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走出记忆】

  作者:信天鸥

  日子总是在沉浮中度过,转眼已经忘记那些来来往往的瞬间,总有很多事情发生,又总有很多事情去忘记,这里面有对面孔的模糊,有对固执的松动,有对热情的冷却,也有对深刻的淡漠,就如同读过的书,随着时间的消磨,渐渐的由最初的震撼变成最终的遗憾,由文字的感叹变成文字的麻木,就本身来讲,这大抵是有很多害处的,只一个惰性就让人消受难当,但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当眼睛开始回归以后,看到的这文字这记载或许才是真实的,就如同心情开始沉淀,记忆开始出逃,本原来势回归一样,倘若要说个例子的话,那么《狼图腾》该是一例。

  这本书该是之前一段时间读到的极不错的一本书,以至于掩卷之时,竟然无处落笔,仿佛思绪的震动足以让任何文字苍白,这多少有些哀伤。之后的日子也一直念念不忘,可情景却没有丝毫的改变,于是索性去忘记,忘记那厚厚的文字,忘记那深深的叹息,让记忆开始渐渐退却,而在某一深处,记忆又开始渐渐的厚重,就如烈酒经过了时间的掩埋,抛开了火辣的味道只余浓浓的醇香。于是在今夜,我把这份厚重重新收拾,托付与潦草的文字,或许依旧是苍白吧,但我知道,这里,又不仅仅是苍白,它还有草原搅天的白毛风;还有群狼锋利的白齿牙;还有狼王胸口的白月边;它更有蒙古老人风霜满面的白发凌乱,日落西山余辉渐去的白弱惨淡。在这里,风卷残云,犬石狰狞,苍狼对月。

  已经不需要再用繁琐的描述来重新回味那段记忆,这本是一个关于人与自然,近乎人与狼的记录,记录源与一个在草原生活了若干念的汉人,在这许多年力,他亲眼目睹了狼在草原上的起落,用狼群的渐渐消散来见证一段人类文明,确切的说是一段人类历史的遗失和淡去,这本是一个很伤感的话题,然而这伤感的话题却反复的印记着一个象形的图腾,这图腾威风凛凛,固执而凝结,以至于在着许多年后,我们不得不重新的回顾,回味,回首……以便与让我们可以记得那段有狼的日子,虽然我们未曾叩首膜拜,但我们却因此而保持着清醒,保持着本性,保持着在敬狼杀狼重所存在的和谐。

  或许这本是个沉重的题目吧,由此思考下去,会延漫到许多旁支,有关自然,有关人性,有关现在,有关生存,但这并非本意,且按照那记录来走吧,只简简单单的来走,毕竟有一些描述还是让我挥之不去。

  有关与绵羊

  这是一段让人惊讶的文字,而最终又是让人惊惧的文字,描述了一个情景,就是当一只绵羊被一只狼咬住将要吃掉的时候,周围的绵羊只会做出一种反应,就是恐惧,而后渐渐的又由恐惧恢复正常,进而开始围观,围观自己的同类被吃掉,这一切都在一种无声的环境下进行,就连那吃被吃掉的绵羊,都不会发出一点的声音,这种情景我不知道用惊惧这个词语是否妥当,我只是在震动的一刹那回想,其实,在那潜在的意识中,我们又是否让自己变成过那安静的被吃掉或者围观的绵羊呢?

  有关与小狼

  小狼是被人从幼仔开始喂养的狼,从它睁开眼睛开始,所看到的就是人,让人觉得难过的是它一直力图着到自己真实的群体,所以一次次的抗争,又在一次次的抗争中困惑,然而它并没有因为这困惑而驯化,在它的血液力流淌的依旧是草原王者的孤独,骄傲和占有的本性,就因为这本性,它被钳断了狼牙,在这里,没由来的一阵心疼,这心疼源与那清脆的断牙声,在那一刻,就仿佛自己失掉了一种自我的依托,而从此再没又能力防护,还记得那个草原夹杂者愤怒和悲伤的一句话:趁它还是狼,杀了它吧……。于是眼前飘过挂在蒙古包前小狼死后的毛皮,随风而动,王者,其实从未曾驯化,哪怕断牙变成钝齿,哪怕叫不出寂寞的狼嚎……。

  有关于死亡

  这始终是触目的一个词,而在弱肉强食的草原,却是如此的坦然,从一个马群被集体吃掉到几个狼群被伏击,一切都似乎在维系一种平衡。死亡,也似乎不再那么可怕不再那么沉重,只是那只狼,却是死的让人惊心,当草原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草原时,一只孤狼,被持枪的猎者开车追赶,生命在这里,仿佛充满了戏弄,可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只狼,在跑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猛然的把身子扭转过来,幽绿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追赶的人,直到断掉最后一口气,也没有让身体倒下……这头站着死去的狼就如同那流传了千百年的古老故事一样,无论是僵硬的身躯还是轰然倒塌的瞬间,都代表着一种愤怒,一种不屈,就如那站着的尊严,如那死的凝重和生的微弱,死亡,并非都是简单,死亡,也曾如此深刻……。

  其实本应该还有很多的,还有那美丽湖边死在民工手里的一对天鹅;还有那孤独不群四处飘荡的流浪狗二郎;还有那只往返故地看主人却被捕捉吃掉的牧羊犬;还有那敬狼如神明又不得不杀狼的蒙古老人,真的应该还有很多,只可惜写到这里,草原早已失去了青春的色彩,而图腾中那飞奔的神兽,已经成了遥远的遗忘,文字,又如何能在这遗忘中划过痕迹呢?

  最后是一段有关于农文化与牧文化的辩论,从农耕民族对龙的膜拜到放牧民族对狼的畏惧,从五千年的发展到民族的融合,很漫长也很久远,其实,又何必要说起这些呢,当风卷流沙混杂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时,无论是龙还是狼,又有多少人可以记得,而那铁蹄践踏烽烟四起的年代,又有多少人清晰,或许这本就是一个让人遗忘的时代,而记忆在这遗忘中如水中的落花残留却只能随人世沉浮,若真的是这样,就让我们走出这记忆吧,在记忆外面,有青青的草白白的雪,有强悍的风冷冷的牙,还有我们曾经敬惧的一声声长嚎,刺痛我们的耳膜,让我们在睡梦中惊醒而把自己慢慢的记起……

  【编者按】

  这部书的作者试图说一个悲剧,但用力过猛的后果使得读完全书的人会有一种微妙的喜剧兴味,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悲剧。

  (本来老六)