是。山风过处,时起清吹,暗香疏影,花月
交辉,更显得夜景清丽,山水雄奇。
  二人心中忧疑,虽觉沿途景物甚好,与日间所见,又是一种情趣,也无心情观赏。
林旁立着大小好几幢怪石,朵云拔地,虎跃猿蹲,飞鸟盘空,重台叠秀,都只两三丈高
大,小的宛如新重解箨,高还不到一丈,但均瘦硬雄奇,孔窍玲珑,意态灵动,形势奇
绝,一面背着月光,正好藏伏;
  刚轻悄悄掩到一处上有藤花下垂的小峰后面,想往林中窥探好了虚实再掩将过去,
忽听一男子口音说道:“姊姊、世妹不必忧急。陈二兄虽说他途中遇到你们对头,一则
相隔尚远,就是你们四位途中耽搁,这条路向无外人往来,我在此山住了四五年,主人
住得更久,因为地方偏僻,隐藏乱山深处,无论来人如何走法,均不会由此经过。途中
岔道又多,就是来过的人稍微疏忽,把来路那几条入口要道差过一点,也走不到这里。
诸位姊妹如非有人指点,开有路单地图,休想到此,何况这些不知底细的贼党。方才还
恐令弟、令姊寻你们不到,赶往前途,姊姊又难起身追去,彼此相左,难免惊疑愁虑。
后由二哥前往追赶,看出野草甚深,不似有人走过,照情理又不应走得太远,姊姊又说
到了小峰必要等候,这两条去路以外别无途径,只得赶回。归途经过谷口,不见有人在
内行走,以为是在岭南把路走偏,无意之中走往余家,也未入谷细看,想往岭南一间。
半途发现流星信号,看出人在小峰一面,快要寻来,这才赶回送信。三妹知道,又连发
流星,久候未来,正在盘算远近,劝二位姊姊不要担心。后有人来,说在途中见有两次
流星,一东一西飞扬空中。一处似由这里发出,知我从无此物,还在奇怪,到后和我一
说,这才想起方才风力太大,小峰一面和芳兰谷一带地势最低,又有大片山峰挡住,再
被逆风一吹,怎能看见?果然不多一会便见二姊明珠放光,连人影都能看出,三姊也将
宝珠取出,引其前来。后见珠光忽隐,忽然想起光华太亮,万一贼党由附近山上经过,
岂不引鬼入室?才请收起,并请陈二兄等三位迎上前去,三面埋伏瞭望,以防万一。前
面二位兄姊此时不见寻到,也许因为二位姊姊不曾去往约会之地,虽发信号、明珠,人
却不见,生了疑心,初来地理不熟,难免走慢一点。我想他们就是绕路掩来,未与陈兄
等遇上,也快来了。三妹不信,不妨出林一看,喊上两声必有回音,放心好了。”
  二人闻言心中略宽。因未听到小妹、阮莲语声,还不敢冒失走进。听完,阮菡拉住
江明,刚把手一摇,令其稍停,等二女有无回答,相机进退,随听阮莲答道:“我料也
是如此。我这位姊姊,姊弟二人虽然骨肉情厚,但知李兄侠肠高义,焉有不信之理?她
这面容愁苦,想是药性发作,并非因为方才所说。家姊珠光连人都已看见,我又取珠对
照,断无不来之理。就是人地生疏,事出意外,也耽搁不了多少时候。再等一会不来,
我再出去喊她吧。”随听小妹呻吟说道:“我想贼党如此厉害,人数又多,就是主人本
领高强,二位妹子和舍弟也能应付一二,将其打败,可是一有漏网,贼党人多,必来寻
仇。我们已对不起李兄了。主人隐居在这样好的名山福地,自耕自食,远隔尘世,何等
安乐自在!再为我们从此多事,越发使我同心不安。我并没有不放心,他二人也许已来
林外,想要窥探明白才行走进,转眼必到,三妹不要去吧。”
  二人在外,先听阮莲答话,心方一喜,后来听出小妹竟似受了重伤,难怪不曾迎来,
全都大惊。勉强听完,江明首先情急,急喊一声“姊姊”,当先赶进,阮菡也忙跟在后
面。刚到前面花林深处,便见林中心现出两亩许方圆一片空地。左首一幢竹楼,上下两
间,门窗洞启,看去形似一座双层凉亭。楼前花松环列,并有一片池塘与溪流相通,内
种荷花。花树下面放着几件石凳、石桌和竹榻等用具,石上还有茶炉、酒杯等物事。楼
旁两株大花树下,用厚布结成一条悬床,上设枕褥,小妹卧在其上,离地三四尺,身上
盖有一条薄被,看去十分温软舒适。前面花枝上还吊着两盏明灯,灯光花影之下,照见
小妹面容微微有点浮肿,秀眉紧皱,似颇痛苦,语声微弱,呼吸不匀,有被盖住,也看
不出伤在何处,瞥见二人赶到,似甚惊喜,只喊得一声“二妹、明弟”便喘不上气来。
阮莲坐在床前竹椅之上,似未受伤。对面一张竹榻,上卧一个中等身材的少年,刚刚坐
起,身上被头还未全去,仿佛有病神气。
  江明、阮菡见状全都愁急,一同赶过,刚喊了一声“姊姊”,小妹一面回应,头对
阮莲一点。阮莲已早起立,连忙拦道:“姊姊、明弟不必惊疑,大姊并未受伤,乃是因
祸得福。初到时我大粗心,把主人费了好几年心力才得到的灵药平空糟掉,如非机缘凑
巧,更要叫我羞死,那才对不起人呢。先和李六哥见面,再说经过吧。”说时,那姓李
的少年也自起立,走了过来。二人见他身材不高,貌相却极英俊,辞色谦和,由阮莲分
别引见。因主人也是刚刚服药,药性快要发作,须有半夜痛苦,先备好的软床悬榻已被
小妹初来时占去,主人执意相让,自卧竹榻,正等药性发作,见有外客,起来招呼。楼
中还有一个随同照料的矮子,原在准备酒食,也忙赶出,一同强劝主人安卧,方始互谈
经过。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